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1986 · 06

阿耐2018年03月02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虞山卿官升副科,便很快分到大一点的房子,装修结束,请几个相熟又岗位要紧的朋友去他家吃饭。宋运辉问程开颜去不去,程开颜最烦以前追求过她的虞山卿,她也不喜作假,不喜就不去。宋运辉就自己去了。

都是三十来岁的年轻新贵,见面都很随意。虞山卿的妻子下厨做菜,虞山卿招呼客人。一见宋运辉,虞山卿就递一支香烟给宋运辉,宋运辉虽然不吸,但一看壳子就知道,是良友。这会儿到处都是讨论涨价囤积的事儿,这儿也不例外,这个说家中厨房堆得没地儿搁脚,那个说买的毛巾够用十年。宋运辉回头,见虞山卿并不热衷,他也并不热衷。最近到处听到大家有关涨价的议论和抱怨,可他就是没从雷东宝那儿听到抱怨,他们正广开财路,哪里管得了一分一角的涨价。估计虞山卿也是,宋运辉倒不是,他只是觉得计较一分一角没什么意思。他过去对不参加讨论的虞山卿道:“参观一下你的书架,行吗?”

“书者,输也。总厂让我们两个书虫专管内外销售,大大失策。呵呵。”虞山卿将宋运辉领到书房,进门就见长长两排的书。

宋运辉却先看到挂在墙上的吉他,拿手指弹了一下,想到过去还住集体宿舍时的日子,笑问:“还弹吗?”

虞山卿索性将吉他取下,却没动手,左看右看,道:“没有弹的环境,没有那个热情了,叫谁来听?”

宋运辉犹豫了一下,道:“刘启明。”

虞山卿一笑:“找个耳朵还不容易,随便抓个女孩来,都会用水汪汪的眼睛看着我弹,可我只觉得对牛弹琴。我倒是想找你来听,冲你毛衣里面穿硬领衬衫,我就愿意弹奏给你听……”

“我不懂,我真不懂。”可宋运辉心里却是动了一下。

“别装低调,你家爱人在幼儿园说,你回家就听上海外文书店买来的外国音乐。”

“那跟我看技术书没啥两样,都是工具,工作的时候必须用到的道具。”

“试想,一个穿着工作服看似简单的年轻人,哼着贝多芬的《月光》,唱着瓦格纳的歌剧,老外面前,该多震撼。水书记说你做什么都用心,我说你做什么都有一股常人难及的狠劲。”

“姿态异常难看。”宋运辉一笑,指着两排图书,“这些书,非常小众。可见你虞科本质上是个什么人。”

“这些也是道具,蒙人的道具,可惜我现在混迹的场合用不上,我现在最需要的是俗语大全,最需要的是姿态难看,借用你的名言,就是堕落,堕落,哈哈。”

宋运辉终于心中确定虞山卿似乎是一味地在跟他攀搭关系,笑道:“我的名言是,人不能这么堕落。哎,小虞,说吧,你要我做什么。”

虞山卿绝没想到宋运辉会自己提出来,一时有点尴尬有点被动,呵呵笑上两声后,才道:“跟聪明人说话就是轻松。没错,我想请你小宋帮忙,这忙,只有你帮得上。”

宋运辉大致已经明白是什么事,但还是佯作不知:“那是你虞科抬举我,我哪有那么重要。是什么产品需要出口?”

虞山卿忙道:“我怎么敢插手出口的事。是这样,一位大买主希望采购一部分新车间的产品,用作他们出口产品的生产原料。可我一问之下,听说新车间两个月内的产品都得交给你的外贸订单,不可能给我哪怕是小小的一吨。所以我只有向你通融,匀给我一千吨,我那位买主对于总厂而言,实在是个太重要的客户。”

不出所料,宋运辉心说。“小虞,这事要紧,你得赶紧跟水书记说,让总调安排新车间生产。”

虞山卿苦笑道:“水书记能安排的事还需要找你吗?就是因为水书记也安排不下去,总调说产能只有这些,你的外贸订单又是紧扣时间不能拖延的,误点得赔外商美元,压根没法安排我的一千吨……”

“你看。”宋运辉摊开手,微笑,“新车间的产品基本上用于出口,我在订单上签时间的时候,也是根据设备产能来签,几乎很少打出时间余量。否则新车间产品压库,创汇不足,影响奖金的话,去年部里抓亏损的事又得重演,我又得挨批斗。”

虞山卿道:“听说有那么一次,一位老客户临时要求加量,你答应了,也如期保质保量给货了,可见有办法。今天,你千万再答应我一次,要不,我汇报给水书记,请水书记跟你说。”

宋运辉笑道:“这种事,有,不过因为是外贸订单,新车间上下才买账,但也害得我没日没夜在总控盯了一周。至于内贸的,我还是建议你让水书记压下去。”

“水书记可以压,可是压下去后,新车间还不得找你去拉负荷?你不去总控盯着,他们敢拉?再说我不能事事都麻烦水书记啊,让别人说我狐假虎威。而且县官不如现管,谁不知道你在新车间一言九鼎,只要你出马,新车间谁不听你的?你就帮我盯三天吧,求你。”

“你事急,我不跟你绕圈子,直说吧。这种事,我可一不可二,多次越界到新车间伸手的话,我怕有人误会。这事你只要把总厂到分厂的程序走通,要我到新车间加班,那还不是你虞科一句话的事。”

虞山卿是个灵活人,立刻领会,脸上阴转多云。不错,新车间的车间主任还是闵厂长兼着,宋运辉与闵厂长曾经公开龃龉,这才调到运销处做出口,总厂谁都知道,当然,他是不便三番五次地插手新车间的事务了。他了然地道:“看来,还是得请水书记出面。”闵厂长只买水书记的账。

宋运辉笑:“唯一的路。至于我们之间,你压根儿不用那么客气,一个电话我就会做到。”

虞山卿拍着宋运辉的背开心地笑:“是啊,不过礼多人不怪啊,是不是?看中哪本书,尽管挑。”

宋运辉笑道:“你出去,尽主人本分去,让我慢慢挑。”

虞山卿又亲热地拍拍宋运辉,才出去了。里面宋运辉对着书架回想了会儿,觉得不错,是该这么回答。其实他在新车间确实一言九鼎,但是,他怎么可能自说自话为虞山卿做事。虞山卿在做什么,哪天总有人会知道,他不能给人一个他与虞山卿沆瀣一气的假象。而且,他现在进新车间,背后总是追着闵厂长的眼睛,他如今目的达到,何必继续挑逗闵厂长的神经。

菜很丰富,竟然还有罕见的大对虾。

回到家里,看到家徒四壁的自家,再想到被家具塞得满满的虞山卿新家,不由得心生感慨。不久之前,虞山卿还一直有意避着他,见面也没什么话说,现在虞山卿主动邀宴,而且还可以放下身段赔笑脸求他办事,这都只能说明一个问题,虞山卿内心强壮了。而虞山卿内心强壮的原因在于,他自知与水书记的关系是如何之铁。继续抽丝剥茧,找出铁的原因,毫无疑问,这与虞山卿跟他相同资历,工资甚至还不如他,却能将家塞得满满,香烟老酒都是高级品有关,那些好处,虞山卿岂是独享。以虞山卿与水书记的这等关系,哪天英语会话也不错的虞山卿如果忽然想插手出口科了呢?宋运辉无法不感受到危机。

让新车间超负荷增产的事,果然由虞山卿上报水书记,由水书记直接下令给一分厂与总调,宋运辉扯着虎皮令旗下新车间帮了虞山卿一个忙。只是,令宋运辉心里难过的是,虞山卿要去的这批产品,内销价格远远低于外销,金州非常吃亏。但是宋运辉有什么办法呢?而他对虞山卿与水书记的关系更添一层体会。

人无远虑,必有近患,宋运辉不得不开始考虑如何巩固自己在出口科和新车间的地位,因此,他在教别人掌握技术的时候,开始有意保留。宁可自己辛苦一点,经常新车间与运销处两头跑,也好过忽然一天被人踢开。至于出口科,成亦萧何败亦萧何,都在水书记一念之间。

事后,宋运辉便出差了。省化工进出口公司想代理金州总厂的出口业务,通过朋友,委托再委托地一直找到水书记,水书记让宋运辉去谈谈。当然水书记是有前提的,但是,水书记已经在宋运辉心中失去光泽,水书记的话,宋运辉不会再如过去一样奉为圣旨,他现在只会把水书记的话当作底线,底线之上,他随意发挥。他从水书记话中找出的底线是,给不给省化工做,无所谓。因此,宋运辉尽可以放开了与省化工谈判。他想碰触一下代理费的数值,虽然压下代理费,钱并不会落入他的腰包,但他想要尝试。

宋运辉有恃无恐,谈得很放开。但在谈的过程中,了解到省化工的福利待遇之后,除规定代理费外,他提出几点附加,其中就有一条安插人员进省化工。省化工的经理答应得异常艰难,可最终还是看在金州巨大的代理费预期的面上,咬牙答应。

等宋运辉三天后回金州,妻子程开颜却交给他一个小小盒子,他打开,里面是一串漂亮的紫色珍珠项链。程开颜说是虞山卿的妻子前天来他们家聊天,走的时候一定要把这个送给她,说是感谢。宋运辉将珍珠翻来覆去,问程开颜这玩意儿大约值多少钱,程开颜不知道,本市百货店没见过的,本市的都是白的,但估计得好几百。

宋运辉看看美丽的珍珠,再看看程开颜,程开颜眼神中流露出对珍珠的喜欢,结果还是让程开颜退珍珠给虞山卿妻子,怎么来怎么去。当然,怕程开颜说话有误,退不回珍珠,宋运辉自己先想好应对话语,教给程开颜。他不与虞山卿同流合污。

回头上班,宋运辉将与省化工的谈判结果对水书记说了一下,尤其是那些附加条件。他上来就直说他觉得附加条件挺适合水公子,就是照着水公子的条件与省化工谈的,说省化工答应可以两夫妻一起去,而且以省化工与金州的火车距离,离家不算太远。他又把省化工答应的房屋、收入等福利条件与水书记详细说明。他谈时已经想到,水书记一个儿子远在上海,另一个在金州高不成低不就,不如去省进出口公司做全方位提升,反正有老子在金州支撑,省化工不敢亏待了水公子。

水书记也很爽快,当下就直说这两个名额让他儿子儿媳去正合适,也很感谢宋运辉想得周到。与宋运辉详细商量了后一步怎么调动儿子的工作,便要宋运辉出面全权负责后续事宜,包括在金州和省化工两处。

宋运辉第一次做这等以权谋私的事,从水书记办公室出来,心里感慨自己的堕落,说明白了,他现在这个角色就是狗腿子的角色,与虞山卿没什么差别,与虞山卿所谋也是一样。原因很简单,上有所好,下有甚焉。他为自己找到解释,为了一个在外贸的儿子,水书记是说什么都不会继续偏向虞山卿,让新车间经常堕落地生产低价内销产品了。他是用自己的堕落,换取新车间的不堕落。他安慰自己的良心,不,他自己并不沾手非分利益,他为的是他的宝贝新车间。他尽量忽略他的另外一个目的。

回头想想,原以为做这等宵小之事会非常难堪,可做了才知道,好多事都是大家心知肚明,只少个提出来的,只要条件成熟,这种事,都是顺水推舟。

宋运辉拒收虞山卿的礼,可虞山卿又没法绕过宋运辉。因此,虞山卿求上宋运辉的时候,不得不看宋运辉的眼色,听宋运辉的牢骚,宋运辉怨说总是插手新车间的工作,看尽人脸色,虞山卿就把这话放大几倍,传达给水书记,以便水书记从上往下地加压,让新车间尽快出货。所有的抱怨,宋运辉都不直接向水书记说,而是由虞山卿出于个人需要,积极传达。几次三番,水书记烦不胜烦,知道这条关系不能不理顺,否则宋运辉没法干活,而宋运辉此时又不可能离开出口科,出口科也需要他。水书记索性特事特办,让宋运辉跨单位到新车间又兼了一职,调任副处,虞山卿至此才明白,他被宋运辉利用了。可他也只能吞下这个哑巴亏。

而宋运辉心照不宣,明白这个职位与水书记儿子的速速开赴省城就位大有关系。而他,则是终于又可以名正言顺地回去新车间了。

这时,久无音讯的梁思申终于传来消息,在她憋了一肚子火,准备将情况捅给媒体之前,好面子的外公、舅舅们屈服,她与外公、舅舅们庭外和解,拿了符合她意愿的一笔,这笔钱足够她读书安家,但她也被痛斥为白眼狼,以后别想再上外公家的门。她秋天将升大学,已经选择一家顶级大学的通知书,她准备中学毕业后回国一趟,见面详谈。

宋运辉终于可以为梁思申松一口气。但他告诉程开颜,梁思申将回国的时候,程开颜心里很有点担心,而且担心外露,露了好几天。出于一种深刻的担心,程开颜在避孕措施上做了手脚。未几,她果然怀孕。程开颜的怀孕令她自己心中放下一块石头,令她丈夫欣喜若狂。可她实在有点受不了宋运辉的谨慎,先是带着她托关系找到相熟妇产科医生,问询各类注意事项;然后宋运辉每天研究有关书籍,每天对着她千叮咛万嘱咐,就差恨不得一条绳子把她绑在床上养胎。程开颜感觉异常甜蜜,她虽然觉得宋运辉因为他姐姐流产去世的阴影而对她关心过头,可她甘之如饴,她是天下第一幸福的孕妇。

宋运辉兼职新车间后,忙了许多。但再忙碌,他也不要妻子忙碌,他动手将家务做好。程开颜常心疼宋运辉的忙碌,可宋运辉却并不觉得累,或者辛苦,他反而觉得生活又多一个目标明确的盼头,生活比之前的更有意义。只是宋运辉担心,恐怕只有等程开颜将孩子顺利生下,母子平安,他才会放下担心。

金州是个缓慢行走的巨人,但是在等级制度的运作上,却是雷厉风行。宋运辉调升副处级别没多久,都不须他向相关科室提出要求,相关科室已经笑容满面地自己送上门来,递上几串钥匙给宋运辉,让他自己从处长楼群中挑一间中意的。金州总厂几万工人,上千科级干部,处级干部却只百来号人。物以稀为贵,在金州,升到处级后,便基本上是万众仰望了,被万众仰望的人,自然是可以方便地捞取有利福利,不,甚至不须动手,自有人上门巴结。

宋运辉这个农村长大、从小亲近土地的人,再加担心程开颜怀孕,行走楼梯不便,他挑了一间一楼的房子。房前房后都是宽阔的空地,处长楼的特殊地理位置,又决定此地楼距开阔,不存在太阳照不到一楼的难题。房子虽然没有程厂长的厂长楼那么宽敞,可已经是四室一厅,其中客厅宽阔,可以骑自行车绕行,而且还可以是二十八寸大自行车。房子里面已经粉刷,所有水泥地上铺的是白底红花蓝叶的地砖,卫生间地面已经铺上马赛克,还配有一只罕见的雪白马桶和雪白立式瓷洗脸盆,这还是今年初才改造的,与厂长楼同步。

可是,宋运辉连原本的两室一厅都填不满,还空出一间什么都不放,如今搬进处长楼,有限的几件家具更是如滴水入海,找都找不到。请朋友帮忙搬家,等客人散尽,程开颜笑着踢开两间什么都没放的房间的门,打开两间房间的电灯,指着里面道:“我们当年结婚时没钱装修房子,是多么正确呀,嘻嘻,我们早就知道我们很快会换房子。小辉,哥哥都嫉妒死了。”

宋运辉穿着皮鞋在空阔的房间里走来走去,他有意踩得很响的脚步声仿佛都有回音,他听着静谧中清脆的脚步声响,志得意满。“我们是处长楼最年轻的户主,不久,我们的孩子将是在处长楼出生的唯一婴儿。可惜你爸妈也有大房子,我家刚造了新房,爸妈不爱搬家,否则我们还可以与老人同住。这间,等我有空布置出来做孩子的房间,这间做书房,摆两张桌子,以后我看书孩子做作业,那间给你看电视,大厅……大厅那么大干什么,哈哈。”

反正家里没旁人,程开颜肆无忌惮地道:“书房只要一张桌子就行,谁知道我们孩子上小学之前,我们是不是还得搬家,跟我爸做邻居去,这事儿没准头。我要在门外种上花,还要养只猫,以后和孩子玩,哈。”

两人嘻嘻哈哈开心好一会儿,程开颜忽然压低声音,鬼鬼祟祟地笑问:“你上任三把火,是不是要撸谁呀?先说给我听听呀。”

宋运辉眉毛一扬,有点张狂地道:“需要撸谁吗?不需要。因为我从没真正离开过新车间。我唯一要做的事只有一件,那就是保证我在新车间独一无二的地位,进一步提升新车间对我的依存度。”

程开颜疑道:“可是,大家不是都说新车间少不了你吗?”

“那只是短期现象。”宋运辉微微一撇嘴,“随着越来越多的大学生分进新车间,我的那些优势,很快会被别人追上。当别人与我的差距缩小到某一可承受范围之内时,我的位置就不稳了。我现在所要做的,是得把贸易、生产、新产品开发、新工艺改进,甚至包括设备改良等联系在一起,全面提升新车间的技术领先地位,争取在国际市场的竞争力,顺便,推动我自己永远领跑。”

“那你不得忙死了吗?”程开颜看着宋运辉很是崇拜。

“忙,不会死,人只有越忙越活,流水不腐,户枢不蠹。自从与外商充分接触后,我才真正了解国际市场。以前,在报刊杂志上阅读到的信息太过有限,而且很多非业内人士写的东西局限性很大。我很有意在新车间先进设备的框架上,研究如何进一步提高质量,争取产品价值的提升,同时我得发动引导新进大学生研究改造工艺,看还有没有挖潜改造,节约成本的可能。前段时间,我们是引进设备,消化新技术。如今,我们要在消化基础上,进一步提高。引进、消化、提高,我要让新车间跟着我奔跑,谁也无法停歇,哪天若也能技术输出,那才叫真正的成功了。”

程开颜似懂非懂,基本不懂,反正是用水汪汪的眼睛崇敬着在她面前激情澎湃、壮志满怀的丈夫,她既然不懂,也不装懂了,她就听丈夫的,做贤内助,管好自己的小家。她现在满心规划的是家中南北两个院子,该种些什么才好。她的眼里满是憧憬。

宋运辉本没指望程开颜的呼应,可没呼应他的兴致就维持不了多久。他很快又老僧入定般看起他的书。

 

共一条评论

  1. 匿名说道: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