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1996 · 02

阿耐2018年03月02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雷东宝也在抓破头皮。平时工资发下来,他都是自己拿一半,另一半给冯欣欣做家用。但是今年的年终分红,雷霆的倒也罢了,红伟那边的公司分红很是可观。因为对本地电线行业的集中整治,红伟的贸易公司又买又卖,生意滚得相当大,在好几大城市已经发展出经销点,因此利润跟着上去了。红伟满面红光地把一本存折交给雷东宝,雷东宝拿着却不知道放哪儿去。

项东虽然进来才半年,按比例所分得的钱比起正明他们来少一半还多,可他还是震惊了,这个数字,比雷东宝请他来小雷家时的口头许诺要大不少。他会议后就想找雷东宝说说话,说说这半年来的感受和对新一年的展望,他太震惊了,他抑制不住地想找人说。可是雷东宝此时头痛钱放哪儿的问题,把约谈拖到晚上。项东只得驾车从市里回小雷家,一路打着节拍放声高歌,唱的是翻身农奴得解放。

雷东宝却是对着存折为难。按他以往的规矩,不是应该交给老婆管吗,可是想到冯欣欣,他怎么都不放心把钱放到冯欣欣手里,仿佛冯欣欣跟他隔着一条心似的,他感觉冯欣欣不可能好好保管他的钱。给他妈是不可能的,他妈这个没原则的。当然他自己也可以管,塞保险箱里就是。可是他却不知不觉走到了韦春红的饭店。

他还是三天两头来这儿,可今天走到门口,却没伸出手去推门,在门口徘徊。这当儿中饭过去,晚饭还没开始,店门里面冷冷清清,店门自然也是关闭着。他犹豫了一下,还是推门进了,却见韦春红就在门里面捧着热水袋似笑非笑看着他。

他不知哪来的气恼,道:“你看我来也不说给我开门。擦什么了,擦那么香的,你让人家吃饭还是吃你啊。”

韦春红依然似笑非笑地道:“这是小梁送我的新年礼物,她和宋总都说这种香气最适合我。”

雷东宝立刻无话,现在他想了解宋家的事,还得通过韦春红。“就你贪小,他们送你什么你还真有脸都拿着。”

“哟,上门寻衅闹事啊。宋总前儿刚打电话来,说老家的腌鱼腊肉干笋干菜就是鲜,他家老爷子冬天照例胃口不好,可就喜欢吃老家去的东西。我等会儿就跟宋总说说,以后少跟我这种没脸的交往呢。”

雷东宝听了就明白,人家现在绕过他呢。他烦躁地道:“跟我来,我有话跟你说。”

见雷东宝如此正经,韦春红就不调戏他了,吩咐店员看门,她跟着走上楼去说话。但她还是不想正经,每次雷东宝来她都欢喜得很,正经不起来。她坐到雷东宝身边,伸出被热水袋捂得红红白白的手给雷东宝看:“你瞧,今年硬是没生冻疮,也没开裂,小梁教我的法子管用。”

雷东宝抓过手来一瞧,果然,她不说还真没留意,但嘴里还是没好话:“你老妖精跟小妖精学,十几年饭白吃了。你别打岔,我跟你说事。”他掏出大红的存折,抓过韦春红的手,一把拍在韦春红手掌上,拍得韦春红如今嫩嫩的手掌生疼。“你替我保管,一半买股票存银行,你看着办,另一半估计开春要用到,我到时再问你拿。”

韦春红不知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不肯吱声,先接过存折翻看,一看里面的数字,立刻将存折一合,交还给雷东宝:“你想清楚,弄不好你一分钱都拿不回,我才不给你写字据。”

雷东宝啧地一声:“要你拿着就拿着,你不是最爱钱吗,装啥小脚。到底管不管,管的话赶紧穿上大衣,去银行换你名字。”

韦春红一听,当下就相当地明白雷东宝的意思了,顿时满面春风,扑过去就抱住那猪头啃了一口,赶紧穿上大衣跟雷东宝出去。雷东宝这才放下一头心事,只觉得这是理所当然。

在银行办理手续这等琐碎事,当然都是韦春红着手办的,雷东宝只需要腆着肚子站在一边指导就行,然而韦春红办这些是轻车熟路,因此雷东宝惜字如金,即使存折上面巨额现金的转户都不能让他开一下金口。

这时候正好有电话打到雷东宝的手机,他看都不看号码就接起来。拿着雷东宝淘汰下来的模拟手机的韦春红看见心说,既然都不看号码,还烧包地换数字手机干吗,都是钱多了烧的。要她说,既然都能用,换什么手机,她手里拿到钱就投资。自打前年雷东宝出狱后,她饭店的生意又恢复旺势,再说这两年大家呼啦啦地好像都钱很多似的,上饭店吃饭也跟不要钱似的,除了公款吃喝,个人吃喝也多了起来,韦春红去年一年市县两家饭店的收入竟是过去那么多年的总和。手头富裕的韦春红已经投资了几处市区一、二类地段的店面房,这是她与梁思申商量的结果。现在雷东宝的钱也到她账上,她打算与她的凑一起,回头再找几家店面房买下,当然房产证上得写她的名字。

🐸 落。霞。小。说。w ww…l u ox i a…co m

雷东宝没去关心韦春红一直喜滋滋的脸色,韦春红的脸色阴晴圆缺,都是他一句话,他对韦春红有信心得很。他只是奇怪杨巡怎么忽然打他电话,那小子不是才刚元旦前给过电话吗。因为前年杨巡在他出狱的事上做过很多努力,他前年投桃报李,对杨巡手底下两家市场脱红帽子的工作给予很大支持,两人现在关系算是热络。听着杨巡一连串的“书记,新年好,新年好”,他干脆地笑道:“是不是今年春节要回来?我请你喝酒。”

杨巡笑道:“不是,书记,我跟你通风报信来的。我刚上朋友那儿查点政策,看到说今年开始出口退税率下调,还有传说很快进口税率也会下调,这些对你刚起步的铜五金出口很不利啊。你得早做打算,调整今年利润预期。”

“早知道了,现在我们跟进出口公司穿一条裤子。呀,小子,你现在嘴上一套很利索嘛,跟谁学的?”

杨巡又笑:“哪儿利索了,跟书记怎么比,我新鲜热辣知道的东西,这不书记早了解了。咱不上台面,跟过年过节的猪头肉一样。好了,书记有准备就行,我白提一句。春节不回了,现在开了家商场,闹得每天跟坐牢一样。等我理顺了一定找书记喝酒去。要不书记你有空过来玩?”

“不去,我老婆春节生孩子。”

雷东宝接完电话,却没管韦春红听到他说生孩子的时候脸色变了一下,见韦春红已经办完手续,就拿回身份证,开车送韦春红回饭店,然后他就去忠富那远在穷山旮旯的养猪场。

忠富说不回小雷家就不回,在老娘娘家包了几间猪舍养猪至今已经两年,即使明明承包小雷家现成的养猪场比他自己通过资金积累,一砖一瓦地扩大猪舍快捷得多,他都不肯再回小雷家养猪。雷东宝本来冷眼旁观,看忠富要怎么收场,后来见忠富果说到做到,他倒是敬重。又快到春节,小雷家照例是要发年货,虽然雷东宝眼下不是村干部,可他手里抓着钱,小雷家村的行政事务依然是他说了算。他不就近到承包他猪场的那些老板手里拿猪,而非要绕远路问问忠富手里有没有猪。

可是去忠富猪场的机耕路根本没法开车,雷东宝不得不将车子停在路口,冒着寒风得走一里多路才能到猪场。忠富早接到电话说雷东宝要来,虽然没殷勤地等到村口去张望着,倒是一直一边做事一边关心着外面的动静。看到雷东宝走来,忙快步迎了出去。见面就笑道:“哦哟,书记,听说下月就要当爹了?”

雷东宝眉开眼笑的,嘴里却道:“头大啊,只能一窝生一个,要跟你这儿一窝生七八个多好。才一个,以后要我怎么养,我每天还不得找个人盯着他小子。”

忠富听着好笑,心说雷东宝为了这个孩子连婚都肯离,以后还不知道怎么疼这孩子。“听说前阵子你们都忙得很,都是书记亲自挥着鞭子赶大伙儿加班加点,今天怎么有空过来?”

“元旦前忙完了,现在得歇火喽,出口订单黄了好几单。我找你要几头猪,以前村里分几头猪,你今年给我留几头,数目你肯定知道的。要给我好猪啊,别挑病的瘦的杀熟。”

忠富听着开心,笑道:“书记惠顾我生意,我怎么会乱来?猪肯定是有的,再说凭我,你就想换口味找头瘦猪病猪都没可能啊。书记这边请,我这儿简陋,没以前小雷家办公室好。”

雷东宝跟着忠富进去,扭着鼻子道:“你这儿没沼气池吧,臭得很,我老远就闻到。”

“有沼气池,自己弄了个小的,够烧猪食。再大做不起,做出来的沼气也没地方用,不是以前小雷家,副业多。”

“要你回小雷家,你就不回,你就跟我赌气。今年变主意没有?”

“书记就别问了。再说现在我这儿摊子已经铺大了,也扔不下了啊。”

“现在年出栏几头?”

“不瞒你说,书记,去年一年养猪的都亏本。什么都涨价,猪饲料也涨,一头猪卖了还不够成本。村里人早把猪杀了,连猪娘也杀。我尽量缩小养殖规模,省得多亏,但留着优良品种,再亏都得撑着。大家日子过好了不得吃肉吗,等没人养猪了,我的猪又有人抢了。书记今天给我笔大生意,算是雪中送炭。我本来正愁过春节的钱。”

“市道总是有涨有落的,不过你说得没错,大家都要吃肉,猪肉总有地方卖。我知道你这几年有点积蓄,要真调转不过来,跟我说一声,别见外。”

忠富听着感动,笑道:“书记,那我不见外,先跟你亲兄弟明算账。你先付定金给我,呵呵。”

“操,你还真不见外啊,去村里拿去。你等着,我给你问问,看有谁家也要发福利。”

忠富忙按住雷东宝的手,道:“书记别忙。书记那么照顾我,我心里真是没说的。不过我忠富有一件好,我科学养猪,打个比方,别人家的猪吃一斤饲料长一两肉,我的可以长一两半,我节省开支就节在这里。我还行的。”

“还行就好。这几天跟朋友们吃饭,都说今年……啊,去年日子不大好过,我想来看看你,你没事就好。我走了,我晚上还得跟铜厂厂长谈。今年开始国家退税调整,你知道退税吗?我们现在基本上是亏本卖给国外,就等着它退税那点钱找补。现在退税降了,我们要么不提价,亏;要么提价,老外不要。得想办法,也想个跟你科学养猪一样的办法。我也愁。”

这方面忠富帮不上忙。两人又说几句,雷东宝去猪场看一遭就走。送走雷东宝,忠富一直很感动,知道雷东宝如果单纯为小雷家办年货的话,是没必要亲自来一趟的,雷东宝来,只为实地看一眼朋友到底好不好。这时候忠富心里有些动摇,他想到这一段时间里肯定有不少养殖户坚持不下去,得退出养猪圈子,包括租小雷家养猪场的养殖户也不会有例外,他完全可以乘虚而入,而且可以靠关系先拖一下承包费。但是他想来想去,最后还是自己摇头否定。既然出来了,就不想再回去,就这样做个朋友挺好。若真接近了,以雷东宝的性格,难免又会不由分说裹挟上他。

从忠富这边出来,雷东宝找项东说话。项东给他列出面对的几项问题,诸如退税率降低,影响刚开业的铜五金出口,并影响利润;如进口税降低,可能会有国外产品进口冲击市场;还有一个坏消息,是已经合资的省电缆准备恢复中低端产品的生产,势必以挟雄厚资金实力冲击电线电缆市场。

雷东宝忧心忡忡,对忠富,他会说市道有起有落,可真落到自己头上,他还是愁的,再加现在又添省电缆一道心事。项东现在则是动力十足,安慰雷东宝不用着急,铜厂方面他会设法,尽快争取产品升级换代,提高技术附加。他提醒雷东宝关照电缆厂,起码先保证安全度过这个政策紧缩期。

雷东宝一则以喜,一则以忧,庆幸找到个项东这样不要他操心的,又从方方面面感觉到,今年的经济大环境好像都不大好。前几天县里找去开会传达文件,说货币政策适度从紧,解读是银行贷款很麻烦。银行不放钱出来,企业维持可以,想扩张就难。考虑到去年下半年起已经明显减少的电缆需求量,说是基建投入减少所致。要今年还是这样,再加省电缆又杀回马枪,雷霆的电线电缆得麻烦了。

项东那边,雷东宝放心交出,但是他不得不沉到电缆厂,要大伙儿想办法摆脱困境。

欢迎关注 落霞小说 公众号,微信也能看小说!微信搜索 落霞小说 ,不多不少四个字,注意防伪!

 

共 4 条评论

  1. 匿名说道:

    耐大的书,确实是有智慧的光芒在闪耀,但确实也是矫情。特别是上流社会的人,骨子里流淌着傲慢。我没接触过上流社会,不知道他们是什么样的,但确实是让人很不舒服。人格上的平等,仿佛只要有智商差异,永远都不会实现,阶级也永远不会消除,只会越来越严格。更加充分的论证了,如果脑袋不好,那一定要练好投胎这个技术活。

    1. 随意说道:

      其实除了阶级、智商这样天生的差异之外,还有一点是耐文字里一直坚持的,就是一个人本心的善良,或者说坚持自己的原则。比如雷东宝的出身和智商都不高,但是他能吸引老徐、王老先生这样的官僚、资本家与他平等相交,倾心相助。比如韦春红这样的女性,虽然有些怒其不争,但是依然能够得到梁、宋的善待。

    2. 随意说道:

      这个是时代下的产物

  2. 杭州老王说道:

    一口气都在连续看下去,写实不错,能有共鸣,确实是那个时代的故事!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