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1995 · 08

阿耐2018年03月02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正明早就看到雷东宝早上的剧烈反应,他一直在等雷东宝叫他议论冯欣欣此人,但等了半天都没等到,被叫进去都是说的一些工作上的事,他心里有些失望,以为雷东宝是只没缝的鸡蛋,看来是不是他得另想法子了。

但这回被叫进去,雷东宝却问他:“旁边文印室那个小姑娘叫什么?是不是姓宋?”

正明终于松了口气,忙道:“她姓冯,叫冯欣欣。职高毕业,今年虚岁二十一岁。”

“这么小?”雷东宝惊讶了一下,但随即想到他认识宋运萍的时候,宋运萍也才二十来岁,难怪看上去这么舒服,“你了解一下这个冯欣欣,看看她家有没有谁跟小辉家有关。”

“书记的意思是冯欣欣跟宋总姐姐很像?我看见时候也觉得像,特意侧面了解一下,她家还真没人姓宋,也没人姓宋总母亲的姓。小冯是郊区人,家跟宋总老家是一个东一个西,全不搭界。小冯现在是跟两个职高同学一起租房子住,没和家里人住一起。”

雷东宝脱口而出:“哦,下班回家还要自己烧饭?可怜,才那么点大。今晚我们跟南京来的客户吃饭,把她叫上。”

正明笑道:“那小冯还不开心死,我们今晚去哪儿吃?要不去金碧辉煌吧,吃完顺便唱歌。”

雷东宝几乎没想,就同意了,虽然以往雷霆有饭局大多放在韦春红那儿。正明微笑着出来,跟冯欣欣说今天老板带领一起去金碧辉煌见世面,冯欣欣小姑娘心性,高兴得不得了。还没下班,正明就带着冯欣欣一起开集团新买的三辆车中的一辆去火车站接南京来的客人,安排客人住进宾馆,耐心指导冯欣欣帮客人登记入住,令冯欣欣感激不已。冯欣欣还是第一次接触高档宾馆,脸上满是闪亮的憧憬。正明悄悄观察着,暗暗掂量着。

💦 落 | 霞 | 小 | 说

雷东宝和红伟一起等在包厢,雷东宝已经把冯欣欣其人告诉红伟,红伟心中好奇,翘首等待第二个宋运萍出现。但红伟忍不住偷偷观察雷东宝的脸色,竟然发现雷东宝看上去很是兴奋的样子。红伟不免想到韦春红的那张脸皮和韦春红至今未孕。红伟什么都不说,默默旁观。这种事插手了是小人,反对了是蠢人,这两种人他哪个都不想沾边。

终于南京的那两位客人进来了,红伟看到了冯欣欣。红伟一看到冯欣欣,就开始敏感地留意起正明的态度,果然见正明特意发话将冯欣欣安排在雷东宝的对面,又与客户没有直接接触,而是夹在正明和红伟之间,非常微妙。红伟鄙夷,但并没发话。南京客人不大会喝酒,大家吃了会儿便去唱歌,冯欣欣也去。红伟注视这冯欣欣的兴奋样子,心想这个女孩长得像宋运萍,神态却像宋运萍养过的兔子,两只眼睛红玻璃一般晶亮。红伟也看到雷东宝时不时鼓励冯欣欣想唱就唱,还特意叫来一个小姐帮忙点歌,不让冯欣欣忙碌。

雷东宝是越看越喜欢冯欣欣,心里不知道多想捏一把那张熟悉而娇嫩的脸,可终于还是因为客户在场而克制。一直等到唱歌结束,大家一起走到外面,雷东宝便发话,由他开车送客户回宾馆,顺便送也住市区的冯欣欣回租屋。

正明心照不宣,红伟答应则是当作反应迟钝。雷东宝几乎是急赶着地送客户回宾馆,客户客气说不要下车,他也真不下车,带上冯欣欣在宾馆院子里遛个弯离开。单独相处,雷东宝终于可与冯欣欣畅所欲言,他关切地问起冯欣欣家里几口人,为什么到雷霆来工作。冯欣欣本来对这个体积庞大、不怒自威的雷总有点怯,可几句下来就感受到雷总的善意,叽叽喳喳跟小麻雀一样地说开了。说了家里几口人,说了经济条件需要她出来工作养家,说了她职高毕业能进雷霆这样的集团工作真是荣幸,工资又高环境又好,比她其他两个一起住的同学幸运,还比她那些今年需要自己找工作的读中专的同学幸运,她说那些中专毕业的同学工资都还不如她,她以后一定好好工作。

雷东宝嗯嗯啊啊地听着,并在冯欣欣的指点下找路送她回家,他不厌其烦,甘之若饴。但等看到冯欣欣租住的房子,不由得惊道:“你们三个女孩子住这种没防盗门的平房?要命。”

冯欣欣不好意思地道:“我以前没钱,现在也才刚在雷霆领了半个月工资……”

雷东宝点点头:“行,你下去吧。等等,车后面有客户送的东西,我看看是些什么。”

冯欣欣不知道什么事,老老实实在车旁等着。雷东宝下去打开后备箱一看,笑了:“真空包的盐水鸭,还有板鸭,你都拿去吧,招呼你小姐妹一起吃。”雷东宝说着拎出老大两只黑色塑料袋交给冯欣欣。冯欣欣显然很高兴,乖巧地又是谢谢雷总,又是雷总再见,听得雷东宝耳朵里跟滴了蜜糖一样,带着满心欢喜而去。

回到韦春红饭店,见韦春红还睡意蒙眬地等着他,他看着韦春红想着冯欣欣,对贴上来的韦春红没有感觉,连捏一把都没有。韦春红奇怪了,雷东宝都有超过三天没来市里住,怎么对她反常地没热情。韦春红候着雷东宝睡着,起身偷偷将雷东宝全身检查个遍,查不出异常,这才放心回床上睡觉。

雷东宝第二天去上班,冯欣欣对他不再那么紧张。回头雷东宝跟正明说起小姑娘住的地方不安全,正明立刻心领神会,替冯欣欣租下一处一室一厅的公房,冯欣欣欣然搬进去住,租费自然是放在集团列支。此后只要有吃喝玩乐,雷东宝便带着冯欣欣,几乎有一刻都离不开冯欣欣的意思,冯欣欣也是格外信任这个雷总,小姑娘自作主张教雷东宝打字。正明则是眼明手快地替雷东宝打点善后,一方面替雷东宝制造接触机会,一方面暂时不在集团办公室放一个小雷家人。因此人们虽然看到老板与冯欣欣有异,却暂时没有风言风语传到小雷家诸人耳朵里。

雷东宝一直想越过那一步,可一直心有顾忌,他总归是觉得婚外与人乱搞不好。但不到一个月的有一天,他喝了点,冯欣欣也喝了点,他照例送冯欣欣回家,进门就忍不住行动了。冯欣欣坚拒不从,提出不结婚不给碰。雷东宝抱着细腰一握的冯欣欣哪里还把持得住,当即满口答应,说冯欣欣只要给他怀个孩子,不论男女,他都离了那头。当晚雷东宝就宿在冯欣欣的小香闺。而冯欣欣也争气,第二月就怀上了。

喜得已经四十多了还没孩子的雷东宝将冯欣欣视若珍宝。不用雷东宝下令,正明就把冯欣欣的租房换大,方便往后有人进门照顾。即使有些事是正明没想到的,但只要雷东宝一开口,不管有理没理,正明都是一句“你是老大,你说了算”,无论如何都能把雷东宝要求的事情圆满完成。雷东宝最先听见这样的话还觉得不自在,可后来越来越习惯,渐渐变得理所当然,别人有顶撞,他还觉得不是味道,他们算老几?因此他也越来越倚重正明。正明也更事事贴心,亲手调·教出一个守得住嘴巴的司机,以方便怀孕的冯欣欣用车。雷东宝偷懒,顺便也用起司机,自己懒得开车了。

但是租房总不是办法,雷东宝考虑买间房子给冯欣欣住。他自己的钱都是韦春红严管着,他只能拿出一万来,他只好将这两个月的收入黑了不上交,又问正明借一部分,凑足十万,给冯欣欣买下市区新建的两室一厅,等简单装修后让冯欣欣搬入。还让正明动用集团在市区的便利,问人事局要来迁户口的名额,把冯欣欣迁为市区户口。冯欣欣眼看着日子如芝麻开花节节高,自然是眉开眼笑等着雷东宝离婚娶她。

而此时,难题也同时摆在雷东宝面前。离婚,说得容易,可真做出来,雷东宝难以越过自己心里的那道坎,毕竟与韦春红这么几年的夫妻,他最苦的时候,别人都离开他,韦春红是始终站在他身边的人之一,要他跟韦春红说出“离婚”两个字,真难。可是不说,他又怎么舍得冯欣欣肚里的孩子?他这辈子命里亏儿子,每次去庙里算命每次都这么说,他都已经快失望了,现在冯欣欣肚子里有种,他能不要?他嘴里跟冯欣欣敷衍着,行动上犹豫加犹豫,知道消息后好几天没行动。

那边,韦春红到底是坐实了自己的怀疑。本来雷东宝此人大大咧咧,四海为家,几天不回家也是常有的事,但是雷东宝即使再几天不回家,却不会几天不要她,因此韦春红感觉非常反常。韦春红向难得回来一趟的雷东宝询问,被雷东宝眼睛一瞪就瞪回去。韦春红试着从小雷家的几个相好的朋友那儿入手,可人们都说没见雷东宝做什么事。韦春红只得认定自己多疑,又耽搁了几天,好生观察。只是越看越不对,那天雷东宝换下来的内衣里,她终于勉强戴上掖了一年都不敢戴的老花镜,发狠找出两根长头发。头发都跑进内衣了,那还能不出问题?韦春红当即打电话找雷东宝询问,但是雷东宝一句“神经病”就把电话挂了,什么解释都没有。

韦春红又气又急但不会没招,她立刻叫来一个小厨子,让骑上她的大白鲨摩托,去雷东宝集团新办公室所在地埋伏盯梢,务必抓个现场。小厨子连盯三天,雷东宝也连着三天没回家,韦春红气急得满嘴燎泡的时候,终于得到确切结果,雷东宝这三天都宿在一处小区居民楼里,与一个小姑娘同进同出几次。

韦春红气得眼睛血红,妖精,果然有妖精抢她老公。她想立刻上门找雷东宝论理,但又怕打草惊蛇,便将一肚皮气忍而不发,照常将晚上的生意做下来。晚上下班前擂鼓点将,第二天一早趁店里生意还没开始,带上两个跟她做了近十年的厨师杀奔那处居民楼。一个厨师手起斧落,一把砍猪腿的斧头劈开大门一伙人冲进门去。却见人去楼空,他们不知道冯欣欣正好昨天搬去了新房子,韦春红气得操起凳子乱砸。

等房东闻讯赶来,只见一室狼藉,韦春红他们早撤了。房东当然不甘损失,一个电话打给正明,一个传呼打给冯欣欣,要两人赔他的家具门窗。正明一听就知道坏事,立刻蹿到雷东宝的办公室通报敌情。雷东宝这等泰山崩于前而不乱的人都吓出一身冷汗,心说他这辈子怎么专门在子息上面出问题。今天幸好没出事,要是昨天没搬,依韦春红的性子,还不把冯欣欣当妖精打趴了,他的孩子还能保得住吗?

雷东宝知道他不能磨蹭了,再磨蹭,伤到的就是他好不容易得来的孩子。他立刻打电话让冯欣欣这两天别出门,别让韦春红找到。冯欣欣却在那边哭哭啼啼地问他,会不会有生命危险,要不要把这种来路不正的非婚生孩子打掉,要不她现在开始跳绳子跳掉吧,急得雷东宝也想血洗办公室。

雷东宝更不能等,立刻飞车前去韦春红的饭店,进门,就见韦春红叉腰骂人,饭店里面就像台风压境。雷东宝视而不见,进门就一把抓住韦春红往楼上走,韦春红给拖了一个踉跄,反手就是一口,生生将雷东宝咬得放开手。雷东宝急了,一把操起干瘦的韦春红就上楼,不管她怎么踢蹬,硬是又抱又拖地上去他们的房间,扔到床上踢上门。

韦春红怒斥:“谁神经病?那狐狸精是谁?住哪儿?我劈了她……”

“我对不起你,我们离婚,她有我孩子了。”

韦春红本来怒得张牙舞爪,闻言如遭雷击,整个人如泥塑木雕,脑袋一片空白。孩子!雷东宝的命门,也是她的命门。一句话中,似乎“离婚”两个字已不再是重心。

雷东宝到底是心虚,看着韦春红这样他心里也不好受,但既然离婚势在必行,他又不会甜言蜜语,就只有背着手站在一边看着。

韦春红好久才回过魂来,眼泪断线似的掉下来:“东宝,我除了没给你生个孩子,我哪儿对不起你了?”

“没有,你对我很好,是我对不起你。”

“我不行,我没法给你生个孩子,我对不起你们雷家。要不你跟那小姑娘说,孩子尽管生,生下来我给她养,我保证比孩子亲妈还亲。东宝,求你别跟我离婚……”韦春红说着,无力地倒在床上哀哀痛苦,她是那么地无能为力,谁让她不能给雷东宝生个一男半女,她最知道雷东宝求子心切,以往不信鬼神的人现在到处烧香拜佛求个子息。要她还如何责备雷东宝,全都是她没用啊。

“不行,孕妇要去医院正规检查,没结婚没准生证的不行。这事我对不起你,要怎么离,你一句话。”

“准生证我去打,行不?要不我去跟小姑娘说说,让她算是替我生,行不?你不会说软话,我来说,我可以跪她,只要她给你留个种下来,行不?我保证不会再动手,她要动手我也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东宝,别跟我离婚,行不?”

雷东宝没想到韦春红这么求他,好像反而他有理了似的,他还以为照着韦春红的泼辣性子,应该是刚才那样照着他咬一口才对,他都不忍心看倒在床上披头散发的韦春红,只能转过身去,背对着她,要不然他说不下去。“那小孩,我要定了。我已经四十多了,等不及,孩子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大家都别活了。你好好想,你有什么条件快提。”

“我要什么条件啊,我只要不离婚,你什么条件都可以商量。”

其后,雷东宝说什么,韦春红都是咬定不离婚,其他都好商量。雷东宝看拧上了,只好走掉。他知道自己理亏,但是理亏也只能理亏到底了,他太想要个孩子了。

韦春红见雷东宝不顾而去,号啕大哭,她知道自己希望渺茫,她现在虽然真是杀了那狐狸精的心都有,可是她不能杀,那狐狸精肚子里有雷东宝的种。现在就是狐狸精打上门来,她都得好茶好饭地伺候着,不敢怠慢。她又不是不知道计划生育政策严格,狐狸精想要正常生个孩子,一定要通过正常渠道,她能不让路吗?可是她能让路吗?她要是退出,以后雷东宝身边还有她的位置吗?那个还是年轻的妖精,又为雷东宝生了孩子。她人老珠黄,肚皮不争气,比都不用跟那妖精比。

韦春红哭了好一会儿,才擦干眼泪,找最后的稻草。她最知道能说服雷东宝的人有限,连雷家老娘都不行,她只有抱一丝希望找宋运辉帮忙。可她心里其实不抱希望,她是替代宋运辉姐姐的人,宋运辉刚开始并不待见她。可她指望宋运辉这个规矩人能站在道德的立场上指责雷东宝的犯错,要雷东宝迷途知返。

没想到电话打过去,接电话的是个年轻女人的声音。韦春红一想,难道是宋运辉那个后妻?这一想,立刻感觉自己找宋运辉说话有多荒唐,那也是一个离婚再娶的男人呢。但她现在抓救命稻草,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你是小梁吗?你在东海啊,我是韦春红,他大哥雷东宝的……”

“啊,韦嫂,你好。我休年假,这几天过来住着。你怎么,身体不大好?感冒?”

“我哪儿感冒啊,我还不如死了好……”被梁思申一问,韦春红一腔委屈又找了回来,眼泪再度夺眶而出,“东宝……东宝他跟单位一个小姑娘好上了,小姑娘孩子都替他怀上了,他今天来跟我闹离婚。你说我哪儿对不起他,他要孩子他尽管外面生来,我会替他养,他怎么一点情分都没有一定要跟我离婚呢……”

梁思申最先大惊,但听着听着就目瞪口呆了,对雷东宝不理解,对韦春红更不理解。那边韦春红哭得肝肠寸断,她这边看着忙忙碌碌不知道跑来跑去干什么的宋引发呆,发现她的情操真是不够高尚,她对宋运辉的婚生子女都没韦春红那么忘我。这时候她看到宋运辉洗完澡下来,她冲宋运辉摆摆手,示意这个电话不要他接。

“那你准备怎么办呢?”梁思申等着韦春红好不容易哭诉告个段落,才插话进去。

“你让宋总帮忙跟东宝说说,行不?东宝是我性命,他要跟我离了我不能活呀。你让宋总跟他说说,你也是女人,你能理解我吗?我要跟东宝一辈子的啊,我……”韦春红泣不成声,后面只听她的哭声。

梁思申一迭声地答应:“行,我一定说,是,谁结婚不是想着一辈子的。你等我们消息。”

宋运辉等梁思申放下电话,才奇道:“谁?工会?这种电话也打来我们家?”

“我们上去说。”以前宋运辉曾经对她有过建议,希望她在宋家不提雷东宝。两人走进书房关上门,梁思申才道:“来电话的是韦嫂,你大哥外面有人,外面那人还有了身孕,现在你大哥吵着要离婚。韦嫂寄希望于你。”

宋运辉一怔,不由得想到两个月前雷东宝跟他提起的所谓眉眼与他姐姐宋运萍长得一模一样的女孩,他忍不住呸了一声,心中很是气愤。将两个月前与雷东宝的对话跟梁思申说了一遍。

梁思申没想到还有这么个渊源,但她还是直言:“我认为你大哥这么做不是对你姐的怀念,而是对你姐的亵渎。”

“对,出轨不用拿我姐做借口。我想骂人,我现在闭嘴十分钟,你别介意。”

梁思申一听,不由得笑出来,又知道不妥,宋运辉是最在意他那个姐姐的。这时才发现两人都还站着,便轻轻推宋运辉坐到沙发上,给他手边放杯水,自己掩门悄悄下去,让公婆几个先吃饭。宋母惊问是什么事,梁思申只说不是大事,但比较麻烦。宋母看梁思申的脸色才放心,梁思申捏捏也是一脸紧张的宋引的笑脸,笑道:“爸爸有公事要忙,猫猫别担心。爸爸本事可大了呢,才没有解决不了的事,对吗?”

宋引点头,放心跟爷爷奶奶吃饭。梁思申去厨房吩咐保姆留下饭菜,又走上楼去。

宋运辉见梁思申进来,拉她的手一起坐下,道:“这电话我没法打,首先,我会骂人;其次,就算是玉皇大帝来,估计也阻止不了他想要一个孩子的心,那是他的魔障;还有,你应知道农村人的习俗。”

“呸,我呸,我瞧不起。”但被宋运辉一说,梁思申就想到多年以前宋姐姐的死,想到不久前雷东宝携韦春红一起去东海看病。看起来宋运辉说得没错,这事无可挽回。但她忍不住一肚子的腹诽,对雷东宝的印象便是更差。“电话我来打。”

宋运辉摇头:“就算是你吵赢了他,又怎样?”

“不怎样,就告诉他我们的不屑。”

宋运辉欲言又止,他离婚时,雷东宝可没说过什么,当然,这没法比。他转个弯,道:“你说,换你外公会怎么打这个电话。”

梁思申想了想,道:“妈妈的,搞个女人都会搞得鸡飞狗跳,出门撞车去算啦。切记,出门别告诉人你认识我。”

宋运辉不得不笑了一下,难怪这祖孙俩老是斗得旗鼓相当,原来知己知彼。他拨通雷东宝的手机,道:“我宋运辉,妈妈的,搞个女人都会搞得鸡飞狗跳,出门撞车去算啦。切记,出门别告诉人你认识我,以后我不认识你,妈妈的。”说完也不管雷东宝说什么,狠狠挂了电话,吐出一口长气,道,“走,吃饭去。以后要学你外公,做人放肆些。”

梁思申哭笑不得:“他会怎么想?”

“爱怎么想怎么想,我哪儿管得着他。哎,电话你接。”

梁思申接起叫响的手机,一听便知那边是雷东宝,她不管那边雷东宝的解释,兀自道:“你别拿那女孩子像姐姐来强找理由,你这种理由让人不齿,亵渎姐姐在天之灵。你孩子?你为个孩子可以伤害一个可怜女人吗?你别我我我,你怎么了,你强你就可以欺负人?你强盗逻辑。宋以后不认识你。”说完也挂了电话,不听雷东宝继续辩解,但她忍不住道,“韦嫂真可怜,到这时候还指望着丈夫回头,还说愿意让外面孩子生下来她抚养,为雷家留后。最可怜的是,她只埋怨自己无能,是她的无能导致丈夫只好另寻出路,女人怎么能这么践踏自己?”

“韦嫂是个传统女人,以前看她是个厉害角色,当初为了丈夫还暗中给萧然下绊子,很有胆色,我也是那时候才开始欣赏她的,我没想到她今天会这么想,她在丈夫面前一向没主权。”

梁思申见宋运辉一再地不提“大哥”这个称呼,知道宋运辉为姐姐生气,她也叹息,她对雷韦两个都不亲,更无宋运辉那样千丝万缕的纠葛,她更能以局外人的眼光看问题,这个雷东宝真不是东西。

但宋运辉还是生气,吃完饭去书房,单独对梁思申说,他最初不喜欢雷东宝,后来才慢慢地赏识起来,也敬重起来,中间颇多曲折,但雷东宝今天做的这件事让他无比恶心。他现在都不愿想到雷东宝过去曾是他姐夫。因为他感觉雷东宝能跟那个皮相与他姐类似的女孩勾搭上,只能说明雷东宝以前都与他姐没有心灵交流,否则不会做出指鹿为马的荒唐事来。他为姐姐难过,非常难过,更为姐姐的早逝可惜。

宋运辉在这边生气,雷东宝在集团办公室里焦躁。雷东宝发现他现在是猪八戒照镜子,两头不是人。可是他还得回小雷家,因为已经跟项东约定今晚商谈铜厂发展下一步的思路。项东至今已经顺利展开工作,全面接手铜厂管理,并逐步将负荷拉高,提高生产效率。技术的力量是可见的,以前他们被一次爆炸吓怕,在项东的有效指挥下,逐渐走出谨小慎微的心理阴影。现在,也该是项东提出新的发展计划的时间了,差不多试用期三个月到期。

一路上,雷东宝满脑门的官司。他想不通宋运辉的态度,一样是离婚,当年宋运辉离婚时候他可没说什么,宋运辉今天这话到底是玩笑还是真话,他都搞不清。他最讨厌的还是梁思申的态度,那妖精凭什么说他,谁给她的特权她算老几,给三分颜色还真开上染坊了。雷东宝认定,宋运辉本质很好,就是被那妖精的枕边风给吹迷糊了。他压根就不要听妖精的,有时间他以后单独找宋运辉面谈。宋运辉自己一个接一个地生孩子,难道能忍心看着他绝后?看宋运辉说到又有孩子的时候那个兴奋样,难道他就不兴奋?男人嘛,应该都能理解。

因此雷东宝觉得他现在面临的最大问题只有离婚。没办法,孩子在娘肚子里日长夜长,他总不能让孩子生出来没户口。他也挺感激韦春红提出孩子生下来由她来养,可是一来孩子离了亲娘不好,二来冯欣欣又怎么肯,他又不是不知道冯欣欣借孩子上位的小心机,只有离婚一途,但又如何让韦春红答应。

雷东宝愁眉苦脸地回到老娘家里,见到项东趴在桌上写写画画,他老娘则是不知又跑哪儿热闹去了。雷东宝一走进去,项东便起身相迎。同项东这几天接触下来,雷东宝意识到,水平高超的知识分子未必像传说中的那么眼高于顶。以前以为宋运辉平常对他那是特殊关系使然,现在看项东也平易近人,跟铜厂所有人沟通顺畅得很,没人向他反映项东什么看不起人的事,最多鸡蛋里挑骨头,说项东一口普通话,最好给他配个翻译,大家都方便。不过这是题外话。

项东跟雷东宝提出,目前铜厂的负荷还没拉足,等拉足后,根据目前市场情况,会多出一部分产能,他准备慢慢地根据产能增加配备一个以加工出口铜制品为首的五金车间。先从铜制阀门、铜制水表入手,等待市场逐步打开之后,考虑增加冶炼能力,进一步减少成品杂质含量,以便未来考虑上马更高规格的电缆产品。然后扩大铜制品生产范围,考虑生产未来用途可能很广的铜管或者铜件。项东给出一个详细的计划表,时间、资金、绩效等都有详细规划。

雷东宝一听,有门儿,立刻就把什么大老婆小老婆都扔到脑后,专心致志于项东的说明。好啊,他找项东来铜厂当家,等的就是项东提出扩大生产建议的这一天。不等项东阐述计划有多可行,他心里已经认可一半。但是他即使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对于项东的话也只听懂不到一半。好在雷东宝不会不懂装懂,他不懂就不懂,只会理直气壮地不懂,因此他也能理直气壮地要求项东说得简单直白一些。

项东倒是喜欢这种理直气壮的不懂,不像他以前的领导,不懂就不吭声,一脸高深地装听懂,回头还要他写出详细书面报告,但他的报告呈交上去,多半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都不知道被领导塞在抽屉哪个角落。以前没有复印机,他不得不花时间抄写一份留底,后来有了复印机,千辛万苦获得复印批条,得以复印几份,交给领导的依然得是手写原件,要不然显得不尊重领导。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他真是受够了。这回雷东宝的态度让他高兴,有问题提出,说明雷东宝认真考虑他的建议,有认真考虑,那么话才可以投机。

项东当然知道怎么说可以让雷东宝听得懂。他此前说得深奥,无非是想试探一下雷东宝的态度,毕竟彼此不熟,需要进一步了解。而且他平时总见雷东宝似乎懂得也不少的样子,他想试探一下雷东宝到底懂多少,现在试探表明,雷东宝仅仅懂得小雷家现有设备的大概和这个产业产品的大概。再一方面,项东多少是想显摆一下自己的能耐的。于是项东深入浅出地再做一番说明。务必使雷东宝真正明白,产能必须提高,产品必须多样化,风险必须分摊到多样产品。

雷东宝听完解说,闭上眼睛静下心来考虑了会儿,才问出一系列问题。铜五金制品的技术要求高吗,设备要求高吗,出口容易吗,出口挣钱还是内销挣钱,既然如此为什么要先小规模试验,麻雀五脏俱全,老鹰也是五脏俱全,一样的五脏,为什么不搞大一些,人力投入可以摊平不少,为什么不做成规模,铜不够不可以向外买吗。

雷东宝的问题简单朴实,却又是出人意料地把复杂问题简单化。项东不得不在心里讪笑,发现自己太多书生小气,害得总是思考问题时候又精又深,却忽略宏观。

讨论问题的过程,其实也是解决问题的过程。往往问题在被讨论的同时,总能得出相应的结果。项东有想法,雷东宝有钱有权,两人凑一起商量,基本上不再需要其他人意见。事情很快便给确定下来,铜阀门或者水表的项目优先考虑,但先在附近看看有没有可以借壳的工厂,如果有,把它股份制过来,总比一穷二白地建起一个车间来得强。但项东说一穷二白也不是问题,他认识技术人员,这种车间只要有几个技术人员和能熟练操作机床的工人就行。

雷东宝感觉很好,总算第一次地,他在开始一个全新项目的时候不再有带着一丝盲目的心虚。

完了他就问项东:“离约定三个月还有三天,这三天也不要了吧,我明天把车送过来,把房门钥匙送过来?”

项东也是有些谦虚又有些客套地问一句:“书记看我还行吗?可以留下来吗?”

雷东宝笑道:“废话不,留不留得下来你心里不是最清楚?我跟谁都没说你有这三个月试用,你也老实不客气,不出二十天就在铜厂放手动刀子,你早在那时候已经准备留下来了。”

项东讪讪地道:“让书记识破了,呵呵。还不是要看看书记的意见。”

雷东宝道:“你可真是实诚,差三天才肯招呼我。是不是技术人员都这样,钉是钉铆是铆?”

项东笑道:“不过……好像是有点。那我们这么定,按照新出来的《劳动法》,我们签订一下劳动合同,再由厂里给我落实养老保险,收入的问题……”

“收入问题我给你做主,你提出来的准保没我说的高。一是在雷霆的股份,份额比我差一级,与正明同级;二是在我们一个场外销售公司的股份,也是这个级别。这个公司你最近应该有接触,我不瞒你,这是打算跟镇里打游击用的,现在总管这个县电缆行业的营销,每年收入也不错,你的股份还是跟正明平级,只比我和红伟少一点。这两份股份按照去年水平,总体算下来,你一年往小里说,最起码分到二十万。工资我不给你涨了,涨了也没多少,别让你工资弄得比我的还高,你做出头椽子。你既然来了这儿,我看还是不要刻意把你当外乡人,对你工作更有利,你看吧。”

但是项东已经翻阅过铜厂去年的财务记录,今年他着手提升生产效益之后,利润可望翻倍。他考虑之下,道:“谢谢书记给我这么优惠的条件。但是铜厂目前既然已经实现独立核算,应该有办法对铜厂进行独立考核。我与铜厂考核结果挂钩,我做得多,多拿;我做得少,少拿。一方面调动我的积极性,一方面也可以给我压力。书记你看是不是?”

雷东宝想了会儿,道:“是这个道理。赶明儿我把电缆厂的厂长也这么计算一下,不过这下股份数就得拖几天了,我一时算不出来个准数。”

“行,书记你是爽快人,我相信只要我在铜厂干,你不会亏待我。”

雷东宝点头:“没错,就这话。收入分配上,我们有教训,以前我只想到要大家做事,没想到要给大家分钱,钱拿来都发展滚发展了,结果出了一条人命,我进去坐牢,差点还给扣上大帽子判大刑。说来话长,以后你有兴趣问小三了解。你忙你的,我找隔壁正明说几件事去。”

项东起身送别。当然项东是绝对不会猜到雷东宝与正明谈话内容的。

雷东宝在路口叫正明出来,两人一起走去前不着村、后不着店、没遮没拦的桥头说话。正明一看这阵势就知道雷东宝想说的是什么,他忙递上一支烟,轻道:“书记要我做什么?”

雷东宝刚才跟项东说项目时候的快·活劲全没了,坐在桥栏上闷闷地吸烟:“怎么离婚?”

正明也知道今天韦春红大闹租屋的事,但闻此言还是惊道:“干吗离婚?”

“我要小冯肚皮里的小孩。”

“书记,你完全可以不离婚,我可以出面帮你同小冯谈,许她一点好处,小孩生下来归你,离婚这种伤筋动骨的事……再说影响也不大好。到底……是不是书记嫌春红姐长得老相?”

“你少瞎猜,跟你说了,我要孩子,我一点冒险都不敢。”

“书记,你的心情我理解,可你又不是不能生,你这不一炮命中了吗,你怕个什么?咱不说你跟春红姐的情分,就说你要离婚,你得分多少钱给春红姐,可买个小冯生的孩子,那套房子就算给她,再给她个十万,她能好好找个人嫁了,谁敢嫌她。书记,三思。”

“我对谁都没情分,我不宝贝谁,我只宝贝我的种。这孩子,肯定跟我那没生出来的孩子像。”

正明立刻没声儿了,但心里说,脑子肯定跟那个没生出来的孩子差许多,宋家人多聪明啊。

“你不是鬼主意挺多吗?怎么问你就没话了?”

正明只得赔笑,连声说让他好好想想。雷东宝没逼他,两人坐桥头抽烟。好一会儿,正明道:“书记,我去跟春红姐说说。”

“说什么?”

“书记就别问了,逃不过是我替书记挨春红姐骂去,春红姐骂爽快了,她是个明理的,她会做出正确决定。”

雷东宝想了会儿,道:“行,你去,赶紧去,她还没关门,这时候。恐怕她关门了今晚也睡不着。”

正明问雷东宝拿了车钥匙离去。

韦春红的饭店今天早早打烊,而韦春红果然是没睡着。宋运辉给她的反馈是谈崩,连宋运辉都没办法,她还能指望谁。她又哭了好久,亲妹妹陪她一起哭一起骂,可也没用。尤其是想到今晚雷东宝又不知在哪个屋里找那狐狸精鬼混,韦春红更气得了无生趣。这个时候正明敲门,韦春红估计这是个说客,她让正明进来,看正明到底打算说什么。

正明进门,韦春红劈面就道:“你还有脸见我,他们当着你勾搭成奸,你瞒得好!”

正明连忙赔笑:“这事我有责任,我有责任,我向春红姐道歉。刚才我也劝了书记,别提离婚,拿笔钱打发了那丫头,孩子拿来春红姐养着,书记总算有后,大家照旧过日子,不是好?春红姐你说呢?但书记怕那女孩子打胎。你说一手钱一手棍子伺候着,小姑娘有家有庙的,敢打胎吗?”

韦春红道:“对,就那话,你给我跟狐狸精去说。”

正明小心地道:“可书记说不行。书记说那孩子肯定最像他过去那个没见天日的孩子,因为那狐狸精长得像宋总的姐姐,书记一点风险都不敢冒。”

韦春红今天第二度惊住,久久地只有进的气,没有出的气,她到现在才明白雷东宝的真正心思。想到雷东宝至今皮夹里还夹着宋运萍的照片,再加雷东宝想死了要个孩子,这两条加起来,她一个半路夫妻又没养个一儿半女的还有什么话可说。

正明等了会儿,等到韦春红终于眨了眼睛,合上嘴唇,才道:“春红姐,你做了我那么多年的姐,我实心实意劝你一句,当务之急,让孩子平安生下来,让书记记你的情。至于以后,你还有什么顾忌?书记总是欠你的。”

韦春红猛地扭头,盯住正明,好一会儿,才缓缓点头:“你让我想想,你回吧。”

正明赔笑告辞,走出门外才敢喘出长气。他清楚韦春红的为人,市县开两家饭店岂是容易的,那是黑白两道都得摆平的活计,比开贸易公司还复杂。除了生孩子,韦春红实在没办法,其他岂有韦春红做不到的?基本上,如无意外,他算是圆满完成书记交给的任务了。

正明走后,韦春红泪也不流了,人也清楚了,与妹妹关门商量对策。都觉得正明说得实在。她也不等雷东宝再上门来,自己打电话上门给雷东宝,说她念在多年情分上,答应离婚,不让雷东宝为难,但希望小雷家的生意继续交给她做,雷东宝这两年挣的钱留给她养老,其他什么要求都没。

雷东宝不知道正明究竟跟韦春红说了什么,让韦春红答应得如此干脆。这要求不高,比他原来设想的要低。因为谁都知道雷霆才刚恢复没多久,他手头挣的交给韦春红保管着的没多少钱,他最大的钱财都在雷霆的股份上。他因此非常感激韦春红,连连说“我对不起你”。韦春红顺势提出要求,要求他再过去跟她过上一夜,雷东宝也答应。韦春红放下电话苦笑,这往后,她这正儿八经的大老婆,转身反而要变成小老婆了,但她能忍。

雷东宝回头就把跟陈平原跑银行的差使交给正明,为铜厂增建新车间准备充足资金。正明正喜欢做这种出头露面的事,最先还是陈平原打电话上门预约,他跑上去联络,后来他就自己跑开了。雷霆用两年时间再塑本地产业界龙头老大身份,再加有陈平原找人牵线搭桥,银行毕竟对正明的上门半推半就。贷款渐渐进入实质性操作。眼看贷款有望,更考虑到门面需要,正明提议集团买辆现在看来派头最大的德国奔驰轿车,向银行充分展示实力。这个提议正中雷东宝下怀,雷东宝虽然心疼,可答应了。除了奔驰,还能有什么可以更好地衬托他的老大身份。他们向汽车公司预付定金,等着贷款落实就提车入库。

雷东宝的离婚操作也很顺利,很快他就办了人生的第三次婚宴。第一次婚宴的时候他没钱,叫来朋友搞集体活动击鼓传花闹半天算完,满晒谷场的人送上的祝福比晒场夏天堆积的谷粒还多;第二次婚宴的时候他愁贷款,借结婚之际将各方大佬请进韦春红的饭店,婚宴现场办公,解决了贷款问题,都没几个人还记得这是婚宴,记得离席时候祝福一声;第三次婚宴,他在一家宾馆办的酒席,新娘子冯欣欣穿着雪白时髦的婚纱,站在肥胖的雷东宝身边,更是被映衬得美若天仙,但很多人嘴上祝福,心里不屑,这回的婚宴场面宏大,开了五十桌,收来的红包足够抵消婚宴支出。

而韦春红的饭店还是照常营业,雷霆的饭局基本上还是在她饭店里,有时候雷东宝喝多了,熟门熟路地自己走上楼去休息,大家都觉得这是理所当然。

欢迎关注 落霞小说 公众号,微信也能看小说!微信搜索 落霞小说 ,不多不少四个字,注意防伪!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