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1997 · 18

阿耐2018年03月02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宋运辉还没下班时,梁思申已经看到外公转发的雷霆财务报表。等宋运辉回来吃饭,她把传真交给丈夫。她心里有个疑问,雷东宝究竟看不看得懂报表所指示的经营状况?她接触过有些企业家不会算利润,他们经常看到的是账上有多少钱可以周转,流动资金总是在账户里流,因此经常错觉银行借来钱让机器转得欣欣向荣,那么就意味企业肯定是挣钱的。她怀疑雷东宝也是那种大老粗。

可是宋运辉虽说厌烦雷东宝,又实在不忍就此放弃,他跟梁思申道:“如果……我东海存一笔钱到银行,指定贷款给雷霆……”

“犯法,而且东海的钱进去,也是用于低水平扩张。救得雷霆一时,明天雷霆依然倒闭,雷霆的经营有问题。”

“我只是想想而已。”宋运辉还是那句话,“不忍心放弃。”

“外公说现在唯有背后打大哥一闷棍,打得他住院一年半载,起码还能保留大哥一世英名。”

“老活宝。”宋运辉啼笑皆非,可也想到,对于雷东宝,他无处着力,因为只要雷东宝的策略不改,迟早雷霆还将面对同样的灾难。雷霆的关键问题,在于雷东宝。可就那么眼睁睁看着不救吗?

“时至今天,你难道还不厌烦大哥?看你花那么多心血为大哥考虑,他还那样,我真讨厌他。”

宋运辉低头沉默,好久才道:“我相信他应该还是我的兄弟,只是他找不准对待我的方式。以前他是姐夫是大哥,一直骄傲地跑在前头,对我慷慨解囊。但从他入狱那时起,变为他单方面向我索取,我现在回想起来,意识到他每次拜托我做事时,反而口气特别粗暴,他似乎是不适应我们之间予取关系的转变。我想,现在他事业低落,他更不想见我,怕在我面前抬不起头。更怕我指出他的错误,那意味着揭他伤疤,他心里头大男子主义很强。”

梁思申听着却是狐疑:“你说得那么美好,会不会又是你的一厢情愿?”

宋运辉刚刚还在为自己寻找出的理由激情澎湃,被梁思申的疑问轻轻一戳,不由泄气:“我这么想,应该是这样。”

梁思申伸手给丈夫一个大拥抱,觉得这样一厢情愿的丈夫很可爱,他对她一定也是这样的一厢情愿,却不料可可拿着电话机冲进来,后面跟来宋母,宋母看见儿子儿媳如此亲密很不好意思,连忙退出房间。梁思申吐吐舌头,听可可说是外公阿太来的电话,她伸手接了:“外公,我才离开一天,你至于电话打得跟追命一样吗。”

外公笑道:“谁追你,我又不是无常鬼。戴小姐找你,她傻傻地在替杨巡那个傻妹妹跑关系,二傻。她听说你能在上面说上话,你自己跟她说。”

戴娇凤焦急地道:“我今天跑了一天,大家都说这事儿棘手,要是没上面谁的点头,他们不敢放人。你能说上话,梁小姐,帮帮忙,那种地方小姑娘一天都没法待。”

梁思申一个劲儿地惊奇,今天怎么净遇见大好人烂好人:“我已经跟他们打招呼了,至于能不能无罪释放,我想得看杨逦有没有犯法,好像我们不便干涉司法。”

“对对,我们当然不好干涉,但我听老公战友说,小姑娘没什么大事,审得也差不多,但就是这个案子比较特殊,有人在上面盯着,一定要上面的哪个人点头才能保释。你既然已经跟他们打过招呼,要不再让你招呼的那个大人物跟管这个案子的人开个口子,这就放小姑娘出来?”

“谢谢你打听到,我会立刻联系。戴小姐,你以前跟杨逦关系不错?”梁思申实在是忍不住,因为看以前两人相遇的情况,实在看不出戴娇凤与杨逦关系好到值得戴娇凤上下打通丈夫那边的关系,为杨逦奔波。

“不……不是,我……以前有欠杨巡的,这下两清,你不用谢我,做这些……我为我自己安心。”

“不是说杨巡对不起你吗?你别为了救杨逦,故意拿话糟蹋自己。”

“我……梁小姐你今天怎么磨叽起来了,这种账算得清吗,我反正把我欠的清了,我安心,省得每回想起那家子人生气。你就帮我一回,就这一回。”

梁思申心说不容易,真不容易。宋运辉知道一些杨巡的事,一针见血地道:“杨巡妈以前看不起小戴,恐怕小戴这回抓住时机为没出息的杨家老四做些出息事儿,这个鲜明对比足够让她扬眉吐气,从此心里头可以放下杨家。”

“戴小姐没那么复杂。”梁思申不相信,一边给梁凡打电话,让梁凡放人。

宋运辉没有争辩,这事儿对他们而言不是什么大事。他见梁思申跟梁凡切切叮嘱,限定解决时间,又似乎是做了几个经济问题答疑,才结束通话,看来经上回一个折腾,梁凡在最小的堂妹面前已经没了志气。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