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1985 · 03

阿耐2018年03月02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调查了,证据确凿。跑拖拉机的好几个人知道。”士根取出一只信封,“里面是证据。”

雷东宝拿来证据细看,眉毛越拧越紧。看完,拍案而起。士根忙也跳起来,一把拖住雷东宝:“你不能急,我就是怕你急才一直没跟你讲,先把外围调查做好了才告诉你。你妥善处理,老叔与别人不一样。”

“大伙儿都看着。”雷东宝简直可说狰狞。

“可他是老叔,不是别人。”士根死死拖住雷东宝,“或者悄悄把他撤职了,算他退休,对大家有个交代。”

“不行。”雷东宝大力挣出去,“你守着电线厂。”便走了,直奔砖厂找老书记。士根无奈,拿起电话想跟老书记先说一声,可想了想,还是放下。他相信雷东宝的处理,但他担心,他最终还是没敢大意,骑上自行车远远跟去。

雷东宝找上砖厂,直奔老书记办公室,一声不吭进门,关门,关窗,将信封扔老书记面前。

老书记不知是什么事,打开一看,脸色煞白,一言不发。

雷东宝盯着老书记,咬牙切齿地道:“叔,你是老叔,我先来问你,怎么处理?”

老书记还是不吭声,摸出一支香烟,却双手颤抖,火柴划不亮。雷东宝没帮忙,依然盯着老书记,也不言语。

有人来办公室找老书记,在窗外一看里面肃杀气氛,立马乖乖溜走。里面两个人在沉默中对坐足有十分钟,老书记才终于划亮一根火柴,点着一支烟。

雷东宝拿出他这辈子最大的耐心,才闷声不响等着老书记将一支烟死命地抽完。原以为老书记这下总该说话,没想到老书记晃晃悠悠站起来,佝偻着背,走向门口,却依然不表态。雷东宝不得不仗着年轻身手好,一脚伸出去险险地拦住门,不让老书记打开。“叔,给句话。”

“你看着办。”老书记站在门前,并没施力开门,却也没看向雷东宝。

雷东宝愣住,一张脸更黑,想了一下,便将拦住门的腿撤回:“叔看着我长大,最后给你的机会不抓住,你知道我会怎么做。”

“我求你拜你,你会放我一马吗?我太知道你。”

🌹 落+霞-小+说+ ww w + l u ox i a - C o m +

“既然太知道,为什么你还明知故犯?”

“又没多少,我没想到有人敢查我。现在的小雷家是你的天下啦。”说着话,老书记打开办公室门,却看到赶着进大门的士根,自言自语,“好样的,雷士根,狗奴才。”

士根感觉到老书记的目光如刀刮过他的脸,当然,他的招呼老书记不会应声。他看着老书记走到大门口,试图骑上自行车,不成,不得不推自行车出门。他赶紧跑进办公室,看到雷东宝正好黑着脸走出来,他忙问:“没吵?”

雷东宝摇头:“立刻,红伟接手砖厂,你查账,搞它一清二楚,张榜公布。”

“其实老叔不声不响退出已经够说明问题,村里大伙儿都心里清楚,就算他退休吧,别追查得那么彻底。打人不打脸,给老叔留点面子。”

“查!一查到底!叔知道我会怎么做。”

士根犹豫了会儿,才道:“老叔知道的内情太多,万一他要求我们公布送给那些县领导和邻市电线厂领导的财物呢?他如果嚷嚷出来,事情得闹大了。”

“士根,你前怕狼,后怕虎。照我说的做,查。你以为叔敢闹?这种事换成老猢狲都不敢闹。”

士根凡事务求百分百保障,岂敢像雷东宝般赌命。可看雷东宝那架势,他既然说服不了,那就得查,不查不行,雷东宝也懂点财务,逼急了雷东宝会跳出来自己查,到时对老书记打击更大。正说着,红伟被雷东宝一个电话叫来,风风火火赶到,跳下自行车就气喘吁吁地问:“怎么啦?出什么事了?我跟老书记打招呼,他理也不理我,脸色像结结棍棍饿了三天。”

雷东宝简短地道:“你今天开始接手砖厂,叔出问题退休。最后结果出来前,你们跟谁都别说原因。”

士根道:“要不,开个村干部会议,大家商量决定?”

“你们都敢投票?”雷东宝瞪着眼睛反问。

红伟听得云里雾里,直到雷东宝骑车离开,他才从士根嘴里得知来龙去脉,忍不住埋怨士根:“你这不是让东宝为难吗?你要他怎么处理老书记?你把他们两个都逼上绝路了。”

士根叹息:“我本来也不想,可我管着账,我再不出来说话,老书记手指越伸越长。你以为大家不知道?都瞒着东宝一个而已,都趁东宝忙,做戏给东宝看,最好东宝看不见时候自己也学着老书记捞一票。我管账的不说谁说。而且我再不阻止老书记,大家连我们两个管事的也会怀疑上。我唯一担心的是东宝怎么处理老书记,东宝一向下手太重。”

红伟想了会儿,道:“老书记也太不要脸,孙子都有了的人,明目张胆的,这么贪全村人的钱,不怕出门让人戳背脊。以前跟东宝提起过,东宝太相信老书记,放给老书记的权太大,不像对我们,每天查我们的进出,看账跟查犯人一样。”

士根若有所思地看着红伟,好久才道:“我一手管账,一手管电线厂和养猪场,比你更让人怀疑。不行,我得让东宝把职责明确了,否则哪天我也会忍不住学老书记贪一把。对了,得跟东宝提一下,老书记是他惯出来的。人哪是神仙啊,白花花银子谁不要。”

红伟忙道:“你别这样看着我,我还行,最多吃人家几支香烟。我们卖出去的东西,价格明摆着的,谁能像老书记一样乱来啊。我现在没空跟你说话,得跟砖厂的人开个会。晚上我们再一起劝劝东宝,别把老书记逼急了,和气一点嘛,我们旁观的也省得胆战心惊。”

士根还是若有所思,有点神叨叨地点点头,去村办查账,贯彻雷东宝的“查”字诀。功课得做足,不能冤枉老书记,也不能放过老书记,但是处理手法上得劝东宝别太狠。只是士根被红伟的话提醒,也担心自己哪天蹈老书记覆辙,他要伸手,太容易了,比老书记更容易,雷东宝相信他,所有的印把子都是他抓着,他只要做个假账,神仙都查不出来。他现在凭良心做事,但未来呢?

士根越想越心惊,开始谋划改变。

红伟走没多久,士根去村办公室,却见老书记的儿子倚在门口冲他客套地笑:“士根哥,干吗去呢?”

老书记的儿子年龄比士根长,现下却跟着村里一班小伙子喊士根哥,士根自然明白原因,他是帮他爹探听情况来呢。士根没想撒谎,直说:“查账去。”说完锁上电话。

“士根哥,你说都是姓雷的,东宝书记又是我爹一手提拔上来的,不能开恩一点刀下留人吗?干吗非要学包公一样逼我爹呢?”

“你他妈但凡能正经干点活挣点钱,你爹也不会给逼到今天这地步。别跟我说,我奉命查账。你孝敬,你出头替你爹顶着责任。”

老书记儿子见奉劝不成,躁了,堵办公室门口不让士根去财务室:“雷士根,你这条跟雷东宝后面舔屁股的狗,你奉谁的命查账?你说,你说,告状的是不是你?你这条狗,吃屎的狗……”

士根为人内敛,听到骂,却不急不躁,两眼看看门外晒场上探头探脑围观的人,冷静地道:“东宝书记还看着你爹面子不处理呢,你先把你爹丑事嚷嚷开来,到底是谁要你爹好看?”

老书记的儿子一愣,慌忙中捂住自己的嘴。士根趁机擦身而过,去财务室。老书记儿子一看不好,他怕士根查出证据,那是非看住士根不让去财务室,抢上前去抱住士根不让走,力气用大了,摔得士根差点翻倒。士根以为老书记儿子袭击他,火气终于上来,两人扭成一团,打得不可开交。这下,本来雷东宝连红伟都不打算告诉的事,经这么一场打斗,经老书记儿子一嚷嚷,飞速地大白在众人眼皮子底下。大家不仅知道了老书记贪财,还亲眼看到老书记无理取闹指使儿子不让查账,不管是不是老书记指使的儿子,这笔账全都算到老书记头上,老书记顷刻英名扫地。

两人很快被旁人分开,有势利的帮着新发势力新村长士根骂老书记儿子,祖宗十八代都给骂了出来,有息事宁人的推着老书记儿子回家,直把这个败事有余的人塞进院门才作罢。老书记本来是叫儿子出去探个动静,以便有所准备,一直站院子里侧着耳朵留神听着,没想到听到儿子将事情捅到光天化日之下,听到有人对他的辱骂唾弃。想到自己一世英名,运动时期都不曾倒下,此刻却被众人羞辱,再无颜出门见人,窝在家里不敢出去见人,也不敢再要儿子出去见人。尤其是想到雷东宝不知会采取什么措施毫无情面地召集全小雷家人开会批斗他处分他,他的党票会不会被剥夺,他更是夜不能寐,天天如坐针毡。外面有什么声音,他就风声鹤唳一般竖起耳朵倾听,又怕听到别人的评论,又想听到别人的评论,他茶饭不思,整天抽烟打发。

终于有四只眼会计第三天傍晚时候隔墙捎来一条最新消息,士根查出一叠不合理单价批条,甚至查出几个月过分虚高废品率,如今已经开始找人一一核对批条是否有猫腻,找砖厂考核本子核对废品率是否属实。老书记没想到士根竟会查到废品率上去,那是他做的最大的手脚,而不是吃人一顿收人几块钱这样的小事,顿时知道问题严重,极有可能吃上官司。他闷坐炕头,越想越烦,越想越没脸见人,越想后果越严重,外面春雨潇潇,他找根细麻绳半夜上了吊。

一时,所有原本指责老书记的舆论都闷了声,人死为大,有些开始数落雷东宝和士根不该对德高望重的老书记赶尽杀绝。雷东宝布置士根查账后,自己连着几天守在工地,监督工程,没想到会听到老书记的噩耗,他也傻了,怀疑自己是不是威逼过甚。他当天赶回村里想参加老书记的葬礼,但被老书记一家痛骂,他没有回嘴,转身离开。可是农村人骂人没遮拦,老书记儿子一张嘴尤其漏风,一骂骂到雷东宝克死老婆不够还克死亲手提拔他的恩人,雷东宝才忍无可忍,张开蒲扇般大掌就是一耳光,打得老书记儿子眼冒金星,不敢再骂,但个个见面横眉冷目。士根文气,却是给老书记家人堵住家门痛骂。士根没有还嘴,老书记死都死了,他难道能拿着证据自辩老书记这是罪有应得自绝于人民?

葬礼过去,反而是追查贪污的雷东宝与士根被人指责薄情寡义。这件事却也令小雷家人人自危,手中可以接触公家钱的,有些小权的,都知道了书记村长的铁面无情,连老书记都能处理,那些人自己心中掂量,还有谁的分量重过老书记。

但士根好几天没法出门,家门被送葬回来的老书记家人堵住。雷东宝煞气重,没人敢堵他的门,可他家窗户好几扇被砸。对于老书记的死,雷东宝一直很矛盾。当年,老书记提拔他,重用他,维护他,没有老书记对公社的阳奉阴违,就没有他雷东宝今天的成就。老书记的家里人骂他没良心,他一边真觉得自己没良心,逼死老书记,一边却又觉得挺冤。他管着一个村,如果放任老书记伸手捞村里便宜,那不是失职?如果放任老书记捞钱,村民得骂他与老书记穿连裆裤,可他才下手处理老书记,老书记一自杀,村民又骂他良心让狗吃了,他怎么左右都不是人呢?

有围绕在他身边的人提醒他,士根家被围三天,可能断粮。雷东宝知道,这会儿谁也不敢去惹那帮披麻戴孝哭哭啼啼围堵士根家的老书记家亲戚,死人家的亲戚什么事都做得出来,做出来的事糊别人一辈子晦气。只有他出马,即使他可能遭到围攻谩骂,他也得出马,因为他是一村之长,彻查老书记的决定由他作出,他有责任担负最大部分的压力,而不是士根。前面三天,老书记出殡之前,他一直忍着,隐忍不发,那是他对老书记过去的尊重。但是老书记既然入土为安,他不忍了。他的做人信条里,“忍”字淡而又淡。

雷东宝要四宝去买来一捆荤素菜,他拎着直奔士根家,没要任何人跟着。他大摇大摆地去,后面远远跟了几个偷看热闹的。到士根家门口,那些披麻戴孝的当作没看见,都是默默低头坐着敲着,就是不让道。雷东宝在圈外吆喝一声:“让个道。”没人理他,都是估摸着雷东宝再煞,也不至于踩着别人脑袋走路。

雷东宝果然没有硬闯,但也没有客气,站在圈外,响亮地道:“这件事,是我要士根查,冤有头债有主,你们要找,找我,你们没种。叔以前是我敬重的人,出问题时我先找他,问他怎么处理,他说随便我处理。好,那就随便我,即使是我亲爹亲娘,出问题也是要查,死了也要查到底,好给你们一个交代,看我有没有冤他,看你们有没有冤士根。查出来的问题,昧钱的,父债子还,昧良心的,到此为止。今天,我把话扔这儿了,你们有种,继续堵着,士根出不来,我请乡里出面查账。你们尽管逼我,我雷东宝打小是光棍,没有怕的。”说完,将手中一捆荤素大力扔进围墙,转身要走。

老书记家众人面面相觑,嘴里早仗着人势骂出断子绝孙的话来。越骂越激动,老书记的老妻越众而出,举起缠白纸条的竹棒照雷东宝劈头盖脸抽过去:“贼种,你逼死我老头,你还想逼死我?”

雷东宝一把抓住竹棒,拉得老书记的老妻差点踉跄而出,摔倒在地,硬是被她那些亲戚的头颅顶住。雷东宝拿竹棒指着众人,道:“本来想悄悄处理这事,叔悄悄退休悄悄退钱,没人知道,叔自己也清楚,回家就不吱声。硬是被你们自己吵上村办捅出来,天下哪里见过这样的儿子,巴不得老子没脸见人,叔自杀,那也是让他不成器的儿子逼死的。如今叔已经入土,你们还不让叔安心,到处哭哭啼啼怕别人不知道叔怎么死的,好啊,我帮你们,叔的问题查出来,我张榜公布,让全村每个人都知道,你们满意了吧?你们这帮逆子,叔都是被你们害死的,害死了还不让他好过。”

雷东宝一边说,众人一边鼓噪,有人想夺雷东宝手里的竹棒,雷东宝不得不一边大声说话,一边挥棒乱打。众人忌惮他真张榜公布,可又骑虎难下,不能被人一吓就回,而老书记的儿女亲人哀恸老父之死,不是雷东宝三言两语可以说退劝退。再说以往都是雷东宝唱红脸,士根唱白脸,让人有机会下台阶,可如今士根被他们围在屋里,没法出来对唱。老书记老妻急了,顺势往地上一滚,大哭“书记打人,书记打人,不要活了……”,抓起手里能抓的东西都扔向雷东宝。

雷东宝躁极,心说这帮人怎么不听劝不讲理,索性扔掉竹棒,撸起袖子道:“娘的,我从小打架打到大,打人又怎的。”说着就要动手,先揍没胆正面对打总是偷袭他的书记儿子,没想到士根家大门一开,士根踩过众人冲出来,一把抱住雷东宝:“书记,你别管我,我家让他们围着,你去管村里大事。我没事,快走。”

士根劝架,老书记家人反而来劲了,拳头竹棒纷纷落在两人身上。雷东宝火大,一把推开雷士根,先给老书记儿子一个耳光,又一把劈胸抓住扑上来的老书记老妻,拎起来大吼一声:“谁敢动手?当我雷东宝说话放屁?”老书记老妻本就丧夫之痛,几天没睡,头昏眼花。被雷东宝高高拎起来天旋地转地一拨拉,眼前一黑,晕了过去。她女儿先看出不对,忙大叫:“出人命啦,妈,妈,你怎么啦?”雷东宝没想到老太这么不经拎,拉回一看,果然见老太两眼紧闭,牙关咬紧,忙将人改拎为抱,命令雷士根带钱跟上,他准备带人去乡卫生所。

士根不急着进去拿钱,拦住雷东宝先掐老太人中,身后,几只拳头又落在两人身上,但不多。本来也想抓雷东宝拼命的书记儿女们这时顾不得吵架打人,都将眼光焦急地集中到士根手上。幸好,老太在士根手下苏醒过来,醒来就被老书记儿女一把抢去,众人不敢拿老娘性命开玩笑,簇拥着老太回家里。老书记儿子咬牙切齿扔下狠话,要雷东宝管住他寡母。雷东宝冷笑,说谁想学老猢狲被他埋雪堆,谁尽管上。

看着众人退去,士根叹息道:“幸亏老书记家人口不多,否则我家得给他们扒了。唉,扒了也只有认,谁让一条命摆那儿呢。你让你妈去哪儿躲躲吧,避开他们几天火气。”

“他们?他们有那能耐,以前也不会被老猢狲这种人压着欺负。不躲,怕他们怎的。”

“好汉不吃眼前亏。”

“怕什么,我不做亏心事,不贪财不好色,他们敢乱来?你看你做人正派,他们也只敢堵你不敢扒你墙。他们还有理了?查!你今天开始继续查,别让人以为叔是我们逼死的。”

“东宝,别赶尽杀绝。老书记都已经去了,一条命放那儿,你不能再蛮干。”

“士根哥,你不查,我出钱让乡里派人来查,这件事一定要处理个水落石出,否则影响我们村领导班子的威信,让全村人还以为我们是旧社会的恶霸土匪。我们一定要把道理说清楚,不能死一个人让他们闹三天就闷声不响,让别人看见以为我们好欺负。我们以后还要开展工作,听到吗,还要工作。”

士根无奈答应,转回家中打个招呼,去村办继续查账。他虽然涵养好,可也不是土性子,他被堵家里三天,他也气;他虽顾全大局,他心里也冤。本来他还顾着老书记过去的功德,有些可忽略的也忽略了,可现在如果不拿出证据说话,他与雷东宝还真坐实了迫害老书记致死的指控,他哪里担得起这罪名。虽然他还是有顾虑,乡里乡亲,做得太绝不好,何况人都已经死了,一条命抵多少钱都可以。可他真是不能不彻查了,无论最后是不是张榜公布,他都得把问题查个水落石出,他还得面对自己充满内疚的良心,给自己的良心一个交代,不是他逼死老书记,是老书记自己的行为逼死老书记自己。

老书记家众人退去后就没再堵,人都是一鼓作气,再鼓而衰。士根得以顺利出门又查三天,经过多方求证,将最终意见递交雷东宝。雷东宝看了,能具体落实的贪污竟然有三万元之巨。他召集所有村干部开会,问怎么处理,果然,大家都没敢表态。大家最后要求把决定权交给全体村民。

雷东宝也不表态,他这次学乖了,村民那些婆婆妈妈没道理可讲,他索性把决定权交给村民,村民自己怎么决定,村里就怎么执行。雷东宝不急,耐心从月中旬捂到月底,这耐心,是每天挨老书记家人骂,每天被村人流言蜚语这等枪林弹雨锻炼出来的的耐心,这耐心,对雷东宝而言,弥足珍贵,可那也是老书记的一条命带给他的教训:做事,不能想干就干。这还是士根背后苦口婆心劝出来的,士根列举其他两种比较婉转的查处老书记的办法,以此告诉雷东宝,做事未必只有雷厉风行一条路。

这期间,有风言风语传到乡里,乡长打电话下来责问,雷东宝暂时不回答,他不想透露。即使陈平原来电话,他也咬紧牙关不说,他要让村民先决定,自行决定。

每月月底,都需开会发放村老年人劳保工资,向村民交代村里又做了什么,准备做什么。雷东宝当初定下这规矩,是为招工需要,他得公平公开地告诉村民哪儿又招工了,你们掂量着报名,村里择优录取,免得肥了东家亏西家。所以每月月底的会议老老少少都踊跃参加。今天更不例外,村里出了那么大个变故,大家都想看村里给个说法,村民都有兴趣得很。雷东宝也正想利用今天的会议。两下里一拍即合,晚饭才吃完,晒场早坐得满满当当。

雷东宝不管老书记家人来没来,他到时间就走上台,向大伙儿宣布常规议程一二三,最后公布老书记的问题。他直截了当地公布,可以确切查证的,证据明白无误的,老书记贪污砖瓦厂公款三万多元,至于收受好处后,老书记擅自给人减价,具体造成砖瓦厂损失累计数字是多少,因为老书记已经去世,人证物证难找,这些既然无法最终确认,会上就不能不负责任地公布。雷东宝说完,全场大哗,三万多,还不算老书记背后收的好处,这都已经值三个万元户,够全村老人一年的劳保金。面对真实而巨大的数据,全场一边倒。

雷东宝坐台上沉默会儿,阴沉沉盯着台下众人交头接耳,等差不多,才又大声说,请大家回去后考虑,一、要不要把证据移送公安局,让公安局跟进;二、要不要父债子还,追回赃款。出乎雷东宝与士根的意料,众人竟然都说要。全忘了今天会议之前大家还在指责雷东宝逼人太甚,逼死老书记,众人说要追还赃款时候都没想想,会不会逼死老书记的妻儿老小。

雷东宝没当众答应,他宣布散会,让大家好好想明白再投票表决。

他把问题向大家交代清楚,终于卸下这一阵压在身上的巨石。他率先离开晒场,鄙夷地将群情激奋抛到身后。他冷着一张脸,冷着一颗心,都什么鸟人,是非不分,眼里只有钱。他为他们做那么多事,他那么好的运萍为村里的事殉命,他至今还住着老旧的泥房子,他一分钱都没多拿,可是,他自己都是心如割肉一般地处理一个贪污分子,那些村民却横加指责。士根也是一般遭遇,士根管那么多事,若是放在国营厂,那是要分房有分房,要奖金有奖金,可是士根家给堵的时候,谁去解救?谁出来说句公道话?没有。令人寒心。

雷东宝对小雷家一团热心,此刻被德高望重的老书记贪污众人钱财,而众人又是非不分,搞得没了兴致。

老书记家人会后才意识到问题严重,等众人入眠月黑风高时候,出来悄悄找雷东宝求情。雷东宝任他们将门敲破都不开。事后老书记老妻找雷母求情,雷东宝依然不吱声,既不说移送,也不说事情到此为止,任他们着急上火。他从实践中学了深刻一课,他再不像过去般急公好义。

而雷东宝忍耐不表态的火气,都集中到市电线电缆厂。如今小雷家登峰电线厂三条电线生产线,已经与市电线电缆厂的电线生产能力相当。除了机电公司收购,他没在计划之列,没法将市电线电缆厂的货色挤出机电公司,其他,他要登峰电线厂的供销员如阵地战似的一家一家工厂地拿下,一家一家商户地拿下,争取把市电线厂的饭碗抢个干净。

那些市电线厂供销员哪里是小雷家出去的生龙活虎供销员的对手,他们的生产越来越收缩,除了小雷家没法做的电缆设备还能吃饱,电线设备都只能生产一些计划内数目,一大半时间电线设备停工停产。不过无所谓,大家正好上班甩老K,工资照发,大不了没奖金。

雷东宝见市电线厂大门照开,工人照常上班,心里焦躁,心里异常想上一台电缆设备全面挤死市电线厂。可惜,他才刚上了一新一旧两套电线设备,地主手头没余粮,没法上电缆设备。

只能在去市区办事时候,两眼阴沉沉绕市电线电缆厂看一圈,暗中咬牙切齿。

欢迎关注 落霞小说 公众号,微信也能看小说!微信搜索 落霞小说 ,不多不少四个字,注意防伪!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