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1983 · 02

阿耐2018年01月21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春节在女人们“降价降价”的喧闹声中到来。中央送给全国人民一个新年大礼物,全国化纤品价格大降。好多人不信天下真有这等好事,可商店明码标价这么写着,毋庸置疑。大家都担心这会不会是昙花一现,除了留出买凭票供应年货的钱,抢着将家中有限的布票都换来花花绿绿的化纤布,屯进板箱。宋运萍也买了很多,她更留意的是婴儿用品,她抢买了很多膨体纱小袜子等降价东西,可她体会到孩子更需要的做小卦用的棉布却涨价了。

于是,春节大伙儿见面时候,宋运萍手里忙不完的编织活儿。回娘家一天,竟然与她妈一起织岀一条鲜红的膨体纱小儿开裆裤,裤子小得可爱,被那个即将当爸爸的雷东宝拿两枚粗手指叉着玩,宋家一家人看着笑。宋运萍的肚子已经显形,她这会儿脾气好了许多,不过为了肚子里的孩子,更是谨小慎微得厉害,怕有个闪失,伤到肚子里的宝宝。雷东宝一样地为自己即将出生的儿子提心吊胆,宋运萍出门,他恨不得找个人来鸣锣开道。

虽然宋运萍满心的儿子儿子,却没忘记还有个回家过春节的弟弟,她早就托人往娘家捎去几本她新买的小说,怕弟弟回家寂寞。结果,等见面时候听着父母与弟弟议论那本《李自成》,说里面的九宫山还不如直接写成井冈山,李自成与张献忠会面不如写成井冈山会师时候,她略微惘然。这些小说,包括《冬天里的春天》《高山下的花环》《芙蓉镇》《沉重的翅膀》等,都是她去县里买婴儿书籍时候陆续买来,可她最近忙忙碌碌,都没时间看这些书,她能匀出的一点点时间,是用过时年画给每本书包了封皮。如今听着父母弟弟议论着的话题,她心里有些羞愧。

回家与雷东宝说起,她没想到丈夫居然跟她说,家里的地可以少扫几次,菜可以少做几碗,可人的文气不能丢,时间别都花在家务上。他虽然是个粗人,可他敬重徐书记、小舅子这样的人,他自己是不成了,没那天分,可他希望有天分的人别忘记读书,他对雷士根和史红伟也是这么说,他可不是看到他文文气气的娘子非变成大寨铁姑娘才高兴的人。这话,宋运萍想了一天,回头跟雷东宝说起,说她的丈夫虽然文化不高,可见识过人,这也是天分。雷东宝刀枪不入,却最消受娘子的夸奖,听了表扬简直跟喝了老酒一般,眯起眼睛高兴好一阵子。

宋运萍也是说到做到的人,想明白后就合理安排时间,有取有舍,有些恢复新婚时候的生活调子。她看了书,看到精彩的,就捉来雷东宝讲解给他听,雷东宝虽然一只耳朵进一只耳朵出,可他喜欢,他喜欢的就是这种调调儿,甚至喜欢妻子笑他不懂的无伤大雅的玩笑。也喜欢妻子天刚暖时在家中十来只瓦花盆里下的跟豆芽似的花秧,为此他积极帮忙,每天早上出去前帮行动不便的妻子将花盆搬出去晒太阳,晚上回家将娇嫩的花秧端进门免受寒流蹂躏。他一辈子看得多的是柴火妞一样的同伴,他就是喜欢说话细声细气,皮肤白白净净,干不来粗重农活,却把书读得很好很有见识的妻子。而且他现在钱多了,他愿意把妻子捧在手心里疼,妻子娇嫩,他有面子。去年他听徐书记赞扬他妻子比他气质好,他还得意呢。对于乡人说他妻子不会做农活不能吃苦的议论,他不屑一顾。

春天来了,宋运萍的身子越来越重,很多看着她肚子的人都转身恭喜雷东宝,说书记娘子肚子里一定是儿子。雷东宝是如此期盼那一天快快到来,宋运萍也期盼,雷东宝一天忙碌后回家,两人常跟新婚夫妇一样地依偎在一起,憧憬孩子出生的一天。两人指着搬进屋的花秧们说,等孩子出生的时候,有些花正好开放,迎候儿子的降世。等花儿结子的时候,不知道孩子会不会喊爸妈了。但毫无疑问,等明年花开时节,孩子肯定是会跳会笑了。雷东宝还最喜欢把妻子做的那些小得不可思议的衣服拿出来玩,摊得满床都是,一边玩一边笑,非得睡前才肯拿进箱子。那箱子还是他找来上好樟木,特意叫大队里跟着他干活的最好木匠细心做出来的,那木匠好心思,做好樟木箱,又拿电烙铁在箱面烫了一幅画,画面是个骑着鲤鱼持一朵莲花的大胖小子。孩子的小衣服都放那漂亮的樟木箱里。

搜索关注 落霞小说 公众号,微信看书更方便!

 

共 2 条评论

  1. 匿名说道:

    就这事吃啊闭关自守

  2. 匿名说道:

    我有预感,以后生的一定是个女儿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