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网

第065章 乌龙抢亲

潇湘冬儿2016年09月06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落霞小说



寒冬已过,大地回春。

今天一早推开窗子,就发现外面的积雪大多消融,冰层融化,湖水泛开,南方的燕子纷纷北归,莺莺啼鸣,声音清脆悦耳。

燕洵今日的兴致极高,他前几天刚刚手刃仇敌,心怀大放。

穿了一身湖绿色的锦袍,腰间斜斜的系着一根同色衣带,面如白玉,眼若寒星,翩翩贵介,玉郎神风。此时此刻,他正端坐在湖心亭里吃茶,一炉焚香幽幽的燃着,香味极淡,烟雾竖直而上,空气里没有半丝风,丝丝筝声从遥远的东华苑传来,遥遥看去,一袭青碧掩映的假山碧水之间,好似超凡脱俗的画卷一般,毫无半丝人间烟火之气。

偷得浮生半日闲,他已经很久没有这般轻松自如了。

午后,一骑快马奔入了圣金宫,霎时间打碎了这份难得的清静。

“世子,”阿精带着几个莺歌院的下属大汗淋漓的跑到亭子里,对着正往亭外走的燕洵大声叫道:“大事不好了。”

微风轻拂,吹起燕洵翻飞的衣角,男子回过头来,淡淡的看了阿精一眼,似乎为他的莽撞有些不悦。

“何事如此惊慌?”

燕洵的声音平和,颇有几分泰山崩于前而面色不改的气质,阿精却学不来他的这份超然,语调急促的说道:“卞唐太子刚刚去了骁骑营,点名要求娶骁骑营的箭术教头!”

“卞唐太子娶妻,与你我何干?”

燕洵微微挑眉,语调悠然的说了一句,转身就向前继续走去。

阿精顿时傻了,和几名同伴对视一眼,心底顿时升起巨大的崇敬和喜悦。

难道,世子殿下终于懂得凡事以大局为重,不再为儿女私情所牵绊了吗?楚姑娘和殿下从小一起长大,感情非比寻常,世子殿下这般冷静,丝毫不为之动容,这该是一种怎样巨大的自制力和自控力?为了大同的信念和理想,他究竟在不为人知的情况下放弃了什么,做出了多大的代价和牺牲?

然而,一个开心的笑容还没从眼睛蔓延到嘴角,一阵风陡然刮至眼前,原本云淡风轻的男子面皮紫胀的紧紧抓住他的肩膀,厉声说道:“你说什么?哪个箭术教头?他要娶谁?”

阿精哭丧着脸,心底百般哀怨:“骁骑营的箭术教头,只有姑娘一个是女的啊。”

“该死的!”

“该死的!”

“该死的!”

长风吹过真煌城的上空,就在这一刻,有三个愤恨的声音在不同的地方同时响起,燕洵赵彻和赵嵩三人同时冲出居所,翻身上马,向着城东的骁骑大营风驰电掣而来!

“卞唐太子李策?”

诸葛府的梅园之中,紫袍墨发的男子微微皱起好看的眉头,沉声说道:“他又来搅什么局?”

朱成笑眯眯的弯腰说道:“少爷,他可不是搅局,这位唐太子现在已经带着星儿姑娘去见皇上了,吃了秤砣铁了心,似乎是咬定青山不打算松口了。”

诸葛玥眉心紧锁,突然唰的一声站起身来,披上外袍就向外走去。

“哎?少爷,您要干什么去啊?”

“去看看……”

远远地,只有一个淡淡的声音飘了过来,后面的话朱成没有听清,可是诸葛玥的身影已经走得远了,转瞬间,骏马长嘶一声,蹄声踏碎了梅园的清净,朱成摇了摇头,不解的叹道:“少爷到底是怎么想的啊?”

就在燕洵等人快马加鞭的赶往骁骑大营的时候,卞唐太子的马车却已经离开了铁血的军营,沿着官署卫道绕了一个大圈子缓缓的向着圣金宫的方向而去。

李策的眼睛笑得像只狐狸一样,刚刚被揍完没多久,眼眶到现在还是青的,多少令他的绝代风华失了几分颜色。楚乔坐在豪华马车的一角,被他看的浑身发毛,眉心紧锁面色发黑,可是尽管心下暗恨,却不得不故作恭敬的拱手施礼,说道:“太子殿下,当日楚乔不知道太子殿下的身份,多有冒犯,还请您大人不计小人过,不要怪罪。”

李策眼梢一挑,慵懒一笑,答非所问的说道:“原来你叫楚乔,我叫你小乔可好?要么就叫你乔儿?”

楚乔身上顿时一冷,鸡皮疙瘩掉了满地,皱眉说道:“楚乔身份低贱,贱名不足以为殿下所记。”

“要么我叫你乔乔好吗?这样听起来比较亲切。”

女子面色冷然,耐心却随着时间的流逝越发稀少,她皱眉说道:“如果是因为当日楚乔对殿下的冒犯,而让殿下今日有此等举动,那么楚乔甘愿接受惩罚,还请殿下明示。”

李策充耳不闻,仍旧笑着说道:“你家中还有何人,父母尚在吗?”

“殿下,你想做什么不妨直接说,楚乔草民一个,受不起殿下这般爱护。”

“你是几月生辰?今年几岁了?我是七月生,今年二十有一。”

“殿下,你到底想要做什么?我们能不能正常说话?”

“你的祖籍是在何处?长的这般钟灵毓秀,不像是北方人,反倒像我们南方的女子,你父亲可跟你说过吗?”

“太子殿下!”

“发起怒来都这么好看,我真是太有眼光了!”

……

半个时辰之后,楚乔试图重新和李策交流,她很认真的平复下自己的怒火,态度诚恳的说道:“太子殿下,你到底看上我什么了?”

李策温柔一笑:“你的什么我都喜欢。”

楚乔自知失言,摇了摇头:“换言之,你到底想利用我做什么?你不想娶大夏的公主可以有很多办法,犯不上拿我做挡箭牌,我只是一个小小的庶民,没有利用价值。”

“乔乔,”李策皱起眉来,表情困惑的说道:“我对你一见倾心,你却这样误会我,我会很伤心的。”

你会很伤心才怪?

楚乔突然发现,和正常人说话其实是一件很快乐的事,哪怕那个正常人是你的敌人,也不像眼前这样,敌我难分,连对方的态度都根本无法摸清。她缓缓吐出一口气,放弃想从李策嘴里知道什么的奢望,靠着马车静静的坐着,连眼睛都不愿意再睁开。

“乔乔,”李策淡笑着靠上前来,声音邪魅,语调轻佻,带着几分难言的沙哑和魅惑:“我手冷。”

半晌沉寂,随即“嘭”的一声,李策太子霎时间犹如一个皮球,轰然飞出了马车,从众多卞唐使者和大夏侍卫的头顶,猛地大头朝下摔落在地。

“什么人?”

“啊!太子殿下!”

“有刺客!保护殿下!”

杂乱的呼啸声登时响起,赵齐眉梢一挑,一把拔出腰间长剑,几日来因为魏舒游的失踪而一直紧绷的神经顿时紧张了起来,招呼着身旁的侍从就围住了那辆大的离谱的马车。

“一场误会一场误会!”

李策一边哎呦着一边狼狈的站起身来,踉跄着就向马车跑去,拦在剑拔弩张的众人身前,连忙说道:“是我自己不小心,没坐稳,没事没事。”

众人紧锁眉头面面相觑,看着毫无半点动静的马车,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没坐稳?这马车跑的比人走还慢,什么人会没坐稳的从里面飞出来?

“没关系,大家不要紧张。”

李策撩起衣衫下摆,笑着爬上马车,冲着众人连连摆手。

赵齐面色冷淡,语调阴沉的沉声说道:“太子殿下坐稳了,道路难行,还是要小心一些。”

帘子刚一放下,李策顿时就呲牙咧嘴的揉着胳膊,哀怨的瞅着冷冷的坐在一旁的楚乔,撇着嘴说道:“乔乔也太心狠手辣了,这样对你的未来夫婿,是要遭报应的。”

楚乔半眯着眼睛,冷冷的看了他一眼,沉声说道:“男女有别,还请殿下自重。”

“乔乔,帮我上药吧。”

李策拿住一个白玉瓷瓶,可怜巴巴的凑了过来,伸出摔得渗出血丝的手臂。

楚乔眉梢一挑,并没有动作。

“我是为你好。”李策说道:“若是被别人看到我又受伤,你肯定又受牵连的。”

楚乔叹了口气,一把夺过瓷瓶,粗鲁的拉过他的手臂,就为他上起药来。

李策的惨叫声顿时传出,赵齐等人走在外面,听着里面鬼哭狼嚎的声音,眉头越皱越紧,面色铁青。

天蓝云白,空气清新,午后的阳光温暖,鸟儿在空中自在的盘旋。官署驿道的两旁,跪着许多来不及躲避的平民,他们理所应当的低着头,模样恭谦,但是却在听到上面声音的时候偷偷的挑了下眼角。

今晚,就是大夏皇帝赵正德为迎接卞唐太子李策而亲自主持的接风大宴,到时候,满朝文武、皇亲国戚都会到场,就连极少露面的皇室宗亲贵妇公主千金们都会出席。

名为迎接李策太子,实则却是在为他日的和亲做准备功夫。

毕竟,李策太子多年游荡,至今未娶,一旦被他选中,就是卞唐国母。

大夏皇室登时就会赢得一位强有力的外援,这在面对满朝虎视眈眈的宗室氏族之时,助力将会不可估量。

霎时间,整个皇室公主们一片紧张,描眉梳妆,彩衣着身,胭脂香味染香了赤水河,一片奢靡锦绣之气。

然而她们却无人知道,那个已经被钦点了的女子,此时已在肇事者的无赖挟持下,向着圣金宫缓缓而来了。

*****

冬儿七点半才到家,紧赶慢赶在九点写出一章。字数很少,只是过渡,今晚还有有一章更新,只是会很晚,大家不要等,直接明天早上来看吧。

共 3 条评论

  1. 匿名说道:

    太子很可爱。

  2. 李策迷妹说道:

    我策策,,

  3. 李策迷妹说道:

    我策策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