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2000年 建立新厂,员工管理成大问题 · 1

阿耐2018年10月24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当春天的气息渐渐来临的时候,设备进场了,厂房建筑物竣工验收了。虽然监理公司的预验收顺利通过,但是项目经理对于政府部门的验收还是心怀忐忑。柳钧倒是不愁通不过,他不信还有人比他更认真。他目前更头痛人员招聘的问题,他好歹是找了一个很不错的行政经理,这位行政经理三十几岁,开着一辆柳钧买给他的二手夏利车一边跑机关跑新公司数不清的各项审批,一边跑人才市场招合适的操作工。可是招聘问题很大,关键是柳钧要求太多,即使是最基本的操作工,柳钧也要求找最认真的人。柳钧给行政经理的招聘要求是:一要有中专以上文凭,二要有较真的态度。反而有没有技术基础,他并不太要求。

项目经理见验收现场的柳钧一脸心不在焉,不好好招呼验收人员,他忍不住拉柳钧私语:“柳总,都临门一脚了,关键时刻千万别掉链子。”

“你不是说我这边两个厂房够申请鲁班奖了吗,还愁什么?”

“你再没问题,也得敷衍好这帮大爷啊。”

柳钧笑道:“我是甲方,你从不敷衍我,还拿水泥块砸我,我也学你不敷衍大爷们。我不是一开始就跟你说了,做我这个工程,你只要操心质量,操心进度,其他都不用操心。你说,总体加起来,你其他的工程有我这边操心得少吗?起码我没让你操心钱吧,你甚至连管现场的都不用配备,你够轻松。”

“可这是官府,官府的人得罪不起。你看你们上海建筑师都不敢怠慢。”

柳钧却想起来,认真问一句:“我这个项目做到今天算是结束了,到今天我再问你,你究竟认不认可我的模式。换个表达方式,若是我接下来有新的工程上马,你还愿不愿意做?”

项目经理一愣,盯着柳钧足足想了好一会儿:“先回答后面一个问题,当然做,有钱不赚猪头三。但是前一个……你这工程,我虽然操心得少,可也赚得少,只赚到点儿辛苦费。你要知道,浑水才有鱼可摸,有个名词叫内外勾结。”

“白善待你一场,白眼狼。”柳钧笑骂。

项目经理也不遑多让:“你这种模式只此一家,幸好你这工程不大,我要在你这儿再多做半年,出门退化得别想做别家了。不过跟你这几个月做下来,我的醉肚倒是养好了。”但项目经理犹豫了一下,还是又不客气地补充道,“这回你是甲方,我看工程款不差我一分一毛的份上让着你。你这模式……幸亏我脾气好,你爸周旋有方。”

“你看着,像我一样的老板会越来越多。”

项目经理这回倒是承认了:“对的,我已经接触几个老板第二代,有见识,有抱负,肯下功夫,牛。虽然都花钱大手大脚,可都能花到点上。人也不错。”

“我还以为你同济出身,难得是个拿得出技术的项目经理,你应该会比较认可我的模式。”

“我一穷二白起家。目前对于我而言,钱比理想更重要。”

闻此言,柳钧不禁想到钱宏明。钱宏明又何尝不是如此?

项目经理还是不由分说拖柳钧跟上大部队,一路提醒柳钧保持微笑保持谦卑。柳钧虽然勉强做到,却依然有点儿心不在焉,他烦这样的浪费时间,这种验收原不需要他来参与,但因为来者是老爷,所以老板必须随叫随到贴身伺候。

走进热处理车间时,行政经理来电,说是有个姓董的人打车过来,指名要见柳钧。没过一会儿,柳石堂拿一张名片进来,让柳钧撤退,去接待那个姓董的。

柳钧一看名片,一半英文,一半中文,大名董其扬。柳石堂附耳轻语:董其扬正是市一机新任总经理,孤身一人打车而非驾车前来,必有原因。柳钧吃惊,留下老爸应付老爷们,他去见那董其扬。

董其扬大约四十岁,长得可说其貌不扬,凸脑门,厚嘴唇,整个人又干又瘦,却有一双精光四射的眼睛和一脸可亲的微笑。董其扬开口也是很随和,柳钧问:“董总喝咖啡吗?我这儿有半年前香港买的小粒种阿拉比卡,香味已经逃得七七八八。哈哈。董总找我,是不是想追回四个被我挖来的技工?”

“呵呵,市一机人才济济,不差这四位。他们四位,据我了解,不算是分厂技术领先的人。”

“没错。但这四位是我在市一机做加工时遇到的工作最细致到位的人,作为技工,他们是最优秀的。他们也愿意来我这儿,我给所有员工缴纳四金,比贵公司多一项公积金,我这儿的工资目前暂时与市一机持平。”

董其扬惊讶,沉吟道:“你这么坦白,不怕我把他们挖回去?”

“你挖不回去,你们市一机根本没有他们需要的企业文化。我很奇怪,董总今天找我,因公还是因私?”

“算不上公事私事,我一到市一机就听汪总等人提起你,看到你研发的产品,一直想结识你。请你别有敌意,我还不至于来你这儿做工业间谍之类下三滥的事情,只想认识朋友。我在这一行一直主管销售,但我一向与技术人员投缘。可以带我看看你们的车间吗?刚进来时候已经见到初具雏形。”

柳钧亲自陪同进车间参观,而董其扬一见到车间,便脸色一沉。今天是个阴天,但是车间里面却光线充足,自然采光良好。他做业务走南闯北,见多识广,他心里最清楚好坏。眼前车间无微不至的细节表明,腾飞公司的建造彻底贯彻了柳钧的意图:“请问柳总,车间每平方米的建筑成本大约是多少?”

柳钧微笑:“没比市一机新分厂的预算成本高,但是我这儿比市一机多出很多附加设施。我这些附加设施的目的只有一条:节能降耗,也就是降低未来的运行成本。董总,腾飞两个月后即将成为市一机的最有力竞争对手。”

董其扬硬是笑道:“我不担心,呵呵。这个市场很大,我们两家的产品在这个市场的占比非常之小,完全无法形成竞争,却可以形成集群效应,得利双方。”

柳钧毫不掩饰:“我们的产品完全无法形成竞争,但这个大市人才有限,请恕我往后继续挖你们墙角。”

董其扬反唇相讥:“至今你还没挖走一个工程师,这倒让我感觉毫无悬念了。”亲爱的阿基米德

柳钧张了张嘴,但没说出来,不是他没挖走,而是没看上。据汪总讲,以前市一机还有几个不错的年轻工程师,这几年老总换手太快,大家纷纷挂印求去。

两人后来只就车间建筑方面有所讨论。董其扬见到雨水收集回用系统的雏形,见到热处理车间降温水帘的雏形,见到车间集尘和水幕除尘设施的雏形……董其扬不太懂技术,不能很好领会这些看似不重要设施的运行方式,但董其扬是个精打细算的人,果真如柳钧所言,腾飞公司每平方米的建筑成本低于市一机,说明固定资产投入不高,未来的单位折旧不会高于市一机,而眼前这些节能降耗的设施却将真金白银地降低未来运行成本。若真是在市一机与腾飞之间展开竞争,成本已经高下立判。市一机几乎没有竞争力可言。难道这就是柳钧说的产品完全无法形成竞争的原因?

但是等董其扬走出车间,跟着柳钧去几根钢管几片石棉瓦临时搭建的车棚取车,再回首,看偌大场地上的车间异常小巧,身量气势与市一机不可同日而语,董其扬暗自微笑,放下心来。腾飞与市一机,并无可比性。而柳钧其人,董其扬认为此人太直太冲,不是管理制造型企业的好料。一念及此,董其扬放松下来。

腾飞新址地处偏僻,进来容易出去难,柳钧打算开车送董其扬进城。见董其扬站车屁股后面眯着眼睛凝神看他两个车间,他也不禁站到董其扬的角度看自己的公司:“董总,很小,是吧?”见董其扬实事求是地点头,他倒是喜欢:“别看这么小,目前订购的设备也才够放满一半不到的室内面积。资金不足,不如市一机实力雄厚。”

董其扬摇头:“市一机两位股东实力雄厚,不过到我手头可支配资金不够。市区车间迁址市郊,腾出的土地是两个股东来开发,土地差价没全部交给我用作工厂运作。我比你难啊,天天拆东墙补西墙。”

“难怪工程进度慢我起码一半。施工现场基本上就是拿钱说话。”

“哪儿都是拿钱说话。”既然不再将柳钧视作对手,董其扬充分表现出他的大肚,“我听说……有家公司已经赶在你之前,研发出全系列……”

“有,我大学校友的公司,他们买了我系列中一个品种的一套图纸,然后没有疑问,没有创意,也没有改进,仿出一系列低端货。”亲爱的弗洛伊德

“可是那种低端货廉价,性能比过去的已经有较大超越,也能达到一定要求,据我了解,市场相当不错,国内还是有不少企业愿意接受这种价廉物美的产品。我们也准备批量生产。”

“我还知道你们买了美国某家公司的全套图纸,打算进军工程机械。汪总一定能很快制定工艺,只是可惜了汪总的一身本事。所以我说,我们之间无法形成竞争。”

董其扬这才明白前面柳钧说两家公司无法形成竞争的原因,不禁哭笑不得,这小子,毫不掩饰骄狂。“我做销售多年,我可以跟你说一个假设,你研判一下究竟会不会出现这种可能。市场需求呈金字塔形,高精尖的产品位于市场顶端,但是需求量并不大。最大部分的是中档需求,中档市场需求一直在质量与成本之间维持着动态平衡。当市场上有马马虎虎还算通得过的产品面市,首先,原本属于高端市场的份额被夺去一大部分,然后下家以此马马虎虎的产品生产出面向消费者的成品,消费者的判断力有限,既然没太大区别,当然很愿意接受,性价比比起原来劣质成品和高精尖成品高了不少,于是马马虎虎产品的成品销量惊人。最后,惊人销量反馈给上游厂商,上游厂商扩大产量,上游厂商间又展开激烈竞争,最终是竞争和规模效应导致价格大幅下降,于是最终成品的性价比更高,受众更加广泛,更加侵占高端市场的份额。高端产品此时往往高处不胜寒,受众的面太窄,成本一直降不下来,于是更失去市场,有时候被迫得为了生存降低身份。这种现象,用我们的行话,叫劣币驱逐良币。你如果不信,可以走着瞧,事实胜于雄辩。”

董其扬语速不紧不慢,字字铿锵,感染力十足,柳钧听着听着就将车停下,一直等董其扬说完:“逻辑上完全成立。”

“不仅是逻辑上成立,凭我十几年的市场经验,这种情况在中国发生概率极高。”

“百分比多少?”柳钧急着追问。

“百分之九十。我们可以打赌,一块钱。”

柳钧大惊失色,好一阵子无语。等醒过神来,他缓缓将车启动,没了说话兴致。他原是信心十足,将以产品系列中的余下部件打响腾飞新公司的第一炮,已有实践表明,他的研发有回报。因此他购买的第一批设备也是以满足这种产品生产为要。可是,若真有董其扬所说的百分之九十的概率,那么他的投入将从哪儿收回?腾飞投入生产后的利润从何产出?难道,他为了报复杨巡,将设计图纸贱卖,反而砸了自己脚面?柳钧郁闷得肋骨开始隐隐作痛。

车进市区,路上逐渐热闹起来,董其扬让柳钧停车,他在这边打的,他不愿与柳钧的接触在老板心里留下什么不良印象,毕竟他在现在的位置还不算屁股坐热。下车时候,他跟柳钧和善地道:“柳总,我初来乍到,此地人生地不熟,以后有什么不懂不熟的需要向柳总请教,希望柳总把我和我老板一分为二啊,呵呵。说起来,柳总,我们两个互补,以后你有销售方面的难题,尽管找我。”

“谢谢,以后一定请教。”柳钧犹豫了一下,问,“那么董总看好美国买来的图纸?”

董其扬摇头,“我是一个职业经理人,两位大股东对我的要求是尽快获利。买美国图纸是性价比较高的选择。”

柳钧犹豫了一下,还是道:“其实……机械制造业容不得急功近利。”

董其扬这回点头,“你知道我为什么找你吗?你手头这些不同处理后的物理数据,都是宝啊。当初我在外资公司,这些数据……别提了,我们中方人员都接触不到,都是锁保险箱里存档的。你摸的路子是对的,我想认识你。但到目前为止,我看你对市一机还构不成任何威胁。”

柳钧看着董其扬打车离开,好一阵子没挪动半分,他被董其扬这个行家点了穴。在德国,他和伙伴们经常挂在嘴边的一个词,“经典”,他们总是追求精益求精,将手头的活计打造成经典。他没想到,回国全变了味儿。他几乎开始相信,董其扬与他打赌一块钱,他得输。从他回国一年整获得的经验来看,良币在国内处境艰难,而这种劣币良币论,董其扬看到了,爸爸却没看到,看起来董其扬确实有水平。

那么,他是不是走错路了?就像董其扬说的,在目前的经营环境下,他对市一机无法构成威胁?

柳钧热爱户外运动,热爱旅游,他在旅途中总是能看到,不同的植被适应着不同的环境。杨柳树到了高海拔地区即使能存活,也决无西湖边杨柳依依的意境;而高山匍匐生长永远长不大的小树移栽到平地,弄不好就长成参天大树。他的坚持,他的理念,难道在国内水土不服?

即使杨巡去年将他打倒在地,再踏上一脚,即使拿着他的钱的施工方项目经理眼睛里总有若隐若现的不屑,自始至终柳钧都没有过怀疑。但这一次,董其扬的一席话,让他终于看到国内市场的本质。他的心底有一层怀疑悄悄升起。他的路,究竟是走岔了,还是走对了?

等柳钧回去,一行验收人员已离开去市里吃庆功宴了,柳石堂当然也敬陪吃饭。柳钧一个人在热处理车间徘徊,不知不觉钻进高频屏蔽笼里。小小的空间抑制住柳钧的心猿意马,他一个人抱头静静坐了好一会儿,才心平气和地被饥饿逼去食堂吃饭。他安慰自己,大环境没有变好也没有变坏,事实是什么都没有变,反而是董其扬的提醒让他对未来有所准备。应该是好事。比撞上南墙,甚至积压无数库存,要好得多。起码,让他可以事先有所准备。

柳钧走出屏蔽笼子才想起,他的手机信号在这么长一段时间里也被屏蔽了。他忙打个电话给董其扬,对董其扬的提醒表示感谢,这倒是让董其扬很感意外。然后是行政经理通知他,应聘面试的三位有大学文凭的技术人员已经在办公室等候。柳钧一看时间,已经超过约定时间一刻钟。他在德国已经培养出严格守时的习惯,这下心里很是不好意思,食堂也不去了,直接赶去办公室。

面试,在别人看来或许是很正规,在柳钧眼中,就是跟三位散漫地坐在办公室,拉家常一般地聊天。技术这东西,行家伸伸手便知有没有,只要问他过去做过什么,怎么做的,其间有什么考虑,用到哪些原理,基本上该露出的毛须全露了,看面试官自己怎么抓辫子怎么判断。

结果,一问就问出两个资深的都是玩粗仿的,更差劲的是,他们仿的时候都不去探究一下每一个设计背后的考虑。反而是一位刚从大学出来才不到一年的,叫罗庆,说话时候很有自己的想法,罗庆懂工控,爱玩电脑,最难得的是,罗庆爱问个为什么。柳钧与三个人谈了半个多小时,只留下一个罗庆。对于这一结果,柳钧并不感到意外。若不是他的腾飞公司眼下挂了外资的羊头,他怀疑这三个人没一个会来应聘。这种味道,他在前进厂时已经尝到过。

随着设备陆续进场,柳钧手头可用人手越发捉襟见肘。但他在招聘中依然高标准,坚持宁缺毋滥,不认真的,没耐心的,毛糙的人,一概不要。柳石堂曾经劝说儿子,有些人可以培养,但是柳钧不肯,他不愿有人进来破坏公司踏实做事的风气。人都很会有样学样,往往会一颗老鼠屎坏了一锅粥。

搜索关注 落霞小说 公众号,微信看书更方便!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