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1989 · 04

阿耐2018年03月02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杨巡又一次无法回家。为了赶在春节后电器市场的开业,他必须留在东北日夜督工。他本来打电话让一家都过来感受东北的冬天,可他妈拒绝了,他妈说杨连杨速两个半年后就要高考,不能让他们玩得心野了。杨巡只好一个人过,一个人在电器市场又当老板又睡地板。不过他并不寂寞,老李的徒弟们都爱跟他玩,因为他慷慨,总有大酒大肉款待。但是越是将近大年三十,玩伴儿越是被拘着回去跟家人团聚,电器市场只剩下杨巡孤零零一个人。一到晚上他就缩在被窝里拿着高中课本苦读,旁边的炉子都烤不暖这宽阔的大厅。

屋子里都是松木的香气,什么拉吊顶做柜台做隔断的事都按部就班地进行,唯独最要紧的水泥地没法浇,太冷,浇下去就成冰碴,以后没法用。杨巡窝在一间隔断里,旁边都拿三甲板封上,算是一个小窝,可少少的暖炉热气哪里抵得住无孔不入的寒气,他非工作时间几乎就窝在被窝里了,最多是稍微冲出几步,到木屑上小便。

二十九那天,天很冷,杨巡看着书,做着课题,吸溜着鼻涕,偶尔啃一口烤馒头,自己都为自己感动。忽然听到远处似乎传来鞭炮声响。他侧头一想,对了,广播里说起,新开张的一家合资宾馆门口广场今天放焰火。他一想到就激动了,屁股有些坐不住。磨蹭来磨蹭去,终于决定放自己一天假,骑上自行车飞奔去市中心那儿。

果然,好多人围在宾馆外面,吊着脖子看只有电视上才看到过的五彩焰火呼啸冲上天空,暴出一团一团美丽的花。杨巡挤不进去,他没东北人那么高,索性站到外圈的花坛上,这才大致看到里面有几个穿着电影里才有的怪里怪气外国军装般的人在里面放炮。他也忍不住艳羡地注视大玻璃门里面水晶宫般的宾馆,这几乎是他见过的最漂亮的地方。他心里摩拳擦掌地想,不急,等老子将电器市场安顿下来,总得找天时间到里面住一夜。以后得去北京上海广州,把最好看的宾馆都住遍。

对此想法,杨巡自信满满,他相信有朝一日准能做到。他看着宾馆上面霓虹灯勾勒出的“中港合资”,心里豪迈地想,对,哪天找时间还得去香港看看,看那儿是不是跟电视上演的一样繁华。

杨巡看烟花看灯火,正想入非非着,忽然眼睛一定,看住几条正走向宾馆大门的背影中的一条。杨巡眼睛很好,记性很好,看上一眼,就认出其中一条背影正是那个秋夜深深镌刻在他心头的背影。待得背影走进宾馆,站住转身,他更肯定,没错,就是那个抢走戴娇凤的人。

他紧抿双唇冷冷看着那人谈笑风生地接过与之同行的中年妇女的大衣,很是绅士地轻挽中年妇女继续向里走去,样子非常好,好得就像《上海滩》里的许文强似的。没看见戴娇凤,杨巡不知是因为戴娇凤回家过年还是怎的,他猜不到。他最希望戴娇凤已经离开这个男人。他希望,戴娇凤只是一时被那男子的表象迷住,而现在已经迷途知返回了老家。但是,杨巡咬牙切齿地凭良心承认,那男子确实好风度,不仅是长得好,而且有风度,举手投足间的风度。而杨巡又不得不承认,戴娇凤最爱看香港电视,她一直学着香港女人的打扮。

杨巡心中暗暗发誓,操,不就是学些英国殖民统治地的风度吗?他还看不上眼呢,他以后“打到殖民统治者老家去”,直接学老外的。

杨巡愤愤回去,焰火也不看了,回去钻进被窝刻苦攻读。一直看物理书到半夜,才仿佛稍稍出了点气。这一发奋,倒一夜啃下三大章。

整个春节,工匠休息,他就废寝忘食地学习,他到底是油滑性子,很快又乐观上了,笑家中准备高考的弟弟不知有没有他那么用功。打电话一问,果然没有,他拎着电话线就跟拎着弟弟耳朵似的,好好把两个弟弟教育了一番。

初五,他就把几个木匠叫来干活。电器市场的柜台布局都无须叫专人设计,他们做过电器生意的都清楚怎么布局最方便、最显眼。在他亲自跳上跳下的督工下,工程进展很快。唯一可气的是,气温依然没有解冻。

🍔 落·霞*小·说 w w w · l u ox i a · c om

但他不等了,挣钱这种事儿,必得分秒必争。有凹坑的地方先填上砂石垫上破三夹板,门口挂上棉帘,屋顶竖起广告牌子,再放几个鞭炮,电器市场开业了。

他把原先仓库街的老乡都一锅端了来他的市场,在仓库街老店面拿油漆刷上电器市场地址招引顾客来火车站这边,人家涂了他换种颜色再刷,没多久就把顾客都吸引到交通更方便的火车站边。再说店面更集中,又在室内,不用一家一家地挨冻吃西北风,顾客看上去都挺满意。

杨巡眼看开门大吉,这才放心。但他终究是没舍得花几百块钱去那宾馆住上一夜,他已经不再是去年春天以前大手大脚的杨巡,他现在心疼钱。

搜索关注 落霞小说 公众号,微信看书更方便!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