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1994 · 03

阿耐2018年03月02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韦春红虽然巴不得立即飞到医院查出个结果,但她还是守在饭店,等娘家侄儿买来饭店一天的菜蔬,过秤对账完毕,才吩咐几句离开。到了医院,雷东宝早已给她挂上了号,她喜滋滋挽着雷东宝的手臂上二楼妇产科。

这回雷东宝没胡乱吱声,站在外面走廊上等。眼睛很想看妇产科病房,但是见那门口总是进进出出女人,他觉得总盯着挺流氓,就只好无聊地看向楼梯口,心里却是激动得恨不得冲进里面旁观旁听。

但是等了半天,等来的却是韦春红煞白的脸,看上去都比昨晚老了十岁。

一顿子检查做下来,韦春红当天就住进医院。

昨晚还那么欢喜。韦春红看着丈夫进进出出地忙碌,一直默默流泪。医生告诉她,虽然要等所有结果出来再说,但基本上子宫是保不住了。她以后将永远没有孩子。这让她如何面对雷东宝?她怎么说都有儿子了,可是雷东宝还没有,看昨天雷东宝多喜欢孩子,可是她却不能给他生了。她对不起雷东宝。而且,往后没有孩子的夫妻,像夫妻吗?

等雷东宝办完所有手续,坐到她病床边,一脸无奈地看着她。她强忍着伤心,违心地道:“东宝,我不能让你雷家绝后,我们离婚吧。”

雷东宝没想到韦春红这个时候会说这种话,长长叹了声气,道:“你别胡思乱想,养好身体等做手术。我去外面吸根烟。”雷东宝背着手出去,但走到门口回头一看,见韦春红脸色白得像鬼一样,忍不住又折回来,好声好气地道:“我们虽然是半路夫妻,可我坐牢的时候你也没离开,你说我会离开你吗?你当我姓雷的是什么东西?”

韦春红这才伸出两只手死死拽住雷东宝的手臂,神经质地道:“可是我不能生……”

“闭嘴,这是我的命。我命里没儿子,才会先害死一个,再害你生病,都是跟生孩子有关……”

韦春红一听傻了,都忘记自己的难过,十指紧紧抠住雷东宝,道:“你也快闭嘴,这是什么话。好好,我不说,我再也不提。你赶紧去叫我妹来伺候,这儿是妇产科病房,你男人家不方便。快走,快走。”

雷东宝却是没走,任韦春红紧紧拽着他手臂,安抚道:“你别紧张,不怕,医生说手术简单,不会比生孩子痛。麻醉下去什么都不知道,醒来就完事了,没几天拆线出去,活蹦乱跳就跟啥都没做过一样。别怕,别怕,你不是一向很胆大的吗?”

韦春红一向不仅胆大,而且坚毅,这会儿被雷东宝当作女儿哄着,反而抽抽搭搭地满是伤心满是软弱起来:“我往常哪儿是胆大了,是没人靠才硬撑着,才刚安定下来,本指望靠着你,再生个一儿半女的,我也不开饭店了,专心伺候你,可……我怎么命这么苦哇……”

雷东宝抱住韦春红,让她哭个痛快。他心里开始谋划,首先要到宋运萍坟前烧炷香,然后到庙里捐点功德。而宋运辉那儿,那是说什么都没时间去了。

终于安抚下韦春红,雷东宝立即开始行动起来。回到小雷家村里的家,他鬼使神差地走上二楼,翻出久不开启的那只已显陈旧的樟木箱子。打开来看,里面宋运萍一针一线做出来的婴儿衣服依然颜色鲜亮着,就像中间没有流逝过那么多年一样。他对着一箱子的小衣服吸了一支烟,终于痛下决心,提起箱子来到宋运萍坟前,念念叨叨地将这些都烧了。他扶着香对宋运萍说,他对不起她,但希望宋运萍保佑韦春红手术顺利,要宋运萍有账都算到他头上来。他看着黑烟扶摇直上,渐渐与冬日低沉的乌云混为一体,他相信天上的宋运萍一定是听到他的话了。

也是奇怪,等他说完烧完,山上的风才忽然大了起来,似是要下雪的样子。雷东宝没紧着走,给宋运萍坟头拔草培土打扫完了才下来,直奔后山寺庙。他这时候深信他的命一定有问题,否则怎么会有接二连三的厄运找上他家的门?以前他参过军,入过党,死也不信鬼神。可这时候他动摇了。他对着神佛深深拜了下去。希望临时抱佛脚会有用。

搜索关注 落霞小说 公众号,微信看书更方便!

 

共 5 条评论

  1. 匿名说道:

    雷的人性变了!把宋运萍当成了诅咒的源泉,如果宋运辉知道该是多么厌恶这位曾经的姐夫,利益熏心!无知无耻!

    1. 匿名说道:

      挂念前妻这也是对现妻的不忠啊,雷此举倒才像个男人,活在过去还有出路?还有,那叫利欲熏心!

  2. 匿名说道:

    去你码的上面两个评论

  3. 说得好啊说道:

    说得好啊。。。。。。。。。

  4. 匿名说道:

    哪儿来的利欲熏心啊,他和韦春红在一起得什么利了?要说雷逐利的话巴结宋还来不及。雷心里觉得对不住运萍 认为萍有怨气,这是他内心有愧的表现。希望运萍有账找他算,也算是有担当。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