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网

第066章 祸世之水

潇湘冬儿2016年09月06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落霞小说



钟声朗朗,金莲并蒂,小小的烛火点燃了金度塔顶,耀眼的光芒顿时而起,光华璀璨,流光溢彩。洪钟大吕齐齐响颂,声音穿透了洪荒大陆,激荡在逐敖之野上,传遍整个西蒙。

庞大的马车队伍停了下来,李策撩开帘子,静静的望着远处高峨耸立的金度塔,眼睛明澈,嘴角淡然,一双狭长的桃花眼半眯着,那一瞬间,楚乔甚至已经确认,这个男人绝对不会像他所表现出的那般放荡和不羁,因为她在他的眼中看到了不一样的东西,有悸动、有艳羡、有不甘、甚至还有疯狂的锋芒。

可是下一刻,李策却咧开嘴角笑了,笑得很没心没肺,他开心的说道:“这灯排列的形状,真像一个脱光了衣服的舞姬,身姿曼妙,起伏玲珑,夏王真是太有心了。”

大夏的士兵们闻言几乎一口血吐出来,那金度塔上的灯火,名名是一条五爪的盘踞金龙,为什么在李策的眼里却成了一个脱光了衣服的舞姬?

“快走吧,”李策不耐烦的放下了帘子:“看假的毕竟没什么意思。”

赵齐强压下心头的怒火,吩咐士兵们继续前行。

“你就是这样乔装掩饰以自保的吗?”

楚乔的声音突然响起,声音淡然,可是却带着几丝蛊惑的笑意。

李策转过头来,上下打量着女子,突然伸出手去揽住她的腰:“你猜对了,我其实英明神武满腹经纶,怎么样,崇拜我吧?”

女子并没有抗拒,双眼闪过几丝蜜色的光芒,微微半眯,缓缓说道:“我听说,人若是总是装成傻子,时间长了,就会变成真的傻子。”

“乔乔,女人还是要可爱一些,为什么你总是这样咄咄逼人呢?”男子邪魅的笑,魅惑的伸出舌头,就要舔在女子脖颈上。

楚乔的手一把推在李策的下巴上,强行让他闭了嘴。

“会咬人的狗都是不叫的,会吃人的老虎也不会整日亮出自己的爪牙。”

李策嘿嘿一笑,温热的呼吸喷在楚乔的脸颊上:“那你说,我是不叫的狗,还是藏了爪牙的老虎?”

“你都不是,”女子缓缓一笑:“你像是毒蛇,满身花斑的藏在草丛里,说不准什么时候就会蹦出来咬人一口。”

“哈哈!”李策突然哈哈大笑,似乎遇到了什么好笑的事一般,好久才断断续续的说道:“乔乔,你还真是有趣,我越来越觉得自己眼光独到了。”

“你很快就会知道你的眼光有多么独到。”

李策的声音低沉沙哑,缓缓的靠了过来:“有多快?”

“非常快。”

“咔嚓”一声脆响登时响起,楚乔一个剪刀手反手一扭,就将李策的一条手臂卸了下来,然而还没等李策惨叫一声,又是一连串的脆声响起,电光石火间,李策的手臂又被她接了上去。

“告诉你,我绝对不是你能惹得起的人。”

女子半跪在马车里,一手撑地一手指着李策的鼻子,面色阴冷语调冰寒,缓缓说道:“我想杀你不过弹指一挥间,将我带在身边对你来说绝对有百害而无一利,你做事最好为你自己留一条退路,我不是甘于被你利用的人。”

李策眨巴着眼睛,突然扑哧一笑,说道:“乔乔好凶啊,不过没关系,我会用我的真心打动你的。”

楚乔不再言语,顿时回身做好,该说的她已经都说完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看看这唐太子想玩什么花样。

“三殿下!”

清越的声音突然在外面响起,有紧张的侍卫顿时上前喝道:“何人拦路?”

赵齐顿时打断了侍卫们的声音,上前一步拱手说道:“原来是诸葛少爷,哦不,现在应该尊称你为诸葛指挥使了。”

“三殿下说笑了,兵部的檄文还没有到,军机处指挥使花落谁家还言之过早。”

“众望所归,大势所趋,诸葛少爷才高八斗,指挥使一职舍你其谁,还是不要过谦了。”

诸葛玥骑在战马上,一身深紫色的锦衣华服,面容清俊,眼神好似古井,波澜不惊,淡定无锋,静静说道:“后面的可是李策太子的车驾吗?”

李策坐在车里,回过头来,低声一笑:“你的老朋友来找你了。”

楚乔微微挑眉:“太子殿下连这些陈年旧事都这般知之甚详,如何让人相信你只是个放浪无羁的纨绔子弟呢?”

李策一愣,自知语失被抓了个正着,随即呵呵一笑,也不解释,撩开帘子对外大声叫道:“诸葛少爷,听说你在真煌城箫声一绝,改日能否让我开开眼界啊?”

诸葛玥站在灯火的暗影之中,孤身单骑,并没有随从。长风从他的身边吹过,带起地上的尘埃和杂草扑朔朔的向前滚动。天色已暗,灰蒙的天空中有大片大片火红的流云,在他的背后染下油画般的光彩。

男子的眼神并不锐利,淡淡的一束射向李策的背后,那昏暗的光影中,有女子单薄的身影轮廓,柔和的一条。多年的历练让他变得内敛而低调,曾经年少时的锐气似乎已经磨平,匕首入了鞘,却并不代表着安全,他就像是一只隐藏的猛虎,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冲出刀鞘,将人一刀洞穿。

“太子殿下过奖了,他日有机会,必当聆听太子殿下的高艺。”

“哈哈,”李策放声大笑:“好说好说,我的水平还可以,比你高不到哪里去。”

赵齐眉头紧锁,似乎感觉只要和李策站在一起就有辱身份一般,连忙沉声说道:“诸葛少爷,时辰不早了,父皇设宴,我们还是早点到的好。”

诸葛玥淡淡一笑,策马让路:“三殿下请,在下随后就到。”

“多谢。”

车轮滚动,缓缓前行,马车和诸葛玥交错的那一刹那,冷风吹起了窗帘的一角,男女的侧脸交叉而过,却没有一个人侧头望上一眼。

时间太快,他们就像两颗毫不相干的流星,擦肩的瞬间甚至来不及道一句珍重,就要各奔前程。

“哎呀呀……”李策在一旁摇头叹息:“落花有意随流水,无奈流水不解情。乔乔,他这般不避嫌的来看你,你却连个笑脸都欠奉,真是太不解风情了。”

楚乔看都没看他一眼,继续沉默不语。

“乔乔,”李策突然笑眯眯的上前来说道:“如果我杀了诸葛玥,你会如何?”

楚乔闭目,一声不吭。

“那么,如果我杀了赵嵩呢?”

“杀了你。”女子毫无犹豫,冷然说道。

“哎,还真是狠心。”李策叹了口气,继续问道:“那么,如果我杀了燕世子呢?”

女子突然睁开眼睛,冷冷的向着男子看来,一字一顿的沉声说道:“如果那样,我必当穷我一生,以命相搏,灭了卞唐,然后让你猪狗不如的活着。”

卞唐太子突然愣住了,原本的一句戏言,却登时让四周的空气顿时凝结了起来。

多年之后,当李策再一次回想起那一刻的时候,他突然明白自己为什么会黯然失神,不是为了这少女强大的信心,不是为了她坚定的口吻,也不是当年就真的相信她一个小小的女子会有能力做到这一点。他只是突然间有些感伤,如果是自己死了,可有人会如此坚定的说出这一番话吗?

龙袍加身的男人提起酒壶仰头喝下,知己永远是这世上最奢侈的东西,哪怕你坐拥天下,也无法得到。

大好头颅,为君所留,一腔热血,唯献知己。

马车缓缓而行,向着金碧辉煌的宫廷而去。

**

亭禾货栈今日提早打烊,大门紧闭,羽姑娘摊开真煌城的地形图,看着一众属下,沉声说道:“大家都明白了吗?”

“姑娘?”兮睿皱着眉:“真的要这样做吗?”

羽姑娘神情坚定的点了点头:“我们既然追随了少主,就要无条件的追随他的命令。”

“可是我们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并不是每一次行动,上面的人都要详详细细的告诉我们原因为何,方向为何。”

“难道连姑娘也猜不出吗?”

“是,我猜不出。”羽姑娘点了点头,声音低沉的说道:“但是我知道,今晚要出大事了。”

“嘭”的一声,赵彻一把扔下酒盏,冷然说道:“准备朝服,本王要进宫。”

“殿下,”程副将走上前来,小心的说道:“今晚夜宴诡异莫测,殿下之前不是打算远离吗?”

赵彻眉头轻轻一皱,缓缓回过头去,语调低沉的说道:“本王说现在要进宫去。”

程副将一愣,随即铿锵一声跪在地上,答道:“属下遵命。”

夜风从西面吹来,吹过真煌城外刚刚破土的野草嫩芽,百年之后,有人轻轻翻开那一段落满了尘埃的历史画卷,不由得轻声感慨于景昀帝政治手腕的高超。这整个真煌城就好似一只棋局,一盘混乱,看似各自统系,互不相干,但是他却顺手拾起了一只边角的棋子,这棋子位置低微毫不显眼,但却在顷刻间搅乱了整盘棋势,真煌城,在刹那间风起云涌了起来。

“紫…金…乾…门…,卞唐太子到……”

“紫…薇…通…途…,卞唐太子到……”

“紫…华…云…宫…,卞唐太子到……”

……

马车驶进了圣金宫,朱灯环绕,红门大开,一排太监们拉着流水般的嗓子,一溜声的大声高喊,声音穿透了苍穹,激荡飞扬而去。

这,是楚乔第一次从正殿正途正门走进圣金宫,她闭着双眼,端坐在马车之后,却能感觉的到那空气里散发着香甜味道的和合香。命运是一场奇妙的旅程,她一直试图帮助别人挣脱这条困顿的绳索,却不想大事未成,自己却身缠丝线,渐渐卷了进去。

黑暗吞噬掉天边的最后一线光明,夜幕降临,灯火大盛,远处,有盛大的音乐飘渺而起。

李策在宫人的搀扶下走下马车,然后仰着一张笑脸迎接女子,笑容和美,甚至带着几分蛊惑。

“乔乔,来。”

楚乔仍旧一身轻甲,看也没看他一眼,身手利落的从车上跳了下来,李策在一旁哈哈一笑,拍掌道:“乔乔好身手啊!”

楚乔并没有理会他,长风从远处而来,吹在她单薄的衣衫上,颇有些阴冷,她抬起头来望着那座金碧辉煌的宫殿,只觉得脊背发寒,周身冰冷。

突然间,有一道温暖的目光从身后射来,她眉头一皱,心有灵犀般的猛然转身。

灯火阑珊,人头涌涌,无数的天朝贵胄、王公大臣、小姐千金,他们行走在偌大的广场之上,香车骏马,擦肩磨肘,青衣的侍卫们护卫在其间,流水般的喊着吉祥康健的吉利话。目光如电,穿过那层层叠叠的人影,楚乔突然看到了他,心脏瞬时间的回暖,天地在一瞬间都失去了声音。

燕洵一身白衣,面容清俊,眼神温和如三月春湖,负手站立在广场遥遥的一边,太多的人从他们身边穿梭而过,好似一个个剪影,燕洵望着她,轻扯嘴角,温和一笑,然后张开了嘴,无声的说:“别怕。”

像是深海漂泊的人突然看到了灯塔,女子温和的笑了,眼睛好像是星子,她抿紧嘴角,缓缓的点了下头。

“乔乔?”李策的声音在身后响起,带着软绵绵的腔调,楚乔一愣,再抬眼看去,燕洵的身影已经隐没在人海之中,可是她却已经不再担心了。

他们是一起的,一起进来,定会一同离去。无论对方遇到什么状况,另一个人总会在第一时间站在身后的。

楚乔转过身去,突然之间,再无惧怕。

“乔乔,来。”李策笑容邪魅且蛊惑,声音沙哑,眼神飘忽:“让我带你进去吧。”

让我带你进去吧,走进这座黄金的牢笼,走进这座璀璨的皇宫,走进权利漩涡的中心,你本来就该是属于那里的,本就不该平淡生活。

让我带你,走进去吧。

楚乔面色沉静,看了李策一眼,随即抬起脚步,当先走向那座金碧辉煌的所在。

远处鼓号齐奏,编钟长鸣,一切都在醉生梦死的喧嚣之中。

如果我无路可退,那么我最起码可以选择向前。

这一天,是楚乔人生中最为重要的一日,就在这一天,她以一个刚刚脱了奴籍的教头身份,走进了大夏皇朝最为尊贵的所在,以万众瞩目的方式,进入了帝国权贵们的视线之中。

从此以后,天下都会记住这个名字,她姓楚名乔,二八年华,将会在不远的将来,以一介庶民之力,扭转天下乾坤。

****

共 2 条评论

  1. 匿名说道:

    结局不喜欢

  2. 说道:

    好玩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