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1991 · 10

阿耐2018年03月02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宋运辉出差回来,一直等待着老马一朝重权在手,大刀阔斧行动。但很遗憾,他看到进出老马办公室的人次增多,可一直不见老马采取任何措施。

老马自然是不信宋运辉忽然放权。对于旁人劝说趁机行事的建议,他一概一笑置之,犹如一大家子,闹腾得慌的是谁?是偏房们。正室一贯以不变应万变,坐看云卷云舒。他少做少错,身处正位,谁奈何得了他?老马已经想明白了,何必与偏房争一口气,放他宋运辉心甘情愿做牛做马去。

因此他并不插手宋运辉交上来的出国初步名单,转手就交给干部科,让干部科拿硬杠子先做个筛滤,完了又全部打包交还宋运辉,说这几个人都可以,包括他自己。宋运辉一看人数差不多,就不做修改,老赵也在名单上。宋运辉从北京回来还特意找老赵谈话,但老赵坚持要去,他只得应允,为此老赵还挺得意。

宋运辉看着老马等人热热闹闹地出国,不由想起自己第一次接触外商、第一次出国的情景。虽然时间已经过去好几年,可程序几乎没变,出国人的激动心情似乎也没啥变化,甚至统一订购西装、皮箱的举动也一成未变。唯一变化的是西装,终于不再那么死硬厚重。

宋运辉欢送走老马一行,等过几天又迎回来,考察的事就算胜利完成。老马只字没提日商的要求,每日里只在办公室与同事聊那日本往事。然而,在老马等人胜利考察回来后没几天,就从北京传来消息,老马一行被人告了。进一步的消息传来,原来老马等人在日本嫖妓,而且还有照片为证,这一下,整个东海工厂炸锅了。

嫖妓,这是多么古老的字眼,这是一个解放初期就被消灭的字眼,竟然会活生生出现在当今生活之中,这么一个无比爆炸性的话题稍一露头,一夜之间便在东海厂流传开来,更在口口相传中出现无数不同版本。老马一听见这个消息,就知道考察团里出现了内鬼,而且内鬼是哪一个,他也能猜得到,正是宋运辉亲信方平手下的那个斯文技术人员,但为时已晚。从老马到老赵,一行都无颜见人。

随即工作组进驻东海厂。

小拉一听到风声,就打电话过来问宋运辉:“你设计的?”

宋运辉连忙否认:“我又不是神人,我指挥得了东海厂的同事,怎么可能指挥日本人搞那一套?这指控我可担当不起。”

小拉笑道:“问题是目标都指向你。首先,老马下去,你最得利;其次,告发的人正是俗称你的人的随访人员,小伙子敢越级告发,谁在撑腰?”

宋运辉也是笑道:“这么说,如果我还说是巧合,就没人信啦?我索性也别装矫情。呵呵,不过有没有人怀疑你小拉兄?此事一出,我们订购该日商的设备就得避嫌了,最得便宜的是另一家设备供应商啊。”

小拉笑道:“得,原来这事儿是团伙合谋。既然出了这种丑闻,那个谁谁也没话好说,也得躲那日商远远的避嫌,这事儿啊,还真是一举多得。无论如何,我承你的美意。你嘛,也得小心着点,别让手下透露是你指使的告发。”

宋运辉微笑:“小拉兄,这件事的主体,并不在谁的告发,而是在丑闻这件事本身,这是你我谁都无法设计的事,因此所有相关的人,怨谁都不如怨自己,你说呢?跟我无关。”

小拉一笑:“有数。不过现在时间敏感,我也不想让那个人没面子,我这儿的设备商就晚几天再组织去你那儿吧,你看拖上半个月一个月的,你那里要不要紧?”

宋运辉道:“这事情没给出个初步处理结果之前,急吼吼来可能不大合适。现在应该说是处在主要领导身犯个人问题,工厂管理暂时出现空缺的微妙时期,没有上级指定的临时负责人,谁方便出面接待新一批外商嘛。”

小拉会心一笑,可也毫不掩饰地道:“这事,我替你赶紧解决了,你也找找这几个……”

宋运辉记下小拉说的这几个名单,思考了一支烟的时间,又把方平叫来细细吩咐一遍,这才放心进京找人。

调查丑闻并不是一件太复杂的事,工作组下来没几天,就把事情搞清楚回去汇报了。等宋运辉从北京回来没几天,上面的处理结果也拿了下来。

谁都以为老马既然托病不出,一定会托病到底,不会列席宣判会议,没想到老马来了,倒是其他几个闯祸的没好意思露脸,因为也知道部里的处理还轮不到他们这些干部。部里来的钦差先宣读对宋运辉的任命,任命宋运辉为厂长,然后宣读对老马的处理。

老马铁青着一张脸,一言不发,而就在钦差才刚开口宣布会议结束的一刹那,老马提前站了起来。谁都以为老马心头窝火,提前离场。大家都看着老马直着眼睛到走钦差身边,拿起文件仔细看了一遍,仿佛刚才老马没听清楚似的。随后老马将文件重重拍在桌上,转身又走。宋运辉见老马看完文件,那眼睛便死死盯着他,眼神充满仇恨,不由低下眼去不理。众人却都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两人的互动,会议室一片宁静。可还没等众人幻想岀什么,众人只觉眼前一花,只听“啪”一声脆响,众人都不由自主站了起来。

只见宋运辉一副眼镜飞向墙壁,哗然碎裂,而宋运辉则是一手捂脸,踉跄退开,早有离得最近的人冲上去,抱住激怒的老马。老马无法再出手,只能破口大骂:“姓宋的,你这阴毒小人。你千算万算,你终于把我们算计了,可你等着,总有人算计你,阴谋家不会有好下场。大家都看清楚,姓宋的手段毒辣,内心阴暗,你们早日觉醒……”

老马全力一掌,打得宋运辉眼前金星乱窜,耳边嗡嗡不绝,一股甜腥味在嘴里弥漫开来。宋运辉猝不及防,更是无法回手,好不容易才能稳住身形,还是被同事冲上来扶住才罢。他看见老马嘴唇歙合似乎是在骂他,可他惊恐地发现,他听不见,耳边的嗡嗡声盖过一切。他无法管老马说什么,强自镇定,大声喝道:“老马,如果还是男人,你好汉做事好汉当,不要再丢人现眼,我言尽于此。”在说话的当儿,众人都见到有血沫从宋运辉的嘴角缓缓淌下。他说完这些,才对扶住他的人道:“送我去医院。”

好多人反应过来,要么簇拥着宋运辉离开,要么收拾起纸笔离开,谁都不愿留下陪伴大势已去的老马,只留老马一人跳脚怒骂,骂到没有意思才收口离去,从此东海厂没有了老马。

宋运辉虽然被大群人簇拥着,可满心都是荒凉。他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若是换作刚毕业的时候,他仰首看到上层打架,他会骂一声无耻。因此可想而知簇拥着他的这帮人心里在想什么,他能看见这帮人的口是心非,可他无法驱赶他们的簇拥。他索性一言不发,闭目养神,什么都装听不见,其实他在接近医院的时候,已经能听到车外的声音,好在医院确诊他耳朵问题不大。

又被大伙儿簇拥上车子,宋运辉才坐上,司机就问:“宋厂长,回家还是去厂里?”

就那么简单一句话,宋运辉却是一时答不上来。他愣了一下,往后视镜一照,郁闷地靠回车椅,好久才道:“批发市场。”

他应该回家的,可他这样子没法面对父母,尤其是女儿。他怕看到女儿纯净的眼睛时心虚,不由想到精灵似的梁思申,真不知她的官僚父母是怎么教育她的。

心烦意乱间,看到车子走上去市里的公路,那是去寻建祥那儿的路,可宋运辉忽然又不耐烦地跟司机说:“回家,开回家去。”

司机没吱声,但开始找地方调头。宋运辉又恢复沉默,但渐渐地,一种可称之为愉快的情绪如醉酒般在全身弥漫,和着避震很好的进口车的轻颤,和着坐满四个人却依然保持的严肃紧张的静谧,混成只可意会的美酒般醇厚的享受。

因此下车的时候,宋运辉虽然鼓肿着一边脸,口齿也是含糊的,却已一脸满不在乎,大度地吩咐陪他坐了一下午闷车的同事回去好生招呼钦差,也让开始着手准备小规模欢送老马的活动,具体让看老马自己的意思。

晚上,寻建祥从妻子那儿获知消息,打电话过来关心宋运辉,宋运辉只是捂着冰毛巾漫不经心地说,不过是代价而已。寻建祥金州出身,了解大企业的那些桌面桌底较量背后的龌龊,但对于宋运辉这回以一个耳光换来正位背后的原因,他有些不敢深想。他已经越来越感觉宋运辉变了,变得像当年的水书记们,变得不再有单纯的清高。

杨巡却是从一个东海厂后勤采购员那里得知消息,立刻准备礼物,自己开车直奔宋运辉家。虽然东海厂那个后勤跟他说宋厂长要面子,此时未必喜欢人去,全厂领导都不敢去,可杨巡还是去了。他相信,自古伸手不打笑面人。

但令杨巡没想到的是,他进了宋家,宋家其他人都在小院子里乘凉,宋运辉却在书房。书房朝北,宋引积极要求前面带路,带着杨巡到书房门口,即便已经是初秋,杨巡依然感觉房间内热气轰然扑面。

杨巡看到的宋运辉脸上红肿基本已经消退,台灯光晕下略现疲惫。不等两个男人开口,宋引已经叽叽呱呱地说话:“爸爸,杨叔叔送来好几枝桂花,真香。”

💑 落=霞=小=说~w w w = l u ox i a = C om

宋运辉起身,请杨巡入座,顺手倒茶,嘴里依然略带含混地道:“你又送东西来?跟你说了多少次。嗯,桂花正当季,谢谢你,别的都拿回去。”

宋引立刻道:“我跟妈妈说去。”说着就噼噼啪啪顺着木楼梯跑下去了。

杨巡抢了热水瓶自己倒水,又顺便把宋运辉的也满上:“早知道宋厂长不肯受礼,可上门提东西惯了,不拿些东西在手上不敢敲门,呵呵。不过听你的话,不敢乱来,只拿来几枝刚摘的桂花,还有刚下的莲蓬和莲藕,都不是什么值钱玩意儿。”

宋运辉笑:“东西不算值钱,搜罗起来可得费心,那就谢谢你了,小杨,你的电器市场怎么样了?”

“证照全拿出来了,凭这些再问国托要了两百万,我打算电器市场与建材市场一起上。前几天钱拿来,才去广州和上海看了一遭,看起来市道不错的。”

“那么说,已经借了七百万?压力大不大?”

杨巡笑道:“说实话,没压力,现在反而是国托巴结我,怕我不还。宋厂长这么热还在做什么?”杨巡其实想问的是,什么事这么要紧,要才刚挨了打还急着做。

宋运辉又不是不知道,但依然微笑着从一堆国内国外的资料中,把一刀信纸捡出来递给杨巡,当然也有调戏杨巡看不懂的意思。杨巡果然一看就笑嘻嘻递了回去:“天书,绝对是天书。宋厂长,你是我见过唯一一个工作那么辛苦的国营厂领导,我见的好多晚上搓麻将喝老酒,以前的是打牌喝老酒。”

“辛苦,哼,辛苦都是为对得起自己。哎,小杨,你怎么想到建材市场那一块?这主意不错,我们职工宿舍楼完工入住,好多人着手自己装修房子,这市场倒是有前途。”

杨巡一拍大腿,道:“有眼光的人都看得到好处,这还是我特意跑去上海跟你那个美国学生梁小姐讨论出来的,梁小姐也说好。宋厂长和梁小姐两个都是见多识广,出国去过的人到底不一样,想出来的招数我都拿来当宝贝。改天等我稍微空点,我也得去外国看看,见见世面,嘿,我一定要去美国看看梁小姐……”

宋运辉听着杨巡左一声梁小姐右一声梁小姐,忽然心生不快,淡淡打断:“小杨,你以前那个妻子,找到没有?”

杨巡一愣:“没,她已经结婚了。”忽然想到,他以前曾跟宋运辉提起过这事,宋怎么会又想起来问,估计是忘了,却没想到宋运辉又反常地关心了他一下:“没考虑找个对象?”杨巡有些言不由衷地道:“我妈才去世不到一年,唉,等最小的妹妹考上大学再提,现在家里还按不平。”

“你那么辛苦,找个妻子给你解决一下后顾之忧很有必要。”

杨巡笑嘻嘻道:“我本事没宋厂长大,我的老婆,不,太太,一定要漂亮、能干,最好我还不是她的对手,我得一直追着她。”

小子想吃天鹅肉,宋运辉听着杨巡的话,顺理成章地想到杨巡想的是谁,心头更是不快,杨巡凭什么?他的眼睛在台灯光晕之上再次打量杨巡,看到的杨巡虽然如今一身俨然,可依然有抹不去的低俗。他心中一声冷笑,便也将此事抛到脑后。在他婉转示意较累打算早睡之下,杨巡识趣告退,宋运辉送他出门。但回来,宋运辉依然坐台灯下翻阅最新资料,那都是他托虞山卿替他收集寄来的最新技术动态。如今,意大利总理安德雷奥蒂刚刚继英国首相后访华,国际市场的大门已经轰然打开,而他,则已经手握东海厂的大权。如今唯一的难事,大约只有钱从何来这件事了。这事,小拉也帮不了。

除了进京跑路子,他必须做出最能感染人的二期方案。

眼下,虽然脑袋有些淤塞,可他兴奋得不愿入睡。一巴掌,结束了。他可以开始好好做事,好好……做人。

程开颜剥了一些新鲜莲子上来,非要一粒一粒亲手喂给丈夫吃,就跟她刚才剥了喂女儿一样。女儿吃时专心看着她的手,丈夫却是专心看他的资料,因此丈夫的嘴唇总是在叼走莲子的时候有意无意擦到她的手指,她很享受这小小的接触。程开颜坐在扶手上,贴着丈夫,不打扰他,继续剥莲子喂他。

生活是如此安定,她是如此满足。

莲子吃到宋运辉嘴里,有淡淡的清香。可他现在一边脸颊疼痛,并不方便咀嚼,但看程开颜如此体贴,他不便拂了妻子的好意,也就有一搭没一搭地勉强吃着。顺手又抽出一张纸来,记录考虑得还不十分成熟的处理决定,他决定根据部里处理老马的力度酌情减轻对跟随老马去日本那帮人的处理力度。老马已去,群龙无主,那帮人受此教训,还能反到哪儿去?唯有老赵,宋运辉落笔时很是犹豫。老赵此人,其技术在码头举足轻重,犹如所有有才干的技术能人,老赵从来对上司的指示并不认账,也并不只针对他宋运辉。可他自己过去也是个凭技术顶撞上司的,对老赵的态度并不厌烦。估计老赵现在正后悔不该不听他劝,争着赴日。他而今不可能处理其他人而不处理老赵,他下笔维艰,老赵这人,实在是重不得轻不得。

他运掌转动着一只莲蓬,老马去后,现在的东海已经如这莲蓬般尽在他的掌握,他的决定已不再需要假惺惺地再走一个会议过场。只是偌大东海厂,岂能如莲蓬般乖觉?

搜索关注 落霞小说 公众号,微信看书更方便!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