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1992 · 14

阿耐2018年03月02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雷东宝在里面的日子,最先是受罪,然后是煎熬,后来是麻木地等待。大多数同牢房人的案子早已判了,就他等啊等啊,对外界一抹黑地等。唯一令他欣慰的是宣判后被转移到劳改农场后的第一天就有人过来探访。这让他充分意识到外面的人没抛弃他。这个感知,令半年多不得不听话因此麻木下来,差点以为没权没势等于被世界抛弃的雷东宝,终于有了一些感动。

他迫不及待地想见来探望他的人,他想第一时间知道,究竟谁对他有良心,谁对他没良心。他跟着管理员出来,其实急得恨不得飞奔,可终于没有,他已经如同被关进马戏团的狮子,懂得听取号令,懂得看人眼色行事。他一路焦急地想:是谁,是谁,是谁!他眼前无数人面滑过,他都不关心,等他最后到达那房间门口时,他不由自主地停住,在一门之隔处与自己打赌,他最希望一门之隔的人是宋运辉。

但他赌输了,外面的人大概是公认最应该来看他的人,是两个女人,一个是他妈,一个是他妻。雷东宝心中挺没良心地小小地失望了一下,在他心目中,这两个是毫无疑问该来看他的人,她们俩不来看他,那才是怪。但是雷东宝被关了那么多天,亲情的承认他并不太挂心上,那对他是理所当然,毫无悬念。他现在最要的是社会、是友情的认同,而唯有宋运辉,一个人身上集合了他所有的需求。

但是,宋运辉没来。他等着两个女人哭完,他被她们哭得有点心酸,但他迫不及待地问的问题与她们俩无关。

“我一会儿给审这个问题,一会儿被审那个问题,最后只判了我个行贿罪,是不是你们在外面替我折腾了,怎么折腾的?”雷东宝问完,看看两个人继续抽泣,没打算回答的意思,他迫不及待地又问,“小雷家现在怎样了?他们几个死哪儿去了?都不来看我?”

好不容易,韦春红才勉强止住眼泪,虽然内心对于雷东宝没问一句家里的情况有些不满,但想他在里面受够委屈,她也不计较了,开始哽咽着回答。

“你的事,哪天等宋厂长来你再问他吧。我们全都使不上劲,我们最多想办法让你在里面的日子好过些。其他的,后来听说都还是省里发话。我只知道,就在那么一天,宋厂长找上我,说事情了结了。具体怎么了结,恐怕他不会告诉任何外人。”

“嗯,应该是他。”雷东宝心里挺满意,“他知道我判了吗?”

“知道,杨巡应该告诉他了。小雷家的人今天也都来了,但今天轮不到他们,他们都得排队等。”

“是谁?都来了些谁?”雷东宝忽地眼睛一亮,上半身猛地趴了过去,急切地盯着韦春红。

“都来了。士根是一派,忠富红伟正明是一派,还有一派是年轻没名号的,三派人见不到你,在外面打架呢。”

“怎么会成三派?怎么回事?打什么架,听士根的不就得了?”

韦春红沉默了一会儿,道:“最先村里县里都对你有误会,以为你不知道贪了多少呢,谁都绕着你走,当你瘟生一样,害我饭店也开不下去,只好搬市里开去了。妈也在村里待不住,跟我搬去市里。唉,雷士根这个人,口口声声说是为你,可做出来的事,哪件都不对,还不如不做。这蠢货,我杀了他的心都有。”

说了这些,韦春红渴望地看着瘦了不知道多少圈的雷东宝,等待着,等雷东宝问她究竟遭了多少罪,安抚她夸她坚强,最好还能跟宋运辉一样地表扬她做得好。但是,等了半天,瘦了而且苍白了的雷东宝并没问,而是低着眼皮想什么,呼吸急促。韦春红看着雷东宝,却也没忍心提出要求,他都那样了,她还好意思要求他?她甚至都不忍心把村里发生的那些曲折告诉雷东宝,怕一心只牵挂着小雷家的雷东宝受不得那打击。

但雷母就絮叨上了,雷母告诉雷东宝,他出事后,那些村里人怎么骂他,怎么当着她的面骂,都骂了些啥,害她都不敢在家待着,只好求儿媳收留。韦春红听着,一边小心地打量雷东宝的脸色,从他急促的喘息,她知道雷东宝愤怒了,她真怕雷东宝会暴跳如雷,担心雷东宝这个啥都不怕的霸王在这么个环境里拍桌子闹事。但是,她发现自己担心得多了。她看到雷东宝瞪着眼听着,除了呼吸急促,并无激动神色。韦春红心里反而提起另一种担心。

雷东宝是怎么都不会想到,他被关在里面半年多的时间里,他心心念念惦记着的小雷家村竟然连他老娘都容不下。他老娘被逼出走的时候,他却正牺牲自己成全小雷家,他咬紧牙关忍受苦楚,只想保留小雷家的实力。可是,他们都忘恩负义。还有雷士根,竟然都保不住他老娘,他托付错了人?雷东宝心中无限失望。他不知道那帮人还来看他干什么,他只看到他老娘都没法回家的现实。

韦春红没有打断婆婆的话,但一心留意着雷东宝的反应。那么多时间都没听到雷东宝哪怕冒出一句斥骂,她从担心变为害怕了。她真怕雷东宝已经不再是雷东宝。

韦春红连忙打断婆婆的絮叨,讲忠富和红伟反岀小雷家的事,讲正明把持小王国的事,又把村里现在青黄不接,村人又想起雷东宝好处的最新情况说给雷东宝听,还说了现在那帮由他主持由小雷家出钱培养岀来的大学生们发出的清醒的第三种声音,那帮人正反思小雷家以前的发展,认识到雷东宝的巨大作用,并且与正明他们争鸣。

雷东宝依然沉默地听着,间或地,只是伸手将韦春红穿在外套里面的衬衣的领子拉了一下,想要替她扣住领口纽扣,都没其他动作和脸部表情。他失望,彻底地失望。韦春红的叙述虽然解了一口他刚才差点咽不下去的气,可他依然失望。除了忠富和红伟,哪个人是真正体会到他这么多年的良苦用心?那帮人,看到的都是利,唯有利。也唯有利,忠富和红伟悍然出走剥夺的利,才能让他们认识到,缺他不可。他的用心竟然没人看到。

落·霞^小·说 w w w…l u ox i a…c O m …

他关在里面半年多的所有想头,竟然都错了;而他那么多年的用心,竟然也都错了。

韦春红担忧地看着雷东宝的沉默,终于忍不住逼问:“东宝,你在想什么?你说句话啊。”

雷东宝还是等了会儿,才道:“不说小雷家的事,你看见士根,要他回去。说说你,饭店搬到市里,生意好不好?”

韦春红实事求是地道:“市里好饭店多,又是做出名气的,人家都冲那儿跑,我的不突出,只能勉强维持。”

雷东宝现在也只能束手无策:“委屈你了。”见韦春红点头,再看韦春红憔悴的脸,他别过眼去不要看,道:“我那些钱,你都取出来,把饭店好好搞搞。我没多少钱,你全用了吧,反正在我里面也用不到。”雷东宝本来不想说那么多,但怕他不说明白,他老娘阻止韦春红用钱,只好啰唆到底。

韦春红点头,叹道:“我看看。”但心里暖暖的。因知道雷东宝不是个甜言蜜语的,但他的行动够说明问题。他们只是半路夫妻,而且还没孩子,韦春红想都不愿想恩情比海深什么的,她看得太多,才不会轻信。雷东宝能做到这样,她够领情了。

雷东宝却起身道:“你们回吧,早点回去,晚上还赶得到家。以后没事不用来看我,我在里面挺好,不吃亏。”

韦春红却是恨不得拉住雷东宝,再好好看个清楚,可没办法,这毕竟不是寻常环境:“东宝,我给你存了五千块钱,你别省着用,多买些好吃的。”

“知道了。”雷东宝转身走了,没过多犹豫。但临到门口,却又转身,嘱咐一句,“你给我守住啊。”

韦春红一愣,饶是她伶牙俐齿,此时也说不出话来,看着原本宽阔得跟门板似的雷东宝的后背,现在瘦成半掩的门,而那半掩的门又在她眼前消失,她心中好一番甜酸苦辣。此时身边雷母的哭声又起,她也忍不住了,跟着一起哭哭啼啼,搀扶着一起出去,两人竟是因此同一条心了。

雷东宝则是失望之上再加失望,今天所见所闻,没一件是称心的。不说小雷家的,就说老婆,想了那么多天的女人,今天见了却跟见到老娘一样没感觉,怎么脸上都是皱褶,知道她辛苦,但是……他还是失望。

而对小雷家,他那一手开创起来的天地,他除了冷笑,只有冷笑。他以前原来一直是傻瓜。他竟然要到今天才看清楚,他屁都不是,只有他对小雷家全心全意,没有小雷家对他的全心全意。可是小雷家是他全部的心血……

雷东宝才刚到劳改农场,暂时还没被安排工作,与老娘等见面回来,犯人小头目安排他擦楼梯。要是在大半年之前,谁敢要他做这等啰唆事,他一早端起脏水盆兜头扣下去,但现在他连马桶都刷过,擦个楼梯又有何难,而且雷东宝今天异常配合,一句废话都没有,拿起抹布就奋力擦洗,那架势,就跟以前在部队时候想争做先进分子似的积极。小头目看见还觉得这样子挺合理,知道雷东宝刚才见媳妇去了,新犯人见媳妇还能有什么好事,肯定对方想跟他掰。天雨逢屋漏,谁这时候还能开心起来。

雷东宝机械似的擦着栏杆,心里反复思考韦春红带给他的些许信息。所有的信息,除了宋运辉帮他减轻刑罚一项,其余都令他大大失望。他选的管家雷士根竟然不对,为什么?以前他经常出差、偷懒,可只要村里有雷士根在,就不会乱套。而大家也信服雷士根,全村除了听他的,就剩听雷士根的。怎么他一出事,雷士根就压不住了呢?还有红伟、忠富。这两个人终于让小雷家人认清他的作用,可这两个人也把小雷家的半壁江山毁了。雷东宝想着又是心痛,那是他多年心血打下的江山。

可才心痛一小会儿,雷东宝就想给自己一巴掌,那帮没良心的,他还心疼个啥?可想着想着,又心痛了。那是他这么多年的心血啊,他这么多年一门心思地经营,一颗心全扔在小雷家,他没儿没女,小雷家是他的命根子。看现今连福利都发不出,一半实业倒塌,他岂止心痛,简直是滴血。即使事实证明小雷家离了他就不能活,可他依然高兴不起来。雷东宝的心矛盾着,冲击着。原先的冷笑,几桶水擦下来,变为伤心。

雷东宝晚饭后躺在新人不该有的不差的床位上,看着外面黑暗的天,不觉想到当年小雷家的老书记。这个时候他终于能够理解老书记为什么会自杀。老书记即便最先确实没脸见人,可最后上吊那一刻,可能心中更多的是失望,失望于没一个人站出来说话,为老书记过去的功劳呐喊,为老书记的功过做客观定调,承认老书记担负的过大责任。而这其中,也有他雷东宝的一份“功劳”。老书记当年的失望,如今也让他雷东宝尝到滋味了。被毕生奋斗的命根子抛弃,雷东宝都不知道自己还保留了些啥。

这滋味,很不好受,令雷东宝满心灰暗。令他都不愿想等他服刑完毕,该回哪儿去,怎么回去。虽然他已经知道,照如今的势头,他已经无法照原计划回去了,可他现在都灰心得没心力想那些出路那些未来。

但饶是再灰心,雷东宝依然能察觉周遭的变化。他不曾如其他新人般受辱,他的床位第二天升到靠窗,他的工作第三天得到改变,竟是人人羡慕的散仙般好活儿:管泵房。所有人见了他,脸上都有了笑意,言语间都是带上客气。雷东宝不是傻子,早猜到一定是有人替他活动了。只是他不知道到底是谁在外面替他活动,以往,他或许可以毫不犹豫地回答:小雷家人。而今,人心已经叵测到令他灰心的地步,他还敢指望谁来帮他?而今,有谁帮他,是他的运气,再非理所当然。

他独个儿清闲地待在泵房,日日晒太阳睡觉,倒也闲散快·活。不久,血色恢复了,松垮的肉皮又贴紧骨肉,整个人恢复精神。可他心里不快·活,跟看透了俗世一般,看什么都不顺眼,看什么都没劲。不过不再如以前说出来嚷出来,他现在是什么身份,处于什么环境,还有他说话的份吗?他更多时候是看而不说,硬生生给自己的一张嘴上了胶条,这一看而不说,没想到竟是看出好多以前忽略不计的琐碎人情。原来,他以前看的大江大河底下,还有一些不为人知的水滴石穿,那一份阴柔功夫。雷东宝不用参与集体劳动,更有机会旁观者清,看得惊诧不已。

这时候,又说有人来探监,别人好不容易得一被探的待遇,他却得一周一次。

他进去小屋,看到两个人在,一个是红伟,一个竟是想也想不到的杨巡。这回的小屋与上回见老娘老妻时候的又是不同,这回的小屋竟像是可以促膝谈心的,而红伟也是违规送上大包吃用的物什,没人监督。

雷东宝打开包袱,浓香扑面而来,他顾不得说话,先下手拈了块红烧牛肉大嚼。红伟看得目瞪口呆,杨巡却是心知肚明,他还差点被茶叶蛋噎死呢。

雷东宝吃下两大块牛肉,才道:“这明明是春红烧的,她怎么没来?”

红伟忙道:“书记你总得给我们机会,我们也是说服了韦嫂子才抢来机会。忠富和正明两个要知道他们稍微离开一下我就有机会进来看你,一准得跟我闹翻了。他们两个这两星期也一直跟我一起在外面活动。”

“小杨呢,谁让你来的?”

杨巡笑道:“还能受谁指使。宋厂长实在掏不出来回三天的整时间,让我一定帮他好生来看看大哥,问问书记需要什么。”

雷东宝听着心里终于舒服不少,这世上即算是全部人都跟他讲利,也还有老娘、春红,还有个宋运辉跟他讲情:“红伟你先别说,让小杨说说我的事到底是怎么解决的,春红说你跟着小辉最清楚。”

“还真是除了宋厂长,没比我更清楚的了,我还跟着书记进同一家看守所住了十几天,可惜当时见到书记却没能招呼。”杨巡十足口才,一件事到他嘴里,想要搓圆捏扁成什么样,就是什么样,何况更是这么一件起伏跌宕他自己又身临其境的。有些情节连红伟都是第一次听到,雷东宝更是除了吃肉,不再有其他动作,一对眼睛渐次恢复神采,从一包肉聚焦向小杨,却是没人提醒他们探监时间言简意赅,注意时间有限。

雷东宝直到这个时候才知道自己的事情竟然有这等曲折,曲折得他想都想不到。他自己的事情,反而还不如杨巡知道得清楚。连红伟都是听傻了,才知道事情的背后还有另外好多他所看不到的。难怪当初竭力奔走却是一事无成。但红伟回顾前后,还是叹息道:“虽然是宋厂长在忙碌,可说到底还是上面领导一句话。”

杨巡暗踢红伟一脚,嘴上却是大义凛然地道:“别看领导只是那么一句话,那一句话是容易说出来的吗?书记平时的一点一滴,上面领导都是看在眼里,要是换个人,换我杨巡,领导理都不会理我。”

红伟这才想到,这儿不是家里,不能乱说。雷东宝则是一边吃着,一边闷声不响看着杨巡说话,心想这小子机灵,说不出的机灵。一句话,把方方面面都安抚了,只除了踩他自己一脚。以前还真没太在意这小子的机灵。

红伟见雷东宝不说,只是一个劲儿啃咬牛筋,只得道:“书记,我把小雷家的事跟你说说吧。”

雷东宝实在是不想听小雷家的事,可红伟那么热衷,就让他说吧。于是点头。可红伟说的没比韦春红说的多上多少内容,雷东宝听得意兴阑珊,只是他现在涵养好了点,再加有牛肉塞口,他懒得打断。

红伟说完,道:“书记,雷士根在外面,我不高兴让他跟来,你看有没有什么话跟他说。”

雷东宝终于放下手里的肉,他实在是撑饱了,虽然还有食欲,可肚皮装不下:“你们想办法,让我早点出去。”

“那是肯定的,小杨也一起在活动。小雷家的事呢?正明想讨个明示。”

雷东宝定定地盯着红伟,盯得红伟心下有些寒。好一会儿,雷东宝才问:“我的话还有用吗?”

红伟忙道:“村里都是你一手抓起来的,你的话还能没用?”

雷东宝硬是把冲到唇齿间的话咽下不说,淡淡地道:“下回让士根来看我,我有话跟他说。你传达的话士根不会信,这人小心。小杨,你跟小辉说,我早出去的事他别操心了,已经不是最大问题,还有要他帮我多谢老徐。对了,有个忙要你们帮我,春红搬到市里的那个饭店现在没起色,你们两个都是长年跑江湖的,给她出出主意。”

杨巡笑道:“最近时兴吃粤菜,就是广东菜,上桌先点一盘基围虾,都成惯例了,本地菜做得再好也不入流。”

雷东宝想了想,道:“小杨,你带着你韦嫂子出去见识见识,她小地方出来的女人,进大城市吃不开。红伟,你以后在市里请客的话,多光顾她的饭店。还有,士根面前,你想我说些什么?”

红伟忙道:“书记你见了他就跟他说说吧,别当小雷家村是不会走路的孩子,要他整天抱着背着,他得放手让孩子走路啊,他看得太严实了。”

“正明不是已经闹独立了吗?”

“章还抓他手里,独立也是有限的。万一镇里又想岀个馊点子来,我们招架不住。”

雷东宝想了会儿,才点了点头。这才三个人说了些外面的闲话,说物价又有开始涨的势头,说大伙儿又想着囤积东西了,又低声说了几句他们在外面找人帮忙的活动,雷东宝就赶着他们回去了。雷东宝拎一包吃的回去水泵房,这会儿却是靠着墙根晒着太阳,慢慢撕着一只鸡腿吃。今天的会面,挺好的,有些事儿看起来值得高兴。

当然,他心里清楚得很,红伟与杨巡这两个人来,有些过往交情在里面,但更大原因,还是因为“利”这一个字,他现在算是看明白了。杨巡为什么这么积极?杨巡与他没直接利益关系,可杨巡得瞅着宋运辉的眼色。而红伟,不是他现在眼睛有问题,将他人好心当作驴肝肺,他却是清楚看出,红伟最想的是他在士根面前说一句话,说什么话呢?红伟已经说了,正明需要一枚印把子来名正言顺。估计不只正明吧,红伟何尝不想回去原来的预制品厂?

唉,看起来以后做事得放明白些,别自己一腔血气,也得顾着别人的感受。但是,雷东宝从杨巡和红伟两人的言语行动中,也终于学会一门学问:牵制。如果没有宋运辉和雷士根两个人在利益上的牵制,他就只能被动等待外面的人发发善心,救援于他。不像现在,他反而确信他在牢里的日子会过得挺好。而这一切,都源于宋运辉和雷士根的为人。宋运辉是没的说。而红伟的传话,终于让他看到另一个侧面的士根,一个被人谩骂背后的士根。这个新的认识,令雷东宝心里愉快,他毕竟还是与老书记有所不同的,原因在于他看对了人。而别人都说士根如何如何,他却不以为然,士根缺乏大气缺乏机变,那是没错的,但士根基本可信,这才是一切。有士根在,小雷家的天即使塌下来,地也不会陷下去,小雷家在雷士根手中,等于是在他手中。若换个别人,哼,他最多是给供起来做个太上皇,小雷家还哪里有他说话的分儿。他挑的人,没走眼。

他慢悠悠地吃着肉,这时候,心里和胃里都有饱的感觉了,不再嘴里叼着一块,手里捞着一块,眼里盯着一块,两眼碧绿。他悠闲而好心情地想,士根来的时候,他该怎么与士根说。他当然要感谢忠富红伟正明对他的帮忙,但是,现在他懂得,这些人还得有所牵制。他再也不会像过去一样,傻兮兮地一门心思只想着集体的好,以为集体好就是他的好。他如今也知道,他得给自己留条后路,一条他未来可以顺利回去小雷家的后路。集体是他的。

他一整天地将小雷家的人梳啊理啊,心里如走一盘棋子,这人放这儿,那人放那儿,然后走棋看三步,每个人的作用,他都思考再三。他第一次如此精细地盘算着小雷家的人事任命,而不再凭着血气凭着直觉,一锤定音。

他慢慢地将韦春红做的牛肉猪肉鸡肉吃个舒服,晚上回去,却大方地把剩下的一半在牢里分了。众人见他简直如见亲爹,再加他前几天从小卖部买了东西也是大家有份,此后大家都喊他大哥,他的大事小事,除了吃喝拉撒等需要他自己做的,其他都有人包圆了去。

很快,一星期又过去,雷士根奉命前来探望雷东宝。雷士根带来的是他自家媳妇做出来的好吃的,花色繁多,但不像韦春红对雷东宝知根知底,知道只要一味肉就能让雷东宝彻底欢喜。同来的还有正明,正明带来上海新岀的三枪牌内衣数套,摸上去柔软舒服。雷东宝虽然自己几乎是瘦去一半的肥肉,可看到苍老的士根还是惊住了,他看着士根花白的两鬓,简直不敢相信,他都忘记了桌上好吃好喝带来的巨大诱·惑。

“士根哥,你这算怎么了?生病没有?”

士根一听这个“哥”字,眼泪都来了,幸好东宝还是理解他的,他一切辛苦一切委屈,这才算是不枉。正明却哪里知道这些曲折,心说雷士根可真会做戏,真有脸在他这个知情人面前做戏。

雷东宝没想到士根会流眼泪,拍拍士根的手,也不知怎么劝,索性跟旁边的正明说话。他问了登峰厂和铜厂的情况,知道最近杨巡拿来一大单东海厂宿舍区电线的生意,又是宋运辉做主提前付款进来,解决了登峰资金难的大问题。登峰只要解决资金,那就什么问题都没有,照旧好好地转。雷东宝鼓励了几句,便让正明先出去外面等着。

士根这才收了眼泪,与雷东宝对视:“东宝,我没用,做什么错什么……”

雷东宝摆手:“有对有错,错的是你本事不好,小雷家又不是那么容易管的。但你印把子抓得牢,位置抓得牢,这事儿对,做得好。你听着,我告诉你下一步该怎么做。”

雷东宝也不清楚士根会不会听他的,但他当仁不让地说,态度就跟过去下命令一样坚决。他深信,士根是个有太多主意却抓不住一个主见的人,而这主见,需要有人强行塞给士根,就像他以往做的那样。士根接受或不接受,他都得说,他唯有这一机会。

他让士根回去先把两辆车子卖了。士根说一辆被清算小组的副镇长开去了。雷东宝说不管,卖了,要买主自己找副镇长要车去,拿来的钱村里收着,不发给村民。村里要是没钱,说话不响,一定要捂着钱才行,几十万也好。

第二步,把村子里的实业承包出去。谁有钱,谁承包,但尽量包给忠富和红伟。原本就是小雷家的人,知根知底,不怕他们不交承包费,也不怕他们做不好。但忠富那儿投入较大,需要村里出钱援助。村里只可打借条借出卖车的几十万,绝不可以以不收承包费来支持。如果再不行,他们支不起两个场,就把猪场什么的分割了承包,甚至一排猪舍一排猪舍地分开包,一定要保证村里拿得到承包费。有这场地在,只要运作得好,不怕招不来凤凰。

……

雷东宝难得的事无巨细,雷士根倾听点头。雷东宝所言,也正是雷士根所想之中的一项,此刻被雷东宝说出,士根便似心中有了根底,士根要的就是那么一根主心骨,但这个主心骨也不是谁都当得上,那是需要他多年认证才能确认。比如雷东宝,士根也不是一开始就信的。但信了之后,便成了习惯,即便是今天,虽然知道从这儿问雷东宝讨了主意去,回头镇里县里要是知道了需又啰唆,也知道雷东宝的主意并不算高明,他知道还可以举一反三,如此这般,但他好歹有了主心骨了。

最后,雷东宝给了士根一句话:“你回去,就跟他们说,这是我的主意。”

“镇里……会反对,这话不能公开说。”

“谁让你公开说,你只要跟相关几个人说。其他那些没脑袋的,以后什么都不用跟他们说,说了也白说。”

“还有,东宝,你跟红伟他们几个提提,别总冲着我闹事了,我也是没办法啊。”

雷东宝看着士根的眼睛,道:“你当然压不住他们,可小雷家想活过来,离不开他们。”

士根被雷东宝的眼睛压迫得低下头去:“书记你在的时候,他们都还要时常折腾,他们哪儿会把我放在眼里。”

雷东宝道:“你当然得扯出我的牌子,否则没人服你。这事儿,你有空找小辉说说,小辉如果能发话,更好。”

“会不会……忠富红伟不肯答应,不肯回来承包?”

“那是不可能的,谁也不会跟钱过不去。”

士根领命而去,去的时候,似乎背都直了些。

雷东宝回来,坐水泵房外,又是思索许久。不错,他对士根也不敢全信,因此,他的主意是极大分散所有人手里握的权力,包括士根手里的。而且,他非要设计着士根必须仗着他的支撑去做事,让士根明白没他支撑寸步难行,也要大家因此知道,是他,依然掌握着小雷家背后大权。他雷东宝不会轻易放弃小雷家。

只是,当初兄弟般的情谊呢?雷东宝对着脚边一朵小小黄花发了会儿呆,最后叹了一声气。他若是一无所有的话,兄弟,还哪来的兄弟?他只有如此了。

搜索关注 落霞小说 公众号,微信看书更方便!

 

共 2 条评论

  1. 匿名说道:

    雷东宝为小雷家打下的江山最终还是毁了

  2. 匿名说道:

    世上熙熙终为利来,世上攘攘终为利走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