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1983 · 09

阿耐2018年03月02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雷东宝虽然还是失眠,还是白天没有精神,可他好歹打起精神做事了。只是诸事不顺,那家电线厂没法立即还钱,市二轻局虽然给了点,可终有一部分的钱还得拖后再还。陈平原县长因为此事而对雷东宝起了戒心,一个没法妥善控制的人,一个随时可能暴大问题的人,他哪里还敢捧在手心当模范供着?他退却了,开始重新在县里物色先进典型。

随着陈平原的退出和陈平原的示意,县建筑设计院也跟着退出,他们说,如今把小雷家帮扶起来了,他们现在需要集中精力搞自己的建设。这一来,小雷家建筑工程队没了技术支持,在建筑市场上就少了优势。雷东宝原本想找几个合作良好的设计师,请他们业余时间帮忙,但那些设计师都很诚恳地向他说抱歉,说设计院刚给他们开了会,再次传达了去年《关于制止企业职工从事不正当经济活动牟取额外收入问题的通知》,说设计院严厉禁止职工八小时外赚外快,要雷东宝先给他们一段时间,等风头过去他们再给他帮忙。雷东宝手头正有一个工程需要技术指导,失去了县里的支持,小雷家举步维艰。

雷东宝回头与士根、红伟核计,大伙儿都觉得,什么先进、什么人大,都是虚的,领导能把这些给你,也能把这些取走,轻易得很。可享受过政策优待的人怎能忘记那甜头,大家嘴里没说什么,心里却时时挂牵。

领导既然如此对待,小雷家人也没了面子,雷东宝派几个年老的社员轮流着每天去二轻局要债,从局里盯到家里,盯着他们领导,盯得他们鸡飞狗跳,快快讨到所有的钱。他们不再大规模发动社员,而是选择重点击破。领导打电话找雷东宝骂娘,雷东宝装赖皮,告诉他们老人们讨的是他们自己的活命钱,他想拦都拦不了,他除非拿出钱来拦,可他没钱。老社员们每天在家属楼敲着竹板唱快书烦得领导们鸡犬不宁,领导想抓他们,他们又没犯什么乱子,无奈之下,将电线厂的一套旧设备硬扔到小雷家,算是抵了欠小雷家的钱。

对着这么死沉死沉墨黑墨黑的铁疙瘩,小雷家上下一筹莫展,怎么用?没人会用。可是敲了当废铁卖又不舍得,好歹这还是设备。如果不要这些设备,退回去,市二轻局又拿不出钱来偿还,怎么办?市电线厂的人已经成死对头了,不能找。雷东宝要红伟找邻市的电线厂,找个工程师来看设备,看能怎么用。又叫士根去上海送兔毛时候也问问上海有什么电线厂,看能不能找人将机器开动起来。

好在这年头人人都想着赚钱,社会上诱·惑太多,原来的三大件都快过时,现在家家唠叨着电视机、收录机、沙发、三门大橱、五斗橱,逼得会点手艺的要不是揩集体的油,上班时候打个弹簧箍只铁皮桶,就是出门寻外快,找八小时以外的发展。什么国家规定不许从事八小时以外的工作,人总不能让尿憋死,不能明刀明枪,就不会暗度陈仓吗?

红伟请来邻市电线厂的一个中年工程师,用手扶拖拉机连夜载来,晚上于预制品厂雪亮灯光下验了设备,工程师说完全能用,但安装和开启,实在需要费一番工夫。看完设备,雷东宝用一只猪腿请客,又让从鱼塘捞一条草鱼做三吃,开了两瓶洋河大曲,好好招待工程师几乎吃到天亮,又让捎上两只正生蛋的肥活草鸡,要四宝开拖拉机悄悄将工程师送回去。

工程师回去一掂量,这外快得赚,不赚是猪头三。他悄悄找上几个好兄弟,每周星期六下午一下班就骑自行车飞快离厂,到僻静处甩上小雷家接应的拖拉机,赶到小雷家,帮助安装设备,星期一早上才筋疲力尽地回厂迷糊着眼睛上班。在厂里上班可以休息,到小雷家做事可得打起十二分精神,一分钟掰成两分使。做到要紧处则是事假、病假轮着请。

小雷家农民做惯农活的手,扶上机器的时候,怎么做怎么错。邻市师傅们来的时间有限,走的时候留下明确的作业让一周内完成,可等师傅们第二个星期天来,他们要么没做完,要么做错,总是完不成作业。雷东宝自己也耗在设备旁,除了搭设备上面的临时厂房和设备下面的水泥基础,他别的都不怎么帮得上忙。两个星期折腾下来,他这才意识到,文化程度太差是主要原因。

可他作为大队支书,他得硬着头皮带头学习知识,带头忙碌在安装现场,可惜士根、红伟两个知识水平高的一个萝卜一个坑地已经安插在其他重要位置,小雷家现在正当危难之际,需要这两员大将守住赚钱阵地。雷东宝只能满大队筛找高中毕业生,好歹这几年都有小年轻正正规规读了高中出来,可那些高中生大多眼高手低去县里、市里做临时工拿死工资。雷东宝动员回来三个,其他不肯回来的,雷东宝发狠下了死命令,谁敢不回大队作贡献,大队收了谁家的承包地。雷东宝一发狠,谁都怕,又是本队本家的,谁都不敢去公社告去,怕以后在老家里待不住,那些高中生个个怨声载道地回来。

高中生们到底是容易学会,再加上雷东宝凶神恶煞般地盯着,做着做着,大伙儿终于可以顺利完成工程师们布置的作业,小雷家好像是像模像样地有了正经八百的工人。其中一个雷正明,小伙子一教就会,还能举一反三,不久就被雷东宝指派做小头目。

雷东宝天天挂心小雷家电线厂,又不得不带头钻研技术,没时间想别的,也没力气想别的,每天都是筋疲力尽,倒床上就睡,睡眠质量开始恢复,倒是把丧妻之痛稍稍淡化了一点,偶尔睹物思人,可屁股后面穷追的都是活儿,哪里容他多想,他只能像头老牛似的拼命工作。

雷东宝不得不操心。一套电线生产设备之外,还得有水电气设备配套,买设备都需要钱。为了省钱,他开大队会议,以命令口吻与全队社员商量暂时断了劳保工资,暂时不报销医药费,暂时不支付设备安装人工工资,大伙儿虽有怨言,可也都只能理解,大队的账目一清二楚着呢。最有怨言的是那些被逼回来的高中生,可小年轻们经不住雷东宝一声沙哑的吼,都只有老老实实干活。电线设备投产时候,小雷家几乎山穷水尽,连原材料都买不起。当然,临时车间只有上面遮光挡雨的一个顶棚,没有墙,自然也没有窗没有门。唯独从邻市请来的师傅们的工钱一分不少,请师傅们吃饭的鱼肉也顿顿不减,雷东宝发火更是不会发到他们头上,雷东宝现在牢记着血的教训和岳父母的话,发脾气克制得很,不过发出来依然霹雳。

那些师傅当然是看在眼里,记在心里,有心送佛上西天,帮忙帮到底。他们牵线,雷东宝大大方方送钱送物,拉拢了邻市电线厂厂长书记,小雷家电线厂成了大红公章敲定的邻市电线厂联营厂,用邻市电线厂的原料、技术人员,开自家的机器,产自家的货,货色交给邻市电线厂,挂邻市电线厂的牌子销售。邻市电线厂因与小雷家联营,私下设立小金库瓜分了做奖金。小雷家电线厂则是在联营的扶持下,得以跌跌撞撞地上路。虽然加工费用不高,可总是把那些设备开动起来,培养出农民技术工人,又可以支付工人工资,还第一次难得地没有找信用社借钱。

电线厂门口挂的牌匾写的是某某电线、电缆厂第一联营厂,大家谁也不在乎花了那么多心血的电线厂没一个属于自己的名字,一样地卖电线,既然挂人家名下能走得更好,那还计较什么姓甚名谁的问题?大伙儿要的是实惠。

从电线厂的联营中获得启发,雷东宝开始为小雷家建筑工程队找联营单位。这时候,整顿的风暴刚刚退烧,社会上又刮起大建设的风。小雷家建筑工程队搭上大建设的风潮,花了些买路钱,顺利找到市建二公司的依靠。这下名正言顺地有了技术保障,而且,工程业务量更大,只是利润要比原来薄了一些。不过东山不亮西山亮,小雷家建筑工程队不挣钱,可小雷家自家出产的砖头、瓦片、预制板,以及新出品的电线都有了更多的去处。电线厂开了三班,一半的产品给邻市电线厂,一半的产品自己用到工地上,雷东宝还让红伟想办法将电线与水泥、钢筋、预制品之类的搭配销售,整个小雷家挣的钱又上一个台阶。

到夏日炎炎时候,终于,小雷家的一切都又回到正常轨道。劳保工资补发了,医药费补报了,队里又有闲钱了,可雷东宝倒下了。他在招呼市建二公司领导到雷忠富承包的鱼塘钓鱼吃喝时,胃出血住院。

好多人争着去市卫生院给书记输血,大拖拉机拉一车人去,总有几个能配得上雷东宝的血。有那么多心甘情愿的血补充,雷东宝恢复很快,也免遭一刀之灾。

经历一场劫难,小雷家更加兴旺。所有社员都看在心里,从此铁了心地相信雷东宝的领导,跟着他奔致富路,即使看到雷东宝看似荒唐的主意,也没人再会反对,他们有点迷信雷东宝。

陈平原也看在眼里,又看到雷东宝似乎有吃一堑长一智、“改邪归正”的倾向,似乎收敛脾气不再咋呼,他也有回心转意的意思,还特意去市卫生院探望了正住院的雷东宝,可雷东宝装病,表情淡淡的,陈平原拉不下脸,也只好淡淡地结束探访。

雷东宝趁岳父母一起来探望时候,请识文断字的岳父帮忙,给徐书记写信汇报最近半年多的情况。宋季山听着雷东宝轻描淡写般的描述,心下佩服,这孩子,这半年遭逢这么大变故,不仅挺过来了,而且还做了那么多事,最关键的是,那些做出来的事都有些匪夷所思,追赶在潮流最前头。宋季山自是在写的时候添油加醋了一些。没办法,他有点为女婿自豪啊。

雷东宝一直对岳父母歉疚得很,除了爸妈爸妈地叫得响亮,很想物质上补偿老两口,他说他给他妈造了新房,也想替宋家将房子翻新,宋季山夫妇硬是不答应,说给父母翻房子是儿子的事,女婿没那责任。雷东宝拿这两个又懦弱又顽固的老人没办法。

岳父母走后,士根被雷东宝让人叫来。士根如今已经递了申请入了党,被雷东宝安排为副队长,只等着并不见太起作用的队长到年龄退休下台。而其实在小雷家,士根已是众望所归的二号人物。雷东宝身体生病脑袋没闲着,一见士根就解决工作。

“士根哥,这几天我不在都是你顶着,我想啊,你脑子好,只管着收兔毛可惜,现在开始你再管上电线厂,兔毛交老五去做。大队总会计这一项,四只眼不行,萍萍去世后他顶不上,这几个月的账搞得稀里糊涂,你回头去学一下会计也你顶上。以后工作就这么分配,我跟戏文里皇帝一样打下江山,你做宰相替我管牢。”

对于雷东宝的皇帝宰相之说,士根忍俊不禁,不过没笑出来,因为他知道雷东宝说得实心实意。“这事不急,你反正也很快回去的,回去你在喇叭里喊一下或者开会宣布一下再定。反正这几天即使没有你的任命我也会管着电线厂,再说正明这小伙子领悟得快,也能助我一臂之力。”

雷东宝狡黠地看着士根道:“你这回倒是不叫我召集大队干部开会研究研究讨论讨论了?”

士根笑道:“反正讨论来讨论去还不是你说了算?我好心好意让大队开会集体决定,万一出事有集体帮你顶缸,你还不领情。”

“你想得太多,你说,小雷家有事,上面哪次不是找我?谁找集体?别等宣布,你先做起来,我出院再大喇叭确认一下。”

“好吧。我旁观着,老书记管砖厂那块有点累,他重面子,定价时候太客气。不如让红伟全面负责建材类的供销,红伟嘴巴油滑,卖出去的总是好价钱。”

“不行,砖厂就让老书记养老。他再重面子,也不舍得定价太低。老书记要么自己提出不干,他只要干着,就得充分给他权力负责全部。”喝口别人送来的橘子水,又道,“今年又有三个高中生毕业,两个女的全给你用,用到兔毛收购站里。男的还是进电线厂做学徒。现在电线有些供不应求,你得开始给我考虑电线厂添设备。我枕头下面有本书,他们工程师给的,我看了等于白看,你拿去看,看看下批设备买什么,你决定了跟我说一声。”

士根从枕头底下抽出一本书,看了看,道:“我还是先看两个月会计书后再看这本。不能急,今年折腾大了,伤元气,连你都住了院,大队也才刚缓过气来,你等大队存足点钱再考虑添加新设备。我保证年底前给你提供方案。”

“八、九、十,三个月,你十月份告诉我添啥设备。你回吧,叫红伟来看我。”对于士根深思熟虑的意见,雷东宝一向腰斩后作出决定。

士根没与雷东宝争,知道争了也没用,也奇怪,往往雷东宝给他很大压力,他反而总能揪着时间的尾巴完成,反正他不争了。士根告辞回去。下午红伟来,雷东宝对红伟不如对士根客气,没有商量便要红伟帮他缠医生让他出院,红伟坚持原则不肯帮这忙,气得雷东宝不理红伟,让红伟带了雷母回家。

一个人清静下来,雷东宝看看一屋子二十来个床位,大多不是丈夫陪妻子,就是妻子陪丈夫,他看着心里恹恹的,闭目装睡。他生病后,有大姑娘趁机跟着家里人来送汤送水表示关心,都被他拿眼睛瞪回去。他当年没钱没权时候怎么就没人冲他殷勤呢?那时只有萍萍对他好,所以他只认萍萍。他很想她。

搜索关注 落霞小说 公众号,微信看书更方便!

 

共 9 条评论

  1. 匿名说道:

    姐姐不死就好了,只流产不成么,光剩雷一个,太惨了

    1. 匿名说道:

      我也这么想

    2. 匿名说道:

      是啊!太悲剧了

  2. 匿名说道:

    这不是让人伤心吗?

  3. 匿名说道:

    哎 人间悲剧太多呀

  4. 匿名说道:

    杨巡呢

  5. 匿名说道:

    命运的交错也是鲜明的对比

  6. 匿名说道:

    太可惜了,萍萍好人,难道真的好人薄命?

  7. 匿名说道:

    增加戏剧冲突,总会写死一两个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