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1981 · 02

阿耐2018年01月14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宋家眼下的经济条件也好了许多,宋运萍出嫁后,宋母退休接手养那些兔子,收入不比宋季山差。有了钱,两夫妻巴不得儿子天天回家,一早特意寄钱给儿子要儿子暑假回来。宋运辉这回自己下火车自己回,依然走的是小路,中午拐进姐姐家吃饭。

雷东宝不在,雷母再次看见宋运辉这个敢与儿子顶撞的大学生诚惶诚恐的。因为他未来是正式国家干部,她儿子雷东宝在部队里混那么多年都混不到干部四个兜,现在的大队书记位置也不过是野鸡部队,雷母客气得不得了。宋运萍冷眼旁观,对着鼻梁上居然架上一副眼镜的弟弟嘘寒问暖高兴得不得了,赶紧打四只鸡蛋,从屋顶剪下一段腊肉,给弟弟做顿好吃的。

饭后,雷母找个借口溜了,两姐弟这才可以单独相对说话。宋运辉看着姐姐进她自己屋去翻箱倒柜找什么,他自个儿在客堂间转悠,扬声道:“姐,添了很多家具啊,缝纫机也是新买的,看来大哥真是履行他的承诺了。”

宋运萍在里面惊讶地问:“我们结婚那天东宝向你承诺什么了?他怎么没告诉我?”

宋运辉笑道:“那天没说什么,大哥不是向爸妈承诺结婚一年后把三大件都添齐吗?听妈在信里说,你把陪嫁的一只旧手表还给妈了,你自己买了一只新的。”

“噢,这事儿。不瞒你说,我们攒着兑换券准备买只电视机呢,国产的效果不好,想买只三洋的。”宋运萍说着,从里面抱出衣裤来,堆到桌上,招手让宋运辉过来,“这只手表是东宝让一起给你买的,我们每人一只表……”

“这怎么好?太贵了,姐,不行,不行,你……”

宋运萍挥手道:“你别推,我们现在生活稍微好点了,照顾一下我娘家也是应该的,手表算是东宝一点心意。你乖乖拿着,姐姐有东西和弟弟分享,天经地义,你不会我才出嫁你就拿我当外人了吧?这件的确良衬衫和三合一裤是我做的,还行吧?你看我的裙子也是我自己做的,一年没摸缝纫机了,我可是做了最简单的裙子后才敢做你们的裤子,最后才做衬衫,我看东宝穿上蛮好看的,这衬衫裤子是给你的,你试穿给我看看,我都不记得你身材了,裤子做长了点,不行现在就给你改。”

宋运辉看着手表和衣裤汗颜,姐夫不知道他反对他们的婚事,他无法心安理得地拿下姐夫送他的贵重物品。“姐,衣服我收下,手表太贵了,不行。”

“买了又退不回去,你不要我给爸去,回头爸要把他的旧手表还是这只新手表送你我管不着。”不由分说抢过手表给宋运辉戴上,扭头看了一下,笑道,“很好,很摩登。快去换上新衣服给我看看。”边说边将弟弟往屋里推,“等下你别急着回家,我会跟爸打电话说一声。我们大队下午要开会说下半年的事,还得落实夏收夏种,你听听他说得对不对,晚上我再和东宝一起把你送回去,自行车也快一点。”

“大哥这都做得挺好,开会怎么会说差了,姐你别谦虚,但我也正想听听,有意思。”宋运辉换了衣服出来,裤子有点长,其他都好。

宋运萍听了很高兴,笑着道:“咦,我怎么看着你又长高了呢?这裤子会不会太老式?要不要再给你做条喇叭裤?我看市里好多人都穿喇叭裤,理大鬓角头发。”

宋运辉被姐姐推着转来转去,展示新衣服,“千万别什么喇叭裤,我做辅导员的那小学校长有次说,他看着喇叭裤眼睛会滴血,他开会时候声称,谁敢穿喇叭裤上学,他让谁在门口蹲五十下,裤子如果不暴,他放行。我们陆教授也反对喇叭裤,说流里流气的。”

宋运萍听了脸一红:“我还差点做一条喇叭裤穿穿呢,时间该差不多了吧,我们去晒场,你戴顶草帽。”

宋运辉没好意思穿着崭新衣服去晒场,换了才肯走。到晒场一看,那些树荫下早给人占了,主席台只是一张旧办公桌,沐浴在七月艳阳下,台上还没人。

过会儿才见雷东宝急急赶来,下面早有四眼会计大叫一声:“东宝书记,人都到齐了。”

雷东宝点点头,径直去主席台坐下,目光一扫,看到宋运萍身边站着宋运辉,也不顾自己正坐讲台上,粗着喉咙就问一句:“小辉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宋运辉忙大声回答:“已经吃中饭了。”

“你晚点走。”雷东宝交代了家事才言归正传,开始做他的报告,一如既往,他的报告最上不得台面。

“我每块田都去看了下,今年早稻收成不会差。这回都自觉点,该交的粮别拖,别等四只眼上门去讨,现在又不是没饭吃,早交晚交都是交,痛快点,别给大队添烦,大队干部很忙。晚稻秧苗还是用大队给的高产种,去年没用的已经吃过亏,今年自己脑子拎清。想要大队机器耕田的,会后到雷士根那里登记,大队手扶拖拉机手两天不给砖厂拉砖,专门耕田。记住啊,只有两天。再说到交粮上,别光占大队便宜不交粮。春天让你们院前院后是地方都种果树,都做得很好,管得也很好,以后再接再厉。娘们养的长毛兔也行,别忘打防疫针。砖厂和建筑工程队,还有预制品厂生意也很好,上缴大队不少钱,我们争取再多找道路,让所有壮劳力都有班上。下面说下半年的目标,简单,就是要把我们农民变工人。第一步,每家都有一个劳力像工人一样每月领工资,这步差不多快做到了;第二步,等大队钱再多点,以后每个社员能像工人一样报销医药费,预计明年初做到;最后一步,明年底之前所有社员到六十岁以后跟工人一样拿劳保,劳保钱多钱少五块十块不论,保证饭吃饱,饿不死。我的话完了,你们还有什么话要说?”

不等雷东宝说完,下面如雷般的掌声把他最后一句淹了,更有老头老太激动得下巴颤抖,劳保?那以后做人还不铁蛋一样地稳?有小年轻在下面叫:“东宝书记,都听你的,我们要做工人。”“东宝书记,媳妇发不发?”“有东宝书记在,给工人做也不要。”“听东宝书记的,听东宝书记的。”会场气氛异常热烈,不过雷东宝坐上面,一张黑脸还是铁塔一样凶。

宋运辉受大家感染,也是激动,跟着鼓掌。宋运萍挺得意,但她侧脸时候却见远远赶来的雷士根满脸愁云,两眼焦急地盯着台上的雷东宝,心里不由咯噔一下,钻出人群拖住士根问:“士根哥,哪儿出事了?”

士根气喘吁吁急道:“我刚送砖到县里,听人幸灾乐祸说我们小雷家这回得完蛋,追问下来才知道县里要派清查组来我们大队查东宝书记……”

“什么?徐县长怎么说?徐县长不是……”宋运萍脸色大变。

“听说还是徐县长说的,要严查,绝不姑息,查出问题要把东宝书记抓起来。听说是有人告我们投机倒把,扰乱计划经济秩序。”

士根的话也被其他人听到,刚憧憬着美好未来的社员们炸了,尤其是老头老太。村里人骂起人来什么话都滚得出口,句句直逼下三路。宋家姐弟面面相觑,宋运辉一把抓住脸色苍白的姐姐,但他什么也没说。雷东宝被从这儿蔓延至全场的喧嚣引来,问清楚士根是怎么回事后,奇道:“我投机倒把?赚来的钱哪一分是给我个人的?都是给大队的!硬掰我投机倒把,我坐牢没问题,可大队欠信用社的债怎么还?社员每人还一百块?不行!”

士根道:“可是人无完人,清查组只要有意对付我们,总能从大队历年工作中找到瑕疵。连徐县长都下指示,我们看来得认真提防他们欲加之罪了,清查组肯定不会是走过场。”

雷东宝却紧盯宋运辉,良久才道:“我不信徐县长亲手对付我,一定是有人恶意造谣。除非徐县长亲自带清查组来,我开门让查,否则,我做事光明正大,他们清查个屁,不行。想断我们的砖窑工程队,更不行。”

“对,我们小雷家才吃一年饱饭,有人发红眼病想撂倒东宝书记,我们不干。没东宝书记我们怎么变工人?老猢狲,是不是又是你去县里告东宝书记?你妈的安的什么狼心狗肺?”

落*霞*小*说 🌳 ww w_l uo x ia_c o m _

有人将嫌疑目标指向老猢狲,顿时群情激奋,四面八方包抄老猢狲,老猢狲见大伙儿来势汹汹,惨叫一声:“不是我,我这回真的没去告,东宝书记救命。”

“不是老猢狲。”雷东宝沉着地给了一声,难得的声音不大,但旁人听得到。以往不可一世的老猢狲挨了几只拳脚终于得以逃命。雷东宝再想了一下,道:“我相信徐县长这个人。但万一我真出事,大家当我今天开会说的话是放屁。都跟我来,我们队部开会。小辉你也来。”

“今天的话怎么能作废?我们老年人要劳保,县里谁跟东宝过不去,我们跟谁过不去。”一个白发苍苍老儿的话引发大伙儿的如雷响应,宋运辉听着震动,见说话那老儿几乎连站都站不住,还得靠孙儿扶着,看上去清清爽爽有古风,难怪能说出有点水平的话来。再看雷东宝,招手引大家去队部,以前只觉他莽撞,今天见了,倒是很有大将风度。宋运辉征询了姐姐的意见,两姐弟一起跟进。

大队负责人都到队部坐下,而外面几百农民依然留在晒场不散。还是老书记又仔细问了士根究竟从谁那儿听来这消息,究竟有多少人在传这消息,那些传消息的人态度怎么样。等士根说到有人鄙夷徐县长一介知识分子,浑身软骨头,只会卸磨杀驴的时候,老书记的脸彻底黑了。众人都期待老书记给个分析,老书记打开窗户,朝外喊了一声,叫老猢狲立刻过来。

没多久,一头冷汗的老猢狲战战兢兢出现在队部门口,被四眼会计一把拖进来。老猢狲连连辩解:“我没有,我真的没去告。”

此时河东河西早已分明,老书记不再忌惮老猢狲,只淡淡地问:“你知不知道徐县长和宫书记的关系?”

老猢狲这才放心,忙戴罪立功,说得无比详细:“宫书记资格老,‘文革’前就是书记,现在县里一大帮人大多是他一手培养出来。七八年宫书记从干校回来官复原职,上面同时派下来一个徐县长,徐县长一来就烧三把火,撤换不少基层干部,听说宫书记最先是借徐县长这把刀裁掉三种人,后来头痛徐县长一气儿把他宫书记的人也撤了。我当时也被撤,换上老书记,当初我们被撤的大伙儿搞串联,都议论着宫书记会不会咽不下这口气,出面反了徐县长的决定。可宫书记最后没行动,听说徐县长来头很大,靠山在中央,他爱人一直住北京。但听说常委开会,在某些决议方面徐县长常受孤立。最近我没法再关心县里的事,但估计格局不会有大变化。”老猢狲说话时候,两只眼睛犹如两只被堵住路的老鼠,胆怯地乱窜,又小心留意着周围。

众人都心说,他可真了解机关内幕。若不是徐县长从天而降,与他从没瓜葛,换个别的本地产县长上任,估计老猢狲的位置还稳如磐石。雷东宝听着心说,县里领导的关系跟清查有什么搭界?自己把事情干好了不就得了?宋运辉心想,徐县长是不是已经顶不住来自宫书记积蓄几年的压力和孤立,决定拿姐夫开刀作为投入宫书记大营的献礼?他问老猢狲:“这就是徐县长亲口下指令清查小雷家的原因了?”

老猢狲依然小心翼翼地道:“目前全县,包括全市都知道小雷家是徐县长手中的一面旗帜,东宝书记只要没有杀人放火做违法勾当,徐县长不会亲手砍他亲手树起的旗帜,砍我们小雷家就是打击他徐县长。我考虑以后以为,这是徐县长把本该暗中进行的事情端到明面,以往清查组都是悄悄成立,突然出现,打你个措手不及。但徐县长这次违反常规,明着站出来成立清查组,又给清查组下指令,而且措辞非常严厉,这很容易让人震惊,让小道消息迅速传播开来。你看士根这就听到消息来提醒你们做好准备,你们如果早有了准备,清查组还能查得出什么?徐县长这一手既显示了他铁面无私,不徇私情,又借此大张旗鼓帮我们小雷家洗刷控告,手腕真是高明,以前真看不出他这么个白面书生有这等城府,难怪我会在他手里吃瘪。”

众人听了面面相觑,宋运辉更是大受震撼,原来同样一件事,被内行人看着,竟能看出这等弯里弯角门道中的门道。而一件原应私相授受很不上台面的事,却能被徐县长做得如此光明正大,堂而皇之。他忍不住对老猢狲脱口而出:“你真是个人才。”

“可惜以前用得不是地方。”雷东宝随后接上一句,“老猢狲,给你戴罪立功机会,你,现在起,帮老叔和我小舅子一起清理大队所有资料。你要耍个心眼,你自己当心。”

“是,是,谢谢东宝书记信任,事关我们小雷家的大事,我哪里会耍滑头,你尽管放心。我已快六十岁,还等着你率领我们奔四化,像工人一样拿劳保呢。”老猢狲只差打躬作揖,怎么都不会想到雷东宝会在清查前的节骨眼上重用他,这让他感到往边缘化滑行的步子戛然而止,他心里竟生出感激涕零来。

老书记急得直冲雷东宝打眼色,心说老猢狲这种人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别本来没事,被他一插手反而整出事来。倒是雷东宝大大方方地道:“我也不怕你耍滑头,你想耍滑头别人管不着,倒要问我拳头答不答应。”

“是,是,是。”老猢狲继续打躬作揖。

宋运辉这才又想到一条要紧的,跟老猢狲这种七窍玲珑的人玩心眼,那是真叫累。可对于这种人,拳头却是最直接最有效的办法,老猢狲哪敢做对不起雷东宝的事让下半辈子被雷东宝的拳头如附骨之蛆般叮着?今天真是大开眼界,既看到徐县长的曲线救国,又看到姐夫的霸气,这两种手腕各得其所,各有所长。而且,原来姐夫看似鲁莽的对徐县长的信任也是很有理由,没想到。他心中顿时放下石头,回头轻轻对姐姐道:“姐,不会有事。”

宋运萍并不很放心,可又不能不装出放心的样子,其实握紧的拳头,指甲早深深掐进肉里。

于是雷东宝挂帅,红伟和士根各自拿来水泥预制品厂资料和砖厂资料给三人小组查,雷东宝自己拿出建筑工程队的所有资料。老书记、老猢狲和宋运辉三个坐在被晒得火烫的屋顶下预审,老猢狲倒真的是认真,看到不顺眼的,就拿出来与大家讨论,看不能支吾过去的,就做个记号抽出另放。老书记更不用说,他比老猢狲还小心,只是政策找茬方面比老猢狲稍有不如。宋运辉也是搜肠刮肚地拿自己了解的政策对照资料,可没想到从老猢狲嘴里学到很多有意找碴可以将政策曲解的方式,一时如听天书。

可他并不是个会被人牵着思维走的人,他心中总有一个总体框架始终主导思维,他跟着辅助预审资料一小时之后,就发现问题,伸手按住老猢狲抽资料的手,对雷东宝道:“大哥,我看先停停,你听听我的想法。目前看来,大错不多,也可以掩盖。可你生性粗爽,资料里面小错不断,首先会有一个积少成多的问题。其次,如果把这些小错都抽出来掩藏,会造成资料的明显不连贯,到时我们经不起清查小组的追问。依我看,我们预先在资料里面做手脚的办法行不通。”

在场所有人都一点就通,愣住,一齐看向雷东宝。雷东宝想了会儿,道:“小辉,你说得有道理……”

老猢狲大胆打断雷东宝的话:“我有办法让清查组滚出小雷家,以后也不敢来。但不知道你们会不会说我打砸抢。”

众人看着如此主动的老猢狲都是惊异,在雷东宝一句“你说”之后,老猢狲跳起身附到雷东宝耳边窃窃私语。雷东宝听罢大笑,拍桌道:“就这么办,叔,你也听听,你和老猢狲分头去办。”

老书记将信将疑,可听了仇人老猢狲的耳语,也终于舒开眉头,哭笑不得,嘴里还“表扬”了老猢狲一句:“你啊,还真有两把刷子。”

宋运辉事后才知道老猢狲这个人是什么人。虽然他相信姐夫的拳头,可想到老猢狲这种人的本性,心里又很担心,怀疑老猢狲会不会在如此紧要关头做什么手脚,老猢狲鬼主意太多,防不胜防,姐夫以后虽然可以讨还,可好汉不吃眼前亏。会商结束,他就告辞拿了行李骑姐姐的车回家看父母。一路仔细揣摩老猢狲的主意可能会给姐夫带来的伤害,可想了一路,找不到纰漏。但宋运辉相信,这只是因为他年轻阅历不够,他也算是从小吃足险恶人性苦头的人,他不信老猢狲这样的人这一次会如此单纯。

他回家没与父母提起,怕他们担心,也料想来自县里的传闻未必能传到老实本分的父母耳朵。但他牵挂姐姐那儿的事,第二天找个借口说是还自行车,又早早趁天还没亮赶到小雷家大队。雷东宝对于他的再次出现倒是没有惊讶,他的手掌只是轮流拍宋家姐弟俩的肩头,信誓旦旦地告诉他们不会有事。但宋运辉建议姐夫今天当作不知道,若无其事出门离开。雷东宝虽然不愿意,可还是从善如流,要宋运辉在家照料好他姐姐,然后便到村里扯两嗓子,叫上工程队的四五个人离村而去。但临走,雷东宝又折回来,要宋运辉遇事别激动,记得盯住老猢狲。宋运辉这才有点放心,原来姐夫粗中有细,还是知道老猢狲这人危险的。

可宋运辉没有想到,老猢狲会把原本应是严肃甚至严厉的清查组搞得如此无奈,原来所说的父老乡亲请命竟演变成父老乡亲索命,清查组进村被搞得跟闹剧一般。第一天,清查组被一群白发老头老太哭哭啼啼地拿拐杖、扁担、扫帚打出村子,打得全市人民都支持老头老太,认清清查组本质:原来就是嫉妒人家好不容易吃一年饱饭,去人家小雷家眼红找碴。等雷东宝磨磨蹭蹭回来半路遇见清查组,请他们再回小雷家他们也不干,谁敢跟老人小孩孕妇对抗啊。

第二天清查组被领导逼着又硬着头皮上小雷家,这回迎接他们的是抄锄头菜刀的年轻人,年轻人说好不容易生活变样有姑娘愿意给相亲,好不容易定下一个对象,被清查组昨天一来全给搅黄了,这怎能让人不拼命。雷东宝这回听老猢狲的话没走,还排开想拼命的年轻人将清查组安全迎入大队部。可坐在大队部里的调查组成员面对的是外面惊涛骇浪般的群众海洋,随时有石块泥巴破窗而入,他们还如何工作,依然落荒而逃。但小雷家大队那句“农民变工人”的口号却随着冲突被传向四邻八乡,听到这口号的农民都异常羡慕小雷家大队,都说自家大队书记要是也变成雷东宝那样的人,以后大家每月有工资拿、有医药费可报、有劳保垫底,地里还有蔬菜可收稻米可吃,这日子还不共产主义了?

不说小雷家全体社员,即使社会舆论也几乎一边倒地支持小雷家大队,支持雷东宝。一个大队书记,率领本大队的农民过工人的日子,自家结婚却连酒席都办不起,眼下还住着祖传泥巴房子,这样一心为公的大队书记哪儿找。冲突反而让四邻八乡认识雷东宝这个带头人,看到小雷家大队的进步,羡慕小雷家人有奔头的日子。

第三天、第四天,清查组没再出现,他们怕了小雷家老老少少的刀光剑影,而最主要的是,他们难以面对舆论的压力。这压力,主要还是来自原定清查组回县每天一次的汇报总结会议。他们只能汇报那些小雷家农民的怒骂,而那怒骂,是对他们清查活动的谴责。他们可以无视怒骂,可是,当初决定清查时候宫书记有意将主持会议的尴尬位置奉送给徐县长,徐县长如今坐在主席位上问出来的问题刀刀见血。清查组下去两天的成果,形成会议纪要,是他们看到小雷家大队的繁荣富强,有人吃了闷亏。

宋运辉从来不知道,严肃的政治问题竟然可以用不严肃的下三烂手段解决,也佩服姐夫这个看似粗人的用人之道。他不明白姐夫的思路,可姐夫相信徐县长,现实表明,正确;姐夫起用老猢狲,现实也表明,正确。庙堂之人可以结交,人们从来都是这么在做;而鸡鸣狗盗之徒也可以入幕,过去的孟尝君曾因此脱厄。用人,该有胸怀,该不拘一格。姐夫有的是胸怀,这胸怀,让很多看似无法用上的人为他所用。宋运辉从此对雷东宝真正刮目相看。

他也觉得自己没原则,他竟然还有点欣赏老猢狲。知己知彼,大约说的就是老猢狲这样的人。了解局势,了解矛盾,从中游走,顺势而为,往往事半功倍,此役,他受益匪浅。

清查组的事在县里成为一个禁忌话题,而在小雷家大队则是成为大伙儿茶余饭后的谈资。雷东宝多少有点志得意满,心说县里也奈何不了他,可宋运萍是个谨小慎微惯了的,见此虽然也高兴,可总是抓紧时间苦口婆心劝说雷东宝低调低调再低调。雷东宝虽然不以为然,可有一样,他见了宋运萍就是俯首帖耳,为了免得妻子担心,他只好刻意收敛。当然他回家添油加醋向妻子说明他在外面是如何抵御吹捧的诱·惑,宋运萍总为此给他炒个好菜,热一壶酒,柔柔摸一把他的脸,他就满足了。

宋运辉对小雷家那个犯禁忌的水泥预制品厂最有兴趣,向姐夫要求后,隔三差五跑那儿了解情况,想了解为什么这个预制品厂会被认作搅乱计划经济,为什么会被认作是投机倒把。红伟自然不敢把国舅爷安排去搅水泥轧钢筋抬预制板,他啥都不敢要求,免得遭到四宝那样一把被撸的命运,就任着国舅爷随意溜达。宋运辉理论联系实践,理出一条清晰的产供销脉络,找出与当前政策相违的地方,他看到,沙石砖瓦这些都还不是关系到国民经济的重要计划内物资,转手倒卖着还不会太受重视,目前市场上这种转手买卖已经不止小雷家一家,而预制品厂转手倒卖的水泥钢筋却确实很容易被抓把柄。他思量再三,向雷东宝提出,要不以现有设备,将钢筋稍作简单加工再出售,比如剪断拉直之类,加工费反正也是羊毛出在羊身上。这样一来,谁也抓不住他们投机倒把转手倒卖的罪名。雷东宝听了先跟老婆说一声“狡猾”,再跟小舅子说一声“好”。

徐县长满意于雷东宝所作所为,尤其赞赏他事后无声无息不再提起的涵养,感觉这对他那样的粗人而言颇为不易,估计他身后应该是有一两个智囊出谋划策。徐县长本来有心借清查组铩羽而归这件事乘胜追击,做一番手脚,可这时他那在北京高校做教师的妻子暑假过来团聚,带给他几份机密文件,其中有两份还是七月初才刚在高层会议上讨论的文件,一份是陈云同志撰写的《提拔培养中青年干部是当务之急》;一份是陈云同志主持起草的《关于老干部离休、退休问题座谈会纪要》;还有一份是陈云同志在会上的讲话《成千上万地提拔中青年干部》。从这三份文件,结合目前国内局势,徐县长看到大势所趋,紧锣密鼓。从去年年中宋任穷同志提出的提拔脱产干部要求年轻化、知识化,到现在的提拔培养中青年干部是当务之急与老干部离退休问题一起谈,这其中,他看到中央一步紧似一步的步伐。

想到宫书记白多黑少的头发和老态龙钟的步履,他一笑收回原定计划,按兵不动,但他停止对宫书记采取措施的同时,却开始挑战宫书记的神经,强硬地、有的放矢地推广最新颁布的全国物资局长会议精神,将会议精神刊发至基层。会议精神强调,在搞好社会供求平衡的条件下,对重要的、短缺的生产资料实行计划管理,对一般的生产资料实行自由购销,力求做到管而不死,活而不乱。这个举动,实际是对清查组事件的拨乱反正。

但会议精神还没下发前,徐县长已经听到耳报,说小雷家大队改变工作思路,不再投机倒把,而是如此这般。徐县长听了又是诧异,难道那糙人雷东宝又傻子撞大运先人一步跑到政策前面了?后来打听了才知道,这其中又有雷东宝常常提起的那小舅子的指点。徐县长这回改为诧异现在大学生的素质,回头问在大学做讲师的妻子,难道现在大学生水平这么牛?他妻子回答,那个叫宋运辉的小舅子估计是比较出类拔萃的。

过一阵子,徐县长在陈平原陪同下下乡,有意孤身拐到小雷家大队,实地察看小雷家大队究竟最近搞得怎么样。进村,便看到小雷家的夏收夏种工作早已收尾清场,只有晒谷场还看得到夏收的影子。问田间老农,据说是大队出资给免费统一翻的地。老农还自豪地说,现在大队有钱,有钱就是好办事。这一点,徐县长认同,其他经过的大队,还有人在插秧呢。徐县长还看到砖厂挖泥挖出的两片鱼塘,鱼塘周围种着果树,村里角角落落也是见缝插针种着果树,这是他向雷东宝建议的。而今果树虽小,可绿意喜人。

徐县长又去看了砖厂,厂外就可以看到,目前的厂区已经比年前开阔好多,两眼砖窑热火朝天地烧,有新购机械制砖坯的设备在隆隆转动,于是夏日白天也可制砖,不怕泥坯被毒日晒裂,只要上面盖上新打下稻草织的草毯就行。

旁边就是水泥预制品厂,他没透露自己的身份,别人看到他俩的气势也不敢阻拦,任他们直进直出。徐县长看到一个戴着米黄色塑料框眼镜的大男孩在现场指挥大家用新买的葫芦吊加两根粗竹杠轻易搬运沉重的水泥楼板上拖拉机,新办法实施成功,大家齐声叫好。大男孩面相稚嫩,可举止胸有成竹,发出的指令简洁清楚,却是一点儿没有稚嫩的样子。徐县长想,这可能就是那个雷东宝的小舅子,原来是这样一个文质彬彬的人。难道有点胡闹的赶清查组出村的主意也是他出的?倒是小小年纪不可貌相。

宋运辉看到这么一个特别的人,想过去问候一下的时候,徐县长他们已经骑车走了。徐县长这回来,并不想打草惊蛇,没必要在这种无足轻重的小事上触动哪个人的神经,尤其是在调查组的事才发生一个来月的时候。他来主要是看看他手中这杆大旗插得好不好,眼下该看的都看了,没必要惊动小雷家的任何人,也免得被小雷家的人误以为他竭力撑着他们的腰,导致他们以后有恃无恐,为所欲为。

但是小雷家根本没法像徐县长想的那么为所欲为,作为体制外的经济实体,在严重触及体制内单位个人的利益情况下,牵一发动全局,体制内的实体全体受触动了。既然向县里告状不行,向下面派清查组不行,而且又有新文件下来放开经营市场,但是,老大哥就收拾不了你这小弟弟了吗?抱着给小雷家吃点苦头的心理,老大哥们开个茶话会心往一处想,给全县收购站一条指令:兔毛凭证收购,每个大队给一定配额的兔毛收购证,超出部分不予收购,而居民户口倒是不受限制。小雷家大队是全县长毛兔养殖大户,明眼人都看得出,这指令的矛头直指小雷家。

而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坏事总是来得接二连三。小雷家两眼砖窑一起烧,黄砖红瓦辐射到邻县邻市,当地砖瓦厂不乐意了,汇报领导部门,从保护地方经济角度出发,由当地政府出面派专人在路口设卡,拦下小雷家黄砖的辐射,顺便也阻拦了其他农副产品的冲击。一时打得小雷家砖瓦厂措手不及。

雷东宝那几天每天挂着个脸,颧骨下面两团阴影,旁人看着毛骨悚然。但这样艰难的时候,他还是东拼西凑,在电大开学前换足兑换券,交给宋运辉,让宋家姐弟去市里买电视机。宋运萍不肯,说积谷防饥,钱别全用光。雷东宝这回没听妻子的,埋着头发狠说,电视机一定要买,不仅上电大课程方便,还要买了听中央来的新闻,学宋运辉了解政策,免得总被那些把门小鬼陷害。这回宋运辉无条件支持姐夫,因为他也早已看出这个姐夫不爱看报,看了也看不进去,听新闻是最好的了解政策途径,而了解国家政策是如此之重要,自不待言。

宋运萍无奈跟着弟弟一起去市里买电视机。两人大清早先骑车到县里,再买票乘汽车去市里,买好回程车票才去市中心第一百货商店买电视。价钱是早已知道了的。将一张一张的兑换券数出去,又看着售货员将一张一张的兑换券核对完,听售货员说声正确,宋运萍却脸色一白,眼前发黑,贴着玻璃柜台软软倒了下去。宋运辉大惊失色,幸好里面售货员热心周到,端把凳子来给他们,又帮着掐人中,一会儿宋运萍就睁开眼来。售货员见了说没事没事,拿那么大把钱来,很多人会晕,他们这儿前儿还晕倒一个大小伙儿。但宋运辉觉得不是,他觉得姐姐最近是操心过度,两夫妻虽然是一起瘦,可姐姐是心力交瘁。他跟姐姐一说,宋运萍眼泪就流了下来,她在丈夫面前一直假充坚强,还得温言细语安抚丈夫,可在弟弟面前就不一样了,姐弟俩谁也瞒不了谁。她要弟弟别跟雷东宝说,别给他雪上加霜。

宋运辉想起低血糖的人要多吃糖,宋运萍听了只有苦笑,她那婆婆穷怕了,每次糖票下来,买来没几天就吃完。她还是让宋运辉陪着去了趟医院,配来葡萄糖。然后才提了电视机一起回家。喝了葡萄糖水的宋运萍回家就跟没事人一样,雷东宝一点儿都不知道。雷东宝在家终于想出一招儿,叫来见多识广能屈能伸的老猢狲,让他带四宝一起去上海和各大省会城市直接找兔毛纺织厂。既然收购站不收,那就绕开它,相信既然水泥厂已经在买计划外原料进行生产,兔毛纺织厂亦然。不是说全国一盘棋吗?

至于砖瓦的销售,雷东宝蛮劲上来,决定挤垮县砖瓦厂。大队碰头会一商量,一方面降价,像以前一样全县敲锣打鼓地宣传让所有私人公家都知道,起码私人的肯定认准他们小雷家砖瓦厂;一方面扩大承揽建筑工程,自家承揽的工程当然用自家的砖。但雷东宝考虑的是一个重要问题,他的建筑工程队只能承揽民用建筑,类似影剧院、大会堂这样的工程就吃不消了,可用砖最多的还是那种地方。红伟想出办法,那就是直接找县建筑设计院的工程师,请他们八小时之外出来帮忙指挥工程。宋运萍为此提心吊胆,挤垮县砖瓦厂,那不闯祸吗?县砖瓦厂被挤垮了,工人怎么办?可她丈夫只会安慰她说没事的没事的,找她弟弟参议,她弟弟说,穷则思变,用政治经济学里面的话说,就是生产关系必须适应生产力的发展,县砖瓦厂不思变,只有等着被淘汰。宋运萍眼里都是这两人挖社会主义墙脚的形象。

宋运辉上学去前,又单独找雷东宝提醒了一下,要他以后有要紧事最好别让宋运萍知道,以免姐姐操心,姐姐身体太糟了。雷东宝这还真的回家尽量喜怒不形于色,除非是实在过不去的大事,全大队人都会知道的,他才跟宋运萍说说,以致宋运萍还以为此后风平浪静。

有些事倒也真是逢凶化吉。老猢狲有老猢狲的路道,等他带着四宝回来,四宝还迷迷糊糊的,老猢狲却单独找到雷东宝,要求由他组建小雷家兔毛收购站,与公家收购站一样的收购价,集中收购后运去毛纺厂,所得利润上交两成给大队集体。雷东宝一口拒绝,怎么能让老猢狲这样的人牵头做买卖,怎么能放心将钱交到爹娘都不认的人手上?可四宝又实在没用,再给一次机会,四宝还是没抓住。无奈,他让四宝带上士根照着老猢狲走过的路重走一遍,士根到底是有脑袋的,一圈儿下来,回来就着手开动小雷家兔毛收购站。老猢狲又是靠边站了。

此时的小雷家已是不同以往。此时的小雷家已经自家有钱,付得出收购兔毛的费用,也付得出公社搬运队的运输费,只要稍微提高点兔毛收购价,全县全市的长毛兔养殖户都往小雷家卖兔毛。急得全市国营收购站跳脚,无奈之下只好悄悄取消办兔毛收购证的费用,继而取消兔毛收购证,可大势已去,再不复他们坐北朝南的好日子。

小雷家大队东山不亮西山亮,虽然砖厂突围无方,有点开不足量,可其他都是欣欣向荣,尤其是请了县建筑设计院工程师兼职的工程队。当年底便兑现年中的允诺,报销医疗费之外,春节前,向所有六十岁老人发岀第一笔劳保工资,十元。

这一年,小雷家除夕夜的鞭炮直响到天亮。

雷东宝也买了无数二踢脚鞭炮在自家院子里猛放。他越挫越勇,他很喜欢宋运辉跟他说过的一句话:“道路是曲折的,行进是艰难的,前途是光明的”。对于新的一年,他豪情满怀,踌躇满志。

欢迎关注 落霞小说 公众号,微信也能看小说!微信搜索 落霞小说 ,不多不少四个字,注意防伪!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