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网

第070章 阎罗手段

潇湘冬儿2016年09月06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落霞小说



虽然对山野丛林行军早已驾轻就熟,但是每次登高还是能看到大批追捕者的火把,好似追命的冤魂一样紧紧的咬在尾巴上,让他们根本就没有时间稍事休息和选择逃亡途径,只能向着茂密的丛林和难以翻越的峻岭奔去。

等到终于暂时将那些人甩掉的时候,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而他们也终于迷失了路途,无法辨认真煌的方向。

夜寒雾重,上半夜的时候还下了一场小雨,气温急速下降,为防被人发现,甚至不敢生火。楚乔和李策两人坐在一片茂密的矮树丛中,单薄的少女靠坐在树干下,浑身的骨头都几乎散架,身体多处伤口不断的渗出血水,疼痛难忍,肩头的箭伤尤其严重,稍稍动作过大就会撕心裂肺的疼,失血过多让她感到一股极大的困顿和无力,几乎就想倒地而睡。

但是多年的训练和经验让她知道,此时此刻是逃亡最重要的时刻,一旦在此时倒下,可能再也没有醒来的机会。

“乔乔?”李策的声音在耳旁响起,一件外袍披在少女的肩膀上,楚乔眉头一皱,抬起头来,只见男子蹲在自己的身边,仍旧是笑眯眯的说道:“我的衣服干了。”

李策衣服已经没有香气,被河水浸泡半日,又在丛林里逃亡,皱巴巴的像是一块破布,大红的衣衫上满是暗红色的印迹,也不知道是哪个倒霉杀手的血。

楚乔轻轻一动,肩头的血丝顿时渗出,李策一惊,苍白的脸上再也没有了笑容,手忙脚乱的按在楚乔的伤口上,急忙说道:“又流血了,怎么办啊?”

“没事,”楚乔眉头紧锁,撕下衣衫的一角,草草的包扎了一下,沉声说道:“先坐下。”

“啊?”李策瞪大了眼睛,不解的询问。

“先坐下!”女子不耐烦的皱起眉来,声音虽然有些虚弱但是气势十足:“我们时间不多,抓紧时间休息。”

“哦,”李策老实的坐了下来,想了想突然问道:“乔乔,那些是什么人?你知道吗?”

“你若是这么有精神不妨待会多跑几步,再敢吵着要休息我就先杀了你,以免你拖我后腿。”

卞唐太子噤若寒蝉,缩着脖子坐在地上,一双眼睛却不安分的乱转。

她当然也想知道是谁干的!

可是目标太大,一时间真的让她有些抓不住头绪。

李策若是在真煌城外被暗杀,卞唐必会当先发难,大夏和卞唐的战事无可避免,当世两大国一旦开战,从国家的大局来看,首先会得到好处的就是偏安东域沿海的怀宋、地处南疆的大荒、和西北疆外的犬戎。尤其是怀宋,他们繁荣的商贸和丰富的粮食储备登时就会成为两国强力拉拢的对象,怀宋也会从军事弱国一跃而起,占据强有力的战略地位。

从内部政局来看,李策若死,卞唐皇室后继无人,下属的宗庙旁系血亲就会得到继位的机会。唐元宗的几个兄弟也会顺理成章的成为顺位继承人,在卞唐广袤的国土上分一杯羹。

从卞唐来看,有实力做此事的,除了大夏皇室就是各大宗族世家,毕竟如今穆合氏刚刚倒台,燕洵又借刀杀人先后铲除了穆合西风和魏舒游,各大世家难免会生出唇亡齿寒兔死狐悲的情绪。大夏政权的稳定向来来自于皇室力量和世家势力的均衡,一旦一方超过太重,必然会引起一连串的血腥政变。以魏光诸葛穆青等人的老奸巨猾,不会看不到家族繁盛外衣之下隐藏着的危机,先发制人挑起战乱、让夏皇不得不依靠于世家的势力、趁机拿回兵权这样的事情,他们也不是干不出的。

但是楚乔最担心的,却是此事是由燕洵主导,由大同行会派人促成。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么她此时的情况就会相当尴尬了。

也许整座真煌城,只有楚乔一个人真正清楚燕洵的实力。从燕洵的角度来看,除掉李策并不失为是一个好的战略方案。李策一死真煌城顿时大乱,各大世家和皇室的信任感瞬间破碎,卞唐和大夏兴起刀兵,怀宋大荒趁机起事,犬戎在北地随之而起,整个西蒙登时就会陷入一片纷乱的战火之中,那时候夏皇必不会在此时挪出手来对付燕洵,甚至还有可能会仰仗燕北的兵力对抗北方犬戎。燕洵霎时间就会立于不败之地,占据完全的主动权。

如果事情真的是燕洵所做,那么她现在是不是该立刻想办法暴露行藏,设法杀死李策,再巧妙的祸水别引,将脏水泼到各大世家的头上?

如果不是燕洵所为,那么她既然已经看到这事情结果对燕北的好处,从全局着眼,她是不是该将计就计,顺水推舟?

特工守则,任何时候都要从全局着眼,不惜牺牲任何代价的换取最大限度的己方利益。

少女的手掌缓缓握紧,肋下的匕首发出森冷的寒芒,几乎刺进她的皮肤,她不愿意去想自己刚刚昏迷之后是如何上的岸,不愿意去想李策背着自己踉跄走在丛林里的侧脸,不愿意去想他一遍又一遍呼喊自己那种急切和担忧。

若是没有我,他也定然早已死在之前的暗杀之中。

一报还一报,上天很公平。

楚乔缓缓眯起眼睛,手指滑向肋下的匕首,冷静的头脑让她迅速抹去了之前那些不切实际的情绪,她一直知道自己该做什么,就好比出一个任务一样,这八年来她一直心心念念着回到燕北,除此之外,一切都不再重要。

暗纹印花,寒铁打造,刀身轻薄小巧,以棉布包裹,以目前的铁器锻造技术来看,已是超时代的高科技产物。楚乔摸到武器的那一刻,霎时间头脑一片清明,所有不该存在的情绪霎时间不翼而飞,顿时恢复为一个合格的铁血特工。

中指和食指夹住刀身、抽刀、旋转、握柄、出手!

一切都发生在一瞬间,只见李策的身体陡然凌空扑来,面色惊慌的大叫道:“乔乔小心!”

一只体型硕大的猎犬从楚乔的身后顿时扑来,电光石火间一口咬在护在楚乔身前的李策的手腕上,而李策身体让开之处,一只更加巨大的猎犬随之跃出,森寒的匕首方向不变,顺势刺入猎犬的颈部大动脉,刺入、旋转、横向拉扯!

血光飞溅!哀嚎声起!

回身一脚踢在另一只猎犬的腰部,猎犬顿时惨叫一声,倒在一旁!

六名蒙着面巾的黑衣人从树林中闪出身来,眼神凶狠,脚步沉稳,一看就是武道上的高手。楚乔缓缓上前一步,将很出息忍着痛没叫出声的李策拉到身后,缓缓抽出腰间的破月长剑,目光阴冷的望着对面的六个人。

高手过招,速度永远快至巅峰,唰唰唰唰唰唰六声抽刀声顿时响起,冷月的映照之下,靠近左前方的两人身形顿时腾空而起,厉喝一声,气势十足的扑向娇小的少女。身体升上最上方的一刹那,手中的战刀带着两道诡异森寒的弧线陡然划下,气度雷霆!

楚乔身躯半弓,标准的日式侧身,一手护着李策一手斜举宝剑,然而就在对方的刀影笼罩在她头上的那一刻,少女顿时拔地而起,双方的身体在高空中迅速交错,破月剑势如破竹,瞬间劈裂两人的战刀,快至巅峰的斩入一名男子的肩膀之上,右脚随之迎上,重重踢在男人的下身,左手成爪,一下死死的扣住对方的脖颈。

咔嚓一声清脆的骨头错位声,那男人还没来得及惨叫一声就已经软软的倒在地上,化作一具尸体。

顷刻间,一死一伤,战斗力超强。

就在这时,另外四人已经瞬间迎上,其中两人攻向楚乔,两外两人却去围攻李策。

楚乔迅速回身,想要上前保护李策,身体堪堪躲过刀芒,就在和对方两人身体交错的一瞬间,楚乔侧眼看到一名刺客正挥刀斩向李策,她顿时眉头一皱,一把掷出破月剑,宝剑呼啸而去,夹带雷霆之风。空出的双手迅速一分,顿时鬼魅般摸到两名刺客的后脑,猛地一拍!

眨眼间,巨大骨裂之声嘭然响起,快速猛烈的袭击转瞬而来,两名刺客还没反应过来,眼前霎时间一黑,鲜血飞溅,脑浆迸裂,身体就势而下,只是短暂的抽搐了几下,就再也不能动弹。

与此同时,一声惨叫陡然从李策身前传来,正在挥刀攻向他的男子眼看就要得手,一只利剑陡然袭来,唰的一声刺穿了他的前胸,从心脏处血淋淋的渗透而出,剑锋锋利前指,在李策的身前稳稳的停了下来。

李策面色一白,吓得不轻,还没来得及尖叫出声,仅剩的一名杀手顿时扑上前来。

电光石火间,那名身上插着宝剑的男人还没来得及倒下,少女的身体顿时如旋风一般转瞬袭上,一把拔出那人身上的破月剑,身体交错,滑开,刀身交错,快至巅峰!

专业杀手的刺杀战机永远就在那么短暂的一瞬间,刀剑相交之际,火花泵现!出手,拿腕,宝剑斜切,双管齐下!

断腕,扭转,断肘,夺刀,回身切腹!

动作迅捷,行云流水,下一秒,原本气势汹汹的刺客已经双目圆瞪,下腹处刀口巨大,潺潺血流,噗通一声倒在地上!

此时此刻,少女刚刚从跳跃的姿势回过身来,冷风从她的身上缓缓吹过,发丝染血,一滴一滴的向下滴溅。

从对方偷袭到现在不过是眨眼间,可是考验的却是双方的勇气、眼力、速度和身手,很明显,事实证明,在这一点上,二十一世纪的超级特工楚乔,略胜一筹。

“乔乔!”李策急忙上前,一把抱住她,兴奋的大叫:“你太棒了!”

楚乔不动声色,缓缓推开他,目光冷冷的望向丛林深处,寒声说道:“都出来吧!”

李策一愣,面色顿时冷了下来,转头一看,只见四名同样服饰的黑衣人缓缓从密林里走了出来,战刀还没有出鞘,显然是刚刚赶到。

四人看着身材瘦小的少女,只觉得头皮发麻,自己和前方六人不过相距几十步,只是这么短短的几十步,己方人马就已经五死一伤,这个看似一阵风就能吹倒的少女的战斗力,究竟强大到什么样的地步?

楚乔面色倨傲,冷冷的看了一眼对面的四人,神情蔑视,突然冷哼一声,冷然说道:“是一个一个上,还是一起来?”

几人谨慎的没有说话,而是缓缓抽出战刀,斜举身前,却不敢莽撞进攻。

楚乔冷哼一声,一把扔掉手里的破月宝剑,冷哼道:“对付你们几个,赤手空拳都算姑娘欺负你们。”

四人顿时一惊,随即四双眼睛中齐齐爆出一阵狂喜。暗道这女娃子肚皮吹破了天,脑子发昏竟然想要徒手对付几人,简直是不知死活,见过傻子,没见过这样傻的,大家本身就是刺客,也不必讲什么江湖道义,齐喝一声,陡然发难,生怕失了先机,毫不客气的猛然扑来!

刀锋凌厉,刀气逼人,冷冽的寒芒几乎逼近楚乔的毛孔,然而少女却仍旧冷冷的站着,面色冷静,嘴角冷笑,似乎完全不将几人放在眼里。

四人顿时心下大乐,瞅准时机想要立下这头号战功,再无犹豫的冲上前来,气势惊人,爆裂如雷!

然而就在这时,楚乔却突然有了动作,只见她手腕一抖,四把锋利的飞刀顿时变戏法一般的凭空而出,刀身流畅,光洁如镜,活像是一件艺术品一般。

可是那四名刺客此刻已经没有欣赏艺术品的闲情逸致了,他们的面色顿时大变,双眼顿时惊恐的大睁,比宝剑速度更快,角度更加刁钻的杀人利器面前,没有人会没有担忧和惧怕,可是想要后退已经来不及了,只见少女手腕一抖,顿时挥出,四把飞刀霎时间好似催命符一般,猛地袭击上前,如今近距离之下根本无处可躲,四把飞刀好似长了眼睛一般,齐刷刷的钻入四人的咽喉,血水喷涌,嗓音沙哑,连一声“上当了”都喊不清楚。

眼见四名刺客眨眼间就全部了账,李策面色发青半晌没回过神来,目瞪口呆了半天,才蹦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乔乔,你真卑鄙啊!”

也说不清楚这句话是赞美还是讽刺,楚乔冷冷的横了他一眼,骤然间只觉得全身无力,身子一软,就向下倒去。

“哎呀!你伤口又流血了!”

楚乔已经无力再去理会他,看着远处还直挺挺的躺着一个受了伤的黑衣刺客,对四体不勤的男人吩咐道:“去,杀了他。”

“好嘞!”

李策轻快的答应一声,满地踅摸了半天,最后很是念旧的捡起一块石头,奔着那名失血昏迷的刺客就走去。

“哼,敢偷袭本太子,本太子现在就送你上西天。”说罢,李策顿时抬起手来,举着石头就朝那男人打去。

“啊!”一声惨叫顿时响起,楚乔双眉紧锁,李策也是面色不好看,只见他信心满满的一击不但没将那人打死,反而将人家打醒了。刺客感觉到疼,大声惨叫哀嚎,声音直传出了老远,相信几里地之外的敌人都会被这一声惨叫给召唤过来。

楚乔的眼神已经不能用愤怒来形容了,李策手忙脚乱的想要捂住刺客的嘴,另一手噼里啪啦的挥舞着大石,不一会,那刺客的脑袋就成了一团浆糊,惨不忍睹,辨不出眉目了。

楚乔看着不由得为这刺客不值,他也算是武艺不凡,没想到却死在这么一个白痴的手上,而且还是以这样的悲惨的方式。

“乔乔,”李策搓着双手,不好意思的走了回来,讨好的说:“你还能走吗?”

楚乔冷冷的看了他一眼,拄着剑鞘站起身来。

耳际传来瀑布飞泻的轰鸣声,天边火光满布,四面八方都是敌人,皇帝的营救人员不知道在什么方向,一切都不能麻痹大意。

“乔乔,你刚才那招太厉害了,你能教我吗?”

“乔乔,你说刚才那几个人是被飞刀杀死的还是被你气死的?我看有两个死了都没闭眼,肯定是死不瞑目。”

“乔乔……”

“闭嘴!”

女子恶声恶气的怒声喝道,收敛心神在前方小心的探路,她似乎忘记了自己一炷香前的想法,要死了李策的念头被她暂时押后。她想起了方才的那只猎犬,李策的手腕上现在还有一寸多长的伤口。

算了,就当是利息,让他再多活一阵。

此时此刻跟在后面的李策却丝毫没有意识到那只猎犬救了自己的命,他很是气愤的看着自己白皙手腕上狰狞的伤口,郁闷的嘟囔:“我宫里养了一群大犬,随便放出来一只都能打那样的十只八只。”

夜雾凄迷,前途难测,怪石嶙峋,李策小心的跟在少女的身后,向来没吃过什么苦的卞唐太子郁闷的皱眉:“夏皇会不会派人来救我们啊?”

女子没有说话,李策也没指望她会跟自己闲聊,一会就继续嘟囔红川高原天气太冷不是人呆的的地方云云。

“会。”

低沉但却肯定的声音顿时响起,李策一愣,抬起头来不解的问道:“你说什么?”

那些人不认识自己,不是大同的人,那么燕洵此刻,必定在前来营救自己的路上。

“一定会的。”楚乔沉声说道,眼神坚定,闪动着璀璨的光芒。

那时的李策,也许还不明白这种光芒叫什么名字,等到很多年以后他终于了解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已经永远的错失了得到这种眼神的机会了。

有一种感情,无论顺境逆境,无论风雨水火,无论刀山火海,都不会被世事磨碎,都不会被时光打磨,它的名字,叫做信任。

“世子!”

阿精勒住战马,看向前方黑衣翻涌的男人,担忧的说道:“骁骑营和绿营军就在前面,我们是不是该小心一点?”

“驾!”男人一声不吭,挥鞭抽在马股上,衣衫翻飞,披风飞舞,八年来从未独自出城的燕北世子此时此刻干冒天下之大不韪的走出真煌城,策马冲进那一望无际草原之中。

“阿楚在等我。”

黑暗中,男子声音低沉,缓缓说道:“我必须赶去。”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