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1985 · 01

阿耐2018年03月02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梁思申的圣诞礼物被收发室照着地址又送到总厂生技处,于是落到也在总厂的程开颜手里。拿着沉甸甸的一包礼物,想到宋运辉曾经给她看过的照片,那照片里不可企及、高雅得令人绝望的美少女,程开颜满心不是滋味。中午,两人相约一起在食堂吃饭,程开颜将包裹交给宋运辉时,又看到他脸上绽放的欢愉。

程开颜忍不住嘀咕一句:“那么高兴干什么呀,你又不能飞过去。”

宋运辉这才想起这件事还没跟程开颜解释,忙把与梁思申的关系与程开颜简单说一下,没想到程开颜听了患得患失,既高兴没那么个假想敌,又烦恼宋运辉没有一开始就爱上她,一脸花花绿绿的表情。宋运辉没去搭理程开颜的小心思,也顾不上吃饭,掏出钥匙拿出钥匙串上面的小刀打开严严实实的包裹,一看,又是一堆书,忍不住失笑。再看书的标题,却是管理方面的书籍。他从德国回来,曾写信告诉梁思申很多他在德国的见识和对德国工厂管理的赞叹,没想到梁思申这个有心人就寄来这么一堆书。

程开颜虽然知道了宋运辉与梁思申的关系,可心里没法放得下,看着宋运辉拿信下饭,她无心咽食。再说,信上所写都是英语,她想看也看不了,可越看不了越想看。她耐心等着宋运辉看完,仔细折叠好信压进书里,才问:“都说些什么呀,这么高兴。”

“他们美国的教育方式与我们非常不同,有意思。”宋运辉没多说,就换了话题,“开颜,我打算春节前几天回家,你准备请假三天,跟我回家见一下我父母。第三天我送你上火车回金州,你得跟你爸妈过年。我初三回金州上班,不能总让别人替我春节值班。你看行的话,我晚上跟你爸说一下。”

程开颜的关注点立刻跟着转移,再无心思关心梁思申:“我……你太突然了,可是你爸妈会喜欢我吗?我得拿什么礼物去?穿什么衣服最好?要不要俭朴一点的样子呢?”

宋运辉不以为然地道:“瞎操心。”

落 # 霞 # 小 # 说 # w ww # l uo x i a # co m

程开颜听了又羞又开心,即使她才正式与宋运辉交往没多少日子,似乎这么早跟他回家有些不合程序,可看着宋运辉的权威,她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宋运辉根本就没担心程开颜会不会否决他的提议,他在程开颜郑重答应时候已经看向身边出现的虞山卿。他伸手与虞山卿打个招呼,虞山卿过来看一眼程开颜,才问宋运辉:“你们年度总结什么时候给我?你不能跟我再拖下去啦。”

程开颜瞥虞山卿一眼就低头吃饭,不理。宋运辉微笑道:“我下午赶出来就给你。那么要紧?”

“当然,都等着你们这些总结写总厂总结呢,你晚了我们巧妇难为。千万帮忙,下午我再晚都等着你。”

“哎呀,不好意思,不好意思,耽误你们,下午一定送到。”宋运辉伸手,与虞山卿拍了一下。

虞山卿握着宋运辉的手,俯身用程开颜也听得见的声音轻声问一句:“什么时候吃喜糖?”

“年后。”宋运辉回答得很肯定。

“恭喜你,小子。”虞山卿松开宋运辉的手,走了。

程开颜这才抬起头,好奇地问:“他那么踩你,你还对他客气?”

“该不客气时候不客气,该客气时候客气,又不矛盾。以后工作方面还得经常合作,见面总得留三分情面。你饭都凉了吧?叫你去我寝室吃你不去。”

“让人看着多不好啊。”

“我不是常上你家吃饭?有什么不好?”

“我家有我爸妈哥哥在,不一样呢。”

宋运辉哭笑不得,他都不敢提起如果跟他去老家住一天那意味着什么,怕程开颜认真上了。

反而程家二老都相信宋运辉的操守,一口答应女儿春节前请假跟去见一下宋家二老,程母更是将结婚日期提上饭桌,程厂长毫不犹豫说,早办早好,早办好宋运辉就搬来程家住,等分了房再搬出去。宋运辉很感激程家自始至终对他的好。

宋家二老看见那么个水灵灵的准儿媳也喜欢不过来。程开颜还想表现表现,显示自己很贤惠,很能干家务,但二老不让。两个小的都没事做,宋运辉就带程开颜去了一下小雷家的后山,到姐姐坟前,跟姐姐说一声。程开颜心软,哭得稀里哗啦。宋运辉握着程开颜的手,等着她哭完,两人一起下山。到下面,才问:“闻到臭气没有?我们去看看,他那养猪场办怎么样了。”

“早闻到了,比我们总厂还臭。去看你姐夫吗?”

宋运辉点点头,带程开颜推着车走下去,一路告诉砖窑是怎么建起来的,以前的鱼塘怎么给填了,为什么会想到养猪,电线厂是什么原因,还有那边高大的龙门吊是怎么回事。程开颜跟听故事似的,觉得很传奇。经过电线厂,抬眼见门口牌匾换了,变成登峰电线厂。宋运辉拐进去看看,没看到污水沉淀池,不由暗中摇了摇头,但当着程开颜的面,他不便说什么,又找去雷东宝家看看雷母,寒暄几句,送上年货,两人才一起去养猪场。

程开颜到路上才悄悄问:“你姐夫是不是挺厉害一个人?一路遇到的人都对你客气得不得了。”

“他很能干,但若是文化程度再高一点更好。”可这话出口,宋运辉想了想,又自相矛盾地道,“可他如果文化再高一点,可能就达不到今天的成就。”出国一趟,又主持大设备安装半年,宋运辉考虑问题心胸成熟许多,对雷东宝已经能表示理解。做一件事,方方面面需要考虑的东西太多,条件不足的情况下,只好抱着脑袋勇往直前了。雷东宝这个一村当家的,压力不小。

程开颜笑道:“你都说他能干,他一定能干得不得了。”

宋运辉想,雷东宝能干吗?可似乎不是那种传统意义上的能干,“他……比较敢,敢作敢为,可考虑问题不很周到。我跟他正好相反,我没他大胆。我们没可比性。”

说着就到养猪场,骑自行车眨眼可到。小雷家的人大多认识宋运辉,他进养猪场跟进电线厂一样便当。进去换上高筒靴,踩过药水池,揭开毡帘子,里面就是热烘烘臭烘烘的猪场。雷东宝正陪着陈平原参观,一看见有外人进来,看清是宋运辉,撇下陈平原就跑过来,大叫着抓住宋运辉的两手:“你今年一会儿听说去西德,一会儿又听说忙得不得了,想死你爸妈了。多谢你拿来的外国糖,你还记得我妈最爱吃糖。你对象?你妈才提起过。”

“谢什么,这段时间多亏你照顾我爸妈。我女朋友程开颜,开颜,叫大哥。”程开颜在与雷东宝大力握手中叫了声“大哥”,觉得这个姐夫对宋运辉真热情,因此她虽然觉得这个姐夫穿得很乱糟糟长得又凶,可也立刻接受了这姐夫。“大哥,你去忙,忙完我们再说话。”

“你一起去听着,又不是国家机密,顺便给我出主意。我这儿想再引进种猪,再造一排养猪场,可钱不够,拉县长来要政策。走。”

宋运辉跟去,见程开颜有些惊讶地圆睁着眼睛,微笑问:“好玩吧?”

程开颜点头:“好玩呢,跟他姓一样,风风火火,可一张脸真凶。”

宋运辉笑笑,上前跟陈县长握手,见雷东宝介绍得不好,自己重新介绍:“我在邻市金州总厂一分厂××万吨××工程工作。”

“哦,知道,重点引进项目啊。你……我想起来了,你还上了省报。我还说看着名字这么熟悉,原来是从你姐夫这儿听到的,年轻有为啊,相当年轻有为。你该多给小雷家指导指导,东宝同志政治觉悟太低,哈哈。”陈平原很是亲切。

程开颜非常不甘心地替男友补充:“宋运辉现在就管着大工程车间呢,是我们总厂最有前途的车间主任。”

“你也不怕牛皮吹暴了。”宋运辉笑嘻嘻地说,“陈县长,一直听说您是全市有名的改革工作有力支持者,也是仰慕已久。”

“东宝同志才是改革的先行者,实践者,东宝同志不容易啊。”

雷东宝一向不愿意听这种官话套话,打断道:“我先行什么啊,我最早偷偷摸摸承包到户,还都是从小舅子这里学来的政策,他才先行,他现在还先行到西德出差去了。陈县长,你不是说我改革吗,批我三十万,我自己有多少垫多少,我争取把猪场扩大两倍。”

“你别跟我打马虎眼,你这些猪圈不都空着吗?”

“那是这几天大猪刚出栏,等过年小猪就得全搬过来,不够用了,不信你去看。”说完拉着陈平原就走,态度看上去极其粗暴,一路走一路道,“本来小猪早可以分栏,这几天太冷,怕它们冻死。县长你去数数,那么多小猪,这些猪栏怎么够。”

程开颜跟着去另一个房间,又蹚过药水池,一眼看见满地雪白肥胖的小猪滚来滚去,非常好玩,雷东宝早一句话扔过来:“好玩个啥,你们结婚早点生个胖娃更好玩。”程开颜立刻一张粉脸通红,旁边的人都笑。

陈平原问:“多少小猪?你这里能养多少大猪?”

“这一茬的还在生,生完得有一千五百来头,我这里只能养一千头大猪。听说一般夏天猪卖得不好,我今年夏天打算留几头下来做种猪,争取今年年底出栏三千头。镇信用社说没那么多钱,陈县长,我找你,你钱多,你的条子过硬。”

宋运辉听着心里想了想,觉得这个扩大计划可行。不过他没插嘴。陈平原背双手看着小猪,好一会儿才道:“我回去研究一下,最快也得年后给你。”

“最慢年后吧,否则猪圈盖起来都赶不上猪长肉,很快挤不下。陈县长,你有钱。”

“有钱也得走对程序,哪有今天要明天给的。”

“后天,后天也行。你说,这如果扩大了,我今年就可以赶上市养猪场。”雷东宝讨价还价堪比小菜贩子。

“索性再扩大一点,年出栏五千头,规模化养猪。”陈平原想了后又来一句。

“怕市场容不下,活猪又不能库存。”宋运辉终于插上一句。

雷东宝却道:“你给我六十万,我就扩成五千头。”

陈平原道:“好。我明天再过来,今天中饭不吃了。小宋,经常回家来,多支持家乡建设。”

陈平原走了,宋运辉看着车尾风尘滚滚,问雷东宝:“五千头,市场吃得下吗?”

“去年一千头,再加一千也不成问题。今年大伙儿生活更好,肉吃得更多,五千,五千就五千。中饭去我家吃。”

“回家去吃,她明天就得回金州。要不你一起去我家。”

“也行,我交代点事。”雷东宝又进去养猪场,大声喊出雷士根,要士根准备一笔钱拿信封装好,明天交给陈平原。陈平原要的还不是这个。出来,他已经变了主意,“他要是批我六十万,我就有钱扩电线厂,电线厂生意太好了,我得全力扩我的电线厂。猪场还是扩,他只要钱给了我,三千五千随我说了算。走。”

“他不找你算账?”

“算什么?谁找我算账都轮不到他。”

宋运辉一怔,忽然领悟到什么,瞥了程开颜一眼,也是隐晦地道:“你小心着点。”

“怕什么。今天去你家吃顿好的,我妈烧菜最差,最好你烧菜。”

“我也想吃小辉烧的菜,他总说他烧得比我好。”程开颜不明白两个男人说话中的严重问题。

“他肯定比你烧得好,他做什么都动脑筋。小辉,瘦很多啊。”

“他可辛苦了,一天睡觉只有六个小时,有时候还没的睡。现在终于好了,已经胖回来了。”

“男人嘛,苦点怕什么。以后你在家替小辉收拾吃的穿的,让小辉好好干活,他脑子好,别让他把脑子浪费到小零小碎上。听到没?”雷东宝不由想起宋运萍在的日子,那时候他钱还不多,可生活多么惬意,简直是神仙日子。看眼前这个小程没长大的样子,以后小辉还不知怎么吃苦,他得先帮小辉教育小程。程开颜笑着答应,却一点没觉得受教训,因为大哥已经将她当作宋运辉的主妇看。

宋运辉听着一笑,却想到雷东宝如今孤身一人,雷东宝是什么都不会做,与他不一样,总不能一直依靠雷母。他心里矛盾了一下,道:“大哥,如果有合适的人,你再找个吧,家里总得有人。”

“胡说。”雷东宝一声吼,就没了下文,一张脸墨黑。

程开颜吓得猫在宋运辉背后,不敢看骑在旁边的雷东宝。宋运辉倒是不怕,听着还挺欣慰,为姐姐欣慰。可也不能总耽误雷东宝,他叹了声气,道:“我和我爸妈都不会反对。”

雷东宝不答话,脱下手套,将手心翻转给宋运辉看。当年他在手心写的字,如今虽然笔画早已辨认不出,可好几处黑点就跟文身一样永留手心。宋运辉也就不再相劝,他反正已经表明他的态度。

宋运辉本来话就少,雷东宝一样不怎么会寒暄,再加两人心情都不是很好,程开颜又被雷东宝吓得不敢说,回宋家一路竟都没说话。

终究还是宋运辉下厨炒了两个菜,特意放到雷东宝面前,算是给雷东宝一个安慰,却换来雷东宝一个白眼。程开颜后来了解内情,感动得不得了,更对雷东宝刮目相看。

送走程开颜后,宋母一直担心家里简陋,会不会让准儿媳看不起,宋运辉倒不担心。他想上房翻修一下瓦片,却被告知雷东宝早就做过。他看看家,也确实低矮老旧潮湿,好几处漏风,该翻新了。他要父母把他拿来的钱加上家中储蓄都拿来盖房,父母却说要给他结婚派用场,不肯。无论他把德国的居住环境怎么跟父母宣传,他父母就是不肯,一定要把钱花在他结婚上。他赌气说他旅游结婚,不办酒席。说出这话,宋运辉还真心动,旅游结婚是个好主意。

年三十的白天,雷东宝照旧送年货上门,宋运辉自作主张跟雷东宝商量盖新房子的事。雷东宝已不再计较宋运辉叫他另娶,两人当着宋家二老的面谋划,最后争论结果,宋运辉出钱买全部材料,雷东宝叫来人工盖房。房子式样是宋运辉画出来的,有点西德见过那些别墅的味道,两层楼,屋顶和窗搞得很复杂,但被雷东宝否认一半,最后的定案四不像。两人当场计算水泥石灰砖瓦等用料的数量价钱,宋运辉让父母年后就把钱从银行取出交给雷东宝。如果不交,他以后每个月从工资里扣给雷东宝。宋家父母无奈,只好答应。

宋运辉也跟雷东宝说了西德人居住的环境有多美,房屋道路规划多好,雷东宝要宋运辉有本事把小雷家规划好,他也能把小雷家搞得像大花园。宋运辉大有兴趣。他是个闲不住的人,当天就去小雷家山头看了半天,可看着村里密密麻麻的村屋,觉得无从下手。中国毕竟人多。

闲时问起妈妈,小杨馒头还来不来,宋母说夏天时候小杨馒头跟几个常买他馒头的人家告了别,还真带着他弟弟闯东北去了。宋运辉心下有点佩服这个小杨,年纪那么小,竟能去闯东北,不过,现在是春节,小杨馒头应该回家过节了吧,不知他在东北做得好不好。

欢迎关注 落霞小说 公众号,微信也能看小说!微信搜索 落霞小说 ,不多不少四个字,注意防伪!

 

共一条评论

  1. 匿名说道:

    __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