落霞小说

2006年 税务调查背后的秘密 · 3

阿耐2018年12月07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柳钧下午的飞机离开,会后便去安总办公室告辞。安总办公室有五六个人在,柳钧不认识这些都是谁,而安总也不打算回避这些人,握住柳钧的手道:“你是个大忙人,这回又让你来回折腾两天,很过意不去。不过说明问题还是有必要的,算是帮我的忙,人情记在我账上。”

“安总不客气,举手之劳而已。我们公司自行研发的新产品多,向税务局申报的退税也多,税务局见我们新产品退税申请数目超行业平均水平,对我们非常警惕,经常下来查账。我们也因此被培养出每个产品每个项目单独建账的习惯,税务下来检查的时候一目了然,非常清晰。这回我们合作的研发项目也不例外,不麻烦,只是我们公司的正常管理程序,再说查账也是出资方的权利,呵呵。”

安总感慨:“跟你们这种管理先进的公司合作,不仅我们省心,也让我们学到不少好的管理理念。你好好干,相信我们公司的困难也是暂时的,上至省市领导对我们都很重视,我们的合作项目应该前途无量。”

柳钧直说:“安总,三期资金我先垫付。希望贵公司尽快落实,要不然我那边真是无米开炊了。到目前设备实际调试阶段,那真是开动一下机器,烧一刀子的钱。我真担心撑不住。”

“先克服克服,克服克服。”

柳钧在众目睽睽之下,无功而返。其实他心里也清楚,估计安总第三笔款子肯定不会爽快地付。若是改制成功,钱成了安总自家的钱,一般很少有人舍得为研发实实在在地掏腰包,那么安总可能会跟他软硬兼施讨论一个方案,尽可能将第三笔款子打个折扣支付,或者换种形式支付。若是改制不成功,他们公司还哪来的钱?但是,合同上面有个约定,若是不按期支付,超过多少时间,那么可以从这个时间起中止合同。离约定时间还有三个月,柳钧唯有拭目以待。

好在腾达的建设已经进入设备安装期。目前的公司已不同以往,有身为股东的高管们积极主动地工作,有各方面技术过硬的人手,现阶段的工作对于柳钧而言,困难只有一个字:钱。于是,饱暖而思……当然,首先要犒劳辛苦一年的太太。

“阿三,淡淡一断奶,你可以部分解放了。这一年你还没出去旅行,我们去德国如何,我做导游。让你体验体验我的极速飞车不是吹的,德国的公路真是驾驶者的天堂啊。”

崔冰冰却是回眸“嘿嘿”一笑:“想你的纽博格林北环赛道24小时耐力赛吧,连梦话都三句不离纽博格林。”二号首长

柳钧哈哈大笑,司马昭之心逃不开崔冰冰法眼。他一笑,吃奶吃得不痛快的淡淡也手舞足蹈地笑啊闹啊,一家其乐融融。柳钧见缝插针向妻子宣传耐力赛有多么疯狂,其中可以看到什么什么什么,其实柳钧不用多鼓吹,崔冰冰本身就是个爱热闹好起哄的,这种背一顶帐篷类似狂欢的活动,她怎舍得落下?只好跟淡淡说对不起了。

既然崔冰冰答应,柳钧立刻打电话给申华东,推掉五月份车版的活动。光棍很自由的申华东正陷身酒吧,听得柳钧的理由,立即要求第三者插足当灯泡。申华东的理由很强大,他是美国籍,去一趟德国很方便。他甚至提议,不如多凑几个人自驾欧洲,玩他十天半个月的才回来。为了方便,尽量找有外国护照的人。柳钧当即想到梁思申,那人似乎也是个疯狂爱车的,索性也叫上。他发了一个邮件给宋运辉,想不到半个小时后就接到宋运辉来电,去,三口人,小可可可以逃课。再过会儿,申华东接二连三来电,总共又拉来三个同行者,都与柳钧相熟。此时已经凑足九个人。

“大哥,导游费几钿一人,吃饭住宿拿多少回扣?恭喜发财哈。”崔冰冰一边儿看着笑,她比柳钧爱热闹。

“宏明一年换一次车,应该也喜欢车,他经常进出国门,签证不会难。”柳钧赶紧给钱宏明去电。

“五月底……要是五月一日该多好,正好长假。五月底我需要凑一下行程,如果需要一周以上时间……究竟准备哪些项目?”

“我跟东东商量的是去领略德国的汽车文化,两天耐力赛,一天斯图加特参观保时捷和奔驰博物馆,据说奔驰博物馆正好五月重新开放,再一天慕尼黑啤酒朝圣兼参观宝马博物馆,还有一天是新天鹅堡,搭上路上时间,七天最起码。一般你去德国最恨遇到语言问题,是吧,你看,正好有我这个全程导游做翻译。去吧去吧。”

钱宏明听着只会笑:“兄弟,你是机械工程师,你当然喜欢这样的行程,可是对我而言,进宝马博物馆与奔驰博物馆有什么区别,连跑三家汽车博物馆简直是谋杀我的脑细胞嘛,拒绝。我打算夏天与嘉丽一起逛遍法国博物馆,你有没有兴趣?”

柳钧只能放弃钱宏明,回头对崔冰冰说钱宏明爱车原来是叶公好龙。再一想,这么多年来替钱宏明挑车,其实钱宏明好的不是车子本身,而是附加在车子身上的其他东西,诸如身份、财富等。柳钧见崔冰冰对叶公好龙一说没有提出反对,便悻悻地将想法吞进肚子里。

五月,春意盎然的季节,腾达的春天也终于来到。腾达的安装接近尾声,有些设备已经开始运作。正因为同事们超强的主动性,他们不等设备安装完全收工,便已将设备安装一台,创造运行环境一处,试运行一台。产能顿时如千树万树梨花开,以几何级数增长。两个最大问题摆在柳钧面前,那就是流动资金的筹集和新市场的开拓。原本柳钧做了预算,对腾达开工后的流动资金很有规划,可是半路跳出安总公司那么件事,他的资金不得不流向无法中断的东海一号分段研制,于是腾达的流动资金便出现严重缺口。

这一刻,柳钧真是无比地想钱啊。他跟崔冰冰说,那真是让他卖身都愿意了。可崔冰冰此时有点儿爱莫能助,她的运作能力到此达到瓶颈,总不能以身试法来突破瓶颈限制吧?只好挫伤腾达的积极性,按部就班缓缓地扩大产能。另一方面,罗庆对销售人员的培养也跟不上设备的忽然全线上马,市场需求无法储存,不可能存着合同等腾达不知什么时候产能出现。当然也很难跃进式起步,功夫非一朝一夕。

这段时间,整个公司最尴尬的是两个人,柳钧与罗庆。大伙儿齐心协力将万事俱备了,结果一个拿不出钱,一个拿不出合同。罗庆赶紧跑出去出差了,柳钧几乎将财务室当作行宫,每天不知将“钱真是好东西”复述多少遍。

可设备不等人。车间递来一份采购清单,光是日本产的一种钢材就得两百吨。

换作半年前,柳钧对这个数字不会眨眼,可是现在对着这份清单只会眨巴眼睛。怎么办,君不见床头黄金尽,壮士无颜色。柳钧岂止壮士无颜色,而是脸色异常白皙,他为慰劳太太艰苦生育养育淡淡一周年提起的车游德国活动,还须太太崔冰冰掏出私房钱支付全程开销。崔冰冰倒是不觉得什么,可是柳钧无脸见人啊,他白活了,都成小白脸了。

柳钧甚至失态到抓住申华东猛问,你为什么能筹到超资产无数倍的钱,为什么,为什么!

申华东的答案不言而喻,谁让你做的是传统机械行业,这个烂大街的行业;谁让腾飞即使加上腾达也只是中小企业;谁让你们是私企。这就是原罪。

不过申华东见不得柳钧急得跳蚤一般上蹿下跳,私人借给柳钧两百万应急。钱宏明得知此事,也不声不响电汇两百万给柳钧应急。柳钧总算度过小小一劫,手头忽然小富。但是钱宏明对此好生奇怪,怎么可能两百吨钢材难倒一家工厂,他做铜材,对其他金属原料价格也有认识,不知道柳钧采购的钢材价格何以如此之高。

柳钧告知:“没办法,这批材料用到一批高档模具上,国产钢有这标号但用不上,我也想支持国货啊,但国企的品质不靠谱,私企的做不来这个,都在不同层面上做粗钢,奶奶的,都大而无当。”

“你这死不开窍的,客户如果没明确要求,你干吗给自己找罪受?或许人家客户也不需要你提供那种精度,这叫作精密过度,也是一种浪费。”

“没,这是加工中需要承受冲击力的模具,对模具材料很有要求,否则做不到几件产品就精度直线下降。近年国内企业对品质有讲究的开始多起来,不少是做OEM ① 做出来的好习惯,已经比较能接受好品质高价钱。指定要我们做高档模具的客户就是我们长年累月培养出来的长客户,要求高,价格好,我愿意做他家的。现在定位腾飞中、高,腾达中等,他们再要高级的只好进口了。想想还是气馁。”

①OEM:称为定牌生产和贴牌生产,是国际大公司寻找各自比较优势的一种游戏规则。

“可能社会照此发展下去,你的用武之地会越来越多。”钱宏明异常真诚,“我想到一个案例,商业案例,呵呵,我一个客户从我这儿进铜材,他也是正好遇到周转不灵,索性把整仓库的原材料都押给银行,换来流动资金贷款维持日常开销。你倒是可以让阿三帮你试试。”

“具体怎么操作?”

“我替你再问问,我只是刚听说,也听傻了。我们常见有银行委托码头铁路监管货物,可直接进入公司仓库监管货物还是第一次听说。现在银行贷款市场竞争大,不再是四大行独霸,估计这种灵活措施会越来越多,你这种有巨大固定资产的应该多往灵活贷款上动脑筋。”

“没错,阿三每天就是研究怎么打擦边球,你说的这种办法阿三跟我提起过,这办法有特殊性,主要针对那些资金密集企业,大批量比较单一品种进货的那种,不像我这儿进的原材料五花八门,银行即使估价也很难,何况是监管?这回一次性进两百吨算是比较难得的。”

钱宏明笑道:“也是,你身边现放着一个内奸,还能不把银行的底子摸透了?可真想不到你们这种企业贷款会这么难。如果需要,我可以介绍几个比较可靠的私人借贷给你。”

“你……不也是吗?一般现在利率多少?”

“利率随行就市,短期借贷高一点儿,长期大笔的稍低一点儿,但都无法跟银行的比。你谈的时候再打电话给我。但现在人们更愿意贷给做房地产相关的个人或者企业,不大喜欢贷给油水不大的工厂。我就不跟你做这个了,否则亲兄弟没得做。你刚开业时候借过,应该领教,差不多,不过现在社会上钱更多,借贷方式也更多。”

“你会不会碰到那种借了不还的?你得小心啊。”

“放心,我只接触有口碑的,宁可少赚点儿。我们这儿都是熟人介绍熟人,与银行操作方式不同。”

不过柳钧有点儿替钱宏明担心,钱宏明那行业虽然实际填补国内银行大爷发展缺失的空白,可毕竟游走法律边缘,如果有个万一呢。但他相信钱宏明的能力,只要认对人,便意味着风险降低。就像银行也有坏账率,钱宏明只要把坏账控制在一定范围内,应该不成问题。

区区四百万,解了柳钧燃眉之急,甚至钱宏明意外之喜的那两百万让腾达的日子稍微滋润,要不然他连德国都不敢去了。很快,柳钧又进账一笔小钱。宋运辉一直忙于工作,无暇参与行前讨论,表示全权支持柳钧的安排,只要把行程表交给他就行,他会在出发时与大伙儿在机场会合。不料梁思申正好这几天稍微有空,就趁下班时间赶来研发中心,将机票钱等柳钧已经代为预支的费用交给他。

正好崔冰冰有应酬,柳钧也不急着回家,在实验室与同事一起做事。等迎出去一看梁思申的车子,他不禁痛苦地将脸扭向一边。梁思申换车了,换成他心心念念的保时捷GT②:“梁姐你应该把车子运到德国去,到纽北赛道上好好跑几圈。”

②GT:英语Grang Towring的字头缩写,本意指过去贵族出游用的豪车、马车,后演变成高性能跑车的代名词。

“现在终于有上海天马可以遛马。你去过天马没有?我跟东东约过一次。”

“没有,我现在规规矩矩开奥迪A6,公司资金比较紧张。梁姐看看我们的实验室,还是去我家喝杯茶?”

梁思申拿出手机一看:“当然看实验室,听说你的科研实力很强。我可以看半小时,已跟先生约好七点吃饭。”

“等下让我开你车送你去好不好?我打车回来。”

“行。你这么喜欢,为什么不买一辆?而且你又开得很好。”

“钱紧,从做工厂起,我好像一直处于资金紧张状态,想到一台保时捷911的价格可以换一台梦寐以求的加工中心,就死心塌地开奥迪。我同事们还在自觉加班。请走这边,给你看看我们的仪器。”

梁思申笑道:“你可真能精打细算。”梁思申心想,放着这么豪华的研发中心说钱紧,还口口声声不舍得换掉奥迪,这话听着怎么像葛朗台,“你投资研究所的手笔很大啊。”

“那是。你要是业内人士的话,还该去看看我们工厂,内行人进去就不想走。”

“许多人舍得投资工厂,可是这么投资研究所的人不多,这规模都不亚于东海集团了吧?”

“那还差点儿,但我们小而精,专攻一个方向,还算是有点儿成就的。不过我是技术人员做管理,以前没什么市场意识,我们的研发没能好好折换成效益。我一个朋友来辅助我市场营销后,我们才从形成拳头产品、打响品牌入手,眼下每一项研究所产生的经济效益已经突飞猛进,研究方向也不再很随性,呵呵。你看这台,全国只此一家,我母校要做试验还得来找我。只此一家的原因是我们选择不受欧美日出口管制名单约束中最顶级的,然后我们的工程师们好好把它改造了一番,基本上达到欧美日出口管制级别了。这台只要喂料口放好料,它自己会把所有需要的数据测出来,做记录,将记录发送到我们的资料中心存档。最要命的是精确,国内独一无二的精确,误差值可以缩小到小数点后好几位,这是什么概念呢?”柳钧说到这儿忽然停顿,发现自己跟外行人讲这些有些无聊,“我会不会很无聊?”

梁思申笑道:“我大概有些明白,就像东海有套设备的镜面可以让国内加工,但是另一套加工等级更高设备的镜面得拿到意大利去定制了。这就是你们实验误差值缩小到无穷小所能带来的好处。”

“呵呵,跟宋总近朱者赤了。是这个意思,像国内能加工大面积镜面已经是很不错的进步了。高精度先进机床对零件的要求极其苛刻,我要它走刀③一微米,它就不能走一点一微米,如果零件公差大,我们的走刀要求就不能满足。这其中牵涉到许多科技难题,这台仪器仅能解决掉小小一部分。我们还有许多问题需要面对,像东海一号分段研发中的伺服电机④我们还不能很好搞定,已经请我母校的数学教授协助做了天量运算,看来还得继续一步步耐心地走,已经很接近目标了。”

③走刀:切削刀具在加工表面上切削所完成的工步内容。

④伺服电机:在伺服系统中控制机械元件运转的发动机,是一种补助马达间接变速装置。

“东海一号。某人已经念叨了不知多少年,现在我都俩孩子的妈了……做你们制造业还真需要耐心,一个目标需要为之奋斗那么多年。某人说你这儿是最省心的,他只要打个电话问个进度就行,进度还比预期理想。有些的,他恨不得越俎代庖。”

欢迎关注 落霞小说 公众号,微信也能看小说!微信搜索 落霞小说 ,不多不少四个字,注意防伪!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