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1991 · 14

阿耐2018年03月02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宋运辉到第二天上班稍微空闲的时候,才打电话给雷东宝。雷东宝接起电话就说:“你最近咋那么忙,早上才给你一个电话,你秘书总算不说出差说开会,不是避着我吧,啊?”

宋运辉本来还想着雷东宝要怎么跟他说话,他又得怎么跟雷东宝说话,一听这个开场白,心说糙有糙的好,一颗担心全放下了:“昨晚才出差回来,给你电话你没在家,最近好不好?”

“好,完成一大心事,总算背一屁股债又活过来了,可这几天睡不安宁。”

“你又不是第一天背债,再说负债的是小雷家,再还不出,银行也不至于拿块橡皮把你们小雷家从地图上抹了,愁什么?”

“我……做了件事,可这问题不好乱说,我对这事吃不透,晚上就睡不好,我得找你商量。”

宋运辉看看手表,他紧接着还有个会,只得不由分说地道:“你来一趟吧,电话里没法说清楚。买好车票,给我个电话,我派车去接你。”

雷东宝放下电话,心里感觉怪怪的,好像电话那端的宋运辉非常陌生,不是那个他看着长齐胡须的妻弟。但雷东宝并没太在意,承认肯定是自己难得的小心眼,对着宋家心虚。回头拎起随身小包,取了些钱就投奔火车站去。他没给宋运辉打电话通知是哪个班点,他又不是嫩秧子,出差多了,还需什么人接送?

但到了东海厂,雷东宝终于动怒了。先是在大门口被拦住,然后出来个自称秘书的人,把他送到厂外东海招待所入住,然后他就一直等,等得不耐烦睡了一觉,醒来还没见宋运辉,却见桌上添了一些水果点心。宋运辉一直没露面,也没打算送他去宋家。

从下午一点一直等到五点钟,终于外面走廊一阵喧哗,雷东宝所在的门被敲响。雷东宝没动,坐沙发上抱手臂看着。但没一会儿,门被钥匙从外打开,毫无疑问,这是宋运辉的地盘。宋运辉料到雷东宝生气,见此情形只得赔笑道:“大哥,开了一下午的会,让你久等。走,我们去吃饭。”

宋运辉一开口,雷东宝便无法再生气,人家嗓子都哑了,可见是真忙。他起身,问一句:“你家还是饭店?”

宋运辉略带尴尬:“招待所吧,我已经跟家里通了电话,晚上不回去了,陪你说话。”

“好,开始拿我当外人了。”

“这话说的,该不会是跑那么远路,专门寻上门来找我碴吧?要真拿你当外人,刚才开会间隙说什么也拿上厕所做借口出来跟你照个面。大哥,这边。”宋运辉伸手拉了一把,将雷东宝拦向餐厅,“我爸妈那儿,年纪大的人顽固,你就别计较了。等下开颜会来,我让她早一步下班,应该快到了。”

雷东宝到底是很遗憾,运萍父母开始拒绝他。“你到底什么会,这么忙?”

宋运辉笑笑,等餐厅负责头目欢迎如仪完毕,两人坐下,他才道:“销售工作总结检讨会。说白了,骂人,废人。有些人过惯计划经济日子,对于我的走出去找上门战略贯彻不力,几个老的照样过着等客上门的清闲日子,还真给他们等到不少客,可是价格不行。我今天跟他们落实新考核制度,他们急了,急有什么用,做不到就下。”

雷东宝奇道:“你们国营还有下来的?”

宋运辉笑道:“下还真有点难,体制问题,只能折中一下,级别还挂着,工作不让负责。这几天已经有两个副处级的让我发落下去做普通科员。我们厂新,包袱比较小,历史负累也少,我已经申请上头,试点灵活管理机制。我打算改造工作一个部门一个部门地推开,方便我亲自插手。销售部门的试点,还请教了杨巡这个专门做倒爷的,还真收获不少宝贵经验。大哥,来这儿吃点海鲜,我让他们给你准备的。”

“都照着你说的做?你们厂长不说话?”

“我现在是正职。”

雷东宝看着宋运辉,咂舌道:“坐卫星咧……嚯,开颜,你好。你怎么越活越小了?一点不像厂长夫人。”

刚进来的程开颜听了只会做鬼脸,说雷东宝现在胖得跟猫猫玩的皮球一样圆,宋运辉在一边大笑。他还想叫雷东宝吃一种小小的螺,可惜雷东宝嫌烦,盘子转给程开颜,自己吃肉多的。宋运辉也没勉强,他骂了一下午的人,影响胃口,喝水多于吃菜。

雷东宝稍微填饱,就开始说他在小雷家推行的新政,以及推出新政的原因。宋运辉听着直皱眉头,连连摇头。雷东宝把事情讲完,问道:“你什么意思?我们县原书记……喏,老徐后面那个,他说行。”

“他说行,你为什么还睡不着?说明你心虚。”

💦 落 | 霞 | 小 | 说 | w w w | l u ox i a | co M|

“我为什么要心虚?小雷家天下哪样不是我挣出来的?跟我家的差不多,我只拿百分之十,谁敢说一声不?”

“你不心虚你为什么睡不着?你吼大声说明你外强中干。”

“宋运辉!没人跟我这么说话。”

程开颜忙小声道:“你们小声点,又不是在家里,这儿都是小辉部下,吵起来影响多不好。”

宋运辉拍拍程开颜的手,道:“不担心,面子不是靠维护出来的,面子是靠平日里一点一滴做出来的。”

“对。”雷东宝附议了一声,但随即领悟,宋运辉这话侧面嘲讽了他,他气道,“四只眼的贼阴险,你说我做错啥了?”

宋运辉道:“你这么做明显是拿集体的资产肥你个人的腰包,经不起调查论证。你有没有想过,你这是交给人一个大大的把柄,万一有谁要抓你一下辫子,你麻烦很大。可你这个人,又不是杨巡那样千伶百俐能把方方面面都摆平的。你表面风调雨顺,可你心里最清楚,这事儿是颗不知道什么时候爆的炸弹。”

雷东宝不耐烦地道:“我哪次不是给人抓辫子,可都平平安安活到今天。”

“不错,我还参与过一次。可以前你都是为村民谋好生活,村民会扛起锄头跟你干,现在呢,谁会跟着你对抗上面组织检查?你要真是个黑得下心的,多拿就多拿了,小人坦荡荡,不会晚上睡不着觉,可惜你不是。”

程开颜听丈夫硬是把“君子坦荡荡”给改成“小人坦荡荡”,忍不住低头闷笑,挨了宋运辉桌下一脚。雷东宝却是沉默了,他心里其实一直清楚,可是不肯承认,这回终于被宋运辉点破,他无法蒙混下去。宋运辉看着雷东宝,让雷东宝考虑了一会儿,才道:“清楚你错在哪儿了吧?”

雷东宝大声道:“我没错,谁能否认我在小雷家的贡献?我拿这些个份子谁敢不服?我还拿少了。”

宋运辉冷静地道:“理是没错,可人心肉长的,肉长的不讲理。你自己都内疚得睡不着,你说村民了解真实内情后怎么想?别自欺欺人。拿出办法来,有错改错。”

“小辉,你销售会议还没开够,拿我当孙子训?”

“回避解决不了问题。我旁观者清,我看你前面有两条道,一条道是你维持现状,睡不着没什么,几天过去熬疲了,照样睡好吃好。另一条道也不是要你学士根,而是让你的雷霆公司真正赚钱,不用刮三个实体的钱肥雷霆公司,这样分来的钱你拿着心安理得。”

“就算我愿意,红伟他们不答应。你想过没?”

“那都是看你的态度,你看看我,我拿的有红伟他们多?还不一样没日没夜的,机关那么多干部,谁不是拿一点点工资?”

“你少给我说大话,你是你,别人是别人。你开着公家车子,吃喝都是公家,你还要什么钱?”

宋运辉火大:“你这么说,我没法跟你说了。但我再说一句,算是废话。作为一个集体经济的领军人物,如果你先贪财,如果你失去你的信念,如果你没有一点牺牲精神,你那个集体经济将很快缺乏向心力,很快土崩瓦解。”

雷东宝对于宋运辉的话领会一半,大声驳斥:“我哪里贪财,我问你,多劳多得对不对?”

宋运辉闷在那儿,无法再说——雷东宝完全无法理解领导的艺术。程开颜见两人吵架一样,一直想劝他们冷静,这会儿才有机会插嘴,自然不便偏帮丈夫,打个圆场:“多劳多得当然对,国家说的。”

雷东宝却道:“我不是问你。”

宋运辉叹一声气,道:“理是没错,可人是讲理的吗?人要讲理,那管理就太简单了,跟一加一等于二一样简单。”

雷东宝道:“好,既然没错,我就做到底。谁要跟我不讲理,我打也要打得他讲理。”

要是换了别人,宋运辉早就话不投机半句多,可对着雷东宝,他走又不能走,说又说不通,只能坐那儿生闷气。心想既然坚持自己没错,那还辛苦跑来这儿问什么。程开颜见气氛那么僵,只敢小声跟丈夫道:“我吃饱了,回去哄猫猫睡觉去。”

宋运辉看看雷东宝,叫服务员去叫来小车班值班的,把程开颜送走。

这边雷东宝一个人的时候缓下劲来,等宋运辉回来,就道:“你说服我啊。”

宋运辉被这话惊得两眼滚圆,奇道:“我为什么要说服你?”

“你是我亲戚,你既然说我有错,你拿出理由说服我。”

要是换作别人说这种话,宋运辉一早拍案而起,这不是调戏他吗?他好歹忍住,闷头吃菜。雷东宝却不想放过他,一迭声地要他说。宋运辉心里真疑问,当年姐姐是怎么对付雷东宝的。宋运辉也有耐心,不说就是不说。

两人吃饱回到房间,雷东宝坐下就道:“你刚才一直跟我拗劲,我知道你大领导不方便在手下面前服软。现在就我们两个人,你说吧。”

宋运辉叹口气,疲倦地道:“你只要相信我是为你好,你就相信我的话。但我的话是不是有理,这件事上面我们两个站的立场不同,看出来的理由不一样,你不用一定要我说服你。就像以前我爸让人批斗,批斗的人心里认为他们占着理,他没错,可我们一家不那么想。理没有绝对。大哥,你有你的理,我不是你上司,没法让你服从我的理,我说再多的理你也不会认同,白说。你若是勉强因为我是谁而相信我的理,照着我的理做,你心里别扭着,你也做不好。你说呢?其实我该说的理前面都已经说了。我再讲一点我的经验,任何有关钱财分配办法的改动,都不能太激进,不要一步到位,否则一定会引起极大反弹。你们小雷家分配方式这回的改变,步子跨太大了,是质变。”

雷东宝听宋运辉绕来绕去说了半天,道:“你到底什么理由?”

宋运辉愣了一下,道:“你不是一直睡不着吗?你愁的还不是集体资产让你们挖墙脚,你担心名不正言不顺吗?就是这个理由:集体资产,不能擅自转为私有。”

雷东宝道:“你这里的集体资产都是国家一五一十投资的,当然不能私有。我们那儿不一样,我们都是靠自己搞起来的。我要是一开始就说我开砖厂我当个体户,你们给我干,我岀工资,现在这些钱不都一开始就是我的了吗?我哪里还用才拿10%?全都是我一句话的事。我已经够客气了。”

宋运辉听了,想了好一会儿,才道:“你也有理。”

“那你说……”

“为自己,为家人,别做出头鸟。我的意见:雷霆公司这个形式好,第一年先别挖村集体的墙脚,先依靠村集体的实力,向外发展贸易。不要给新公司太多唾手可得的好处,是逼他们自我发展的关键。第一年分配后看看大家意见,再看看社会环境变化,你再决定下一步怎么走。你以前那么激进,是因为小雷家本来就是穷到底的,折腾得起,可你也因为一次冒进让我姐早早离开我们。现在小雷家家大业大,你也已再婚,你凡事要考虑再三。”

宋运辉提到宋运萍的死,雷东宝立刻跟挨了针刺的气球一样,缩了进去。一下子几乎什么理由都不需要,就顺利接受了宋运辉的建议。他没再跟前面似的大声,而是叹气道:“挖集体墙脚这种事,我没当回事,其实我是不想对不起村里那些人对我的死忠。”

宋运辉听着“死忠”两个字,心下骇然,自觉把它们翻译成“死心塌地的信任”。而雷东宝对他姐姐的旧情,让他心中好过不少。

回去,雷东宝依然召开五人会议,把雷霆公司分阶段走的想法说了。红伟、正明、忠富三个人面面相觑,不肯吱声。雷东宝再三问三个人意见,只问岀红伟一句话,红伟说,那样的话,雷霆公司的总经理太难做了,他顾得了建材厂顾不了公司,为了别两头都落空,他还是专心顾住建材厂为好。雷东宝生气光屁股朋友不帮忙,一口应承下来,这个贸易公司他自己来。

三个人忽然都想到,这么一来,他们三个不都成了只管生产的车间主任?但是,雷霆公司已经在他们的支持下成立,雷东宝坐在那儿一张脸跟雷公一样黑,他们暂时都没法再有言语。

雷东宝说干就干,第一件事是把三个实体所有供销人员全部抽调出来,腾出村办会议室给他们办公。又把三个实体其他电话都拉来村办,只给每家留下一个号。他出手,谁敢有半句异议?红伟、正明、忠富三个人脸都黑了。

而抽调出来的供销员们,却看到另一片天地,相信属于他们的机会来了。

于是,雷东宝成了总经理,下面添了五个经理。小雷家的财权在雷东宝一声令下,全部集中到雷霆公司。一群人摸着石头过河。即使有供销员原先的熟悉门路,可到底雷霆公司的模式还有待磨合,一行走得风风雨雨。

搜索关注 落霞小说 公众号,微信看书更方便!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