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1992 · 07

阿耐2018年03月02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雷士根恢复村长职务后,基本上不做决策,大事小事都是向工作组汇报了才做,他只谨慎地负责上传下达。这回是副镇长代表工作组传达命令,让忠富、红伟、正明三个人恢复工作。

士根接到这个命令,很是高兴,放下电话就兴冲冲去找三个人传达,心想事情终于是解决了。他先到最靠近的红伟家,又找到正明家,三个人一起来到忠富家。忠富却是淡淡的,不冷不热。

士根高兴地道:“终于好了,这一下书记不用在里面担心厂子停下来。你们说说,后面的工作我们该怎么开展?”

正明立即伶俐地道:“我们前阵子老挨骂,这一下没开个会就恢复工作,会不会太简单?下面会服吗?”

红伟道:“这倒没问题,以前怎么管,现在还是怎么管。不过……正明那儿摊子比较大些,不服的人多。”

士根忙道:“这些话都别说啦,红伟等下自己去上班,忠富也没问题吧?正明,我等下与你一起过去。”

忠富这才幽幽地道:“士根村长,你够威信,你压得住?”

士根尴尬地道:“不行也得行啊,否则怎么办?让登峰和铜厂烂着停着?上面的意思是,把集资公司解散,集资的钱哪儿来哪儿去,按银行利息记息,其他所得三三分账,你们每家厂三分之一,以后还是以厂为主导。我看也只有这样了。书记把责任都揽到他自己身上,解脱岀我们四个,还不是希望他不在的时候我们管住家业。我们就是压不住,也得硬着头皮上啊,不能让书记白受罪。”

忠富冷笑道:“书记的这个责任,本来不会成为罪名。法不责众,大家都交了钱,那就是大家都同意的事,即使上面认为不妥,也不会全赖到书记身上,不需要他出来担罪名。可正有你士根村长一个人岀淤泥而不染,而不是其他无关紧要的人不出资,就坐实集资公司这件事肯定有猫腻,肯定是我们几个核心的人瞒着村民干了见不得人的事,也正好坐实老猢狲的诬告。现在你脱罪了,你当然要好好表现表现,我不行,集资的事是我催着书记做的,我不能书记说我没事我就有脸回去老位置坐着。我坐不住,那位置烫屁股,恳请村里还是另找一个能人替代我。”

士根一下子红了脸,包括正明和红伟也一时避开眼去。好一会儿,士根才道:“忠富,这是我不对,害了书记。我请求你看在书记面上把养殖场做好,让书记在里面放心。我现在没别的能做,只有拿行动出来,把小雷家村好好支撑住,等书记出来交给他,别让书记出来看到啥也没了,伤心。这些都是书记的心血啊!等书记出来,我主动退位,作为谢罪。”

忠富道:“我跟你想的不一样。我本身就是看着书记面子留下来,既然书记被冤枉,我也没必要留着,我倒是要走给那些镇上的人看看,这些个位置有多香,我们多爱坐着,书记又捞多少好处?我也要给村里那些没良心的看看,我雷忠富哪儿对不起他们,拿个合理的份子还得挨他们骂十八代祖宗。这帮人不穷到底不会知道我们的好处,不会知道书记原先多照顾他们。正明红伟,你们别学我,你们要是换个地方,没村里那么多投资垫着,你们难赚,到底义气要顾,自己收入也要顾。我出去随便养几只猪就能拿回在村里一年的收入,我走给他们看。”

红伟犹豫着道:“忠富,可是养殖场好不容易架起那么大盘子,你要一走,不是得毁了吗?”

忠富冷笑道:“我没书记好心,我可以跟着书记建起养殖场,也可以亲手毁给他们看。让他们看看,别以为做几天苦工拌几锅猪食就他娘的有资格对我对书记指手画脚。有些人犯贱,需要血淋淋的教训。”

士根虽然极端尴尬,可还是劝道:“忠富,你那样痛快是痛快了,可书记回来看到十多年心血变成废墟,他会怎么想?我还是厚着脸皮替书记守住家业,不能让老猢狲他们当权啊。”

忠富道:“我这人说话做事认死理,以前书记在,我也不一定对他客客气气,现在书记不在,我倒是要为书记做些事。我整也要整倒养殖场,让那些没良心的看看,书记在与不在不一样,让那些没良心的后悔去。士根村长你不用劝我,你没书记那威信,我不会服你。哪天你养殖场撑不下去了,你打报告给镇里,翻我十倍收入,再承认集资公司没罪,我立马回来。我可以押一万块跟你打赌,养殖场少个我,不到一年必败。你们走吧,以后小雷家的事与我无关。”

忠富起身送客,士根他们坐不住,红伟讪讪地道:“忠富,何必呢,我们好歹还是朋友。”

忠富道:“对,我跟你和正明还是朋友。”

士根越发没意思,叹息而去。红伟定定地看了忠富一会儿,才拉上正明离开。

但没过多久,红伟又折返忠富家,又是讪讪地道:“忠富,我也走。”

“你?你这是干吗?你也得顾你的收入啊。”

“这几年挣的钱够做老本,出去后也不开厂,做贸易。我跟那些钢厂水泥厂什么的熟,生意做得起来,不能让那些没良心的看死,他们骂我,我还得挣钱养着他们,我没那么犯贱。”

忠富感动,伸出双手握住红伟的,道:“我嘴巴坏些,以前也常跟书记闹,可书记的功劳我都是看在眼里的。这回集资公司的罪名全是让我们催出来的,我们得自己心里有数。”

红伟叹道:“忠富,我没你忠心,被你提醒还得想半天。跟书记老同学到现在,这点义气一定要讲。再说,一带两便,我们也不该再待在村里做义务劳动啦,以后风声更紧,别说集资公司,就是现有的收入还不知道能不能保住,那些镇里的现在权大得很,看我们钱多还能不动什么念头?走吧,我们又不是不靠着村里就吃不了饭的。”

忠富道:“我还烦士根,本事没有,小心过头。要不是他不出集资款,要不是他怕这怕那留着证据,书记哪里会有事?让我以后听他的?等太阳从西边岀吧。”

红伟也是抓着忠富的手,再三紧握。两人虽然知道出去后单独创业不易,可多种因素之下,两人还是毅然选择离开。两人都觉得,其实,这又何尝不是一个机会。起码,书记不在,没人敢横到收回他们的房子,赶出他们的户口,不过都没直言,都是心照不宣。

搜索关注 落霞小说 公众号,微信看书更方便!

 

共一条评论

  1. 忠福说道:

    忠福才是真汉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