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1996 · 08

阿耐2018年03月02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杨巡亲自跑了半个月,基本摸出门道。虽说隔行如隔山,但是生意的基础却是相同的,就是利益交换。杨巡凭着接手商场半年的经验打底,谨言慎行,在接触与谈判中广交朋友,在觥筹交错间摸索门道。回来了解一下经营情况,下午便召集中高层干部会议,带有明显倾向地讨论商场转型计划,会议开了半天,便得出带有明显杨巡风格的转型方案。但是所有中层,包括早已从杨巡口中预知消息的任遐迩,都对为什么要转型有些不明白。有人在会议上提出,可以适当降低商场货品档次,适应更多消费者的需求,或许是更好的改型方向。但被杨巡否定。杨巡说,绝不降低档次。

杨巡向大家解释,本市的高档消费并不是档次太高,而是没有做细。本市的新人只要一说到结婚买些奢侈的衣物,就直奔上海采购;本市的富人,包括他,大多数衣物也是从上海采购的。确实本市还不具备实力引进某些名品,但是有些品牌已经在本市有一定的市场,可以大力引进上架。他提出,因此废弃原有百货的求大求全,以后专攻百货中的一大赢利分支,专做衣服鞋帽等用品,向许多香港的商场学习,或许才是未来商场的发展方向。

在场除了任遐迩这个花钱精打细算到极致的,其余都去上海领略过上海的百货商店,都心想,原来老板是跳过上海,直接向香港学习。虽然最后顺利通过会议决议,但是大家心里都将信将疑,既然日子过得好好的,老板干吗费劲折腾,大家嘴上不便说,心里都觉得老板可能是太年轻,一身精力没处使,又是钱多得烧包,才会想到伤筋动骨的转型。大家心里都不是很有底,有些人不免起了骑墙观望的心思。

杨巡开完中高层会议,就抓住原采购部门诸人开会。在宣读中高层会议决议后,宣布将采购部改为招商部,众人顿时傻眼。他根据这半个月跑来的经验,与采购众人讨论如何变采购为招商,具体步骤应该如何。但是所有人基本没话说,因为原来采购部几乎是个坐北朝南风水一流的部门,每天只要等着客户公司赔着笑脸要求进场就行。而现在忽然要他们跑出去拉品牌进驻,这身份的变迁令众人一时无法接受。

杨巡环顾众人的表情,在他指名让每个人发言却得不到一句有益于招商的发言之后,终于两眼墨黑,一脸穷凶极恶地道:“这次转型,你们想转也得转,不想转也得转,没有侥幸。我给你们半个月适应期。你们都是对市场产品了若指掌的人,你们看清楚,有哪些货品比较适合我们商场但是我们商场还没上柜,你们每个人在三天内先拟出清单让我过目,三天后凭清单出门招商。时间不等人,眼看春节后淡季很快过去,我只能给你们半个月。半个月后,你们的工资全部转为基本工资四百,想发财的,从招商租金里面计提。具体计提办法我会在半个月里面确定,多劳多得,你们斟酌着办。”

杨巡起身先行离开会议室,心里早骂骂咧咧上了。早知道采购部门是肥缺,这帮人以前没少吃少喝客户,他这回就要整治这帮人,要赶鸭子上架,不让他的地盘有一个老爷。他连商场转型这样的重大决定都敢做出,他能怕了这帮人扯杆子造反?

走到自己办公室门口,却正好听到楼下传来商场打烊的音乐声。他愣了一下,连忙倒退几步,到财务室门口,道:“任经理,做完事请过来一下。”他进去自己办公室,见杨速还在等他,就道:“你还不回家?”

杨速看看杨巡的臭脸,道:“发火了?大哥别当真发火,摆个发火的样子就行,这帮人你估计得大会小会开好几次会才有结果。你要动真火,还不得气死。”

杨巡烦道:“废话,这帮人都精得很,我不动真火,他们不会当回事。你明天上班就让人事安排登报招聘业务员,你当着众人面商量登报内容,让那些牛皮糖听见。我还是尽量想保留这些人中的其中几个,他们毕竟熟悉市场。你回头看着办吧,我后天继续出差。”想了想,又道,“你先回,我跟小任谈话。”

杨速愣了一下,奇道:“我不能旁听?”

“我今天中层会议上看小任对商场转型没一点头绪,她那岗位要是拎不清,不配合,我不是麻烦了?”

“大家都拎不清,不是小任一个,你今天会议上确实没说清楚原因,我听着也觉得转型理由不充分。”

“会议上面人多眼杂,我怕我的计划说出来,都是一个系统的人,很快别的商场老总就会知道,那我还抓什么先手。小任入行时间短,系统里面的狐朋狗友少,有也最多是些基层的,我培养她一下。”

“你打算扶植她做亲信?”

“对。还单纯,容易培养。你快走吧。”

杨速将信将疑地告辞,感觉大哥有点不正常。他出门的时候,正好任遐迩进来,他不由得若有所思地打量一眼任遐迩,还是那么个不修边幅的模样,没什么太多女人味。

🐕 落·霞*小·说· L u ox i a · c om

杨巡却把大弟的举动看在眼里,心里不由得暗骂这小子想哪儿去了,手下管理人员用女人就这点麻烦。他本来刚开会下来,一肚子火气还没消,这下又被大弟的胡思乱想惹得闷气。因此任遐迩进来便见老板一脸的凶相。她当即脑袋一个激灵,更留神自己的言行举止,眼观鼻,鼻观心,不敢轻举妄动。财务部是个多么消息灵通的部门,刚刚结束的会议上老板大开杀戒的言论早有片言只语传到财务部,任遐迩来的时候就没打算今天吃好果子。

果然,杨巡的开场白就与刚刚结束会议的精神差不多,但是这回针对的是任遐迩:“小任,下午会议上面,我看你对商场转型有抵触,一直没多发言。”

任遐迩忙道:“没,我因为早已知道,没疑问了。”

“可是你发言里面有一句话,很有意思。你说对比去年和今年春节后的营业额,然后你立刻转向,说起别的。是不是去年春节后的营业额比今年的高?”

“调整期,再说彻底关闭了四楼,可以理解。是我一时口快,没什么其他意思。”任遐迩连忙否认。

杨巡微凹的眼睛说话的时候一直习惯性地如逼视谈判对手似的逼视任遐迩。任遐迩早吃不住,低眉摆弄手里准备应付杨巡提问的账册。杨巡却没在意这点,他已经习惯对手纷纷在他手下披靡,他严肃地道:“今天两个会议开下来,我看绝大部分人心里想的都是同一句话:杨巡吃饱了撑的,我也没打算用这些理由说服大家。小任,我今天单独找你谈话,目的是希望你能理解我为什么要做别人眼里吃力不讨好的转型,未来转型的这段日子不会好过,我希望你能替我一起扛住。”于是杨巡接下来侃侃而谈,说因为外资超市可能的迅速铺开即将对商场部分重叠货品销售的影响;说宏观调控之下,通胀已经得到一定抑制,因此物价涨幅减缓,对商场库存提出更高要求;说香港成熟消费市场下面呈现出的千姿百态的经营定位……

任遐迩只听得目瞪口呆,她是真的想不到,转型决定的背后,竟然有那么多的宏观考虑。她并非没看到过有关上海北京外资超市开张的盛况报道,但她只想到要是开到本市来,她以后购物就方便了,但有限的钱包麻烦了。至于通货膨胀,她从来不看报纸第一页,那些事太遥远,与她无关,还真没想过,竟然与商场的库存有关。至于香港,那就更遥远了,她看过很多香港电视小说,但是……她从杨巡的谈话中,察觉到自己的鼠目寸光,心中渐渐生出敬意。

杨巡简单解释完自己的想法,就总结道:“转型是迟早的事,迟做不如早做,免得临时抱佛脚,受的冲击更大。大家对于转型不理解,尤其是转型影响到他们的收入,我能理解。但我作为老板,我必须转型,你能理解吗?”

任遐迩连忙道:“原来是这样,我原先还真想不到。”

杨巡满意任遐迩的表现,微笑道:“我们都得相信,转型的不适应期是暂时的,很快我们就会走在全市商场的前面。小任,我再给你一个任务,你帮我算一下,你看看照这个单子所列的柜面租金分配,我可以给招商人员多少提成。这租金我是照着你春节后算出来的数字,再具体根据柜台分布位置确定的。”

“行,我这几天赶出来,但杨总你可别跟采购部的人说是我做的,我得被他们扁死。”

杨巡见他的再一次计算要求换来的不是上回的白眼,明白今天的谈话有效,心说任遐迩到底是嫩了点,虽然精明,却不懂得抓住这个谈话机会,眼看老板的重视提出加薪要求,反而热血沸腾地帮老板做义务劳动。她可还是个据说一月手头闲钱才五百的人哪。杨巡心说,难道受过高等教育的女孩子都有点傻气?

等两人谈话结束,收拾了各自下班,当然是又在安全通道的楼梯上遇见。任遐迩建议道:“杨总,有没有想过把你的市场和欧洲街,还有这家商场的名字都统一一下呢?让人一看就知道实力。”

杨巡笑道:“要别人知道实力干什么,只要银行知道就行。知道的人多了,以后还想走夜路不。对了,银行基本户的那几个人出事了,你暂时还是别把钱存那边去,看看再说。要不要我送送你?”

“不用,这儿都闹市,我家就在后面。”

杨巡哦了一声,也就作罢,两人被警惕的保安们盯着分道扬镳。杨巡当然记得任遐迩住哪儿,这种细节他一向留意。只是他既然将人留得那么晚才放,总得有所表示,让晚归的人心气顺畅,以后他再让加班就能顺利些。

他今天开了两场会,本来心里火气挺大,现在与个傻傻的任遐迩一席话谈下来,又占便宜得到任遐迩的免费劳动,他心情好了不少。杨速瞅见,心里怀疑上大哥与任遐迩真的有鬼了。可他才将疑虑问出口,杨巡就给他兜头一瓢冷水,杨巡说做人要上道,兔子不吃窝边草,像有些人把公司里所有女职工全发展成大奶二奶三奶四奶,上班整天争风吃醋,还做什么事。挣钱是挣钱,花天酒地是花天酒地,那得分成两个战场,绝不能搅浑。

但杨速不同于其他职工,他还是笑嘻嘻地向大哥建议,任遐迩这个人不错,为什么就不考虑考虑发展为自家人呢。要真成了一家人,有这么个铁算盘管着财务,操持着内政,做男人的想怎么发展都没后顾之忧,多好。说什么都比大哥最近交往的那些只知道唱歌跳舞泡酒吧花钱的女人好,杨家的大嫂,大家都希望是个能镇得住的。

杨巡一听,呀,还真可行,任遐迩除了长相不风流,其他,他全部中意,而且还有资格当他几个弟妹的大嫂。可是,难就难在这个长相,总得让他有点兴趣吧。他这辈子追上过或者没追上过的女人,哪个不是漂亮得出类拔萃的,唯独这个任遐迩,长相真是太实惠了。可杨巡无法忽视的是,有任遐迩这么个能耐下心来在数字堆里翻滚的人与他夫唱妇随,那简直是武林高手双剑合璧,天下无敌。

杨巡到底是心动了,感觉找任遐迩是不错的买卖,虽然任遐迩背后没有什么名门望族,可是他能指望什么身份人家的女儿嫁给他,那都是高不成低不就的。第二天上班的时候不免仔细看了一下任遐迩,圆滚滚的苹果脸,圆溜溜的眼睛,圆嘟嘟的嘴,比较粗糙低级的打扮,跟还在大学读书的学生没差多少,不,杨逦读书的时候都比任遐迩穿得漂亮。可是,让他追一个不漂亮的女孩子,真是勉为其难。不过杨巡从昨天对任遐迩洗脑,任遐迩似乎对他无比佩服的神情来考虑,估计钓上个把任遐迩不是件太难的事。他也确实该认真考虑一下结婚了,再不结婚,恐怕老二要先上车后补票给搞出一个非婚生孩子来了。那些歌舞团的漂亮女孩子当然是一起玩的好对象,可是结婚,他又不是愣头青小毛孩,他现在已经知道妻子的角色与女朋友不同。

但是在杨巡出差前的两天里,却一直没寻找到以对待一个适婚对象的尊重而不轻浮的办法,把任遐迩拐带到暖气很足的场合看看她剥下面包皮究竟是什么身材。以前见过,可那时没留意她。等又带上两个新成立的招商部职工一起去出差,那就更没机会了。他于是给杨速派下一个任务,让大弟打听清楚,任遐迩有没有男朋友,如有,破坏掉。

没料到,这个胖乎乎的面包竟然还真有一个走得不太勤快的男孩子跟着,好像是校友,是个在宋运辉麾下的东海总公司做技术的,两个人都忙,见面时间极少,根据杨速观察,一星期里面难得见一次面。杨巡鄙夷地想,面包买房子,看来用的都是自己的钱,那男孩既然一点帮不上忙,显然是没用的,那种人容易打发。杨速是有意促成,他从一个旁观者的角度认为任遐迩做这个没有家长的杨家的大嫂非常合适。杨巡出差时间忙得满天飞,闲暇时间即使酒醉,也被杨速灌输任遐迩任遐迩,他自己也是设计布局想着怎么在回去的几天有限时间里攻城略地。但是任遐迩还一点都不知道杨家兄弟的阴谋,杨巡却一来二去,先把自个儿给绕进去了。都几乎忘了攻城略地的目的是为了什么,却把着眼点放在如何策划进攻上,他非常享受这个过程的乐趣。

杨巡几乎是赶着发薪日回商场的,因为根据与任遐迩的约定,他必须私人补足她每月收入不足的部分。已经是三月天气,杨巡满以为会看到一个剥去面包皮的任遐迩,没想到方面包是没了,却看到的是条长面包:任遐迩脱下厚棉褛,换上薄棉褛。杨巡终于想明白,等到了春天,再剥去一层面包皮,这面包估计还是面包,只会再狭长一点,变为法棍。除非汗流浃背的日子,否则永远别想看到面包馅。

任遐迩取过杨巡交给的装钱的信封,以职业敏感,觉得信封似乎比预料中的厚,但是她没好意思当着杨巡的面清点,她道了谢,就把信封塞进她棉褛的宽大口袋里。杨巡本想就他多放进去的五百块与任遐迩来几句扯皮,以表达他对她工作的欣赏和对她本人的重视,但见她不清点,也只能作罢。两个人公对公地讨论一番新招商进来的专柜的销售情况,再讨论一番冬衣打折的销售情况,没油没盐地讨论半个小时,任遐迩都是低着头看账本,对于杨巡的注视全没反应,对于杨巡的表扬也只是一句“应该的”,令满身是嘴的杨巡无计可施,只得结束谈话,但杨巡还是得申明一下,说信封里为了奖励任遐迩主动积极的工作,多加了五百元。杨巡只见任遐迩圆圆的眼睛立刻流光溢彩,这一声“谢谢”说得兴高采烈。杨巡看着出去的任遐迩心想,面包爱财。才多五百块钱就能让她高兴成这样,太容易打发了。

于是杨巡谋划着晚上如何巩固战果,下班后邀请任遐迩一起出去吃宵夜,让她化喜悦钱多为喜欢他这个人。可人算不如天算,宋运辉的秘书打电话给他,要与他约时间,说宋运辉有事要找他谈。杨巡心里发毛,总感觉没什么好事,但是既然是宋运辉来约,即使天上下刀子他都得去。他说任何时候都有空,而且他可以送上门去轮候宋运辉空出来跟他谈。这话说得秘书都笑了。

杨巡说去就去,直奔东海厂区。到了果然得轮候,他坐在小会议室里喝茶,没人有空跟他聊天,他只好看报纸。

等了足有一个小时,才见宋运辉出现。宋运辉只匆匆在门口闪了一下,说声:“小杨,你到我办公室来。”杨巡立刻略微放心,办公室毕竟与会议室稍有不同,办公室会见的待遇相对比较私密。

进去宋运辉的办公室,杨巡想要积极主动地倒茶,宋运辉却阻止他,亲自动手煮咖啡。杨巡忙赔笑道:“宋总以前好像喝速溶咖啡多。现在全市也只有丝路有煮出来的咖啡,我愣是喝不出个好来,有时候我都怀疑他们装着弄咖啡机,其实柜台下面忙着冲速溶咖啡顶替。”

宋运辉微笑道:“那是丝路没选对咖啡豆,我喝着也不行,还不如喝白开水。”宋运辉说着,坐到杨巡身边的沙发上,手抚颈椎,道,“开了一下午的论证会,一大半时间站着趴桌面看图纸,脖子累得吃不消。”

杨巡忙道:“要不按摩一下?”

宋运辉斜他一眼,道:“那种乱七八糟的地方我不去。”

“不是不是,是盲人按摩,男的,手劲足,认位准,我有时候连着几天开长途下来,腰背都僵了,找他一按就好。宋总要是有时间,我叫他等着。”

宋运辉想了想,道:“这几天没时间,四月下旬吧。咖啡香气怎么样?你以前见过的虞山卿给我带来的豆子。”他起身倒出两杯煮好的咖啡,一杯交给杨巡。杨巡连忙起身接了。“小杨,我记得你以前处理过职工下岗还是买断工龄的事,听说处理得很有利于你,你做了什么手脚?”

“我那时候还是亏了,我那时候只能接受买断工龄。我只好找人帮忙,把买断工龄的钱抻成分期付款,减少压力。不过那时候的钱放到今天来付,真是不算什么,现在我们商场有些经理一个月的工资都能抵他们当时一个老工人一辈子的工龄买断。算来算去还是合算。哎,这咖啡是真好,喝进去连我这个不识货的人都知道醇。”

宋运辉没搭咖啡的话题,而是继续道:“为什么你还说亏,你认为下岗更好?”

“那当然,那时候如果能让我搞下岗,我只要设立一个再就业服务中心,每个月只给基本生活费,代交养老保险、医疗保险、失业保险就行,三年后就移交给政府,那时候才多少钱啊。不过现在工资涨得快,生活费加三金也不少。我一个朋友后来吃不消,干脆把公司算破产,不到三年就把再就业服务中心扔给政府接手,他省下不小一笔。然后改头换面用亲戚名义买下他的公司,公司照样还是他的。”但杨巡立刻又有些装模作样地道,“不过大家都骂他,呵呵。”

“哦,钻政策空子的人不少。”宋运辉考虑了会儿,又问,“你朋友当中还有哪些钻空子的,跟我说说。”

杨巡奇怪,小心地问一句:“你们东海不会也下岗?”

宋运辉笑道:“东海怎么会下岗,东海只有缺人。我随便问问,上回听说几个事例,有意思,我想你应该知道得更多。”

宋运辉不明说原因,杨巡就不敢深问,又东拉西扯地将知道的那些作弊都说出来,什么劳务外派啦,合同陷阱啊……总之上有政策,下有对策;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但他奇怪宋运辉这么一个正规企业的人问这些干吗,不管宋运辉为什么问他这些,杨巡总是清楚他肯定帮了宋运辉的什么忙,因此他顺势提出请宋运辉帮忙调开任遐迩的男友,宋运辉果然答应了。

杨巡回来路上还是没想出宋运辉问他下岗之类的问题干什么用,难道是别人托他打听?谁那么大面子,是雷东宝吗?看似他与宋运辉的关系有复苏迹象,这倒是件好事。

杨巡走后,宋运辉喝着咖啡,闭门思索了好一会儿,便往试点工作进入执行阶段的管理团队打去电话,就杨巡透露的那些个体户的操作,简单扼要地提了几点他的考虑,要求那边立刻调研起草,一周后拿出可操作性的计划。随即,他一个电话打去上海的外公那里,告诉外公,报表会漂亮许多,不过还有一些问题需要向外公这位经验老到的人士请教,外公无奈,只能头痛地答应。

两人都知道,本来这种让报表显得漂亮的事情,问业内人士梁思申是最直接的,可是梁思申这个专业人士只肯答应做技术性指导,其他任何歪门邪道的法子,她就是不肯说,她说这是她的职业操守。外公虽然打电话骂梁思申不知变通,别以为受点子西方教育自己就是白种人,但他终究还是无法说服他花钱拎到美国培养出来的外孙女,看在自己已经投入的钱的分上,只得怏怏拿起放大镜看宋运辉发给他的传真。

宋运辉对梁思申的职业操守有些哭笑不得,也有点替梁思申为难,她那样的性子,不知道在国内能走多远。他不信梁思申所说的什么西方社会就是这样,他接触过太多的欧美生意人,又不是没见过滑头,不过梁思申爱怎么说就怎么做吧,她自己承担得住,他就承受得住。他自己生性严谨,成长路上也身不由己,但一向羡慕梁思申的肆意,他愿意纵容梁思申照着她自己心目中的原则做事。只是他不认为梁思申的原则能坚持多久。梁家的关系已经让梁思申在国内的工作避免了许多暗礁,但是随着她职位的升迁,工作领域向纵深发展,她的原则还能总是一帆风顺吗?

欢迎关注 落霞小说 公众号,微信也能看小说!微信搜索 落霞小说 ,不多不少四个字,注意防伪!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