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网

第055章 又见诸葛

潇湘冬儿2016年09月05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落霞小说



夜风冰冷,篝火处处,大夏皇帐占地极广,以西北雪鹿皮毛所制,刷上黑海金粉,蛟珠为饰,上绘彩绣盘龙,东珠做眼,口涂朱砂,利爪狰狞。两个巨大的油缸摆在大帐门前,火把闪烁,耀眼刺目,高高的旗幡招展张扬,皇城禁军守卫其间,团团围绕,甲胄鲜明。远远望去,明黄色的皇帐大营犹如一只蛰伏在黑暗中的东海神龙,散发出巨大的气势和无以伦比的威严,皇家锐气迎面扑来,将周遭一切放肆的欢乐远远的阻隔在外。

“世子,”阿精悄悄靠上前来,凑到燕洵耳边,小声说道:“有人偷偷靠近营地,要不要动手?”

黑暗中,男子的眉梢轻轻一挑,眉心微微蹙起,不解的沉声说道:“是什么人?”

阿精恭敬回答:“不知道,不过看起来不是穆合氏的人。”

“我去看看吧。”楚乔走上前来,小声说道。

燕洵点了点头,语气低沉:“小心点,如无必要不要动武,马上就到晚宴了,我等你来。”

“放心吧,可能是扎鲁的人来捣乱,我去去就回。”

说罢,带着阿精就向营地走去。

“阿楚?”见楚乔离去,赵嵩一愣,顿时大声叫了起来,作势就要追上前去。

“十三殿下,”燕洵拉住赵嵩的手臂,淡笑说道:“阿楚有事,待会就回来,咱们先走吧。”

赵嵩心不甘情不愿的被燕洵拖走,一边走还一边不住的回头观望。

冷风夹杂着风雪迎面打在脸上,马蹄声响,两侧火把明灯渐渐稀少,漆黑的天幕下,冷月如刀,星子寥落,苍穹显得高且远,幽暗深沉,不时的有苍鹰的翅膀划过,发出扑朔的长鸣。

转眼间,来到这未知的朝代已经八年,生命从未给过她伤春悲秋游戏人间的机会和权利,糟糕的环境,无尽的杀戮,惨烈的血腥,一直在逼迫着她不停的战斗和逃亡。太多未知的变数摆在眼前,太多无法控制的陷阱阴谋不知隐藏在何处,太多一环又一环的绝境在鞭策着她前行,让她无法停下脚步来。她不是天生的杀戮者,更不是生来的强盗,她只是想要在生存的前提下,维护自己心中的那一点简单的善恶之分。

天地不仁,万物为刍狗。灭世的锋芒倒悬,但是如果拿起来,也许就是倾覆天下的救世刀锋。

“驾!”楚乔厉喝一声,策马疾奔,在空旷的原野雪原上,极速的奔驰着。

哒哒的马蹄声从远处奔了过来,一名一身黑衣的男子孤身单骑驰骋在茫茫雪原上。楚乔几人吁了一声勒住战马,阿精眉头一皱,沉声说道:“姑娘,这人不对,是从我们大营的方向来的。”

一名燕卫上前一步,对着来人大喊道:“喂!你是什么人?”

话音刚落,还没来得及喘上一口气,一柄雪亮的飞刀登时划破冷寂的夜空,势如闪电,来势惊人,夹带着惊雷般的锐利和杀气,向着发喊的燕卫呼啸而来。

“铿锵”一声,刀剑相击,在黑暗里迸发出一溜刺目的火花。阿精反手拔剑劈开飞刀,弯弓而上,厉声喝道:“来者何人?这般歹毒!”

那人似乎也注意到前方人数众多,狡猾的转身策马向西而去。楚乔见了眉梢一挑,低声喝道:“追!”众人答应一声,齐齐策马狂奔,追在后面。

远山漆黑,密林如墨,巨大的雪原好似狰狞的白兽,无数马蹄踏在其上,雪花飞溅,呼啸翻飞。

突然间,前方人影栋栋,竟似有大批人马前来。战马无声,一片安静,可是整齐的步伐中,却透露着说不出的寒意和杀气。楚乔一惊,顿时竖手轻喝,勒马停住,可是还没来得及说话,被燕卫们追的走投无路的黑衣人顿时拿起弓弩,对着对面的人马就激射而去!

“什么人?”

一声暴喝陡然响起,夜幕深重,距离又远,一时间哪里能看得清对面来者是谁。对面人马遭到伏击,一时之间,竟把燕卫们当成是和前面黑衣人一路前来的同伙,唰唰拔刀声顿时响起,刀剑森然,箭矢排空而来,对方的还击和反应能力,竟是快的惊人!

“住手!”阿精大喝:“我们不是……”

话还没说完,一只利箭突然激射而来,楚乔手疾眼快,单手撑在马背上,飞身而起,一脚踢在阿精的小腹上,男子吃痛,身体一弯,只听噗的一声闷响,箭矢入肉,虽然避过心口要害,但是仍旧狠狠的插在他的肩膀上。

楚乔眉头顿时紧锁,对方不分青红皂白,不查清楚事情就痛下杀手,实在可恶。少女一身雪白大裘,打马上前,翻身跳了下来,单膝跪地,手持巨弩,脸容严肃,双目如豹子般冷冷的逼视着对面漆黑一片的雪原,耳廓轻动,眉头紧锁,冷风吹过她额前的秀发,只见少女眼神如电,闪动着锐利的锋芒。

“飕!”

一只劲箭,顿时离开了楚乔拉满的强弓,去势如电,威吓摄人,徒留一道白亮的锋芒,几乎要在空气里擦出火花,激射进殡葬的黑夜。

几乎就在同时,对面的黑暗里,同时响起了震动的弓弦声,一只利箭离弦,向着楚乔的方向陡然迎上。

两道闪电沿着同样的轨迹呼啸而来,速度惊人,一往无前,众人目瞪口呆,只听噼啪一声脆响,两箭半空相撞,同时而折,碎裂在苍茫的雪原之上。

瞬息间,楚乔以惊人的手法,不断变换位置和身形,改变箭矢的轨迹和力道,连射七箭。而对方也以同样神鬼莫测的手段,一一还击。

半空之中,只能听到飕飕离弦箭声和箭矢撞击的碎裂之声,针锋相对,旗鼓相当!

剧烈的声音一下子消失,楚乔眼神锐利,微微半眯,手指摸向箭壶中的最后三支箭,静静等待着最佳的时机。

大风忽起,遍地白雪飞扬,所有人都不自觉的蒙住双眼,遮挡风沙。然而黑暗之中,却只有两个人同时暴起,奔跑发力,三箭齐出,连珠迸发,一只接一只的向着前方激射而去,流星逐月般在夜幕下激射出摄人心魄的闪亮寒芒。啪啪声顿时响起,四只劲箭箭头对折,嗦嗦化作一团粉末,大风吹来,最后一只利箭却好似长了眼睛一般,漫天白雪的见证之下,东西两个方向而来的箭矢擦肩而过,带起一溜闪亮刺眼的火星,向着对方的藏身之地,火速而来!

楚乔刹那间犹如暴起的野兽,周身上下充满了剧烈的爆发力,丢掉弓弩,右手撑地,挺身弹地而起,借腰力站起身来。然而,只听唰的一声利响,劲箭带着火热的力道,紧贴着她的脖颈而过,擦出一道暗红的血痕。

“姑娘!”燕卫大惊,齐齐追上前来,楚乔站起身,伸手捂住开始渗出鲜血的脖颈,静默不语,眼神寒冷的远远望着对面的漆黑。

她知道,对面的那个人,也一样躲过了她的必杀之箭,但也一样同她一般,受了轻伤。

四下里一片安静,悄无声息,夜幕漆黑,大雪纷飞,可是透过重重的黑暗,她却仍旧能感觉到那抹冷酷的眼神,带着森寒的锐利,远远的射了过来。

一声苍鹰的尖鸣突然划过上空,两方之间的黑暗里,一个矫健的影子突然从地上爬起身来,之前一直趴在地上挑起事端的黑衣人,顿时好似弹丸一般,迅速狂奔,就想要逃离这个是非之地。

几乎就在同时,楚乔和对面的射箭之人同时拔出腰间佩剑,雷霆般掷了出去,奔跑中的男人身躯一抖,双目瞪大,不甘心的低下头去,却也只能看到胸腔里透体而出的两柄剑锋,然后嘭的一声,重重的摔在雪地上。

时间缓缓而过,两方都没有半点声音,一个燕卫小心的上前几步,见对方没有反应,才大声叫道:“对面的朋友,我们在缉拿贼人,刚刚是一场误会。”

对面悄无声息,没有回应。燕卫左堂骑马上前,不一会,对面的人马中也有马蹄声响起。

“姑娘,”一会的功夫,左堂就跑了回来,翻身下马,递回楚乔的佩剑,沉声说道:“您的剑。”

少女眉梢一挑:“对方是什么来头?”

“不清楚,”左堂据实以报:“对方亲卫穿着黑色大裘,是很普通的样式,模样眼生,从没见过。”

楚乔淡漠不语,点了点头,接过佩剑,眉头却顿时皱了起来。

这是一柄罕见的宝剑,样式古朴,刀身轻薄,隐隐有枣红色的血痕,刀口锋利雪亮,在惨白的月光之下,有璀璨的锋芒光华闪动,好似流泻水银一般,剑柄以金蚕丝环绕,上面铸着两个古篆小字:破月。

楚乔眉头一皱,手指摩挲着剑柄,沉声说道:“这不是我的剑。”

左堂一惊,连忙说道:“属下这就去找他们换回来。”

话音刚落,对面就响起呼啸的马蹄声,雪雾翻腾,转瞬消逝。

“你追不上了。”

少女缓缓说道,唰的一声,反手还剑入鞘,谁知那剑和自己的剑鞘竟是十足的契合。

“将那人的尸体带回去,阿精回营疗伤,其他人跟我去皇帐广场。”

女子声音铿锵,调转马头,带着众人策马而去。

来到皇帐前的广场之上,就好像是进入了另一个世界,到处都是烤肉的香气和欢声笑语,楚乔解下兵刃,交给侍卫,在一名禁军的带领下,走进了大帐之中。

皇帐占地极其广大,纵开了三十六席,蜿蜒铺展,分列大帐左右两侧。楚乔进来的时候,大多数人都已经到齐,由于皇帝还没到,大帐内人声鼎沸,四处扎堆,好不热闹。

楚乔只是一个亲随的身份,自然不能随意乱走,环目一扫,直奔人数稀少的清静之处,果然,只见燕洵一身月白长袍,眉目俊朗,面容淡定,正静静的坐在那里喝茶饮酒,赵嵩站在一旁,抓耳挠腮,一副心浮气躁的模样。

“世子。”

楚乔径直走了过去,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听赵嵩大惊小怪的叫道:“啊!阿楚,你怎么了?受伤了吗?”

脖颈上虽然只是擦伤,但是这会却渗出血来,楚乔摇了摇头,毫不在意的说道:“没关系,不小心擦了一下。”

“你怎么那么不小心啊?”赵嵩皱眉关心道:“我马上去找大夫来,要好好处理一下。”

“不用了,”楚乔拉住他:“只是小伤,不必劳师动众。”

“那怎么行?”赵嵩不乐意的皱起眉来,却知道自己的话向来没什么力度,转头向燕洵望去:“燕世子,你说呢?”

燕洵眉心微微紧蹙,仰头看着女孩子略显苍白的脸颊,多年的默契让他明白什么,并不催促,只是低声问道:“真的没事吗?”

楚乔摇了摇头,坚定的说:“没事。”

赵嵩看着两人的模样,顿时觉得自己被排挤在外,有些不是心思的瘪了瘪嘴,没话找话说道:“那我去拿点金疮药来。”说完,就转身离去。

楚乔坐到燕洵一席的后座,探过身子,低声说道:“是扎鲁的人,偷走了你营里的密匣子,已经被我杀了。”

燕洵皱眉说道:“那东西没什么用,不过是掩人耳目的,你何苦为它拼命?”

“扎鲁的人,还没这个本事。”楚乔轻抚着脖子上的伤口,轻哼了一声:“发生了点意外,最近京城里,可又来了什么高手吗?”

“京城里的高手?”燕洵眉梢一挑,表情突然有些难以捉摸:“那可真不少了。”

“洵哥!”

一个娇媚的声音突然响起,只见人群之中,一身紫貂衣裙的少女在一众女孩的簇拥下嘻嘻哈哈的跑上前来,然而刚一靠近,一脸的笑容顿时不翼而飞,冷眼望着坐在燕洵身后的少女,冷冷的说道:“她为什么会在这?”

楚乔站起身来,恭敬行礼:“八公主。”

赵淳看也没看楚乔,径直走到燕洵身边坐了下来,怒气冲冲的说道:“你这几天不来找我,就是因为她回来了吗?”

燕洵起身,站在楚乔身边,淡淡说道:“燕洵惶恐,不敢打扰公主休息。”

“好啊,她一回来,你就叫我公主了吗?”说罢,猛地用手指着楚乔,冷然说道:“谁准许你这个下贱的奴隶进来的?”

话音刚落,燕洵顿时面色一寒,男人好看的眉头缓缓皱起:“公主堂堂金枝玉叶,怎可污言秽语,阿楚是我带进来的,公主难道想将我一起赶出去吗?”

赵淳瘪了瘪嘴,眼睛顿时红了起来,恨恨的一跺脚,却不回答燕洵的话,只是指着楚乔叫道:“你给我等着!”说罢,就转身跑开。一众跟着她一同前来的皇家千金们同仇敌忾的瞪了楚乔一眼,齐齐追了上去。

楚乔叹了口气,沉声说道:“你何苦在这个时候开罪她?我出去就是了。”

男人低沉的声音像是山涧里清冽的泉水,一字一顿的缓缓说道:“小的时候我要忍,那是因为除了忍耐我别无他法。若是现在我还需要对这种事忍气吞声,那我这些年的努力就毫无意义了。”

燕洵坐在席位上,缓缓的喝了一口酒,面色平静,眉眼俊秀,白衣墨发,好似画中人。

就在这时,门口突然一阵疾风吹进,冷气森森,所有人顿时全都转过头望去。

只见大帐帘子一动,紫袍白裘的年轻男子顿时走进,雄姿英发,双眉如剑,眼若寒星,面如冠玉,整个人俊秀挺拔,好似一柄出匣之剑,闪动着摄人的寒芒和锐利的刀锋之气。只是,挺拔的脖颈上,却极不协调的有一道擦伤的血痕,此刻,正向外透着丝丝血丝。

楚乔的瞳孔顿时紧缩,眉心,紧紧的皱了起来。

“四少爷,”景小王爷和一众王公子弟顿时迎上前去,面若春风的说道:“一别七载,四少爷风采更胜当初啊!”

诸葛玥嘴角淡淡一笑,一一回礼,举止有度,站在人群之中谈笑风生,再也不是当初那个偏执多疑的孤僻少年。七年的时光历练,让他好似一柄出匣的宝剑,无论在任何时候,都能散发出属于自己的璀璨光辉。

灯火闪烁,大帐内一片欢腾,脱离了众人纠缠的诸葛玥目光在人群中扫视一圈,终于,凝固在角落的最末一席。

燕洵静静饮酒,头也不抬,姿态磊落,举止潇洒,可是那宽阔的背脊,却将身后的女子完全挡住,阻止了前面那道森冷锐利的寒芒继续探究。

“燕世子,别来无恙。”

低沉的嗓音在头顶缓缓响起,燕洵抬起头来,洒然一笑,长身而立:“诸葛兄,好久不见。”

诸葛玥唇角牵起,邪魅寒冷一笑,微微侧头,望向燕洵的身后,声音低沉且的缓缓说道:“星儿,不认识我了吗?”

时光流逝,岁月翻腾,光阴跌宕的脚步划破时空的虚无,七年的时间转瞬而过,曾经刀锋相对的人们,又一次站在了命运的天平上。

楚乔抬起头来,面色平静,眼神淡漠,看着俯视自己的昔日旧主,轻启朱唇:“诸葛四公子名满天下,谁会不认识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