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1983 · 07

阿耐2018年01月27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年轻人中,也因着五四青年节的即将到来,开始轰轰烈烈地开展争当新长征突击手,争做四有新人的运动。自费厂长一走,整个金州仿佛改了面貌,真正从七十年代一步跨入八十年代。

宋运辉当然无法遥感水书记的心理,也没精明到能推测水书记借临时工作组孤立两年来新蹿起势力的意图,他只是感觉,他妈的,终于可以做事了。他已经快被压抑坏了,每天都有骂粗口的心。他真不愿看着堂堂金州连小雷家这等农村都不如,看着寻建祥等一干年轻职工浑浑噩噩,好了,现在老天终于绽开一条裂缝,吹进一股属于八十年代的新风。但他又有疑问,可是水书记这不是公然挑战厂长负责制吗,这样也行?

但无论如何,他有事做了。他在寝室几乎不眠不休,挑灯夜战,三天时间,就拿出一份报告——《关于一分厂一车间成立青年突击队的设想》。他多看社论,对于官样文字的过门驾轻就熟,字能写得多快,成文也有多快。后面的目标安排,才是真枪实弹:总体目标有哪几项,目标如何分解,目标如何实现。他依然按照以前的办法,以表格形式画在绘图纸上,他很有将人员如何安排也写进去的冲动,可扼腕再扼腕,才将这冲动压抑住,留出备注一、备注二这样的空格,留待领导决定人事安排这种大事,他在大学学生会就曾经吃过一次苦头,他逾越了,辅导员愤怒了。他吃一堑长一智。

报告完成后,宋运辉占了寝室两张桌子,将报告摊在桌上又思考修改了三天。看得寻建祥直嘀咕,这什么鸟人,拿的工资比他寻建祥还少,连助工都还不是,每天却忙得昏天黑地,谁蒙他的情了?累不累?到时还不是与其他大学生一起按部就班升级涨工资,不知他忙个什么,累不死的傻瓜,神经病。但寻建祥还真是有点服这愣小子累不死闷不死的劲头,佩服这小子除了工作时间,一个人可以关在寝室对着一张绘图纸瞧上三天。

谋定而后动。宋运辉一点没犹豫地将装满报告的厚厚一只文件袋交给车间,选在车间书记和主任都在的时候,免得有厚此薄彼之嫌。他得逮住时机,迅速出击,类似当年大学时代,毫不犹豫交上入团申请和小学辅导员申请。

车间书记和主任都清楚,这个宋运辉别说是编制不在车间,即使在,他们也没权指挥宋运辉的一举一动,都是水书记在上面遥控。因此他们当然是不会对宋运辉递上来的报告深思熟虑后拿个意见再给水书记,他们就看一下,熟悉一下,直接打包交给水书记自己去看、去决定。不过他们看了之后心里都想,这个小年轻,野心不小。

水书记一点儿不含糊,还没打开资料袋就打电话给车间,让宋运辉自己上去解释。宋运辉正好夜班后睡觉,被总务从被窝里揪出来塞进总厂办公楼。宋运辉扒拉一下头发,就被推门出来的水书记秘书推进书记室。

水书记一看就明白是怎么回事,还是关心地问一句:“夜班?”

宋运辉点头:“没关系,脑子还能使。”见水书记抽出资料袋里的内容物,他接来将图纸铺开。

水书记道:“你别坐下,你给我简单介绍一下。”

宋运辉心说要是刚下夜班就叫来说话,可能脑子还好使,可睡了会儿之后被揪出来,现在站着连腿都有些软,不知会不会说错。他尽量集中心力,颇为艰难地向水书记解释计划分几个大类,为什么产生这种考虑,估计将使用的人力与时间,但因为他没有管理经验,不敢写上,等等。

说完了,水书记让他坐在一张军绿色布沙发上,宋运辉这还是第一次坐沙发。本来脑子就困,一坐上宽大柔软的沙发,他更是脑袋发晕。水书记看上去挺欣慰,笑着说:“看来下基层锻炼很有好处,沉下去,静下心,就能发现不足,知道如何改进。你最近在学什么?”

“在跟车间调度。基本上把三个运行工段的设备都认清了。”

“嗯,好,大家反映也不错。来,我先泼你一盆冷水,你这份计划,我不可能批准在一车间独立执行,因为一车间是全厂的心脏,一举一动影响全局,即使是试点,也不能找上一车间。但是你提供了一个很好的思路,你这个思路以及你去年钉在墙上的工作安排,让我考虑到应该修整整顿办的工作模式,从过去的由上而下工作方法,改为总厂制定框架的由下而上的方式。这个问题我们另找时间开个专门会议决定,会议时间会提早通知你,你到时推掉夜班。你回去有时间再将眼光放开一点,人站高一点,统筹考虑一下这个问题。”

“是,书记。”宋运辉一时不知道该高兴还是该失望,他现在脑子有点犯困,反应比较本能。看见水书记起身,他也跟着起身。

水书记过来,满意地拍拍宋运辉的肩膀,看宝贝似的将宋运辉上下打量半天,笑道:“回去好好睡一觉,睡足了立刻给我开动脑筋,最迟不出三天会通知你。你做得很不错,进厂不到一年能对一车间有如此深的认识,甚至能提出一些改进思路,你这日日夜夜没有白花。”

宋运辉有点受宠若惊,被肩膀上水书记那只温暖的手鼓励得更晕,有些结结巴巴地道:“谢谢水书记,我……我肯定考虑不成熟。”

“这是必然的,你的阅历摆在那里,你所看到的和所思考的,必然受你阅历的局限。”水书记亲自送宋运辉出来,两人一起站在走廊栏杆边,下面人流来来往往看得一清二楚,“但是,你有没有考虑过扬长避短?你们年轻人,精力充沛,思想活跃,相比我们年长的,你们敢于接受新事物,善于接受新事物。如今,摆在我们面前的问题是设备落后,工艺落后,产品跟不上国家调整重工业服务方向,发展轻工业原料的要求,诸如此类。作为年轻人,更应该在技术改造、技术革新方面多下工夫,另辟蹊径,寻找突破口。我需要你考虑的问题也是这新的突破口。你不需要给我完美答卷,不必做得跟资料袋里那些那么完善,你回去好好查阅国外先进资料,金州目前最需要的是这些。”

“是,我会做到。”宋运辉欣喜,他是年轻人,他早在进厂初期就已经不满工厂的设备运能,他早就等着这一天,没想到水书记高瞻远瞩,先人一步提出,“水书记,那我能不能请假,回学校去查阅资料?金州的相关国际资料……已经落后。”

“前年开始图书馆已经引进国外先进资料,你看了吗?”

“都看了,不过已经比我在学校接触的落后。书和杂志在时效方面不能比。”

“那还等什么,今晚别上夜班了,明天出差,我先给你批张条子,你去财务预支差旅费,明早再来找我,你直接去北京,我给你开介绍信找人进内部查阅资料。”水书记一边说一边已经返回办公室,找笔写批条。

宋运辉没想到水书记做事如此迅速,令人耳目一新,想到即将去北京进内部查阅资料,他心花怒放,简直想蹦起来。他跟着水书记进去,着急地道:“水书记,中午就有一班去北京的火车路过,我今天就去。”

“来不及,有些信件我晚上才写得出来。你今天夜班别上了,好好准备,明天走。”水书记戴上老花镜写字,他的写字速度不如办事速度,一笔一画有些慢,但看上去力透纸背,“总工办也在研究国外技术动向,他们还跟我说厂图书馆资料充足。你要是拿不回来足以证明厂图资料落后的资料,我找你算账。”

宋运辉正激动着,胸有成竹地道:“水书记没有找我算账的机会。我手头的翻译资料已经比厂图超前,刘总工想了解的FRC技术资料还是从我手里拿去的。”

水书记停笔,看着宋运辉若有所思,好一会儿,才抬手将原来那张批条撕了,重新开写,写的时候不很连贯地道:“你回去准备一个月,甚至两个月的替换衣服,不把一车间关键设备的国际技术走向搞清楚你别回来。这件事,没有先例可循,你和生技处的几个新大学生分头执行,自寻出路,我和总工办给你们提供便利。你记住,必须解放思想,打破条框,从根本上改变我们的产品方向,但也必须与原有辅助设备合理配套,而不是另造一个新工厂。我们资金有限。”

“明白了。”宋运辉这才知道,他在基层山中方七日,金州领导层世上已千年,水书记才刚接手,金州厂全体上下顿时全速运转,而不单是他一个人有所动作。他忽然惊醒,如果不是他自觉找到切入点,递上计划书,是不是没今天的机会?是不是将被分在生技处的几个同进工厂的大学生抛在身后?他顿时有了分秒必争的急迫心情。

水书记写完批条,交给宋运辉,上面是预支差旅费用,宋运辉大约三年都挣不了那么多钱。水书记这回没起身相送,但坐在位置上很严肃地道:“小宋,你是小徐介绍给我的,我对你期望很高,你不要辜负我。”

宋运辉答应了出来,见虞山卿已经等在外面。两人见面,没有说话,都是相对微微一笑,但高下立现,宋运辉衣冠不整,头发凌乱,眼皮浮肿,而虞山卿则是容光焕发,眉目英挺。

看着走进书记办公室的虞山卿,宋运辉不由得想到刚刚水书记的话,难道虞山卿早就开始着手设备的改造改良研究?他有没有找到方向了呢?从刘总工对FRC的陌生,和水书记对厂图资料落后的陌生来看,虞山卿的研究并无成效。但是也难说,或许虞山卿走的是另一条路,而条条大路通罗马,谁知道虞山卿究竟做得如何呢。眼下形势,他必须分秒必争。

现在想让宋运辉睡觉他也睡不着,他去财务领钱,又到总务换全国粮票,然后骑车去火车站买火车票,回来哪儿都不去,就在寝室将手头所有笔记和翻译稿都粗粗看一遍,做到心中有数。

只是没想到晚上宿舍楼后面灯光篮球场举行春之声歌咏晚会,宋运辉探个头看一眼就缩回,寻建祥一直扒窗户边看,但主要是看花枝招展的女孩,以及对面女工楼探出来的头。看上一会儿,寻建祥拿脚踢踢宋运辉的桌子,说刘总工家小妞来了。宋运辉丢下书本就探出脑袋去,循着寻建祥的指点,果然看到刘启明。刘启明穿一件钩花线衫,脑后松松挽着头发,娴静得不得了。周围那么热闹,刘启明却是淡淡地微笑着,不热衷,也不疏远。寻建祥在一边说,操,这素质是真好,跟《人到中年》里面的潘虹似的,就是人难弄。宋运辉立刻反驳,哪有那么老。

宋运辉尽看着刘启明,寻建祥依然四处乱看,忽然又叫了一声,操,这小子学成方圆啊。宋运辉看去,见虞山卿竟然扛着一只硕大的吉他上台,罕见的大格子衬衫,黑长裤,卓尔不群。心说怎么又是他,他怎么无处不在。下意识地看向刘启明,竟见刘启明一只手两枚手指扣住下巴,神情非常专注地看着台上,灯光下眼波流转。宋运辉心头烦闷,忍不住学着寻建祥骂了声“操”,一声不够,又是一声。寻建祥闻声看去,大笑,笑得都有人抬头来看。

而虞山卿在台上唱得高兴,第一首是《Kiss me goodbye》,赢得满堂喝彩,第二首是《Yesterday》,两首唱完,大家热烈地在下面拍手叫再来一首,刘启明一改刚才的淡雅,也是热烈地拍手。宋运辉无论如何都不拍,两手死死撑在窗台上,咬牙切齿,而虞山卿的第三曲已经响起,是很多人熟知的,连宋运辉都知道的《Tie a yellow ribbon round the old oak tree》,依然是英语歌曲。宋运辉忍不住对寻建祥抱怨,说虞山卿英语比他差得远,偏偏盯着唱英语歌,要不要脸。寻建祥说人家那是本事。

宋运辉不要看了,缩回头看资料,但哪里看得进去。一会儿又探出脑袋去,台上已经换了人,可刘启明依然手指扣着下巴两眼痴痴追踪着下台了的虞山卿,宋运辉上面看着非常无奈,然后眼看着刘启明一个人离开,推上自行车走了,原来,她只来看一眼虞山卿。可人家虞山卿追求其他女孩的事是全金州家喻户晓的,刘启明未必不知道。原来她对虞山卿单相思,这什么事儿。

宋运辉带着挫败感上火车了,带着挫败感的宋运辉老想着假想敌虞山卿,发誓说什么都要把虞山卿赶超了。而寻建祥虽然嘴里取笑宋运辉,可心里竟然比宋运辉还激愤,操,刘小妞,无法无天了,不就是个总工女儿吗,有什么了不起,他被激起的那叫义愤。

🤡 落`霞-小`说

搜索关注 落霞小说 公众号,微信看书更方便!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