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1997 · 13

阿耐2018年03月02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雷东宝却烦死窗外的草虫儿叫,他的耳朵现在说不出的敏感,即使坐在楼上也能清晰地听到埋伏在一楼草丛中的虫叫,他烦得冲上阳台,狠狠砸一块装修时用剩的瓷砖下去,果然草虫儿不叫了,但随即传来楼下住户的叫骂。韦春红见此连忙大力将雷东宝拉进房间,按他坐在床上,道:“你坐着,我给你拿两瓶啤酒来。”

“有没白酒?给我白酒。”

韦春红二话没说,拿来一瓶五粮液和两盘晚上吃剩的菜,让雷东宝自饮自酌。但雷东宝一把拉住准备离开的韦春红,道:“你也坐,一起喝。”

韦春红为难地看看外面客厅,道:“你儿子还等着我呢。”

雷东宝却不放手:“我麻烦了。今天说好说歹总算弄来一笔贷款,放进财务室,没半天全用完,就跟大夏天下毛毛雨,吱儿一声,毛都不见。转个身,小三又愁眉苦脸问我要钱,你说我哪来的钱?”

韦春红走不掉,听着雷东宝的话又担心,看看外面宝宝好好儿的,就坐下道:“你不是那些出口做得好好的吗,还是国内又哪家公司赖账了?”

“坏的是那些出口的生意,国内的都没事。我数给你听,铜厂一单已经做了一大半的,国外公司倒闭,我这货没人要了,偏偏这货是非标产品,没人要就得报废回炉。所有本来已经谈好的合同,还没开信用证过来的,那边都单方面取消了……”

“为啥?说好要的怎么赖了?”

“有些破产没钱了,有些一算还是去泰国菲律宾那些钱贬值的地方进货更合算,还有些说要再看看,我看也没戏。没生意,明天开始,得先停一半的设备。我雷东宝从做厂子起到今天,从来都是只愁人手不够,明天却要开会让人停工,这会,我怎么开?”

“这到底是怎么了,怎么坏事儿都冲你来了?”

“也不是,那不是……咳,跟你说不清。你说,怎么会乱成这样呢,奇了。”

“那开什么会啊,直接让下面的人通知,你你你不用来了,留个电话去家里等着,不就完了?”韦春红前阵子听雷东宝说什么资金问题后,这几天又看到雷东宝愁眉苦脸,可没想到事情严重到需要停工一半,上回还说政府不会看着不管呢,看来不是那么回事。她顾不上外面的宝宝了,给雷东宝又倒了一杯酒,坐着继续说话。

雷东宝没说话,闷头喝酒。连下三杯,才道:“给我五万。村里有两家人结婚,要拿回存在雷霆的钱。财务拿不出,还是我先垫着。”

“明天我去银行拿给你。”韦春红这回没反对,知道人家结婚的钱拖不得,“可万一元旦春节一个个地结婚,都问我们家拿也不行啊。你今天开了这个口子,往后谁再来要你能不给?除了婚的还有丧的,生孩子的,上学的,生病的,没完没了。我看你们财务还是划出一笔钱来不能动,专门得给村民生老病死备着。”

雷东宝夹下小小一块豆腐,举到两人中间,道:“现在村里的钱就好比这块豆腐,塞牙缝都不够,哪里划得出一块不能动的。”雷东宝说着把小小一块豆腐扔进大嘴里,真是腮帮子都不用动一下,没了。

韦春红忧心,帮着想招:“我看不管多难,这一块一定得划出来。你短谁都不能短村民的,村民的人心最要紧。别的人出点事就跑,可以去别家厂里做,有奶就是娘,只有小雷家人会守着你,你看你以前坐牢,那时候各个厂子日子多不好过,就剩小雷家的人没走。我看还有明天停工的名单你们也得留意一下,本村的都不能动,不是本村的先下。”

雷东宝点头,将酒杯举到韦春红嘴边,算是敬她,韦春红会意,就着雷东宝的手一口喝了。外面宝宝没人理急了,叫起来,雷东宝只得放韦春红走。他默默想了好久,先给正明打电话,要正明重拟电线厂暂停人员名单,把小雷家人全留下。正明答应得很爽快。下一个打给的是项东。但项东告诉他没办法,铜厂用的本村人大多技术不过关,项东只能倾向少停本村人,无法全部保留。

雷东宝本来心里就烦,又喝了几口酒,被项东一顶,火气上来了,道:“小项,你要搞清楚,每一个在雷霆做的村民都是股东,开谁都不能开股东。我就是这句话。”

项东却坚持:“书记,越是困难时候,我们越不能放弃技术,放弃质量。铜厂渡过这个难关,村民股东才有得利。”

“小项,技术、质量都是人做的,我要的是留下最忠的人,忠心,这是第一。还有,正明在电线厂试点他的方案,事实表明可行。你明天去电线厂取经,给我立即压缩一半基建支出。现在是雷霆最困难的时候,你先把其他什么都搁一搁,第一要保证渡过难关。”

“书记……”

“你叫对了。我是书记,谁的书记?小雷家的书记。别人再占着书记位置都没用,大家只认我一个书记。我是小雷家的书记,我就要替小雷家人做主。小项,你技术好,工作好,人也好,就有一样不好,太书生气。你这个时候一定要偏心眼,偏心本村村民。你也不能不耍点手段,想办法把工程支出能拖的拖,能赖的赖,只好这样,否则你好人是做了,可雷霆倒了,怎么行?你说对不?你听我的。我上月已经提醒过你,你说回去考虑,你怎么还说不行?”

项东听得出雷东宝提高了声调,只得道:“好吧,书记,我再认真考虑考虑。”

雷东宝却坚决地道:“没时间考虑啦。我说了,听我的。以前你管铜厂我不管你,现在情况不一样,你要服从大局,先渡过难关再说,明天你必须做到。你必须今天给我回答。”

💦 落 | 霞 | 小 | 说

项东沉默半天,道:“书记,不是我不服从大局,而是我做不到。我没法在人手配置不良的情况下保质保量地坚持生产,我也没法失信于工人,失信于安装公司和设备制造厂。”

对于项东的回答,雷东宝以前或许会理解,但是现在一来深陷资金困局,二来是正明的思路在电线厂被证明行之有效,因此他这回不予妥协,厉声道:“你什么意思?”

项东道:“正如书记所说,我书生脾气,有些事我是真做不出来。”

雷东宝怒道:“小项,你虽然不是小雷家本地人,可我自认对你一直不错。现在雷霆有困难,你就不能牺牲一些你的什么书生脾气,帮我渡过难关?难道大家都有困难的时候,你还得让我优先供着你?我对你好,你为我想过没有?”

“书记,我没忘恩负义的意思。我如果忘恩负义,我大可以昧着良心做下去,继续拿我的工资、开我的车、占着老总的位置,可是我不能这么做,我怕误事!雷霆已经不容易了,我不能再雪上加霜,我是真心实意说我不行,任凭书记处置,但应做的工作我还是会做好。”

雷东宝无法再怒,闷声道:“我会把正明插过去控制进度,控制支出,你要有思想准备。”

项东那边明显叹了声气,说声“有数”。两人心知肚明,正明插下去会生出什么事来。可是现在雷东宝只能选择正明,牺牲项东,他唯有希望项东能坚持住,他想明天上班当面再跟项东谈谈,电话里没法说清楚。

他一声不响地扫掉一瓶酒,将两盘菜吃得精光,将鞋子一踢往床上一躺,醉倒睡觉算数。

韦春红抱着宝宝进来睡觉,但被雷东宝的鼾声吵得不行,雷东宝酒后的鼾声特别重,宝宝烦得直往韦春红怀里钻。韦春红只好抱着宝宝进另一个房间睡觉,出卧室时候瞥一眼茶几,见一瓶白酒竟然见底,心里重重一震。

“问题很严重。”这是萦绕在韦春红脑袋里的想法。结婚那么多年来,这种情况不多见,最没见过的是拉着她不让走,非要说话不可。韦春红仔细回忆雷东宝刚才所有的话,还有她在客厅断断续续听到的电话内容,越想越不对,都要停掉一半的工了,那事情是真大了。她自己管过饭店,一般她不会考虑裁人,更别说裁一半。只有那次雷东宝坐牢,她从县里搬到市里,才算是做了一次人事大变动,由此可见,雷东宝那儿问题严重,并不是她过去想的那么乐观。什么政府不会乐见那么大的雷霆工人失业,政府一定会出手扶持等等的猜测,看来有些想当然。

那么雷东宝今天问她要五万的这种事儿可能还会继续。当然,韦春红是不认为雷霆会倒闭的,这么大的实体,资产这么多,倒闭?寻开心吧。她只是担心,怎么办,若是雷东宝再问她伸手要,她是不是该卖掉一家店面房,她手头毕竟没那么多现金。

韦春红盘算来盘算去,眼一闭心一横,不能再给了。今天拿钱是小雷家两家人结婚,明天其他什么事,没个底的。她最怕的还是这个雷东宝同志上回提的话,他还想把家里的钱全拿出去先救济小雷家呢。他做得出来,雷霆是雷东宝的大儿子。韦春红心里彻底清楚地画出底限:家里的钱是家里的,雷东宝绝不能公私不分,韦春红因此必须想出对策。

第二天一早,雷东宝载着韦春红去银行取了钱。韦春红将钱取出交给雷东宝,又让他看看存折,道:“你看,基本上没剩几个子儿,你往后别打家里钱的主意了,这点现金还得留给宝宝买奶粉。”

雷东宝看存折上果然只有两千多,就道:“不行卖掉一个铺子。”

韦春红道:“行,我开始找买家,急赶着卖铺子,也不知道卖不卖得出去。你跟那造高楼的房地产老总常一起开会,要不我们找他把这房子退了,能换多少钱就换多少,总这么吊着拿不到房子也不是办法,反而那家的最容易解决。”

雷东宝一拍手,道:“对呀,差点忘记那房子,反正我们现在有住的,那边卖了算数。”

“行,我回头把合同和收款凭证找出来。你把我和宝宝送到路口。”

雷东宝上车吩咐司机把韦春红和宝宝送到路口,自己上班去。韦春红则是领着宝宝慢慢往回走。她其实很不待见那高楼的房子,想起那房子就想起那个狐狸精。这样也好,卖掉那房子算是让她表明一个支持态度,她并不是扣着钱不给雷东宝,但到此为止。

雷东宝将韦春红母子放下,就赶紧直奔那家房地产公司,软磨硬泡却无法退房,人家也正愁钱呢,雷东宝怏怏回小雷家。他一到便立即把正明安插去铜厂,负责日常事务的协调,又去各办公室转一圈,才找项东闭门谈心。

他发现谈心效果挺好,本来一直担心正明插下去后会和项东闹矛盾,可几天下来,什么事都没有,部分工人则开始慢慢被请回家待工。工程安装的战线缩短,资金紧张的局面终于稍得缓解,雷东宝放下心来。他这时候可以有心力再找政府机关的人要钱,他现在已经面临重大问题,需要帮助。县里和市里都说已经关注到各进出口相关单位的这种动态,他们正开会研究讨论对策,并上报上级机关等待回复。他们请雷东宝咬牙挺住,寒冬过后就是春天。

雷东宝可以理解,这么大国家又不是他的雷霆,政策哪是说变就变的。

雷东宝在外面跑的时候,其实项东的日子很不好过。非小雷家村的人被停工的占多数,剩下的小雷家人与正明同姓一个“雷”,很快铜厂工人里开始出现新的论调,有人开始用“你不是小雷家人”来顶嘴,顶得他哑口无言。项东在小雷家这片土地上耕耘多日,一直把自己当作雷霆一员,而今才知这是他的一厢情愿:雷霆与小雷家是一回事,他不是小雷家人,就注定不是雷霆人。就像大多数村办企业一样,外人永远不能进去管理。他本来还想自己退一步不要紧,只要小雷家渡过难关。可现在仔细一想,心里越来越没意思,这样的地方再做下去,永远都不会被认同,这个地方认的是忠心。再说这回铜厂遭此出口打击,不知道猴年马月才能实践雷东宝一年后放他开发新产品的承诺,而且看雷东宝的短视态度,以后也不知道会不会研发新产品,他再待下去也是重复劳动,很没意思。

项东想得心灰意冷,关门秘密联络一直想请他去的一家铜企,两下决定妥当,他暗中处理完棘手工作,全部不声不响地移交给正明,一边卖掉小雷家分给他的城里房子,一半钱自己拿了,另一半钱存入一张存折,写的是雷东宝的名字,与手机、BB机一起寄到雷东宝的办公室,包裹中留下两封信,一封上书感谢书记这两年里的培养和重视,他自认才不可大用,自行告退;另一封是详细的工作交接。他不想与雷东宝谈,因为觉得与雷东宝的谈话未必能说得清楚,两人的思想体系有明显分歧,他还是悄悄地走吧,别弄得面红耳赤,到底雷东宝也是重视他的。

同城邮寄,包裹第二天才到雷东宝手上。雷东宝本来在为正明报告给他的项东一天未请假也未出现还电话联系不上的事情困扰着,见到这个包裹就全明白了,气得砸桌子,大骂项东忘恩负义。雷东宝不能接受,他曾经委以重权的项东的出走,等于是往他的脸上扇了一记响亮的耳光,让他好生没脸。他重用的人不忠于他,他岂不让天下人笑话死?再加雷霆面前难关重重,雷东宝本就心里闷气,借此机会整整骂了三天。

雷东宝的态度无疑是下面众人的风向标,因此在雷霆工作的所有其他非本村人个个心里没意思,而本村人则是个个抱成一团警惕外乡人。不久又有几名技术人员辞职。

项东的离开和几名精干技术人员的辞职,令小雷家上空一时愁云惨雾,只有正明如愿以偿。

搜索关注 落霞小说 公众号,微信看书更方便!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