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网

第095章 如此倒霉

潇湘冬儿2016年09月06日Ctrl+D 收藏本站关注 落霞小说 公众号,微信也能看小说!

关灯 直达底部



就在燕洵于大夏边城的乡间阡陌之上仰头远眺的时候,整个詹府都陷入了一片混乱之中,刚刚有下人来报,詹府的五小姐詹子茗出去会客,却在坞彭城城守府内被坞彭城守的夫人截下,给关了起来。而这里面的原因,自然是无人不明。

詹子瑜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正在舱内抚琴,詹子葵斟酌了半天,才把一句话说的完整。一身白色棉袍的男人住了手,然后缓缓的,缓缓的皱紧了眉头。

“子瑜,就算五妹平时再不好,你也要想想办法,那个田夫人是个有名的悍妇,万一……”

“好了,我知道了。”詹子瑜闭上眼睛,微微仰起头来,深吸一口气,说道:“二姐先出去吧。”

“可是?”

“去吧。”

房门被关上,詹子瑜深深长叹,随即缓缓的靠在椅背上。

当天下午,船上的气氛十分诡异,船刚一靠岸,景邯就已经带人下船,此时已不在船上。一个时辰之后,詹子瑜在两名下人的陪同下下了船,坐上早就等在一旁的马车,绝尘而去。

一直到晚上,灯火点燃,下人们纷纷聚集在甲板上吃饭,马车才遥遥的回来。詹子瑜当先被下人抬下车,随后,是一身盛装的詹子茗,只是头发稍稍凌乱,脸上还带着一块稍厚的面巾。下人们自动回避,然而借着微微吹过的夜风,楚乔却还是看到了她面巾下红肿的脸颊。

詹子茗是一个人回来的,并没有带回一个下人丫鬟,所以当晚饭过后荆紫苏找上门来的时候,楚乔已经知道她所来何事了。

船舱毕竟很小,荆紫苏就坐在梁少卿床榻上,愣愣不语,眼神有些发直。楚乔倒了杯茶递给她,她一时竟没有觉察。

“紫苏姐?”

楚乔小声的叫道,荆紫苏一愣,连忙接过茶杯,捧在手里,浅浅的喝了一口。

楚乔叹了口气,说道:“紫苏姐,你有什么事吗?”

“啊?我、我,”荆紫苏磕磕巴巴的说道:“我没什么事。”

船舱里顿时就冷了下来,两人都不知道该说什么话,这时,梁少卿突然敲门,端着一盆热水,说道:“小乔,你要的水。”

“恩,”楚乔点了点头,走上去接了过来。

梁少卿很有礼貌的和荆紫苏打了个招呼,就走了出去。

楚乔坐在床榻上,将水盆放在地上,然后解开绑腿,脱下鞋子,谁知荆紫苏见了,一下蹲了下来,就为楚乔脱另一只鞋。

“紫苏姐!”楚乔一惊,问道:“你要干什么?”

“我?我帮你洗脚。”

楚乔顿时有些生气,她眉梢一挑,怒道:“谁让你来做这些?”

荆紫苏一愣,似乎有些害怕,她讪讪的收回了手,蹲在地上,双手全湿,还在往下滴着水,有些茫然的望着她,竟一动不敢动。

楚乔穿好鞋子,皱眉道:“坐下。”

荆紫苏连忙坐回床榻,那副小心的模样让楚乔心里发酸,她皱眉说道:“说吧,到底有什么事?”

荆紫苏微微咬住下唇,想了很久,还是摇了摇头:“没事,我、没什么事。”

说罢,她就站了起来,脚下却一软,几乎倒了下去,楚乔连忙扶住了她。透过衣衫,只感觉这女子瘦骨嶙峋,单薄的惊人。

荆紫苏走到门前,打开房门,江上的风很大,一下就吹乱了她本就有些枯黄的头发。她其实还很年轻,还不到二十五岁,可是眼角却有了细密的皱纹,皮肤也并不光洁,苍白的惊人。

“月儿,你好好睡吧,夜里风大,记得盖被子。”

荆紫苏说了一句,然后转身离开。楚乔目送着她离去,只见她衣衫单薄,身形消瘦,好像一阵风就能将她吹走一般。

一丝悲凉骤然从心底升起,她久久的站在门口,终于还是深吸一口气,做了这个不理智的决定。

她自然知道荆紫苏会来的原因。詹子茗一个人回府,却没有带回一个下人,显然是身边的下人都被人扣押在城守府内,如此想来,詹子茗被詹子瑜带回来,那么岂不就剩下那些跟在她身边的奴才们来承受城守夫人的怒火?

詹家不会为了几个小奴才丫鬟再出面一次,如此,那名名叫采嗪的女子就算不死,也会被打个半死,而且荆家的这几个姐妹就此又会分离,以后对方如何,境况如何,是否还会有相见的机会,都成了一个未知数。

荆紫苏是没有办法了,她所认识的人之中,只有这个刚刚重逢的妹妹似乎还有那么点本事,不但深得詹家主人的青睐,还同景小王爷有那么几丝暧昧的关系。

楚乔原本是没有打算管这个事情的,她对自己的能力有着清醒的认知,况且如今被景邯缠上,自顾尚且不暇,何来时间多生是非,所以她也一直没有主动提出来。然而出乎楚乔意料的,荆紫苏并没有提出来,她忐忑不安的坐着,屡次想要开口却终究没能启齿,最后竟然一个字都没提的离去。

也许,她也是明白的,明白对方是怎样的势力,明白自己的所求是如何的强人所难,明白即便是说出来也是徒劳,明白也许这个刚刚重逢的妹妹会引祸上身。

楚乔眉头紧锁,坐在床榻上绑好绑腿,然后将一把锋利的匕首插在靴子间,开门就走了出去。

楚乔也许就是这样一个人,她可以理智,可以精明,可以将一切厉害关系都摆在桌面上理论,但却受不了别人对她好。正是这样的性格让她跟随燕洵生死八年,也正是这样的性格,让她在荆紫苏那局促不安的表情中狠狠的心软下来。

圆月被乌云遮住,天地间一片漆黑,楚乔利落的翻身下船,回头看向那两名已经昏睡过去的景邯的暗哨,随即转身狂奔而去。

一个时辰之后,楚乔已经神不知鬼不觉的进入田城守的府邸。若不是那偶尔经过的守卫还有体型凶悍的恶犬,这座看似戒备森严的古代庄园,在楚乔眼里更像是一个不设防的巨大游乐场。

泥鳅一般的从一棵树下滑落,女子悄无声息的落在后花园里。

城守府的建筑呈连线式,颇有些军营的样式,听说这位田城守是位出名的武将,看来果不虚然。楚乔身形灵敏的靠在一座假山之后,耳廓微动,只听远处有脚步声渐近,似乎正朝自己而来。

前方草丛茂密,右边树林繁茂,看似都是躲避的最佳选择,可是楚乔却坚定的判断出那里隐藏的许多暗哨,只要自己一步踏错,定会被乱箭穿心,毫无幸理。很明显,此路不通。

眼望向东南方向的座座楼台,楚乔眼角微微眯起,眉头一皱,闪身而出,脚下猛然发力,向着右侧一片长形回廊的廊柱就猛然跑去,眼看就要撞在柱子上,楚乔登时抬脚,猛地蹬在柱子上,身体随着惯性向上瞬间窜高,三步跨出,就在渐渐失力之时,双手一伸,一把抓住了上面的瓦顶,吊臂,双腿夹住柱子,迅速上窜,就在拐角的灯火转过来的时候,女子身体迅速一跃,顿时像一只壁虎一样紧紧的趴在回廊的瓦片之上!

“这边走。”

一个尖细的声音突然响起,声音里带着谄媚和小心,奴才气十足,随即,杂乱的脚步声响起,听声音大约有二十多人,楚乔眉头紧锁,静静蛰伏,一动不动。

“素闻公子风采照人,武艺出众,智勇双全,乃人中之龙,今日得见果然是闻名不如见面,流言之语不足以表公子风采之一分呐。”

男人突然哈哈大笑,似乎很为自己这番言辞为喜,然而那名被他夸赞的公子却一言未发,花园里只回荡着男人夸张的大笑,显得尴尬至极。

笑了一会,见实在无人响应,男人干笑两声,就停了下来,随即好像猛然想起一事一样,猥琐的笑笑说道:“这边走,就要到了,就要到了,本官刚刚从贤阳城买回一名女奴,姿容无双,娇媚动人,已经梳洗打扮好了,嘿嘿,就等公子享用了。”

原本行走的脚步突然一顿,正好走到楚乔的下方,女子顿时全身肌肉绷紧,握住手里的匕首,屏住呼吸,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

一个低沉的声音缓缓传来,声音的主人似乎患了伤风,声音有些哑,还有厚重的鼻音,但却无损他那种慑人的气势。

“贤阳城?”

“是,”男人一笑:“嘿嘿,这公子也知道,你们大夏对奴隶的管制宽舒一些,价钱嘛,呵呵,也照卞唐便宜的多。前阵子书记局的崔司马去贤阳城办事,顺便给我捎来的,公子,您要不要?”

公子沉默半晌,终于沉声说道:“去看看。”

那名官员顿时一喜,笑着就带着众人离去。

楚乔缓缓松了一口气,看来今晚田城守的府中有贵客前来,难怪守卫并不严密,看来自己来的正是时候。只是不知道是什么客人能受到一方城守这样的礼待,而且还是来自大夏。

不再多想,她缓缓起身,就像相反的方向走去,今晚至关重要的,是找到城守府的牢狱,找到被关押的采嗪,然后将她救出去。

楚乔好似一只黑暗里的狸猫,步伐轻巧,行动轻盈,可是就在她将要走过这片回廊的时候,脚下突然一滑,她眉头一皱,灵敏的下蹲稳势,手指触摸,竟是踩到了青苔。

这样的距离,不会有人听到的,楚乔心跳加速,正在这样暗想,突然只听一声冷语传来:“什么人?”

来人声音低沉,转瞬就已经来到回廊下方,正是那名少言寡语的公子!

楚乔握住匕首,深吸一口气,眉头紧锁,一言不发。

公子见她不说话,冷笑一声,纵身一跃,两步蹬在廊柱上,反手单臂勾住檐角,竟然只凭一臂之力,纵身跃上屋顶!

乌云遮月,一片漆黑,黑暗中,只能看到男人身姿修长,身形挺拔,衣角飘飞,长风吹来,隐隐有凌厉的锋芒崩显。

楚乔眼角微跳,怒从心涌,知道等下去只会让对方的援兵赶到,当下也不啰嗦,凌空跃起,手臂匕首,顿时挥刀而上。对方也不废话,顿时出手,猛的架住楚乔的手臂,骤然一拖,另一只手迅速的向楚乔的脖颈袭来,快!超级快!快至巅峰!

然而楚乔的动作也不慢,身体向后一仰,躲过对方的攻势,一个后拱翻,利落而去,翻身的瞬间手掌好似泥鳅一般滑入对方的怀里,而此时,一股掌风也向自己的肩膀袭来。几乎就在同时,只听“嘶”的一声,楚乔肩膀一阵火辣辣的疼痛,她用力一拽,抬脚向对方踢去,却砰的一声,正中对方踢来的腿上,两人小腿腿骨硬碰硬,腿骨发麻,齐齐后退,眼神冷冽的向对方望去。

楚乔手握着一块滑顺的丝绸布料,看也不看的,一把扔在脚下。

就在对方击中她肩膀的时候,她也一拳打中了对方的胸口,互相又踢了一脚,谁也没占到半点便宜。

下方脚步声渐近,显然那些护卫已经迅速回转,楚乔郁闷的在心下暗骂了一句,没想到在这座城守府竟然遇到这样的高手。若是让他们合围,今晚自己岂不是要撩在这里。

凤眼带煞,刚刚站稳,顿时想也不想的,霎时发动进攻。她的动作极其狠辣,迅猛凌厉,一招致命!

然而对方也不是善类,冷笑一声,突然将手中一物抛了上来,竟是一把折扇。

楚乔攻势顿时一缓,来不及叫出一声卑鄙,就见对方迅猛靠前,双手一绞,竟将楚乔的双手手腕握住,身子顿时贴了上来。

楚乔眼神一寒,身形瞬时间一个诡异的弯折,左腿从身后翻上来,跃过自己的头顶一下狠狠的踢在对方肩膀上,男人闷哼一声,满口浓重的酒气扑面而来,全部喷在楚乔的鼻息脸颊之间。

然而男人却没有被这一脚逼退,一个跨步,一把紧扣住楚乔的腰,这房顶上处处青苔,两人竟然同时倒在房檐上,顿时一起向下滚去!

这回廊说高不高,说低也不低,足足有三米多,若是这样摔下去,不死也伤。

两人很有默契的同时松开一只手,齐齐攀住瓦顶,就在这时,男人的腿顿时横踢过来,一下压制住楚乔的美腿,楚乔正要还击,却见男人一个翻身就压了上来,接着惯性,手肘重重的向着她的胸口撞来!

楚乔一惊,一下曲起另一只腿,眼神狠辣,若是这男人这样攻击下来,定叫他这辈子做不成男人!

果然,那名公子瞧出了楚乔的意图,竟然凌空收势,拧身变位!

两声闷哼同时响起!剧痛瞬时袭来!

男人的手肘狠狠的砸在楚乔的肩膀,而楚乔的腿,也很辣的踢在男人的大腿上。

跌落!如遭锤击,手中匕首发出叮当几声,顺着倾斜的回廊顶一路落了下去,掉在地上。

楚乔狼狈的起身,还没站稳,一阵风声顿时袭来,楚乔眉梢一挑,一脚转身踢,对方身手也是不凡,竟然以后背甘受这一下,哼都没哼一声,贴身上前,单手而上,一个利落的擒拿手招式,一把抓住了楚乔的胸口!

刹那间,两人同时愣住!

软软的,虽然不是十分高耸,但却弹性惊人,手感出奇的好!

就算这男人再没经验,此时也知道眼前刺客的性别。他猛然一惊,不但忘记了下面隐藏的招式,更忘了该缩回手。

“找死!”

楚乔冷喝一声,手一拎一提,一下抓住了男人的腰带,一个爆炸般的旋风侧踢,一脚正中男人的腰侧。

男人闷哼一声,踉跄而退。楚乔正要再接再厉,却听下面脚步已然密集,她冷眼望了男人一眼,随即灵敏的转身,几个起落,就跳下回廊,趁着追兵还没到,几下隐没在黑暗之中。

城守府的护卫们驾着梯子爬上回廊,田城守一边颤颤巍巍的上前,一边擦着额头上的冷汗,小心翼翼的上前问道:“公子?是什么人?”

四周的士兵纷纷爬上回廊,火把林立,男子面容俊美,眼眸漆黑,一身深紫华服,胸前却怪异的缺了一块布料,整个人看起来充满的邪魅的英俊,双唇更是点漆般的朱红。

“刺客。”

他缓缓沉声说道,田城守一惊,顿时大声叫道:“啊!有刺客!通知全府,追拿刺客!”

巨大的鸣锣声响彻整个城守府,全城都被这一阵声响惊醒,火把四处点亮,整座府邸瞬时亮如白昼!

“田城守,”男子转过头来,望着他说道:“可否通知您的部署,一定要抓活的,不需射箭动刀枪。”

田城守一愣,随即连忙答道:“就听公子之言。”

夜风吹来,撩起男人华丽的衣角,他望着楚乔消失的方向,回想起她的动作身手,还有临走前的那一声厉喝,静静的皱起眉来。

楚乔十分头痛,外面一片灯火通明,全是行走的兵马,就算她身手再是了得,也插翅难飞。

想起那个万恶的什么公子,她狠狠的咬紧了牙关。

“不要让我再碰到你!”

楚乔喃喃说道,手握着一块菱形的玉佩,这是刚刚打斗的时候从那男人腰间拽下来的,虽然没有看清他的长相,但是仅凭这块玉佩,她也早晚查得到他的身份。况且只要询问一下今晚城守府宴请何人,此人的身份顿时明了。

想起他在自己胸上抓的那一把,楚乔就气得面孔发青。

这个梁子,算是结下了。

这时,一声娇媚的声音突然传来,楚乔躲在一间华丽房间的屏风之后,很显然,这间房间的女主人醒来了。

女人穿着十分暴露,白花花的胸脯露了一半,慵懒的伸了个懒腰,就向着屏风后而来。

楚乔顿时头皮发麻,根本来不及躲避,那女人已经和她大眼对小眼的互望。

女人的嘴顿时大张,可是还没叫上一声,楚乔顿时出手,一掌切在她的脖颈上。女人眼睛一翻,就软软的倒在地上,昏了过去。

看来,就要在这里躲上一晚了。

刚将女人捆绑好,就听外面传来一阵脚步声,楚乔一愣,就听那个田城守令人厌恶的声音在外面响起:

“公子,这就是我新买的女奴的房间,还是个清官,没人碰过,您好好享用吧。”

靠!

楚乔目瞪口呆,眼望着外面灯火通明,顿时傻了眼。

————分割线————

回来晚了,紧赶慢赶,先更这一章吧。

 

共 8 条评论

  1. 幺儿说道:

    嗯……

  2. 匿名说道:

    为啥要说:手感出奇的好??

    1. **说道:

      胸部

  3. 匿名说道:

    我靠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4. 匿名说道:

    宇文玥:我之前怎么没发现星儿的胸手感那么好。

  5. 匿名说道:

    弹性惊人,手感出气的好

  6. 冷漠少年说道:

  7. 叛逆少年说道:

    但不得不说,宇文月占了楚乔的便宜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