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1997 · 02

阿耐2018年03月02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小雷家的这个春节过得热闹非凡。

才到腊八,雷东宝就指示叫来两家戏班对台唱戏。那两家戏班为了把对方压下去,各自使出浑身解数,你唱得响,我比你更响,你跳得欢,我比你跳得更欢。小雷家三通一平的地皮有些还没盖上房子,正好让两家戏班子大显身手。不仅小雷家全体不用上班的男女都涌去听戏,连四邻八乡的人都纷纷赶来凑热闹,那些人看到好戏的同时,都对小雷家的发达议论不休。

正明见此想到一计,让人往戏台上面和两侧挂上红布,红布上写“恭祝雷东宝同志荣膺市级劳动模范”,“恭祝雷东宝同志荣膺省级劳动模范”,“向致富能手雷东宝致敬”等字样。让所有来看戏的人一眼就能看到。为了更加渲染节日气氛,春节前三天,还花大价钱买来村里人几乎只在电视里见识过的巨大烟火,在空阔的场地上放给所有的人看。

然后又是分发年货,这回雷东宝还是去忠富那儿亲自走了一趟。雷东宝还是没说确切数量,只说比去年多要一倍。他只要看一眼便知,忠富的猪场也扩大了规模。就跟雷霆下面的各家实业一样,因为去年下半年市道转好,产量全面恢复,出口更是欣欣向荣。因此他决定今年的猪肉多发一倍,今年还用两辆车装来透亮的金龙鱼色拉油,给全部村民全部工人都发,让每个人下班回家的车把上都挂满年货。

雷霆现在有钱,雷霆现在也有名。不仅雷东宝个人各项先进荣誉加身,雷霆也是市县出口创汇先进企业,领导因此对雷霆无限青睐。雷东宝当然要让村民一起感受先进雷霆的发达。

雷东宝志得意满地旋风式地刮出忠富养猪场时,再没提要忠富回去的话。相比眼下跟着小雷家突飞猛进的发展一起与时俱进的红伟、正明们,眼前的忠富显得如此不合时宜。现在小雷家与忠富一样身份的还有谁穿忠富今天穿的那种饼干格子羊毛衫?现在都是他雷东宝今天穿的鸡心领羊绒衫。忠富身上也已荡然无存小雷家的锐气和勃发的斗志。用机关工作人员常说的话,忠富现在似乎满足于小富即安。当然,忠富的猪场今年规模是上去了,但是相比小雷家大跃进式的发展,忠富猪场扩大的规模小得可怜。

雷东宝想到,当年的四大金刚,最保守的士根被他排斥了,而次保守的忠富则是自己退出。忠富当年如果不退出,会不会遭遇士根的处境?又或者说,忠富当年退出时,已经想到他以后必然无法适应小雷家的大发展?雷东宝觉得,不能排除这一可能。因此他没必要再邀请忠富回去,免得不能好合好散。但心里对忠富这个人更是心怀好感。

雷东宝的手机不时地响,没办法,越是年底越是忙碌,从元旦起到春节,夜夜都已经被各色应酬预约。每到下午,就是此起彼伏的电话,确定不是吃饭就是唱歌。

不过总算有个电话与吃喝玩乐无关,是项东打来的。项东家远,他准备提早几天回家,希望雷东宝这两天之内找个时间与他做一次详谈。项东还说,他此前已经把要求向正明提出,但正明似乎至今没有帮他安排。雷东宝回想了一下,正明没跟他提起过项东约见,他估计与正明对项东早已有之的不满有关。雷东宝当即答应十分钟后在铜厂谈话。

回头一想,还确实有好多日子没去铜厂了,除了忙,还因为项东这人实在是省心,不说把事情都管得有条不紊,还很少提过额外要求。但雷东宝并不觉得这是管理中的粗疏,他一向认为,任用一个人嘛,先得收服那人的心,以后就得放手让那人尽量自由地发挥。他才不会永远压在上头做指挥,比起项东,他的技术太差了。

车子到铜厂,雷东宝从后备箱取出几件礼物,直取办公室。进门见项东在打电话,他与欠身的项东握个手,就将礼物扔项东桌上,后面急急跟进来的司机帮雷东宝将茶倒好,这才退下。项东看着司机心里不喜欢,但那不是他能管的事。他快快结束电话,忙笑道:“书记最近很忙,实在不得已才打电话给书记限时间,对不起。”

“说的啥话。”雷东宝从几件礼物中挑出一条领带,递给项东,“这是去县里开表彰会分来的,参加的一人一条,我的送你。你看看领带包装上面写的是什么。”

项东见上面写着“全县工业工作会议暨全县工业二十强企业、企业家表彰大会”。他笑道:“我们上二十强了?”

这下轮到雷东宝吃惊了:“你不知道?你没看戏台上挂的条幅?我们还上市百强了呢,啧啧,你也太不关心了。”

项东的嘴翕张两下:“如果以后办公室定期通报重大事件就好了,我是外乡人,与大家混得少,消息不灵。”

“你不是外乡人的问题,你是清高了些。领带上的这个会议,县里说话很明确,去年没争来百强县,今年一定要狠狠加把油,任务主要落在我们这些二十强身上。我要求县里资金支持,有资金才有规模,有规模才有产值。县里同意了,月度工作会议上已经讨论过了。今年你的任务还是很重。”

“书记请等一下。”项东起身将办公室门关上,才道,“书记,我正准备跟你谈这件事。去年一年,铜厂产值很好,利润也翻番,但我们利润率不高。原因是我们的产品方向有问题。我们现在生产的都是技术附加值很低但批量很大的产品,尤其是外贸产品,利润少得可怜。我们去年中期曾经研发新产品,但是接来的外贸单子还是低附加值的。我曾经跟史总沟通,希望他接外贸单子的时候有所侧重,尽量挑选高附加的接……”

“这事我知道,红伟跟我提起过,他的意思是这样的产品比较难做出口,一个客户常常要谈好多次才能敲定一笔单子。他希望我跟你谈谈,不要逼他。”

“是的,我也知道这样的单子谈下来不容易,但这样单子的客户却比较稳定。较高端产品的客户需要的是能保质保量的厂家,这样的厂家因为各种门槛较高,外商并不容易找到。我们如果第一次合作能满足要求,他们以后会认定我们,既然我们现在有好的设备,我们只要再耐心一点,一定能积累越来越多这样的客户。”

雷东宝道:“我们耐心不起来。我们等于同上面有交易,他们给政策,我们做成绩,我们要迅速扩大产值,迅速提升创汇,还有迅速提升形象。事分轻重缓急,这件事我看你缓缓,等我们今年的扩张结束,政府能提供的贷款支持差不多了,我们可以开始走我们自己的路子。”

“书记,真的只要再一年时间?”

雷东宝笑道:“你干啥,抢什么好处去还是怎的?”当着项东的面,雷东宝还算是克制,没说什么吃屎赶热乎之类的粗话。

项东道:“书记,市场是有限的,如果被人占了先机,后面挤进去就费劲了。还有研发工作需要时间和金钱。我们现在产值高利润薄,这些利润拿来研发,无疑是杯水车薪。没有研发,只好做大路货。大路货竞争激烈,为了卖出去,只好竞相压价。压价的结果是利润更薄,更没法支撑研发投入。路子越走越窄,恶性循环。现在业内已经有几家企业开始研制和生产高端产品,时不我待啊!新产品的开发需要周期,不是想开发就能开发的,我们必须加速跟上才行。但是最好现在请史总开始慢慢倾向性地接有点技术含量的单子,让我们的技术人员有事做,有练手的机会,不要荒废手艺。这事最好书记跟史总说,我跟史总说了没用。”

雷东宝答应,又与项东讨论今年的计划,但没说几句,就被正明又是电话又是人亲自来地催着去市里应酬一个饭局。项东很无奈,只得放行。

雷东宝上车,一个人坐在宽敞的后座,正明坐在前面扭过头来笑问:“书记,项总又提出要改变产品结构吧?”

雷东宝只是道:“小项……肯钻。”

正明笑道:“屁股决定脑袋,项总坐厂长位置上,不用管销售,他考虑更多的是技术和设备,再说他本身性格里也像书记说的爱好钻研,人这性子要是这样的吧,没东西钻的时候,手痒心痒。”

雷东宝笑道:“妈的,还手痒心痒呢,你道是钻什么洞啊。”

但雷东宝心里却认同正明的说法,项东喜欢钻研,同样的设备过来,他总有办法稍做改造,一下就提升了加工能力,虽然这加工能力目前还派不上用场。可他就是喜欢花力气弄,包括研制新产品,即使工作那么忙,项东都没放弃,一直断断续续地在做,没让那些技术员荒废手艺。因此雷东宝决定先把项东的要求搁一搁,当务之急,他坐在雷霆老大的位置上不能不考虑到一个最大的问题,就是先想尽办法从政府手中搂来钱,这不是作为下面一个工厂负责人的项东能考虑到的,他不能被项东牵走思路。

但他没明确跟正明说。正明与项东心里有矛盾,他若支持了正明的观点,正明就会攀爬一把认为他支持了正明这个人,正明更会压到项东头上去。项东本身就是个外乡人,在小雷家的社会基础薄弱,他作为老大,须得搞好内部平衡。他记得以前宋运辉曾提醒他关注内部人事平衡,他当时不以为然,现在企业大了,看来还真得走国营企业那一套。

项东看着雷东宝的车子绝尘而去,心里很是不舒服,他本来想今天软磨硬泡一步一步地诱导雷东宝答应走科技发展之路的,可是正明这个白脸救火似的硬把人抢走,让他心里想了好久的计划只说到一半。一年之计在于春,他本来想早点取得雷东宝的支持,早点可以据此安排今年的工作,而不用再等上一年。可是雷东宝忙,看上去也不重视。

他不认为几乎闭着眼睛都能生产的低附加产品有出路,他希望雷东宝认识到这一点,利润微薄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国内国外任何风吹草动,都能打击这么微薄的利润。小厂做低附加产品或许有利,因为小厂掉头快,随时可以让产品改头换面。但是现在雷霆这么大的家业也不争气地只生产低附加产品,那就跟庞然大物一般的驴子却只会吃草不会吃肉,放到深山老林的结果就是黔驴技穷,最后只有被老虎吃了一途。

项东心想,最长一年,再拖一年还是这样的话,他个人先耗不起,但他打算年后回来继续找雷东宝谈。

欢迎关注 落霞小说 公众号,微信也能看小说!微信搜索 落霞小说 ,不多不少四个字,注意防伪!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