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1992 · 11

阿耐2018年03月02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梁思申终于结束边工作边读MBA的苦难生涯,心里不知多惦记妈妈做的好菜好饭,早早跟吉恩请了假,订票回家。进关时候见到几个中国人面孔,她不由看了两眼,却发现那男子似乎面熟,那男子见有东方族裔美女看他,微笑着就过来招呼:“请问是华裔吗?需要我帮你填卡吗?”

梁思申摇头:“不用,谢谢,可是我怎么觉得你很面熟?”

男子大方递过名片,梁思申一看就笑,地球真小,原来是以前被她奚落过的虞山卿。经她提醒,虞山卿稍一回忆就想起来,笑道:“地球真小。对了,这回我得南下去看你的宋老师,有没有兴趣同行?你们现在还有没有联系?”

“当然有联系,正好我给宋老师搜集了些资料,还有信件,可不可以麻烦你帮我捎带?我到北京取给你。”

“哦,以前你也给小宋寄书,小宋从来只给看不给借,呵呵。我也给他带了些前沿资料,回头估计他还会抓住我逼问上半天,他对前沿资讯可追得紧。你做什么行业?难道也是同行?”

“我在华尔街,我带给宋老师的是一些融资案例。”梁思申掏出名片给虞山卿。

“哦,目前国内因为邓小平南方谈话又掀起一股建设风潮。可不少企业资金不足,比如小宋的二期也遇到资金紧张的问题,不得不在设备上有所取舍,幸好他是个懂行的,知道怎么取舍可以把影响减到最小。你们在华尔街的公司有没有考虑向中国投资?中国现在非常需要外资。还是说小宋,他曾经希望设备提供方以设备折作价投资,可惜没谈下,否则倒是个好办法。”

“宋老师说起资金来总是很头痛,可是我们对国内市场做过考察,国内企业普遍包袱沉重,令投资者望而生畏。”

“东海厂目前没包袱,我看小宋的经营思路也是比较现代,把那些后勤都扔给社会。东海厂应该说是优质资产,再说有个好主事的。你们可以考虑东海厂啦,东海厂资金只要一解决,小宋这个拼命三郎肯定立刻上三期,我就有大业务了,呵呵。”

虞山卿言者无心,梁思申听者有意。不过梁思申没说出来,却转换了话题。她和虞山卿不熟,不愿意将心事拿出来同虞山卿商量,再说,因为以前的小小敌意,现在对虞山卿依然没好感。好在虞山卿闲聊之下感觉这女孩依然骄狂,就跟上回在金州时候一样。因此,上了飞机就按座号就坐,不跟梁思申坐一起,这正中梁思申下怀。她并非不知道善意待人,但她不愿意为不必要的人做出忍让。

飞机到达北京,虞山卿被妻儿接到,梁思申投入父母的怀抱。等终于在门口告别,梁母不屑地对女儿道:“那位虞先生,出国镀金几年,市侩本性不变。”

梁父微笑:“少了市侩簇拥,功成名就的人会缺少一些乐趣。”

梁母道:“难怪你家呢,旧时老子堂前市侩,而今飞入儿子家。”

梁父也不示弱:“你家,王四娘家市侩满蹊,子子孙孙无穷匮。”

梁思申从小听多父母斗嘴,但她功力大逊,没法将唐诗宋词信手拈来,只好道:“我们的工作都是围绕金钱转,我们是典型市侩一家。”

🌹 落+霞-小+说+ ww w + l u ox i a - C o m +

一家人都笑了,梁思申知道,从来都是爷爷奶奶家欺负妈妈,妈妈回家就欺负爸爸出气,早已形成“良性循环”。他们挽起行李上了旁边的国内出发,同去上海。梁思申此时除了手中一只拎包,什么都不用拿,行李都交给爸爸拖着。她好奇地问妈:“这回你们怎么这么隆重,两人都来接我?”

“你爸说,值此你去留两彷徨的关键时刻,要用家庭的巨大温暖把你拉回家里。”

“可是你们平时电话里都没说,还说支持我在美国发展,今天才忽然说出来为难我。”

梁父尴尬地道:“接到你确定回家时间的电话那天,我和你妈妈都高兴得没睡着。我们才决定,我们的私心应该说出来,我们想要你近一点,离我们近一点,即使在上海发展也好。”

一家三口本来被外人虞山卿一打岔,都没跟往常似的见面先哭一场,但这下被梁父一说,母女俩的眼圈都红了。梁思申摇着爸爸的手嘟哝着:“你们怎么不早说呢,公司刚跟我签了三年合同,我这下肯定走不成。”

梁父忙道:“不急,不急,现在回国也很难找到适合你的位置,你在外面多锻炼几年回来也好。我和你妈妈只是说个我们的意见,主要还是看你自己的意愿。”

梁思申做个鬼脸:“又来了,又跟电话里一样伪充大方了。”

梁母无奈地笑道:“俗话说,荞麦三只角,越小越恶,我们家全听小的。”

梁思申当仁不让:“那当然,基因好。”

“既然你回不了,还买梁大的上海别墅干吗?他让你解决滞销货,你还真替他解决啊?”

“梁大气愤我当年捡便宜买下爷爷的五万原始股,我有意气他,我用卖股票的钱买别墅绰绰有余。”

“跟梁大怄什么气。”

“就怄气,我带美元付梁大,取比银行高三块多的黑市汇价,怄死梁大。”

梁母知道女儿一向骄狂,也不当回事:“梁大还说,他要安排你跟什么人见面呢,又是看中你的钱?”

“爸爸在呢,魑魅魍魉来也不怕。我也正想见见,听说印尼金光集团在香港买一家日资上市公司改名叫中策公司,目前正在大举收购内地公司,我很好奇,那么多国营公司要打包出卖吗?究竟他们能给什么价?是不是南方谈话后市道变了?爸爸,是吗?”

“差不多。先看看梁大的人怎么说,不过你别答应。买国企涉及的政策非常多,你手里的钱若真捂不住想投出来的话,还是投到省里去方便。上海这个地方,水太深。”

梁思申立刻严肃地道:“爸,我只运作资金,我不要运作梁家的势力。那会很……腐败。”

梁父听了不由脸上一热,不过对着女儿,他没气性,还是笑着道:“那样很好,有骨气。看着梁大梁二他们到处打着父辈的旗帜招摇,我看着也不喜欢。可对自己女儿,总想网开一面,呵呵。”

梁思申道:“我以前不是跟你们说起过一个叫杨巡的个体户吗?可怜的他,戴着红帽子办企业,差点让人赖账当作挪用集体资产罪抓了,刚刚关了十二天才给放出来,我就不给他们遭遇的不公平雪上加霜了。”

“好了好了,我们不说这些,你忘了上回你宋老师怎么跟你说的?爸爸整行李去,咦,手上又换什么了?”

梁思申毕竟年轻,被父亲成功转移了话题,还欢欢地把手上一串木珠子褪下来交给妈妈,介绍自己买的印度檀香,又说最近得了块上好龙涎香,有多么多么珍贵。梁父整了行李回来,笑眯眯地跟着妻女两个进安检口,全然没一点大领导的样子。一家三口上了飞机,正好一行,女儿自然是坐在中间。梁思申看看爸爸鬓间的白发,看看妈妈眼角的皱纹,虽然爸妈两个都比同龄人看上去年轻,可梁思申开始心疼:原来爸爸妈妈都老了。

梁家第三代的老大梁凡,长得荣华富贵,一团骄气。即便只是来上海虹桥机场接小叔一家,他也竟然出动轿车两辆,司机两名,跟班两个。其中一个跟班似乎都没干什么正经事,只要给梁大提好砖块似的大哥大就行。

但梁大在旗鼓相当、甚至地位身份高于他的人面前,则是举止含蓄大方,绝无当下新发财主们的逼人富贵气。即使梁思申嘲讽他的别克林荫大道太过中规中矩在美国是中年人车,他都无所谓。因知小叔护着小婶,两夫妻更是护着宝贝女儿,而他现在贷款还仗着小叔呢。

车到梁思申新买别墅大门前,她一看周围,不由奇道:“天,怎么造得这么整齐,间距那么小?够鸡犬相闻了。”

梁大终于脸都黑了,没好气地道:“这是台湾设计师设计的,我们没用红瓦白墙砖,已经口碑很好。”

唯有梁父厚道地问一句:“卖完了吗?”

这一问,才把梁大问回魂来:“一放出去就卖完了。他们附近一个也是别墅区,房子没我们造得漂亮,可也卖完了。上海有钱人真多,还好多老外,我那个合伙人没骗我。小七,你们认得出哪幢是你们的吗?”梁思申在梁家诸堂兄妹中排行老七。

梁思申跳下去,一眼就看出是哪幢,但没说,笑眯眯看着跟岀来的妈妈的反应。果然,只听妈妈一声重重吸气,眼睛嘴巴都是滚圆。随即,梁母踩着高跟鞋飞奔向房子。梁思申在后面慢慢跟上,对梁大道:“老大,谢谢。”

梁大问道:“你外公以前在上海的家真是这样?”

“更大。这是我拿着照片请同学缩的,你自己没在这儿置下一幢?”

“有,你左首一幢,再左首是我合伙人的,哼,就这中间五套不算鸡犬相闻。”

梁思申笑道:“你那幢大而无当,为什么不抄袭我的设计?”

“我还没抄袭你的设计,你都这么尖酸,我要是真抄袭了,以后还想见你?我不喜欢你的设计,区域划分不清晰,客人一进门就把一楼一览无余,太没隐私。窗户也太大,但可移动的窗户太少,华而不实。”

梁父进门一看房子“四大皆空”的结构,不由摇头:“囡囡,你没老大务实。老大工作几年了,到底是想法不一样。厨房没隔开,以后做个煎鱼红烧肉的,还不把一屋子人熏死,房间也不说隔小点,以后空调打起来多费。”

但是梁母却看得爱不释手,拉着女儿的手激动地道:“里面也差不多,以前家里客厅铺着进口花岗石,你外婆常招朋友们来跳舞,客人来前用人先打上滑石粉,我那时候虽小,可心里还有印象呢。囡囡别听你爸的,他们住集体宿舍当大院的才把房间隔得跟集体宿舍似的呢。”

梁大却靠近梁父,耳语几句,梁父立刻点头“嗯”了一声,两人一起迎岀去。

来者叫李力,与梁大同一个重点大学毕业,当年一起当学生干部,一起做学校里的风云人物,一样的高干子弟,也是差不多的飞扬洒脱。

梁思申旁边听着爸爸与来人寒暄,再看梁大的搭档李力,心说到底是上海人,与老家那帮高干子弟又有不同,穿着很是熨帖,举止甚有风度。不过,梁大其实已经是很不错。只是从小光屁股长大,她实在看不出梁大有什么好。

那边梁父已经与梁大李力说到一起去哪儿吃饭。梁母却拉着女儿走上二楼,看得激动不已,一定要请半年病假给女儿装修这房子,说要根据年少的记忆,装修出老宅的风格来。梁思申却道:“妈,你吃那苦头干吗,大的东西让老大辛苦,他反正也要装修,他已经要我从美国买了浴具厨具拿集装箱打包回来了,看来那位李先生的也是其中一份。我买了三幢别墅的东西,六套浴具,三套厨具,好多灯具,三套中央空调,还有我这套的意大利花岗石,一只柴油取暖锅炉,一些五金,一些家具,反正正好装一只集装箱。”

梁母听了倒吸冷气:“囡囡,你太浪费。”

“能挣会花,才对得起辛苦工作。”

梁母即使满心异议,可是哪儿管得了女儿。但接下来一看梁大那新房更大规模,和李力那儿仿苏州园林的精巧设计,小年轻各个比着豪奢,她只能叹而今风气奢靡。她更以做妈妈的细心,感觉出那个李力对女儿注目过多。她悄悄提醒女儿,梁思申却不是个传统的,反而对李力回眸一笑。

连梁大都留意到,等李力离开,就指出:“小七,李力对你有意思。”

“很正常。”梁思申一口当仁不让。

连梁大都目瞪口呆。

梁父梁母的眼光在女儿头顶交流,心中倒是想法一致,女儿明天就离开上海,管他李力风流倜傥,管他李力才貌双全能设计自己的园林式房子,明天都成过去式,因此他们绝不插手。梁思申回宾馆埋头睡觉。等晚饭时候被妈妈叫醒,头重脚轻地冲了个冷水澡下来,看到大堂吧里的爸爸与梁大、李力两个似乎已经谈了很久的样子。梁父看到女儿穿一身挺简单的T恤中裤,这才松口气。但他看到李力却张扬地凝视他的宝贝女儿,这令梁父非常不满。

梁思申从来习惯被注目,老美只有更张扬的。她看到桌面放一张上海地图,就拿起来问梁大:“老大,正说你的项目,在哪儿,什么规模?”

梁大刚才与梁父说的正是这件事,但被敷衍,见七妹问起,就指着地图,与李力一起详细介绍。梁思申听了,看看爸爸的神情,了然,便摇头道:“你们这个投资和计划,即便是我上回与吉恩来上海了解的投资项目中,你们的项目也已经可算是一点优势都没有。你们做的是商务楼,可这点点的规模……我语文不好,总之是效益不会好。”

梁大在家人面前一点不含蓄:“所以才要跟小叔商量扩大贷款规模。小七,我们的规划大厦旁边是一家服装厂,因此我建议你收购这家工厂。等我们大厦投入使用,你的制衣厂就成黄金宝地了,而且那时附近在建的地铁一号线开通,这方面李力可以帮忙。”

梁思申看一眼梁大,又打开地图细看那位置。梁母却道:“梁大,你该不会要你妹妹出钱买下土地给你留着吧。”

梁思申看着地图笑道:“大哥打的就是那主意,等他和李先生想用了,就让李先生想办法弄一纸拆迁通知书,然后那服装厂就跟外公的老宅一样,说拆就拆了,只给我们一点点钱意思意思。”梁父听了哑然失笑,不再担心女儿。

梁大大窘,申辩再三。梁思申只埋头看梁大给的项目可行性计划,看着这份不规范的计划书心中暗自计算。

李力今天除了说明,不参与要钱的工作,看到冷场,就微笑道:“梁叔叔梁阿姨,要不我们上去用餐?”

梁思申跟着父母上去,但一直手持可行性计划翻看。到了楼上餐厅,因为是大圆桌,大家坐得比较散,她就靠近爸爸,将心中的疑问说给爸爸听,主要还是计划中她认为的数据不合理处和梁大他们高得不成比例的管理费用支出。梁父欣喜于女儿的快算,点头轻道:“我没算这些,不过我看老大那派头,大约知道他的钱都跑哪儿去了。”

父女俩会心一笑。梁大问:“小七,你学的是管理,我们的计划你看出什么纰漏没有?”

梁思申笑笑:“我语文一半已经还给小学老师,剩下的一半只能勉强看得懂几个数字。我只看岀,你们的计划真是像武打小说里写的四两拨千斤:自有资金那么少,规划却那么大。你们可真有想法。”

梁大听着不是滋味,直接问:“小叔,小七的意思,也是你的意思?小叔,可最近资产增值得厉害,你看,我们操作别墅项目也是四两拨千斤,结果非常好。小叔,你支持支持我。”

梁思申笑道:“让大伯伯指家银行给你,别老缠着我爸,我爸今年的弹性留给我,早在北京就答应我了。”

梁大只得道:“小七别胡闹,我跟小叔谈正经事。”

梁思申嘻嘻一笑,不予理睬,开始跟妈妈说悄悄话。她相信爸爸自有办法对付梁大的厮缠,也相信梁大东方不亮西方亮,从她爸这儿得不到好处,自然能通过大伯伯疏通其他银行贷款,只是手续麻烦点,程序多一些而已,她才不担心,梁大也不会太着急上火。那个李力地头蛇要梁大加盟,还不是看中梁大是棵摇钱树,以梁家在省金融界的根深蒂固,梁大有的是办法。当然,最捷径的是找她爸。

果然,梁大后来再提,梁父只一句“好好吃饭”。梁大是个傲气的,能如此厮缠已经不易,立刻不再提起。于是话题转入其他海阔天空。除了梁思申这半个毛子,其他都是中文底子扎实、见多识广的人,大家今晚聊的是老上海在这几年的变迁,梁思申只能旁听。梁母与李力聊得兴致勃勃,梁父也是,弄得梁大没趣,心说李力这是存心讨好小七的父母。梁思申也感觉到了,于是邀梁大出去现场踏勘那家项目旁的服装厂,看了之后,更坚定了心中的想法。

等两人绕一大圈终于回来,却见车子旁边停了另一辆车子,一个人哈哈笑着走出来,正是李力。

“我知道你们肯定逃来这儿。怎么,梁小姐有兴趣?”

梁思申笑笑:“对你们的项目没兴趣,但是对这块地有兴趣。”

梁大也微笑:“你想虎口夺食,那是不可能的。”

李力却道:“梁小姐如果愿意合作,我们可以更改计划,扩大规模。不过一千万人民币并不……”

梁思申一口打断:“两千万,而且是美元,李先生可以给我什么待遇?绝对控股?”

李力一时无法应答,他现在只能设定梁思申说的两千万美元是真实的,可他又怎可能让梁思申绝对控股。他微笑道:“我回头召开公司高层会议讨论,这是一个很不错的建议。”

梁思申给李力一个意味深长的笑,要求梁大送她回去宾馆。李力提出反正倒时差睡不着觉,不如逛逛夜上海,梁思申拒绝了。回来路上,梁思申对梁大道:“大哥,其实你没控制着你们的联盟。”

“资金都是我在控制。”

“可即便是我,都可以说出无数合理办法转移资金,让你无从管起。看到没有,今天他说起想跟我合作的时候,都是他一个人说了算的样子,没你什么事儿,你纯粹是李力的融资工具。”

梁大一时无语,默默开车。好一会儿才道:“这样的合作有什么不好?我不用操心别的,拿我应得的一份。”

“我只是担心。顺风顺水的时候当然互惠互利。但是对于操作难度高,操作周期长的项目,你融资来的那些钱可危险了。别人可以丢卒保车,你呢?”

梁大想了好一会儿,道:“我想想。”但又不死心地问一句:“你的两千万美元?”

“试探李力的。喂,你已经被李力吸引住,我们可是旁观者,三思三思。”

梁大答应,但一颗心却是在利润预期和风险预期之间徘徊。

梁思申见此真是恨煞,恨不得伸手敲破梁大脑袋,强行灌输风险意识。回到宾馆郁闷地一边整理行李箱里的东西,一边跟父母谈起她的发现。她兀自发表高论:“梁大作为梁家第三代,生在父母羽翼下面,从来一帆风顺,他不知道做事之前,最先应该考虑的是留下逃生的后路。他现在没风险意识,将那么重要的资金支配权交在李力手里,万一市道不好呢?李力可以打包走开,他可就害死自己,害死梁家第二代。他不吃苦头不知道后路的重要,我怎么提醒他都没用,他只看到丰厚的利润预期。利润固然重要,可是大灾大难之下能够脱逃那才算真本事,真收获。梁大那个新项目起码需要两年,两年里面会出现什么波折,他真一点不考虑吗……”

梁思申对着大皮箱发表演讲似的说得兴起,一点没留意到爸妈两个的眼光在半空剧烈碰撞,交换着惊异、忧虑和关心。终于梁母打断女儿发言,道:“囡囡,那意思是你吃过苦头知道留后路了?你一点都没跟爸妈讲,你还一直跟我们说你在美国花好朵好的,是不是那年与外公官司之后……”

“没……”梁思申本能地否认,可说出之后才想到自己刚才的长篇大论里面泄露了一些在美国独自生活的艰辛,“其实没太大问题,外公给的钱够我读完大学,但我那时候有些担心万一毕业找不到工作呢?别的同学都有家可以依靠,我却是可能连回家飞机票都得担心。因此我开始学习怎么增值我手头的钱,幸好后来Mr.宋帮我,他帮我做进口。手头钱多了再去炒作钱,心态就完全不一样了,其实也没什么辛苦。”

“可你都没跟爸妈说。”

梁思申忙笑道:“又没多长时间,只有中学最后半年等待官司结果,和大学第一年有些心慌,后来就顺了。再说我的同学们都很好,他们都鼓励我。你们看,只用这么短短时间换取我现在的坚强,不是很合算?”

梁思申越是说得轻松,做父母的听着越是伤心。梁母索性抱住女儿哭泣,惹得梁思申都觉得自己委屈起来。

“爸爸,快劝劝妈,我现在有目共睹的好,没什么可伤心的,这是真的,真话。”

“可是,我们当爸妈的其实更喜欢看到孩子笨笨的……”但梁父很快就看到女儿急得想跳的神情,连忙改口道,“行了,不说这些,我们还是说说笨笨的梁大。囡囡你的心意很好,指出的问题也是相当尖锐,切中要害……”

“又来了,先来几句肯定,再来个但是,改不了的职业病,对女儿不用那么虚伪。”梁母心疼女儿,但又不能责怪女儿不说,只好拿丈夫撒气。

梁父道:“难怪,我们还一直奇怪你跟小宋的友谊能持续那么多年。王太太,我们什么时候上门去谢谢小宋?”

梁思申道:“那当然,Mr.宋是我最好的朋友,但那是我们的友谊,你们可别插手。”

梁思申看手表已是吉恩他们上班的时间,便电话过去询问亦师亦友的吉恩,有那么一家没有负担只有优势的中国大型企业,其国外融资可行不可行。吉恩有兴趣,如果这家企业真如梁思申所言那么简单,那么倒是可以成为打入中国的试水场地。他让梁思申稍等,他立刻考虑需要梁思申具体了解的数据和条规。

梁父梁母对女儿的报答方式非常赞许,也非常支持,纷纷拿出自己的知识献计献策。梁父更是站在政策的高度,想到如东海厂这样的大中型国企引进外资时候需要对上做的工作。做父母的,即便是心中早已红尘滚滚,看透人生不过如此,可对待自己的孩子,总是一厢情愿地希望自己的孩子会是尘世间的一个例外。

梁思申回老家接到吉恩的提示传真,当天便做出一份方案草稿,一份让爸爸拿去办公室传真给吉恩,一份让爸爸传真给宋运辉。但梁父不甘心做一个二传手,发传真之前,一定要宋运辉的秘书找到宋运辉,跟宋运辉通一下话。他没提以前宋运辉对女儿的关照,人家不说,做了也不说,他也不说,做了也不说。这点品格,他可不能落了下风。

宋运辉与梁父时有通话,不过大多是过年过节通个电话问一声好。对于梁父格外的关心,宋运辉心怀诧异,不过很是受梁父关心的启发,对于梁父提出的越过市级银行,直接找到省行签订贷款协议的尝试建议,他很有兴趣一试。宋运辉如今英雄受困于床头金尽,对来自梁思申的境外融资十分欢迎,对来自梁父的省行融资,一样来者不拒,乐于尝试。

欢迎关注 落霞小说 公众号,微信也能看小说!微信搜索 落霞小说 ,不多不少四个字,注意防伪!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