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1997 · 17

阿耐2018年03月02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雷东宝很晚才回来,醉醺醺的,走路脚步沉重。即使心里在提醒自己不要吵醒两个孩子,可是没用,两只脚由不得他。韦春红早已习惯,等雷东宝进门,就帮他把外面西服脱了,把他往浴室推。雷东宝不想去,累得只想睡觉,可韦春红却道:“晚上宋总来电话,跟我说了好一会儿。”

“他?怎么不打给我?”

“他说打你的打不进,你们又去哪儿胡闹去了?连手机都不接。”韦春红不便实说,反而赖到雷东宝头上。

“还真是,喇叭放那么响,手机哪闹得过话筒,小辉说什么?”

“你去洗澡,我才跟你说。浴缸干净的,去吧,你泡着,我们说话。”

“冷。”

“你大男人还怕冷,你说你几天没洗了,老垢都能当皮揭了,我把电暖器拎来给你照着。”

“不洗,要睡觉。”

“不洗就不把小辉电话说给你,洗不洗?不洗拉倒。”

落+霞-小+说+ ww w + L U ox i a - c o m +

雷东宝闷闷地起身说:“你放水。”一路脱着衣服进浴室,脱裤子时还走路,差点把自己绊一跤,硬是扶着洗衣机才没摔倒。

韦春红没想到这回劝洗这么容易,连忙开煤气打火,往浴缸放水,又手脚利落地找出替换衣服拿进浴室,顺带拎进来一台电暖器。小小浴室很快温度上升,雷东宝挪来挪去躺舒服了,嘴里一个劲地催促:“快说,可以说啦。”

韦春红忙碌完准备工作,擦干浴缸裙边,坐下来帮雷东宝洗头,嘴里一刻不落地开说:“宋总跟我说到儿子,不是说我们宝宝说话比他们可可早吗,现在我们都会唱儿歌啦,差不多。不过听说他们儿子不感冒,按说他们儿子肯定比我们宝宝娇养啊,我问他可可吃啥补品,他说不吃,只说早中晚照旧吃奶粉,其他跟着大人吃。你看,你还说再吃奶粉老断不了奶长不大怎么办,人家也还一直在吃呢,宋总和小梁看书多,学他们的,以后别再提断奶。”

“嗯。”雷东宝闭着眼睛随老婆搓拿,“他们可可多重?”

“还是我们宝宝重,听说他们可可已经能拎三斤重的哑铃,扔半斤重的沙袋,我回头也做沙袋给宝宝扔。”

“他们可可会骑车了吗?”

“没问,不过听说特爱爬树,有次爬上去跟尿不湿一起挂树杈上。他们院子大,我们宝宝比可可文气些。”

“住小雷家去嘛,满山都可以跑。”

“太灰。宋总还说,他从朋友那儿听说你雷霆现在不顺,他来电话就是要问问,你到底好不好。”

雷东宝睁眼,全没了醉意,似是跟平常日子一样正常,他紧张地道:“你怎么说的?你跟他说,我好得很?”

“他又不是别人,我说你钱紧,问他有没有办法催一把他在这儿的朋友。他说他打听的时候已经催了,可他到底是别处的官,使不上太大的力。”

雷东宝又将眼睛闭上,却是不知不觉竖起背,没再靠着浴缸沿:“你应该跟他说,困难是有的,可我正找人跑关系解决。小雷家十多年来什么没撞上过,我还坐过牢呢,还不是都过来了。”

“可是宋总跟我讲,他看着这回情况不一样,很危险……”

“他爱操心,以前我坐牢时他操心我回不了小雷家,要给我另找地方,他还说什么?”

“你都那么有道理,还问我干吗,宋总连一声危险都不能说?”

“谁说他不能说?但他不能乱说。你说他想知道不会来问我?外围打听我,让别人知道还以为我怎么他了,或者我雷霆里面有多见不得人,叫我回头还怎么找人要钱?”

“你意思宋总关心你还是错的?你倒是问问你自己,你是怎么对宋总的?最近你给过他好脸色没有,宋总的事情,你又哪天关心过的?你还叫宋总来问你呢,人家肯关心你已经够上路。”

雷东宝给问得语塞,瞪目道:“你到底是谁老婆,你向着谁说话,你这是。没见我忙吗,别给我添乱。”

“死鸭子嘴硬,谁给你添乱来着?一说宋总来电话,洗澡都肯了,一身轻骨头,你以为我看不出,我净看见你添乱,害我一句囫囵话都说不成。”

雷东宝臊了:“去,老子洗澡,谁要你看着,骚货。”

韦春红最恨雷东宝骂她“骚货”,气得一扔毛巾,掉头就走,走到外面一只手放到煤气瓶开关上,终于还是没狠心关上煤气冻死里面那头猪,可还是忍不住将煤气阀门旋大,烫死那头猪,褪那身猪毛。她回头走进朝北的小房间,跟宝宝躺一张小床上生闷气,每天都这样,没一天有好脸色看,这日子还咋过?

雷东宝一见韦春红转身,心里已经生出后悔,但是他才不肯低声下气求韦春红回来,自己打好肥皂粗粗洗一遍,就算完事。只是他心里惦记着宋运辉托韦春红捎的话,即使喝酒有些上头,有那么几个人的名字,他还是在心中重视加重视。可再怎么重视,也不能让他向韦春红低头。他洗净抹干穿衣出来,到卧室见墨黑一片,就毫不犹豫扭头拐进北屋,一头钻进被窝,倒有一半身子还露在小床外面,摇摇欲坠。

韦春红正生气呢,忽然被身后伸过来的一双热烘烘的手抱住,想叫他滚,又怕吵醒宝宝,两人就这么僵持着,黑暗中一言不发。韦春红等着雷东宝酒后嗜睡打呼噜,雷东宝等着韦春红贴上来发骚,可是老夫老妻知己知彼,都没给对方可乘之机。

终于雷东宝半截身子挂在床外挂得累死,“忽”地起身坐在床沿,压低声音道:“跟我去那边。”边说边伸手来拖。

韦春红不想去,心里着实厌烦这头猪,可是又怕挣扎打闹吵到宝宝,只得恨恨跟上,心里却是想,明明宝宝是这头猪的儿子,偏被这头猪拿来胁迫她。她还担心,总是吵架,被已经初中的半大不小的儿子听见不雅,尤其雷东宝醉后什么事都做得出来。

走进那间卧室,雷东宝将门一关,跳进被子里躺下,就道:“接着说下去。”

韦春红不愿钻进被子去,忍着寒冷,简单地道:“很简单,宋总说你现在很危险,出口一时半会儿好不了,得靠内销支付开销。他建议你暂停新车间安装,集中精力开动现有最挣钱的设备,保住性命再说,形势总会好转,等形势好转,银行借钱容易了,你可以再上马别的,完了。”

雷东宝集中心力听完,没想到只那么几句,头伸到外面忙道:“就这些?你别短斤缺两,又不是你开饭店。”

“就这么这几句,你想知道多的,自己打电话问他,没人拦你。”韦春红说着就走出主卧,又回北边的房间。冬日夜晚,北屋明显比南屋寒冷。韦春红不由想到妹妹来时与她说的贴心话,妹妹看到她睡的是北屋,为她打抱不平,说这房子是她出钱买出钱装的,凭什么好屋子让雷东宝住?韦春红今晚更是摸着刚才被雷东宝拽痛的手腕,愤怒地想,现在的雷东宝完全吃她的用她的,还没一个好脸色,她真是还不如养条狼狗,狼狗虽然拉着脸,起码还能看着门。

想到宋运辉现在打电话说要紧事都干脆绕过雷东宝,找到她来。韦春红想,其实雷东宝对越亲近的人越是不克制,如今他火气旺,最受气的不是别人,正是她韦春红。有时候看他每天忙碌焦躁得两眼血丝,口气臭得生人勿近,她很怜惜他,想着忍忍,再忍忍,他心里苦,可看到雷东宝总没反过来怜惜她的一天,她又为自己不值。她最近回想,好像一年半前那一晚,她忍气吞声什么条件都没提,就放雷东宝抱着宝宝第一次踏进这房子,她已经输了阵脚,她早被雷东宝一眼看穿,从此雷东宝更把她踩在脚底。那以后,她兢兢业业地替雷东宝养着儿子,雷东宝可有说声好听的?

想起来真灰心。韦春红想到妹妹说她在饭店里八面威风,多少意气,没想到在家里被姐夫摁在脚底,还得替姐夫养着野女人的儿子,妹妹说起来就不服,她当时还斥责妹妹挑拨,害妹妹好久不给她电话。今晚回想,她只会长长地叹气,心里翻来覆去地想,她这过的是什么日子啊。

雷东宝没管韦春红出不出去,听说就这几句了,就缩回头睡自己的。跟韦春红还讲究个什么,他又不是而今脸色白净的宋运辉,在老婆面前低三下四。韦春红是他的人,他还怕她逃到哪儿去,明天一早,准又是热汤热水伺候。

他只顾想宋运辉的话,停止新车间安装,削去几近一半的产能……那不跟中风半边瘫差不多了?那不等于敲锣打鼓遍告诸人他雷东宝半边风了吗?他最清楚,他现在说得响说话有人听,都是因为背后有欣欣向荣的雷霆打底,周围电线厂靠着他的铜,县里财政等着他的税,市里统计需要他的产值,他的雷霆一举一动影响着那么多人,他走到哪儿去哪儿才有笑脸相迎啊。若是半边风了,谁还重视他?这是他首先在社会影响方面的考虑。

其次,早在资金刚开始紧张的时候,他已经想过停止新车间建造,可是他最终无法下这个决心。他停止建造当然容易,可是国企出身的宋运辉不会想到他拿的是银行的钱,银行贷款是需要利息的,他已经投入那么多资金在新车间的建造上,若是停工,那么多贷款的利息日日夜夜地产生,根本不是他现有车间利润能支付得起,何况宋运辉还说关停利润不高的生产线,他更是不能考虑,他是一个电动机都不能停。他必须咬牙撑住,必须撑到新车间开工,产生利润,他才算可以歇一口气。

他的艰难,又有几个人能理解他。现在连宋运辉都没出息,说出这种没见识的轻描淡写话来,他还是靠自己吧。

雷东宝生了会儿气,当然不准备回电宋运辉,没什么可商量的,宋运辉他们的国企观念已经落后,他雷霆的突围,需要靠他自己的努力。

雷东宝酒意上涌,翻身便睡着。醒来时候却是第一时间又想到宋运辉的电话,他想来想去,还是昨晚的结论。早晨清醒了他想到,他不愿打电话给宋运辉,更因为受不了宋运辉而今的高高在上。但是他想给王老先生打个电话,请教那个闯过好多外国码头的老法师。

令雷东宝意外的是,起床见冷锅冷灶,啥吃的都没有,连韦春红也不在,不知带宝宝去哪儿逛去了。他只好就着冷水洗把脸,穿戴整齐了出去上班,肚子里什么都没有,走到外面被冷风一吹,人觉得冻。他只好让司机赶紧找家餐饮店,进去暖暖吃一顿,才算打发。他心说韦春红还给他脸色看,反了,晚上他索性不回这个家,看她急不急。

请教老王先生的电话,得关上门打才行,绝不能让别人听到他着急讨救兵。无论宋运辉提供的主意有多馊,但宋运辉说的什么向外围打听都说他现在处境艰难的话,却让他心惊,他一直维持着雷霆欣欣向荣的表象,为此他有意命令提货的车子即使晚上提货,也必须白天过磅发车,而不能装一车货物黑灯瞎火没人看见就走。可现今他必须提高警惕了,因为宋运辉那么远也知道,别人只要有心一定也知道。只是他一时急得没主意,最想请教老王先生。

外公却是接到电话,旁若无人地打断雷东宝的问候,笑嘻嘻地问:“东宝,最近日子不好过?”

“小辉说的?别听他的,我最近只有出口不大顺,其他都好,机器照转。”

“妈妈的,你吹吧,吹死了我也不信你,你当我老糊涂?你那摊子,我只要看过一次,足可以管教你五年。”

“早不一样了,你说的那都是老皇历。”雷东宝嘴里反对,心里却迫切希望外公说出管教之辞。

外公倒也不坚持,依然笑嘻嘻地道:“你倒是给我说说你上个月的资产负债表,让我看看到底不一样在哪里。”

“我立即传真给你,等会儿。”

雷东宝连忙让财务将最新一份资产负债表复印好,裁成长条,传真给外公去。都没留给外公看资产负债表的时间,他在文印室看着传真纸吐完最后一张,就回去自己办公室立刻给外公拨电话。却被外公骂骂咧咧地埋怨:“妈妈的,现在都用电脑了,只有你们这些乡下笨蛋做报表还手写,看得我拿放大镜照着都累。这份报表是做给你看的还是做给银行税务老爷看的?”

雷东宝听到这话,精神一振,问这话的人是内行,有门。他忙道:“都一样,我们没第二份。”

外公嘀咕:“小辉还跟我说要你扔下辎重,轻装突围……”

“对,昨晚小辉也这么跟我说。我看不行,他这主意胡闹,想死也不能捆住自己手脚扑通往河里跳。”

外公还是慢条斯理地道:“小辉那主意,换正常情况下是正确的,但对你不适用。”

雷东宝一拍大腿,道:“对,老爷子您火眼金睛,一看一个准。”

外公却道:“对个屁啊,你死期临头,知不知道?这么高比例负债,亏你做得出,我都不要说你,我没小辉有良心,我跟死人没话说,跟笨死的更没话说,你死定啦,除非有瘟生掏钱救你。”

雷东宝错愕地看着“嘟嘟”作响的话筒,怎么都想不到老头子一言不发就把电话挂了。他早知老头子脾气,以前问老头子讨教,十有八九是骂人的,老头子骂起人来滔滔不绝,都不知哪来的精力。他今天是准备着一边挨骂一边听主意,没想到今天老头子却都不要骂他。老头子的举动震得他都忘了老头子刚才对他左一句死,右一句死,他竟是举着电话想半天,为什么老头子都懒得跟他说话,难道正是因为他死定了?

雷东宝背后渐渐渗出冷汗,因他知道王老先生是骄狂得都懒得掩饰的人,老头子挂他电话骂他死人,那绝对是老头子的真实想法,绝无掺假。难道那火眼金睛的老头子看了他的报表后,认为他死定了吗?不过老头子还有一句,若有瘟生掏钱相救,他还不会死定。但雷东宝想到最近他四处要钱的艰辛,他想到,除非那个掏钱的人真是瘟生,目前好像真没谁肯掏钱借给雷霆,他许以再高的利息都没用。

他怎么办?

雷东宝还在那儿想不明白,外公则是很爽快地一个电话打到宋运辉手机上,却是听到周围一片嘈杂。

外公好奇地问:“你们这么早出去玩?玩什么,撇开我玩得那么高兴?为什么不提早告诉我计划?”

“快新年了,公司搞活动,我带上可可到福利院给小朋友们送礼物。”

“假惺惺搞什么活动,要去福利院不会自己去啊,平时多的是时间去,新年跟着扎什么堆?我问你,东宝这人智商究竟怎么样,我今天怎么看他愚不可及?”

宋运辉没想到他昨天巴巴儿地打电话给雷东宝递秋波,雷东宝却找上外公,他心里没意思得很。问:“他说什么?”

外公笑道:“他以为我是算命测八字的,我顺势给他测一卦,告诉他死定了,除非有瘟生救他。看来还是思申对,这个时候出钱救他的肯定是瘟生,你看过他们的报表没?再笨的人都不会弄出这么高的负债来。”

宋运辉道:“雷霆的发展一向如此高负债。只有大哥出狱后那阵子,也就是外公去指导的那一次,是他们融资最低潮的时候。外公认为缩小战线的方式不可行?”

“小辉啊,没救的,你趁早放下,别自找罪受,更别当那瘟生去。还有,以后有好玩的先把计划告诉我。对了,它那么高的福利支出是怎么回事?”

“雷霆提供全村老人的退休工资,小孩子的教育费用,保障全村人的医疗费用,我看尤其是医疗费用一项,越来越尾大不掉。”

“东宝充什么大头鬼,他才一家乡镇企业,想学通用还早得很,别是东宝这粗人还存着什么理想主义?”

“他最初或许是理想主义,现在应该不是。他当初坐牢后还能回来,大部分靠的是全村老少被他拿优厚福利灌出来的拥戴。他第二次创业时因此即使手头再紧,也不能放弃福利提供。我担心他哪天断供了会怎样。”

宋运辉是撇开紧紧跟随的院长才有办法把这个电话打完,打完后心里不是味道,却什么都不能做,先得照顾好眼前,他虽然不是组织者,却是中心。活动结束,他让女同事把可可送回家,他还得回东海上班,回去路上,他才有办法闭上眼睛提示同事不要干扰他,他得仔细考虑雷东宝究竟怎么想。可是,他越想越火,他最火的是,为什么雷东宝现在这么愚,他更是无奈。他真不知道现在拿起电话跟雷东宝说什么好,又,雷东宝肯不肯听他说什么。

雷东宝也是想到要不要给宋运辉打电话,问问外公那话究竟什么意思,可最终也是没打。他现在心里没底气,没底气的时候不想见人,怕被言语打击了。

偏偏小三这时候又拿着几张申请单子进来,小心翼翼地问雷东宝这几个打算春节结婚人的钱,村里准备怎么退还。雷东宝无法回答,坐在大班椅上转来转去,但小三也是实在没办法才找来,小三继续小心地说,春节就在下个月,这回春节来得早,分发年货的钱得预先想办法留出来。

雷东宝这几天财务上有多少钱,心里门儿清,可他想到一个大问题:“那几个结婚的你怎么不早点告诉我?早几天说,有几笔钱就不给设备了。”

小三小心地瞅着书记的脸色,道:“我也正奇怪呢,这几个朋友倒是谈着,可原先没说春节结婚,怎么忽然都打报告要结婚了。”

“妈个逼,谁要有本事打报告春节死要丧葬费,我现在就掏给他,谁泄露消息的?”

“村里谁家都有人在雷霆上班,看看情况心里就清楚,不用特意泄露。书记,刚给您倒的水,我出去了。”

“慢着。”雷东宝想了会儿,才道,“圣诞节的钱呢?”

“正明总问我这笔钱能不能给他买材料,他说他星期三一直到元旦,都准备装病关机,不敢见人,捂家里看电视。”

“给我上课啊。圣诞节两天的包厢不能退,龙虾一定要上,洋酒上两瓶,唱歌包厢也不能退,我一脸穷酸,谁还借钱给我,去吧。”

小三自然是无话,不像以前的士根。雷东宝生气正明妄图给他上课,拿起电话找到正明,开口就骂:“正明,你妈教你的规矩拉屎里啦?我做什么,凭你小子也想手指甲吧嗒吧嗒说三道四?摸摸你后脑勺骨头痒不痒……”

“书……书记,我哪敢,再借我十只苦胆我也不敢对书记说三道四。”正明被雷东宝骂得找不到北,尤其是他办公室现在好多人,手机漏出去的声音那么清晰,肯定被好多人听见,他忙插进去表明态度,免得被骂个没完。一张依然留着烧伤痕迹的白脸早已红了。

“这话是人话,下星期三跟我去请客,准备好酒量。”

雷东宝的电话刚挂,小三的电话立即找上还红着脸的正明,小三说帮他问书记要材料费被打回,因与书记圣诞元旦请客送礼的开支冲突了,没办法。正明这才明白是怎么回事,心里憋了一肚子的窝囊气。

雷东宝又打电话问这几天一直在外面追账的红伟,近期有没有收入,但红伟说现在大家都口径一致年底关账,钱得等元旦后拿出来,他让业务员们天天蹲点追账,只要对方有钱,一准立刻掏来。雷东宝心说这就麻烦了,那几个忽然冒出来想春节结婚的该怎么办?他只好又想到韦春红的钱,那是他看得到的捷径。

这会儿韦春红倒是在家,他开口就道:“早上死哪儿去了?早饭也不弄。”

“你儿子想吃豆腐脑,他小人家不吃会哭,你大活人反正饿不死。知道了,晚饭不会等你。”

“你知道个屁。我问你,手里多少钱?”

“没钱,前儿刚让你扫荡了,幸好你每天外面吃饭,要不然真供不起。”

“让你出个店面,你怎么……”

“要有个当铺就好了,过年过节我这儿还有几件旧衣服拿去当掉,换几个钱糊口。”

“哪来废话,赶紧价钱压一些,卖了,星期三之前给我准备三十万。”

“没有。要卖卖你市里的办公楼去,价高,钱多。还有你的车子。”韦春红说完就将电话挂了。现在但凡雷东宝稍微好声好气地说话,必定是要钱。她昨晚想明白了,要钱没有,要命一条。

雷东宝刚要解释车子和办公楼是雷霆的门面,越是紧日子时候越是要守住门面,即使勒紧自己裤腰带也要让相关人等吃好玩好了,可是电话里却传来电频声音,韦春红居然把他的电话挂了。雷东宝这才考虑到韦春红的情绪,什么,跟他闹上了?但雷东宝想来想去昨晚也没什么出格的地方,与平时没啥差别,难道是韦春红听了宋运辉的电话,认为雷霆没前途了,所以收紧钱袋子,甚至因此不肯巴结他了?

想到眼前这几张结婚要钱申请单子也是可能看雷霆资金紧张,竟然想出提前结婚的馊主意赶紧把交给雷霆收着的钱套现,雷东宝气得一拳捶桌面上。他现在的桌子结实,捶不破,倒是捶痛他自己的手。雷东宝心里痛骂,他十多年带着大家发财致富,为了大家坐牢,雷霆稍微有点事却没人跟他同心同德,反而个个打自己的小算盘。

他火气一大,扯开嗓门叫小三进来,告诉小三,雷霆年底手头紧,从今天起,财务上所有的钱都要用在刀口上,全心全意搞生产。结婚的钱,自己筹;想吃年货,自己买。

小三担心:“书记,大家会不会有意见?”

“有个屁意见,谁有意见,跟我学,自己掏钱出来给雷霆用,只要谁掏得比我多,我听他的。”

小三不敢多问,唯唯而退。走到外面着实不放心,这个通知他不敢发,想来想去,很想找个有把年纪、德高望重的跟书记说说,一点不发年货很不好。可是目前好像最能说得上话的红伟正出差,小三才跟红伟一说,红伟立刻就想到与杨巡讨论时说起的民心问题。红伟让小三压一压,他想办法跟书记说说。小三巴不得红伟有这句话,连忙答应了,将手头的草稿纸推到一边。

那边韦春红虽然勇敢地撂了雷东宝的电话,但心里非常担心,雷东宝既然手头那么紧,又怎么会放过她手里攒着的钱,必定会千方百计逼她拿出来。除了生活费,她是一分钱都不会再给雷东宝了,她现在手里的钱,是她的养老钱。自打那次小狐狸精之后,她是再也不敢相信雷东宝了,第一回侥幸,她又抢回老公,以后就难说,她更老,社会更开放,要是再来一个心计更好的狐狸精怎么办?她不敢完全指望雷东宝,但是她不放钱,必然会与习惯一个人说了算又最近心情不好的雷东宝发生激烈冲突,她自己倒也罢了,她怕长得半大不大的儿子看见。最近小宝已经对雷东宝大有反感。

韦春红越想越担心,她本就是个泼辣的,干脆留下一张纸条说去上海探亲访友,抱上宝宝,带上保姆,通知上课的小宝,收拾收拾搬去她另一间只有两室一厅,以前买来给饭店职工住的小房子暂时避祸去了,那是雷东宝不知道的巢穴,居室简陋,韦春红却反而安心,她还关了手机,让那猪头反思几天去。

红伟接到小三电话,翻来覆去思考好久,设计好多种可能性下他的应对之后,才敢打电话给雷东宝。

雷东宝接到红伟电话,当头就是一句:“这么快有钱了,多少?”

红伟赔笑:“书记别这样,我都给问得没敢给书记打电话请安了,听说结婚费和年货不打算发了?”

“你倒顺风耳,对,给你减轻负担,雷霆的钱集中搞生产,机器转着,总有缓过来时候。”

“书记,结婚的钱,即使他们心里再有猫腻,我们也不能扣着不发,道理上说不过去。”

“我知道,所以我以前掏自己腰包,可你看一个个来劲了,你说他们为村里着想没有?这帮孙子,我十几年时间把他们养出个人样,现在村里困难我急,他们哪个拿良心出来,索性一刀切不给了,对付没良心的,我比他们更没良心。”

“书记,他们结婚这事儿,你还真很难找他们漏子。你说现在年轻人都这么开放,万一他们本来打算开春结婚的,现在一不小心肚子给搞大了得着急结婚,你管得着人家吗。他们都找出结婚这种理由了,我们还是当不知道把钱给了吧,全村现在能结婚的也就这几个,有底的,我这儿多讨些来就是,你大人大量,犯不着跟他们那些小诡计计较。”

雷东宝听着有理,虽然生气那些借结婚打劫的,也只得道:“好吧,那你给我下死命地追钱。”

红伟想乘胜追击:“还有那年货……”

“年货没了,除非你个人垫钱给我。”

“稍微发点吧,有些人没我们有钱,还等着年货改善生活呢。”

“不行,这儿挖一块那儿挖一块,加起来没个底,今年先欠着,明年补发。”

红伟了解雷东宝的脾气,只得作罢,但又不死心地问:“书记,我这几天在宋总这边出差,你有没有什么话要我捎给宋总,或者要不要我买些什么提上去给宋总拜个新年?”

雷东宝当即拒绝:“用不着,有话我自己跟他说。”

红伟只得再次作罢,心里凉凉的,总觉得雷东宝现在很难听得进劝诫,事情看上去很不好。他只好将刚说好的内容转达给小三,让小三写通知的时候多提一些村里的困难,让大家相信村里相信书记,共渡难关。

但小三将草稿拿去给雷东宝过目的时候,那段村里有困难大家该同舟共济的话被雷东宝删掉了,现在还没几个人想出结婚掏钱的馊主意,这要是全知道了,难保有人想出住院、有人想出怀孕的理由,为了钱连结婚都可以无中生有,还有什么乱七八糟想不出来的。但雷东宝看了删掉后的内容,又想干脆不通知了,别打草惊蛇。他让小三告诉那些想结婚的等等,等村里有钱再发。

小三终于可以缓过一口气。

雷东宝晚上十万火急地回家,想跟韦春红商量筹钱的事,没想到只有一张纸条等着他,他一看就知道韦春红这是躲出去了,气得打韦春红手机,却是关机,他这下真是有气无处出。而钱的问题更是直逼心头,他想到钱就更火,一个人背着手在屋子里绕来绕去地咆哮。

楼下人家隔着一层薄薄楼板,实在受不住雷东宝一夜沉重的脚步,派出男主人上楼敲门交涉,雷东宝正憋着没地方出气,打开门与来人大吵,吵得不过瘾,又找钥匙想打开中间隔着的防盗门冲出去吵。楼下男主人在雷东宝吼出第一声时已经后悔,纯粹是为了维护在左邻右舍以及妻儿面前的面子苦苦挣扎,见此哪敢坚持,连忙屁滚尿流冲进自家防盗门里面,牢牢锁死,生怕尸横当场。

雷东宝虽赢但满心萧条,回家继续踱步出气。

搜索关注 落霞小说 公众号,微信看书更方便!

 

共一条评论

  1. 匿名说道:

    刚愎自用!真的是大江东去了啊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