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网

第064章 恶枭俯首

潇湘冬儿2016年09月05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落霞小说



夜已经很深了,圣金宫的上空仍旧沉浸在一片丝竹声乐声之中,清冷的远月高高的挂在空中,散发出一种惨淡凄迷的光辉。真煌城虽然从不实行宵禁,但是过了紫薇广场就是皇城的范围,戒备森严,一片死寂,尤其是这个时辰,基本上少有人行走,而这个时候还能在此处走动的自然不是什么普通人。

一百多人的骑兵,前方后窄布成梭阵形,寂静的长街上只听到哒哒的马蹄声,在这样夜深人静的夜里,越发显得清脆。铁甲森寒,行了半柱香的时间却没有进入皇城的主道,而是折入靠城墙的巡道,沿城墙而行。

行走在中央的骑兵众多,两翼卫兵都手拿高盾,前后分别有两盏灯笼照明,队伍中央则完全没入黑暗,让人无法看的真切,但是一看这样的布置就知中心必定护卫着重要人物。

前排的前锋将们均手持利器,战刀长矛遁甲齐备,即刻攻又可守。

左右两侧各有二十人的骑兵,像是两堵墙一般护卫着队伍的中央,人人手持战刀,向着外侧,穿着厚重的盔甲,盔甲闪动着银白的光芒,一看就是以西域重甲所铸,即使有人在高墙或道旁偷袭放箭,只要不以重型弓弩,就无所畏惧。

这样严密的防范,几乎可以称得上是滴水不漏。自从穆合氏穆合西风神秘死去之后,惜命的京城贵族们立时人人自危,陷入了一轮惶恐之中。而魏舒游荣登御前带刀兵卫之后,对自己的这条小命似乎越发的珍惜了起来。

寒风凌厉,地面上积雪翻飞,更见肃杀森严之气。

“公子。”一名家奴策马上前,对着马上的男子沉声说道:“再往前走就是元安门北侧,我们悄悄的进去,不会被家主发现。泰公公已经在宫门前等着我们了,只要将折子递上去,燕世子和那个小姑娘一个也跑不了。”

魏舒游冷冷的点了点头,目光好似凶狠的狼,残忍且嗜血,嘴角弧度坚硬,阴郁且枭桀。

天空中层云堆积,星月无光。

黑暗中的男子一身黑色夜行服,双眼微微半眯,站在高高的宫墙之上,一阵冷风吹来,扫过他修长的身体,越发显得孤傲凌厉,卓尔不群。

三十名黑衣手下围立两侧,或蹲或伏的隐藏在层层阴影之中,静候时机的到来。

突然,宫殿方向乐声大震,隐隐有擂鼓和编钟长鸣声。男人知道,时机已到,乐师们开始为他们的行动做掩护,只有一炷香的时间。

一声尖啸陡然划破了长夜的宁静,惊乱了那些有规律前行的马蹄。

魏阀兵将们顿时大骇,慌乱的仰起头来向黑洞洞的两侧望去。

就在此时,嗖嗖声呼啸而起,高墙之上三十架弩箭齐发,箭芒闪烁,嗜人心肺,取马不取人。

战马的惨嘶声起,奋力扬蹄,马上士兵纷纷堕马,哎呦惨叫声不绝于耳。魏舒游被众人护在中央,惊怒交加,怒声喝道:“来者何人?”

黑暗中的男子冷笑一声,举起手中的金色弓弩,嗖的一声离弦而去。然而箭矢还没到达,他的身形已如豹子般闪电跃下高墙,天兵降世般落下几尺,随后甩出手中钩锁,凌空飞跃,转瞬间稳稳的落在地上。

“唰”的一声闷响,男人手中的长剑一下狠狠的插在对面士兵的铠甲之中,另一名士兵举刀冲上前,谁知刚走了一步,金色箭矢先发后至,已狠狠的穿透了他的咽喉!

惨叫声立时响彻整条紫薇长街!

紧随其后,隐藏在高墙之上的死神们纷纷跃下,悍然举刀杀至。

魏舒游的随从这时候已倒下了大半,战马惨叫哀鸣,马蹄乱扬,好多人被弩箭射伤,摔在地上,却被战马一脚踩死,队伍早已乱了阵形,一百多人的护卫团立时溃不成军。

“魏阀奸贼!陷害忠良,排除异己,窃国恶枭,穆合西克今日替天行道,来取你性命!受死吧!”

远处突然传来一阵杂乱的马蹄声,魏舒游知道皇城的禁军们定是听到了声音已经赶来,顿时心神大定,悍勇暴喝:“穆合狗贼,垂死挣扎,有本事就尽管来吧!”

就在这时,突然一只大网从天洒下,兜头就将魏舒游紧紧缠绕,四名黑衣武士利落的交换位置,将巨网收紧,随即猛然抛出钩锁,跃上高墙,悍然离去。

一声轻啸顿时传出,黑衣武士们受到了召唤,尽管占了绝对上风,却仍旧毫不恋战的退了开去,零散的刀剑被抛下,两名黑衣人举着两只木桶,将里面的液体哗哗倒出,然后丢下一只火把,再也不看一眼,几个飞跃,就消失在重重楼宇之间,向着外城而去,只是刹那间的功夫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整个行动,不出半柱香的时间,一切转瞬归于宁静,而圣金宫的方向巨大的声乐犹自没有停歇,仍旧处在一片歌舞升平之中。

高效率的攻击和爆炸般的手段之后,留给皇城禁军的只是一片火海和血泊中挣扎呻吟的魏兵。

皇城的禁卫军统领路将军面色惊慌,急忙说道:“魏大公子被掳走了,快!快去通报长老会!其他人跟我去外城追击凶手!”

就在皇城禁军们风风火火的去外城追击刺客的时候,一队黑衣人马却毫无顾虑的奔进了皇城,官道旁的松柏林里,十多名青衣侍卫正静静的护卫在一辆马车旁边,几人迅速奔至,将被巨网网住的魏舒游一把狠狠的扔在地上。

“你们……”

“嘭”的一声闷响,魏舒游刚要开口,就被一人飞起一脚,狠狠的踢在嘴上。满口牙齿登时碎裂,魏舒游闷哼一声,再也说不出话来。

两名青衣侍卫迅速上前,将魏舒游紧紧绑了起来,封住手脚嘴巴,然后拉开马车的下层,竟然将他装在平时盛放炭火的夹层之中。

为首的黑衣男子上了马车,脱下外面的黑色夜行衣,露出里面的一袭白衣,拉下蒙面,面容清俊,双眼锐利如星。

“世子,”换好衣服的黑衣人也穿了一身青色的侍卫服,恭敬的抱着一个火盆,说道:“烤烤手,暖暖身子吧。”

燕洵淡淡点了点头,将火盆接过,帘子放下,他拿起放在一旁的黑衣,扔了进去,然后伸出手,对着外面的人轻轻一挥,马车随即就上了官道,向着禁宫方向缓缓而去。

剧烈的马蹄顿时在身后响起,一名护卫立时上前一步,厉声喝道:“什么人?深夜在宫里跑马,不想活了吗?”

那人一愣,看清楚来人之后,顿时接口说道:“原来是燕世子,魏公子在紫薇道遇袭,属下奉命要赶往皇宫禀告陛下。”

“遇袭?”马车的帘子被一把掀开,燕洵眉头轻蹙:“可抓到凶手,魏公子现在何处,可受伤?”

“回禀燕世子,凶手潜逃,已经向着外城逃跑,路将军带人去追了,魏公子被人掳走,至今生死不知。”

燕洵点了点头,沉声说道:“那你快去通报。”

“是。”

战马随即呼啸而去,燕洵回到马车里,对着外面沉声说道:“继续走,去吕华殿。”

刚一下车,就见魏光带着魏阀的几名官员行色匆匆的从吕华殿中走了出来,上马之后极速向宫外驰去。

燕洵披着一身白色大裘,面容俊朗无匹,目送着魏阀众人离去,才缓缓踏进了吕华大殿。

夏皇已经退席,只剩下因为魏舒游被人掳走而神志恍惚的赵齐在主持大局。穿着彩衣的宫女穿梭其间,为众人布菜,巨大的皇家乐师团围绕在大殿一侧,丝竹声悠扬蹁跹,绵绵如春水,一听就知是在投谁所好。

李策皇太子一身深紫蟠龙锦袍,和四周众人谈笑风生,杯来即干,毫不含糊,还不时的伸出手去逗弄跳舞的舞姬,一派名士风流,若不是脸上的风景实在太过壮观,想必也是一幅风流浪荡的潇洒之举。

宴会上气氛热络,百官都喝的差不多了,情绪高涨,笑声不断,一片觥筹交错之景。

燕洵悄无声息的入席,抬眼淡淡的看了一眼李策那鼻青脸肿的面孔,嘴角一牵,举起酒杯,摇头轻笑。

“你怎么才来?”

赵淳儿一身彩蝶嫩粉对偘衫,下着金紫色长裙,满头珠翠,眉心嫣红,脸颊乳粉,樱桃小口,珠玉滔滔,翡翠光华,别样的光艳照人。

燕洵抬起头来,看着款款走来坐在他身旁的少女,略略弯起嘴角,淡淡的说道:“小睡了一会。”

“我还以为你又不来了呢,”赵淳儿眼神如水,瞥向坐在上首的唐太子李策,嘟着嘴说道:“那个家伙刚刚问人家的闺名,真是不知礼数。”

燕洵洒然一笑,仰头饮酒,并未答话。

赵淳儿痴痴的仰头看着他,丝毫不介意他对自己的不理不睬,过了许久,突然反应过来,小脸一红,扯着自己的衣服问道:“你看,这是新域刚刚进贡的彩蚕丝,好看吗?”

燕洵微微一愣,却想起了刚刚的赤水湖,女子眼神明亮,急切的叫他的名字,然后略显慌乱的说:路上小心。

燕洵的表情顿时温柔了起来,由衷的叹:“很美。”

赵淳儿以为说的是自己,顿时开心了起来,美滋滋的坐在一旁,不住的为燕洵夹菜倒酒。

不断有士兵悄悄从侧门进来向赵齐禀报,赵齐面色发青,越发难看,四周的官员们都谨慎的注意到了,渐渐收敛,宴席上声势减弱,却只有卞唐太子李策仍旧醉醺醺的拉着赵齐的衣袖,不住的说话,晃晃悠悠间几乎将手中的酒都洒在赵齐的身上。

直到二更方才散席,李策醉的一塌糊涂,竟然趴在几子上就睡着了,将饭菜沾了一身。

赵齐命人将他抬到斜芳殿去,自己没有回禁宫,而是直接出了大殿,上马出城。

燕洵站在黑漆漆的广场上,一身白色狐裘,面容硬挺,眉飞入鬓,看着赵齐离去的身影,淡淡的牵起嘴角。

天空一片萧索漆黑,寒鸦飞过,一片呱噪之声。

“洵哥哥,”赵淳儿小心的拉着他的衣袖,轻声说道:“这里好冷,送淳儿回宫吧。”

燕洵恭敬的退后,行了一礼,疏离感顿时拉开,彬彬有礼的沉声说道:“燕洵不胜酒力,不敢叨扰公主,公主还是自行回去吧。”

说罢,转身就上了自己的马车。

马车渐渐远去,赵淳儿仍旧站在原地,宫人走上前来,为她披上大裘,却一不小心落在了地上,深红色的大裘落在雪地尤其显得醒目,好似一滩鲜血。

赵淳儿倔强的咬着嘴唇,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却努力的不让它掉下来。

“公主?”

玉嬷嬷叹了一声,上前拉住小公主的小手,说道:“回去吧。”

赵淳儿抿紧嘴角,听话的点了点头,跟在玉嬷嬷的身后一言不发的向马车走去,冷风吹来,一滴眼泪顿时下落,划过脸颊滴在苍白的雪地上。

“嬷嬷,”小公主的声音细小,带着掩饰不住的哭腔:“淳儿做错了吗?”

玉嬷嬷叹了口气,轻轻的摸了摸赵淳儿的头发,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如果说错,就只能怪你生错了人家爱错了人,这个可怜的孩子,未来的路又该如何去走?

马车缓缓向前,隐没在一片清冷的月光之中。

莺歌院的密室里,阿精一把扯下男人蒙眼的黑布。

魏舒游紧紧的皱眉,好半晌才适应了这样明亮的光芒,抬起头来,却陡然看到男子淡漠轻笑的脸孔。

“燕洵?”魏舒游双眼顿时大睁,不可置信的大声叫道。

燕洵坐在椅子上,正在品茶,闻言略略抬眼,淡笑着打招呼:“魏公子最近贵人事忙,多日不见,别来无恙。”

“你好大的胆子!”魏舒游顿时大怒,厉声说道。

“我的胆子向来不小,魏公子应该心领神会。”

“燕洵,魏阀不会放过你的,你会死无葬身之地的!”

燕洵呵呵一笑,好似听到一个笑话一样,缓缓说道:“我会不会死无葬身之地我不知道,但是我却敢肯定你绝对会死无葬身之地。”

“还记得吗?”燕洵微微探前身体,笑容邪魅,声音舒缓的缓缓说道:“我当初说过,你那日不杀死我,总有一天要死在我的刀下,你砍我一根手指,我就砍你一颗脑袋。”

“啊!”

巨大的惨叫声顿时响起,凌厉的刀锋下,一只断手顿时掉落在地,鲜血狼藉。

几滴血浆溅到燕洵的手腕上,男子微微皱起眉来,厌恶的拿起一块白绢用力的擦拭。对着属下冷然说道:“拖下去,砍了。”

魏舒游垂死挣扎,怒声叫道:“燕北狗!我叔父不会放过你的!”

“魏光?”燕洵冷笑一声:“他太老了,脑袋已经不够用了,只有你们魏阀还将他当做神一样的供着。现在他那颗腐朽的头颅里,还不一定在怀疑谁呢。”

“魏舒游,你这个蠢材!”

燕洵突然转过头来,冷冷的看着他,厌恶的沉声说道:“你原本还有一段时间可以活,可惜你不该激怒我,尤其不该拿我最在乎的人来威胁我,你以为你可以扳倒我?天真。你始终是个不成器的废物,以前是,现在是,原本以后也会是,只可惜你再也不会有这个机会了。”

一把将染血的白绢扔在地上,燕洵凌然转过身去,大步向外走去,一边走一边冷声说道:“拖下去!”

怨毒的咒骂和惊恐的厉啸顿时响起,燕洵背脊笔直,充耳不闻。

他已经走上了复仇的道路,曾经羞辱过他,伤害过他的人都将为之付出惨痛的代价。从此以后,他再不允许有人将他心爱的东西夺走,再不允许!

冷月如霜,夜风冰冷,今晚,又是一个不眠之夜。

第二日,整个真煌城都被惊动,魏阀嫡长公子魏舒游昨晚在皇城遭人伏击,一百兵马全军覆没,魏舒游被人掳走,皇城禁军赶到的时候连凶手的影子都没瞧见,搜索一夜一无所获,如今恐怕早已凶多吉少。

因为当时有禁军远远的听见贼人自报穆合氏穆合西克的名号,所以,一系列大规模搜缴穆合氏余孽的屠杀又再开始了。

然而此时此刻,在魏氏大宅的主房里,魏光却将一封书信交给自己最为信任的部署魏奴,沉声说道:“务必要对烨儿说,魏阀生死即在顷刻,陛下已对魏氏一脉下手,他若是再不回来,魏阀就是下一个穆合氏。”

五骑快马迅速奔出真煌城门,向北绝尘而去。

阿精来通报的时候,燕洵正在廊下品茶,闻言冷然一笑,淡淡的说道:“越热闹越好。”

只是短短的几个字,却顿时让阿精浑身上下都冰冷了起来,他跟了燕洵三年,却发现自己渐渐看不清楚这个主子了。

骁骑营的校场上,传来一波又一波雷霆般的叫好声,笑容明朗的少女站在校场中央,七箭齐发,连珠弹丸般一支接一支的射向百步外的靶心中央。

“楚教头!”

远远的一骑战马迅速奔来,年轻的士兵穿着一身灰褐色的短打武服,翻身跳下战马,气喘吁吁的说道:“有人找你。”

“找我?”楚乔一愣,放下弓弩,一下自箭台上跳了下来,问道:“什么人?”

“楚教头!”笑容爽朗的大汉挥舞着弓箭大声叫道:“还比不比啊?”

“连袍子都输给我了还不知悔改,早晚要你输得没裤子穿!”女孩子转过头去,语调清脆的喊道,周围的骁骑营战士们陡然大声笑了起来,纷纷哄起那名吵着要比箭的大汉。

通讯兵也跟着众人嘿嘿一笑,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说道:“我也不清楚,好像是司礼监的,人很多。”

楚乔的眉头缓缓皱起,会是谁来找她?燕洵不是说打唐太子那件事了了吗?还会有什么人来找她这个小小的箭术教头?

“走,去看看。”

楚乔翻身跳上另一匹战马,跟在通讯兵身后,向着中军大营的方向而去。

远远望去,今日的骁骑营格外热闹,金龙幡旗,锦衣礼官,一色身姿绰约的女子们端着巨大的金盘,司礼监的总管们穿着大典才穿的华服,恭恭敬敬的跟在后面,一排排金碧辉煌的箱子摆在营帐之前,不知道里面装着什么旷世奇珍。

赵齐眉头紧锁,对程副将沉声说道:“七殿下呢?怎么还没回来。”

程副将额头冷汗直流,到现在他也不知道到底出了什么事了,压低声音答道:“就快了,属下已经派人去通传。”

“不错,原来这军营之中,也别有一番景致。”

一个慵懒的声音在一旁响起,赵齐闻言顿时头痛,转头苦笑道:“太子殿下,不知您此番来我七弟这里,到底所为何事啊?”

“待会你就知道了。”李策一身大红锦袍,衣衫如火,下摆处绣着几只鸾凤戏龙图,金光耀眼,衣带飘香,外罩火红狐裘,一双眼睛邪魅如桃花,大冷的天却偏要死命的摇着一把折扇,故作神秘的模样直看的人牙根痒痒。

赵齐发誓,他真的有些忍无可忍了。

整整两天,他随着眼前此人四处折腾,先是嫌圣金宫睡觉的地方不通风,忙活半晚上总算通了风他又嫌通风之后屋子冷,一早上起来就开始为宫里的宫女长得丑而不肯吃饭,好不容易找来一些姿色极品的他又嫌人家不会吟诗,吃顿饭也是百般挑剔,一会说茶叶不是最近三日的新茶,一会说外面侍卫的靴底没有垫上软绵,在外城走路时会吵醒他在内城睡觉。总之是花样百出,无穷无尽。

赵齐一条命几乎去了一半,感觉似乎和众多兄弟们争斗多年都没有陪着他这两天辛苦,眼下也不知道又出了什么别出心裁的念头,不贯不顾的叫上一群人来了军营。

如果在这之前,他还一直怀疑这家伙是扮猪吃老虎的隐藏高手,那么现在,他可以百分之百的肯定,这家伙就是一个变态,毫无理智可言。

“哎呀!来了来了来了!”

李策双眼突然放出光来,赵齐还没来得及细看,就被李策一把拉到一边,唰的一声合上折扇,男人紧张兮兮的说道:“我今天的打扮怎么样?味道够香吗?不俗气吧?你看我这双靴子,是西北默罕王进贡的极品花貂,还上档次吗?”

赵齐无奈的叹了口气,频频点头:“好,美极了。”

刚一踏进大营,楚乔就看到了赵齐的绿营军兵马,她的眉头轻轻一蹙,心下暗暗留了几分小心。

究竟出了什么事,为何赵齐会亲自前来找自己呢?会不会是燕洵出了什么纰漏?

这时,她已经靠近了人群,只见司礼监的官员们一个个皱眉看着她,似乎也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一样。她稍稍安心,若是燕洵事败,赵齐只要带着绿营军来就好,何必带着司礼监?事情一定没有自己想的那么糟。

“末将楚乔,参见三……”

“哈哈!看你这回往哪跑!”

一个火红的身影突然从身后窜了出来,一把伸臂将她紧紧抱在怀里,所有人霎时间目瞪口呆,然而他们还没回过神来,就见那少女骤然间好似受到攻击的小兽,雷霆般原地跃起,一个繁琐手就从对方的掌控下挣脱而出,小擒拿手随之而上,咔嚓两声脆响,就反客为主的将偷袭的男人死死的按在地上!

“什么人?”

楚乔冷喝一声,沉声说道。

然后,就见卞唐大皇的心肝宝贝拼了命的从地上抬起头来,仍旧保持着笑眯眯的色狼表情,语调慵懒的说道:“真是粗鲁,是我啊,你不认识了?”

大夏的官员们顿时间懵了,他们看看趴在地上的李唐太子,又转头看看黑着一张脸的三皇子赵齐,随即再去看看有些傻眼的少女楚乔,人人呆愣,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反观卞唐的使者们,却人人一副哀怨的表情,似乎早就知道事情不会按照常理的方向发展。

赵齐当先反应过来,顿时上前一步,对着楚乔厉声说道:“大胆!竟敢对唐太子无礼,该当何罪!”

楚乔一愣,连忙松了手,正想请罪。忽见李策一个翻身从地上利落的爬起,对着赵齐十分有气势的喝道:“你才大胆!本太子要娶的人就是她,我把聘礼都带来了,来人啊,抬上来!”

几百只巨大的箱子被抬上前来,刚一打开,满是金碧辉煌之景,一片耀眼夺目之色,众人不由得惊呼出声。

楚乔站在原地,看看傻了眼了大夏官员,看看目瞪口呆的赵齐皇子,看看得意洋洋的李唐太子,最后欲哭无泪的皱紧了眉头。

谁可以来告诉她,眼前这一切,究竟是什么状况?

共 2 条评论

  1. 宥翊说道:

    大大棒棒哒

  2. 唯爱苏泷说道:

    我看了结局不太理想,一点都不理想。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