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1993 · 08

阿耐2018年03月02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回头宋运辉坚持自己送女儿去学钢琴。没敢让父母送,知道程家父母正虎视眈眈,他怎么可能放心。但是他累,将女儿送进教室,他自己坐长椅上打盹。不知不觉睡了过去,而且睡得很沉。走廊上人来人往,他都没醒。

不知什么时候,他被身边熟悉的叫闹声吵醒,不满地睁开眼睛,却看到程开颜一手紧张地扯着宋引,一手指着陶医生斥骂,声声痛骂陶医生抢别人丈夫。而陶医生则是站着没说别的,最多一声“告诉你,你误会了”。再看,竟然程母也在程开颜后面骂,而程父在后面掠阵。宋运辉一看吃惊,忙起身道:“干什么?”

程母这时掉转枪口,厉声问道:“小宋,这是怎么回事?原来你不回家,找的是这么个相好。这女人是谁?我们向他们组织反映去……”

程母的指责声中,陶医生把手中拿着的包交给宋运辉,冷冷道:“刚才看到你睡得包掉了,帮你拿着,孩子下课,先帮你带着。多大的事儿,我走了。”

宋运辉迷迷糊糊中这才弄清是怎么回事:程家找不到他,才今天来少年宫碰运气。见程母拖住陶医生不放,忙道:“搞什么,你们别诬陷好人,吵吵闹闹让孩子看着不好。妈,你放手,不要牵扯别人。”

程母激动上了,哪里肯放,眼瞅着女婿睡着大觉,旁边一个女人贴心地管着女婿的包拉扯着她的外孙女,这场面还说没问题,骗谁呢。“小宋你干吗护着她,啊,你说,你们到底怎么回事?你告诉我她哪个单位,我找他们领导去。”

宋运辉怒道:“你们想干什么?放手!程开颜,放开猫猫。”

程母硬是不放手,但程开颜看到宋运辉眼睛盯过来,赶紧将女儿放了。宋引吓得立刻跑进爸爸怀里,只有程父一直沉着脸在后面看着,一声不吭。而此时陶医生见宋运辉的解救没法让她脱身,只得取出日常放在包里防身的手术刀,比画着冷冷地对程母道:“你这只手再不放,我这刀切下去了。你放心,我不会伤你主要血管和神经,但你会觉得有点痛。”说着,不由分说地,手势娴熟地切了下去。程母嘴里一声“你敢”都还没滚出,就眼看刀子无情落下,她不由自主就缩手进去,一张脸都吓白了。陶医生冷笑一声,脱身而去,不作他顾。

宋运辉在后面心说惭愧,一宿没好好睡觉的脑袋吱吱地痛,看着严阵以待的程家,他只能无力地问:“你们要怎么样?我把猫猫放车上去,我们另外找地方谈,行不行?”

程父这才慢条斯理地道:“你们都平静。小宋,看在往日情分上,你给开颜机会,也给我们机会,这段时间我们看着开颜,盯着她做个好妻子。你看开颜表现再决定去留,就算……你看看我们老面子。”

若不是明知程家进京告了他,坏了他的大计,程父今天的理性还真让宋运辉动容。但面对老程如此的软话,他也不能继续强硬,只得用缓兵之计:“我一夜没睡,没法考虑。你们给我一天时间考虑,我明天答复你。”

“明天还找得到你们吗?又要我们下星期来这儿守着?你厂里都不放我们进去。”程母情绪依然激动,“这不是什么难题,很容易,答应还是不答应,简单,你难道还要我们跪着求你?”

宋运辉看看女儿,见女儿一张小脸涨得通红,满脸都是紧张,他焦躁起来,只得屈服:“你们回去吧,我立刻搬过去。”但程母道,“猫猫跟我们走,否则我们不相信你。”

宋运辉惊住,但瞬间一张脸冷下来,脑袋突破疲累,恢复冷静。他对程父冷冷地道:“爸,别逼我撕破脸皮,拿你们儿子挟持你们。他在海南做的事,我可以压闵厂长一年不处理,也可以鼓励闵厂长从重从快。那是最高坐牢七年的事。你们让路,我不会考虑重修旧好。现在只有一句话:好合好散。算是看在过去的分上。一个月内,手续我会派人上门办理,一个月内你们不答应办理,我处理你们儿子。但不管怎样,一个月内,我把你们女儿调回金州。”

“宋运辉,不要欺人太甚。”老程也终于按捺不住,怒形于色,“别仗着你还在台上,你走着瞧……”

“我已经走着瞧了,怎样?我好好的。你可以继续找人,继续破坏东海的大事,但请你认清现实,我起码还有三十年在台上。我还是那句话,你为儿女留些余地。好合好散的话,我还可以照顾他们这辈子不受欺负。”宋运辉毫不犹豫打断老程的话,压倒一切地说出他的想法,但他不得不将一只手按住女儿,不让女儿看见场中的一切。

“不,小辉,我是猫猫的妈啊。”程父程母都憋一肚子火却不得不留有余地,终于程开颜大声哭喊出来。这一哭,引得宋引哭得更大声。

但宋运辉依然冷冷地道:“猫猫不需要你。”说完,大力推开挡在中间的程开颜,擦过程父离开。既然女儿都已经看到,他也豁出去了,似乎听见后面有惊呼声,但他没有回头,大步离开这是非地。

宋运辉的身后,程父没顾得上女儿差点被宋运辉推得摔倒,而是半眯着眼看着宋运辉的背影沉思。一路之上,不管程母如何愤恨地痛骂,程父都没开腔,他被宋运辉今天截然不同的表现惊住了,他需要重新思考。

回到家里,立即接到儿子气急败坏的电话,程父没听,让老妻接听后转达。他紧抿着嘴只挤出一句话:“下手真快”,连宝贝女儿程开颜一路的哭哭啼啼他都没管。

一直坐到中饭桌上,程父才开腔,对女儿道:“你现在看看,这辈子,对你最好的人是谁?”

程开颜听这问题问得意外,看了眼妈,才道:“当然是爸妈。”

程父叹了声气,道:“是啊。爸爸这辈子最宝贝的也是你和你哥哥。每回想到你一个人在这边不知道好不好,爸爸经常担心得非打一个电话听听你声音才能放下心。开颜,回金州吧,回爸妈身边来。”

“老头子……”不等程开颜回答,程母先惊呼起来。

“没办法啦,看明白点,宋运辉这个人有老水的手段,更有老水没有的底气啊,没办法啦,时代也不一样啦。你们看,现在外向型干部,他是;技术型干部,他又是;年轻化专业化,他都占。上访结果呢,我又知道,东海现在大上项目,死活就是离了他不行。而且现在厂长负责制,厂长越来越一个人说了算,他在这边呼风唤雨,连金州的闵都跟他交好,我们除了答应他离婚,还能怎么办?看今天这架势,我们要是不从,我们走后,开颜会被他搞得骨头渣子都不剩,还是自己走,彼此留些余地吧。”

“不要,爸,他以前对我一直很好的。一定是他外面有了人,只要把那个人除掉,他还是会回到我身边的,我们还有猫猫,猫猫要我。”

程父悲哀地看着女儿,看来女儿不会明白,那个子虚乌有的美国女孩和今天刚遇到的一个孩子妈,都不可能是。两个人是不是有关系,演戏本事再好也看得出来,宋运辉与那孩子妈没目光交流。以宋运辉那算计,外面有人的话,那是绝对不可能让家里知道半点风声的。别说是外面有没有人,这几天他们商议怎么揪住宋运辉的时候,他都发现女儿其实对宋运辉在外活动一无所知,只知道宋运辉清廉得常给家里人上课,不许收受他人礼物,这样的一个人,简直严苛得不是人。这样的一个人,哪会像他儿子一样浑身把柄多得跟小姑娘的辫子一样。而这样一个人,只要离了心,别说是他女儿,他都不愿与这样一个人做对手。

程父强压激动,道:“开颜,乖,听爸爸的,相信爸爸做的肯定是对你最好的。”

程母激动地道:“老头子,这么放过他?没见他拿我们当什么人了吗?”

程父深深叹息:“不是放过他,而是放过我们自己。你看他拉下脸的样子,你跟他斗得起吗?他现在正如日中天,我已经日薄西山,不是对手了。放过自己吧,别不自量力。”

一家人吃饭吃得没滋没味的,程母一直摔东摔西,程开颜一直啜泣,而程父时时叹息。等吃完饭,程父叹了好几声气,主动给宋运辉打电话。那边,宋运辉也是刚起床吃了一些,一听到程父的声音,全身细胞进入一级战备状态。

程父稍微调整了一下呼吸,平静地问道:“小宋,你和开颜,以前可是自愿结婚?”

落^霞^小^说 🐪 w w w*l u o xi a*c o m *

宋运辉道:“以前以为是。”

“好吧,我以前是不是将经验倾囊相授?”

宋运辉不知道老头子问这话是什么意思,但不愿否认事实,就答:“是。”

“我以前有没有竭尽全力提携你?”

“是。”宋运辉想了想,没把“但是”说出来,等待程父的下文再说。

“开颜妈是不是有好吃好喝的,都惦记着给你也留一份?”

“是,谢谢妈。”

“你和开颜,总有一段美好时光,有没有?”

“有。”

“我们曾经是一家人,是不是?”

“是。”

“开颜有没有大错?”

宋运辉一愣,张口结舌。那边程父也不说话,耐心等待宋运辉回答。这一刻,宋运辉意识到,他再找多少理由,都无法掩盖一条事实,结婚至今,他变心了。他犹豫良久,才勉强挤出一句:“没有。”

程父深深叹一声气,道:“好吧,就这些,希望你永远记得这几句话,你叫人来办手续吧。”

宋运辉简直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盯着“呜呜”作响的电话好一阵子都没回过神来,心里开始隐隐生出负疚。他在电话边愣了许久,回头抱住哭过后眼睛依然青肿的女儿,但心中犹豫许久,还是下定决心:离。可心中也清楚,他心虚,他无法再为自己找任何理由。

可他终于可以搬离杨家,索性迁到市区宿舍的别墅。向父母解释缘由的时候,他见到父母一起难堪地沉默,他也难堪,可他瞒谁都不能瞒父母。宋母后来翻来覆去的一句念叨彻底击溃了尚在庆幸终于获得程父首肯的宋运辉:“我们家怎么会出个陈世美啊。”宋运辉惭愧至极,在家,在心里,都不敢再提程开颜如何如何之愚钝。在厂里,也不敢强力干涉离婚进程,一切低调处理。

搜索关注 落霞小说 公众号,微信看书更方便!

 

共 3 条评论

  1. 匿名说道:

    如宋运辉没有今天的地位和权利,还会和程开颜分开吗

    1. 匿名说道:

      会,因为三观不同的人在一起生活真的很累很累,那怕一个人孤独着也强过两个人相处。

  2. 匿名说道:

    就一个字,渣,渣的彻底,可惜人家聪明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