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网

第069章 猎场遇险

潇湘冬儿2016年09月06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落霞小说



此时此刻,真煌城内城乾元道上,巍峨耸立的诸葛大宅里,有低沉的吼叫声在不甘的响起。几名须发斑白的医官背脊佝偻的跪在地上,面色发青,浑身上下都在筛糠般的颤抖着。

“四少爷,”小丫鬟寰儿脸孔青白,手上的白绢霎时间就被血水浸透,她跪在地上,额头上全是冷汗,眼泪都流了出来,颤抖着说道:“少爷,让医官看看吧。”

诸葛玥一身绿袍上鲜血点点,手臂被扯开一个大大的伤口,伤势严重,鲜血喷涌,可是他却好像完全没有察觉一般,手握着一只带着铁钩子的鞭子,虎视眈眈的和笼子里的动物对视着。

那里面,竟是一只成年的花斑猛虎!尾巴粗壮,爪牙锋利,浑身上下皮毛破碎,鲜血淋漓,双眼充满怨毒的看着男人,尽管伤的危在旦夕,却全无半点畏惧和讨饶。

半月前,大毓进献的老虎,如今已经不成样子。

“老爷来了。”

不知是谁叫了一声,屋子里顿时安静了下来。诸葛穆青缓缓踏进房里,一身青色朝服还没来得及换,看了一眼狼藉的兽房,眉头轻轻蹙起,终于一挥手,说道:“都下去吧。”

众人如遇大赦,纷纷忙不迭的退下,寰儿一边哭着一边试图将诸葛玥的手臂包好,然后抹着眼泪退出房门。

房间的大门被外面的人缓缓关上,诸葛玥面色不变,仍旧固执在站在原地,双眼望着笼子,静静不语。

“你不服气吗?”

老人的声音突然低沉的响起,诸葛玥身躯笔直,久久没有说话。

“四儿,这些年,邱岳先生都教了你什么?”

诸葛玥沉默半晌,沉声说道:“排兵之道,处事之道,为官之道。”

“还好,”老者点了点头,缓缓说道:“还好他没有一时兴起交给你为君之道。”

“父亲?”诸葛玥猛地抬起头来,声音低沉,带着几丝惊恐。

“四儿,在为父众多孩子当中,你是悟性最高的一个,少年稳成,做事谨慎。但是你坏就坏在太过固执,你还记不记得你小的时候,老巴图参拜皇上带了一只大獒,你看了喜欢,就想尽方法的得了来,你为这只獒废了两个多月的功夫,受了数不清的伤,穿着厚皮恺和大獒同吃同睡,软硬兼施,最后好不容易驯服了,你却叫下人杀了它炖了。当时为父问你为什么,你是如何回答的?”

诸葛玥眉头紧锁,沉默许久,才低声说道:“儿子说儿子喜欢的是得到并且驯服的过程,而不是那只狗。”

“对,”诸葛穆青淡淡一笑,沉声说道:“就是这句话,当时你爷爷还在世,他听了之后跟我说,这个孩子必是我诸葛一脉中兴的希望,这些年来,我一直深信不疑。但是现在,我却开始怀疑了。”

“父亲?”诸葛玥抬起头来,眉头紧紧的皱起:“儿子……”

“四儿,为了那个奴隶,你当年甚至不惜和你大哥动手,后来更是偷龙转凤,掩盖事实,你这事做的很巧妙,也很隐秘,可是你真的以为父亲完全相信你,对你大哥的话就那般的不以为然吗?”

诸葛穆青的表情顿时严厉了起来,沉声说道:“我本以为你在卧龙七年会有所长进,没想到还是这般冲动误事,不计后果,你可知道那晚的一番举动会带来怎样的后果,会给你未来的仕途带来怎样的阻力和灾难?”

嘭的一声,诸葛玥顿时跪在地上,低着头沉声说道:“儿子鲁莽。”

“你的确鲁莽!”诸葛穆青抬起头来,沉声说道:“穆合氏倒台之后,西北巴图哈家族也大不如前,魏舒游又惨遭毒手,至今下落不明,天知道下一个会轮到谁家?长老会若是不联合起来,就必将被人一口口蚕食干净,我们这些世家大族,既要互相防备,又要互相依存,这是千古不变的铁律,也是让我们家族百代繁盛的必经之路。这个时候,你怎可分心于别的事情之上,至家族大业于不顾?”

诸葛玥低着头,看不清面色如何,只能听到他低沉的声音缓缓说道:“儿子知错了。”

诸葛穆青没有说话,他走到笼子边,看着大毓进献的老虎,狭长的眼睛慢慢眯起,突然间,只见老者唰的一声抽出一旁兵器架上的长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斩入铁笼,长刀削铁如泥,霎时间没入了老虎的脖颈,只见一道血线冲天而起,猛虎厉吼一声,抽搐几下,就不再动作。

诸葛玥回过头去,双眉紧锁的望着一片狼藉的血地,却一句话也没说出口。

“孩子,畜生和畜生之间也各不相同,像狗,就可以驯服为己所用,像老虎,就只能杀掉以免伤到自己,你在山林中生长多年,这个道理,为父希望你能明白。”

夜晚的风冰凉寒冷,屋子里有厚重的血腥味。

“这一次长老会必须联起手来,才能躲过这场浩劫,你准备一下吧。”

诸葛玥仍旧跪在地上,闻言抬起头来,沉声说道:“魏阀派出的是谁?”

“他们还能派谁?”诸葛穆青冷笑一声:“魏阀真的是后继无人了。”

月圆星稀,雨丝方停,一只衣衫褴褛面黄肌瘦的军队在解释半晌终于还是无法进入皇城的情况下,不得不在城外扎营,等待明天一早再进城去。看着城楼上那些满腹怀疑,瞪大眼睛监视自己的城守军,士兵们终于再也抑制不住满腔的怒火,发起牢骚来。

“这叫什么事?”

一名小兵刚走进帐篷,肚子就震天的叫唤了一声,忍不住一把将头盔扔在地上,怒声说道。

“嘘!小声点,小心被少将听到。”

“听到又怎么样?我们是堂堂的真煌部天字营,如今却沦落到这个地步,穿着这身破烂衣服,连拿着令牌都无法进城,我已经十天没吃过一顿饱饭,就连西北野战军都比我们的日子好过!”

“就是!”另一名士兵接口道:“少将他可怜那些贱民,大可以自己拿自己的俸禄去送,他们魏家富甲天下,建一百个百年粥场成天施鲍鱼燕窝都绰绰有余了,何必让我们也跟着一起?回来这一路上,又送又给,自己没得吃也就算了,连御寒的衣物都发给那些贱民,你们看我这脚,现在还是肿的。”

“谁脚没肿,我腿还是肿的呢,最可恨的是连军妓营都解散了,跟舒烨少将出来这两年,真比上了南山寺还难熬。”

“实话实说,少将为人不坏,对待大家一视同仁,但是实在太娘们了。做事拖泥带水婆婆妈妈,余敨郡那一战,我们明明领先十四军半个时辰,他却偏偏要绕过白山岭,生怕大军踩了老百姓的庄稼,不然功劳怎会被十四军抢去?难怪他家世地位武艺谋划都不输给沐家的小公爷,但在军中的晋升速度却远远不及人家。”

“就是……”

“住口!”一声厉喝突然传进来,耶律副将站在帐外,身姿挺拔,语气阴冷,寒声说道:“还不赶紧睡觉,都什么时辰了?”

里面顿时悄无声息,耶律研眉头紧锁,看着远处帐帘飘动的大帐,静默不语。

两年了,终于又回来了。

三天后,就是怀宋使者到达真煌城的日子,此次怀宋的特使仍旧和往常一样,由怀宋长公主纳兰红叶亲自带队前来。

怀宋纳兰氏是和卞唐李氏同一个时代的世家大族,传承时间可以追溯上千年,早在先代大胤王朝的时候,纳兰氏就有人在朝为官。尤为著名的是纳兰氏的先祖纳兰杰,曾在姚关之外击退草原骑兵,率军冲杀三千里,深入大漠将贺兰天山一脉的犬戎人彻底铲除。那一战,是东陆对抗草原的第一次胜利,从那以后草原骑兵一蹶不振,直到三百年前大夏先祖培罗真煌的现世,才挽回了草原骑兵的尊严。虽然很快的培罗一族就在入主中原之后改了族徽姓氏,彻底摒弃了自己也是来自于草原的这个事实。

时间行至千年之后,纳兰皇室人丁稀少,到了先帝纳兰烈的手里,已经仅有一子一女。纳兰烈于南疆一役去世之后,幼子纳兰红煜即位,太后萧氏体弱多病且不擅朝政,就由纳兰红煜的长姐纳兰红叶辅政。

五年里,怀宋国力大大增强,商旅兴盛,国泰民安,纳兰姐弟也在国中赢得了极大的尊重,纳兰红叶作为怀宋的长公主,声望地位几乎不下于皇帝。然而,无人注意的是,这个天纵奇才的长公主今年还不到二十一岁,而她临危受命的时候,才不过刚刚及竿而已。

天朗风清,微风和煦,推开书院的大门,就看到李策太子像是一朵花一样站在廊下,笑容灿烂,眼睛眯成一条线,看到她开心的使劲挥着手。

少女穿了一身青绿色的宫装,好似没有看到这个人一样,转身就向尚义坊走去。

“乔乔,”粘人的声音在身后响起,李策穿了一身松绿的蟒袍,腰间系着同色的玉带,显得十分英俊。他大步赶上前来,拦在楚乔的身前,笑弯了眼睛,说道:“生气了?”

楚乔微微退后一步,廊下就是一弯碧湖,天气暖和了,已经有小鱼在静静的摇曳游走,清澈见底,水草飘动。

“乔乔,我不是故意不管你的,我是知道会有人替你出头,故意想要看看我家乔乔有多大魅力而已。”

“李太子,这里是皇宫大内,还请你说话注意一点。”

李策皱起眉头,受伤的跨下了脸:“乔乔,你一定要拒人于千里之外吗?”

“李策,”楚乔缓缓皱起眉来,沉声说道:“你这个人,真是很不讨人喜欢。”

李策哈哈一笑,一把摇开折扇,笑着说道:“这话本太子还是第一次听到。”

“是吗?”楚乔冷冷一笑:“敢说真话的人还真是少,那我今天索性一次跟你说个明白。我很讨厌你,讨厌你整天穿的大红大绿的在我面前晃悠,讨厌你说话不尽不实装腔作势的腔调,讨厌你的狐狸眼,讨厌你的自来熟,讨厌你的口蜜腹剑唯恐天下不乱。既然我们已经注定要成为敌人,就请不要再装出一副老友瓷实的样子,我没有那个功夫和你演戏陪你胡闹。你要么就摆出你的太子架子,我见面好好端端正正的给你行个礼作个揖,不然的话,我们就各走各的路,不要多做纠缠。我贱民一个,受不起太子殿下的青睐和厚爱,您有什么花招和想法,请另选高明吧。”

说罢,女子拂袖向前而去。

“哎!别走啊!”

李策一急,在后面一把拉住女子的衣衫,楚乔眉头一皱,一个诡异的步法闪过,只听嘭的一声,李策身子一歪,顿时落入冰冷的碧湖之中。

“来人啊!”

远处顿时响起了下人们的惊呼:“太子落水啦!”

午后,楚乔坐在尚义坊的廊下,两旁花树环绕,柳枝抽芽,阳光暖暖的照在她的身上,很是温暖。

突然,身后出现了一个黑影,来人呼吸缓慢,小心翼翼的靠了过来,脚步轻柔,步伐虚浮中又透着一丝沉稳,明显是练过武艺,但却没练到家。

楚乔正在擦拭一只陶器,闻声不动声色的缓缓放下手上的宝贝,静静的等待时机。

一个黑影,缓缓的拍向楚乔的肩膀,说时迟那时快,女子顿时矮身,拿肘、扣腕、过肩!

只听嘭的一声巨响,连同着男人的哀嚎声,一身光鲜的男子就仰面摔在院子里,那处的土地刚刚被楚乔泼了水,此刻全是泥巴,滚了男人一身。

李策苦着脸爬起身来,郁闷的皱眉:“乔乔,人家刚刚换好衣服!”

楚乔冷冷的看了他一眼,就蹲下身子继续擦拭陶器。

李策一瘸一拐的走过来,蹲在楚乔身边,说道:“乔乔,下午怀宋长公主进城,你不去看吗?”

“奴婢身份下贱,没资格去迎接怀宋的金枝玉叶。”

李策十分熟络的坐了下来,硬是霸占了楚乔的半个板凳:“你不去啊?那我也不去了,咱们出城去吧,我听说大夏的围猎场占地极广,现在刚刚过了冬,猫冬的狗熊都醒过来了。”

楚乔眉头紧锁,声音阴冷:“不去。”

李策托着下巴,皱眉道:“那咱们去哪呢?这地方我也不熟。宫里真没意思,夏皇做事很不地道,赵齐那家伙已经三天不见人影了,他们派了一堆老头子陪着我,我随便打个哈欠他们都被吓得浑身发抖,没劲十足。”

“啊!是李太子殿下,奴婢失礼了!”

几名尚义坊的女官走过来,陡然看到李策,人人一惊,吓得急忙跪下来行礼。

“没事没事,起来吧。”李策笑眯眯的冲着几名小宫女挥手,样子可亲的很,一双眼睛几乎眯成一条缝。

楚乔看着李策的样子,眉头越皱越紧,只觉得上午说的话全都像是废话一样,自己的涵养越来越差劲了,竟然会跟这样一个人真的生起气来。

“你们去忙吧,我还要在这里坐一会。”

李策毫无架子的和几名宫女闲聊,全没有半点太子的样子。

“乔乔,我们出城去打猎吧!”

楚乔一言不发,站起身来,端着水盆就往房里走去。

李策起身追上前去,边走边说道:“你觉得怎么样?乔乔,我们去吧?”

楚乔仍旧没有说话,开始收拾书卷。

李策围在一旁,锲而不舍的问:“乔乔,我们去吧,好吗?”

楚乔跟自己说,我一定不能搭理他,然后继续沉住气,没事找事的忙活,就是不回一句。

“乔乔,我们去吧,好不好?”

“乔乔,你不说话我就当你答应了啊。”

“乔乔,你是不是心里其实想去,就是表面还放不下面子?”

“乔乔,你其实很想去吧,我就知道你不会真的生我的气,你看你把我推到冷水湖里我都没生你的气。”

“乔乔,你怎么还不换衣服,我们几时出城啊,再等一会天就黑了……”

……

楚乔都不知道自己发了什么疯,竟然真的跟他出城来了。

这还是楚乔第一次在没有下雪的时候走出真煌城,偌大的围猎场上青草一片,绿油油的,很是美丽。李策穿了一身夸张的红色长袍,上面绣着大朵大朵的牡丹,很是俗气,但是穿在他的身上却有一种大雅的感觉。

男人骑了一匹很是拉风的白色骏马,马脖子上系了一朵紫色的蔷薇绢花,活像娶媳妇的新郎一般。

站了大约有半个时辰,楚乔终于无奈的问了第一句话:“不是要来打猎吗?怎么不去?”

“我怎么能干这么残忍的事?”李策瞪大了眼睛满脸惊异,随即凑到楚乔耳边,小声的说:“我可不像吹毛饮血的大夏人,对生命一点都不尊重。”

女子眉梢一挑:“那你还来打猎?”

“嘿嘿,”李策唰的一声打开扇子,一副奸计得逞的模样,笑眯眯的说道:“我就是想找个机会跟乔乔独处一会。”

楚乔已经对他的疯言疯语有了免疫力,扬着鞭子说道:“你刚刚说夏人对生命不尊重?”

“是啊,”李策说道:“听说他们还有一种狩猎叫人猎,实在是太过于灭绝人性。”

楚乔闻言心下一震,抬头说道:“怎么,卞唐的皇室不是如此吗?你们又是如何对待奴隶?”

“我们卞唐嘛,”李策得意的摇了摇头,说道:“大夏崇尚毁灭生命,我们卞唐崇尚创造生命。”

“创造生命?”

女子皱起眉来,不解的轻声问道。李策突然嘿嘿一笑,声音沙哑的凑过头来:“乔乔想要尝试一下吗?本太子良好的血统可以免费给你用。”

顿时明白所谓的创造生命是什么意思,楚乔回头冷冷的横了他一眼,沉声说道:“狗改不了吃屎!”

说罢独自向前走去,李策乐颠颠的跟在后面,后面跟着大批的护卫高手,自从穆合西风和魏舒游相继遇难之后,真煌城原本因为夏皇大寿而紧张的气氛,更如拽满了的弓弦,充满的紧迫感,让人几乎透不过气来。权贵们出入均要大批护卫随行,就连李策也不例外。

由此可见燕洵隐藏在暗处的力量有多么强势,也许整个真煌城只有楚乔一人知道,这些脑满肠肥丧尽天良的帝国权贵们,早晚会有一天饮恨收场,追悔莫及。

“乔乔,等等我,我不习惯骑这匹马。”

李策又在后面大声叫道,楚乔无奈的叹了口气,回过头去,只见李策骑在马上别扭的扭着身子,那马就是站在原地纹丝不动,倔强的使着性子。

楚乔皱眉说道:“我们第一次遇见那天你骑马不是骑的挺好的吗?还敢在马背上挪腾,马术精湛的很啊。”

“就那一匹,”李策不好意思一笑:“那是南疆火烧寮进贡的纯血马,我自小养大的,最听我话。我当年跟着马师只学了挪腾那一招,觉得用起来比较潇洒。”

“那你今天为什么不骑那一匹?”

李策自然的答道:“你骑的是纯黑鼻尖带一绺白毛的,我自然要找一匹纯白鼻尖带一绺黑毛的,你没看见吗?在这呢。”李策费力的弯下腰,将挡在马鼻子上的蔷薇花扒拉到一边,露出一绺黑色的毛,显得十分英气。

楚乔顿时觉得浑身无力,看着李策那张好似桃花的脸,只觉得说什么话都是多余的。她摇了摇头,沉声说道:“李策,如果你真的是装的,是别有用心的暗中搅局,所表现出来的做派都是假的,那你的道行实在是太深了。”

李策得意一笑:“本太子来到真煌就是别有用心暗中搅局,不过我的做派倒是真的,本太子无论在什么情况下都是一样的风流不羁,潇洒倜傥。”

楚乔无奈的叹了口气,眼角一扫,心底顿时涌起强烈的不安!

凤目在草原上一扫,只一瞬间,女子顿时飞身而起,一把扑在李策的身上,将他撞下战马!

“乔乔!怎么你的投怀送抱都做的这般粗鲁?你……”

“闭嘴!”

女子怒喝一声,几乎就在同时,一阵密集如雨的利箭蝗虫般激射而来。远方的高坡下突然涌出无数的敌人,人人手持弓弩,弓弦响声不断,前方十多名护卫登时如筛子般倒下战马,无主的战马齐声哀鸣,楚乔扯着李策一个侧滚,就躲过了那匹白马庞大的身体,数不清的弓箭密密麻麻的插在白马的尸体上,箭头上闪着幽蓝的光芒,一看就知道都是淬了毒的。

“是不是你在搞鬼?”

楚乔厉喝一声,李策也是双眼发懵,不解的叫道:“我自己找人伏击自己?”

“该死!”

同一时间,杀声四起!高高的草原上凭空蹦出无数的敌人,人人手持厚背战刀,穿着平民的服饰,喊杀着就冲了上来。

“保护殿下!”李策的头号手下孟郊厉喝一声,带着几名亲卫就冲上前来,幸好是出来打猎,众人都带有弓箭,仓促间竟然能还击几下,不然定会全军覆没毫无幸理。

楚乔一把挡开几只流矢,见李策站在她的身后,一副茫然失措的模样顿时大怒,厉声喝道:“你真的不会武艺?”

李策忙不迭的点头:“乔乔,你要保护我。”

“白痴!”少女顿时火大,一脚踢在李策的膝盖上,男人哎呦一声矮身倒下,正好躲过一只飞来的流箭。

“不要慌,前面迎敌,中部射箭掩护,后方拉拢战马,随时准备突围!”少女抓起一只弓弩,一边跑动一边凌厉反击,箭矢仿佛长了眼睛一般,箭无虚发,每发一箭都有一声凄厉的惨叫声随之响起。

四面八方全是喊杀声,箭矢排空,喊声震天,对方的人马如潮水般源源不绝的奔涌上来,足足有上千人,而李策身边的护卫此时只剩下一百不到,还人人带伤,仓促之间根本无法迎战。楚乔拉着李策踉跄而跑,眼见不远处就是茂密的林子,顿时心中一喜,大声喊道:“往林子里退!”

凌厉的刀锋迎面而来,李策惊慌大叫一声,楚乔极速上前飞起一脚,重重踢在男人下身,杀猪般的惨叫声顿时响起,然而还没待那人声音拉长,楚乔挥刀而上,一剑削去了男人的半边脑袋!

鲜血霎时间喷了李策满身,男人顿时一惊,竟然顺手从衣襟里掏出一块锦帕,对着衣服就使劲的擦拭了起来。

“白痴!都什么时候了?”一把拉住男人的手,楚乔拉着他就冲入林子,身后的箭雨顿时被茂密的树林挡住,只有少数的箭矢会冲进来,力道却也大不如前。

敌人见他们躲进树林,当机立断放弃弓弩,挥刀随后冲上前来。

只见四面八方全是敌人,好似蝗虫一般密密麻麻,楚乔剑势惊人,挡者披靡,拉着李策一马当先,孟郊等人追在身后,此时已经只剩下不到五十人了,人人浑身鲜血淋漓,受伤严重,已无再战之力。

楚乔脑筋迅速运转,遍目搜索敌人包围网的虚处,手段狠辣,连杀六七人,两世的武学经验加上多年的苦练终于在这丛林战中发挥了巨大的优势,她身材虽然矮小,但却更能运用地形,在丛林间挪腾劈杀几乎无人能当其锋芒。

“乔乔!乔乔!”

李策突然大声叫了起来,楚乔回过头去,只见一名大汉正挥刀逼近他,孟郊浑身鲜血淋漓摇摇欲坠,显然已经撑不了多久了。

楚乔飞身而起,一脚踢在那名大汉的肩头,当空一剑劈下,破月长剑龙吟一声,顺着大汉的脸颊斜劈至肩,只听那人惨叫一声就倒在地上,头骨碎裂,鲜血淋漓。

宝剑长鸣声响彻耳际,远在后山随时准备接应的男子顿时一愣,眉头紧锁,抬起头来向着遥远的围猎场方向望来。

楚乔也是一惊,没想到这破月剑真的是一把宝剑,竟会发出这样凄厉的剑啸声,不过此时她已经没有时间去考虑这件事了,左肩突然一阵火辣辣的疼痛,少女秀眉一挑,左手反手摸出肋下的匕首,登时刺入偷袭者的眼眶之中。右手手腕一抖,架住右边来的一只长枪,趁对方踉跄退后之时,剑花猛刺,飞身而起,右脚连环踢在男人头脸之上,宝剑随之迎上,刺入男人的心窝。

“乔乔!”李策大惊失色,一把上前抱住楚乔:“你受伤了!”

“不用管我!孟郊,带你主子往西面跑!”

“不!我不能抛下你!”

李策固执的站在原地,捡起地上的一把长剑,摆弄着花架子比划了两下,虎虎生风的喝道:“宵小之徒!来吧!”

楚乔闻言,却顿时心下一寒。

她并不想受这无妄之灾,以她的能力,想在丛林战中脱身而去放眼天下几乎无人能够拦住她。今日的情形一看对方就是冲着李策而来,只要他离开了自己顿时就会安全。可是听到他这样的话,她顿时有些说不出话来,这男人也许别有用心,也许心术不正,也许狡诈多变,但是最起码,此时此刻,她看不出他还能有什么样的心思。她可以很专业的说,这绝不是一场作秀,若是没有她几次出手相救,李策早已死无葬身之地了。

“啪”的一声,李策的长剑还没刺到敌人,先划到了自己的袖子,一个不稳就掉在了地上。

“蠢材!”楚乔怒喝一声,拉着他的手,对着孟郊等人大声叫道:“跟我来!”

破月剑剑芒锋利,削铁如泥,唰的一声,迎面敌人的宝剑只剩下短短的一截,那人大骇下被后面跟上来的孟郊一刀劈翻,浑身鲜血淋漓的倒在地上。

踏着敌人的尸体,楚乔迅速而上,众人随她登上一个高坡,只见下面河水湍急,浪花朵朵,里面似乎还带着冰碴,竟是刚刚开化的一条河流。

“跳下去!”

楚乔娇诧一声,一脚踢在一名刺客的小腹上,对着众人大声叫道。

“啊?”李策站在楚乔身后,伸着脖子向下张望,皱眉说道:“乔乔,会被冻死的!”

“想死你就留在这!”

李策犹犹豫豫的站在高坡上,几次都没下得了狠心,忽见一男子从高坡下挥刀而上,从侧面偷袭正在迎敌的少女,养尊处优的卞唐太子也不知从哪里来了勇气,抱起一块大石就向那男子的脑袋砸去。只听呼啸一声,那人霎时间头破血流,葫芦一般的滚了下去。

“哈哈!”李策一击得手,大为得意,继续抱石御敌。

众人见太子大发神威,也纷纷有样学样,一时之间,敌人的势头竟被压了下去。

“快走!”楚乔转身一把抱住正打的不亦乐乎的李策,拉着他就滚下斜坡,只听嘭的一声,众人纷纷入水,刺骨的寒冷霎时间猛袭而上,楚乔和李策顿时沉入水底。

楚乔神智冷静,迅速上游,可是无论怎样使力仍旧无法上浮。低头一看顿时大怒,只见李策双手抱胸,正死死的抱着一块大石,好像抱着金砖一般。

一拳打在男人的后背上,将那块大石抢了出来,然而还没来得及上浮,突然只听一阵密集的箭雨猛然射进,惨叫声不断从两侧传来,显然孟郊等人在水下中了招。楚乔暗道一声傻人有傻福,拉着李策就潜游而去。

水速极快,半晌之后,两人露出头来,两旁的敌人仍旧在后面追赶,只是却已经去的远了。

楚乔嘴唇青白,肩头染血,体力渐渐不支。

“乔乔,乔乔?”李策的声音越发显得模糊,楚乔费力的转过头去,只见李策正费力的划水,见她望来连忙沉声说道:“你要坚持住,我们就要脱险了。”

这还是李策第一次这样正经的和她说话,他面容有些发青,嘴唇也是苍白无血色的,一双眼睛没有平日的嬉笑放荡,多了几分认真的正经,整个人的气质似乎都不一样了。

楚乔像跟他说,你以后别再摆出那副吊儿郎当的死样子了,可是几次张了张嘴,却没能说出话来。浑身冻得发抖,过多失血让她浑身无力。

河水暗红,敌人的喊杀声由身后传来,源源不断,渐渐的,其他山头也有烽火燃起,看来今日只要他们出城就定会遭人毒手,无论往哪个方向而去。敌人的暗杀规模极大,出动的人马众多,难以想象。

身侧已经没有了护卫的声音,水声越来越大,天色也渐渐暗了下来,河水冰冷刺骨,水花高渐,去势加速。楚乔和李策惊呼一声,就顺着一个小瀑布飞速而下,天旋地转间,李策突然发力紧紧的抱住少女,两人一同由高空下落,巨石嶙峋,楚乔背心登时磕在一块石头上,眼前一黑,就此失去了知觉。

共 2 条评论

  1. 匿名说道:

    hk

  2. 匿名说道:

    乔乔威武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