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网

第050章 败在何处

潇湘冬儿2016年09月05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落霞小说



“阿楚,”

赵嵩将金盒子递过来,说道:“这个送你了。”

楚乔一愣:“那怎么行?这么贵重的东西。”

“哎呀你就拿着吧。”赵嵩不由分说的把东西塞到楚乔的手里:“我拿着也没用,你知道我的,我新鲜一会就不喜欢了,到时候还是得给别人,那还不如先给了你。你身子弱,燕洵也是个冷心冷肺的家伙,这么冷的天还让你东奔西跑的,我听说你刚从北面回来,是吗?”

“恩,”楚乔点了点头,说道:“我去北方办点货,是世子在燕北的一些小生意。”

“我宫里有西瑟俄人新送来的雪皮袄,特别暖和,等回去我打发人送到你那去,你记着穿啊。”

“恩,”楚乔一笑:“多谢你了。”

“那成,我先回去了。”

楚乔一愣:“你不参加待会的田猎吗?”

赵嵩摇了摇头:“田猎要好几天呢,今天是人猎,一群人围着几个小奴隶射箭,我可没那爱好。我就是来找你的,现在找到了,我就要先回去了。”

楚乔点了点头,正要说话,突然只听一个奸细的声音高声叫道:“哎呦喂我的小祖宗,奴才可没那个意思啊!”

楚乔两人转过头去,只见两名十六七岁的少年站在赵嵩的帐篷前,肩并着肩,他们轮廓都极深,有七八分相像。其中一个浓眉大眼,眼神凌厉,穿着一身宝蓝色的袍子,外批大裘披风,像是一只健壮的小豹子。另外一个一身灰白的大裘显得有些旧,刚刚到大腿,似乎还有点短,眼神淡漠,如冰雪搬冷冽。他们身后只跟了稀稀疏疏几个个头矮小的下人,并无车马,蓝袍少年冷冷的瞪着一名二等内侍服的小太监,怒声说道:“不是这个意思,那你是什么意思?”

小太监被踹了一脚,一条膀子都几乎掉了下来,一边哎呦着一边叫道:“奴才的意思是,这块营地是圈给十三殿下的,十六殿下您不能用啊。”

少年声音低沉,闻言眼神顿时一寒,他一把抓住小太监的脖领子,怒声说道:“那我被分到哪里?”

“您,您被分在西面的林子旁。”

“是吗?”少年冷笑一声:“好地方啊,我没记错的话,那旁边是关畜生的马圈吧。”

“这个,这个,奴才们会小心点,不让那些畜生半夜吵着十六爷的好梦。”

“于德禄!”少年眼睛一瞪,登时大声喝道:“你好大的胆子!”

“十六!”低沉的嗓音顿时响起,一旁灰白大裘的少年伸手拦在少年的身前,沉声说道:“别惹事。”

“我哪惹事啦?”少年怒声说道:“十四哥,我就不明白,都是父亲的儿子,凭什么有的人被众星捧月的捧在中间,有的人却要被分到边角跟畜生在一起。还不是这群狗奴才,狗眼看人低!”

“别说了,”十四转过头来,对着于德禄沉声说道:“禄公公,麻烦你带路,带我们去营地扎帐篷。”

“是,是。”于德禄连滚带爬的爬起身来,在前面领路。

“等等!”

赵嵩突然叫了一声,几步走上前去,十六见了他,顿时眼睛一瞪,就要冲上前来,却被一旁的十四一把拉住。

“十三哥。”

赵嵩点了点头,对着于德禄说道:“禄公公,今天的田猎我不参加了,这地方让给十四弟和十六弟吧。”

于德禄闻言一愣,小心的看了眼赵嵩,随即问道:“那明天呢?后个呢?十三殿下一直不来了吗?”

赵嵩哈哈一笑,说道:“明天再说明天的,就算去和畜生当邻居也没什么,你别忘了,我小时候可还在马圈里睡过觉呢,没事。”

“这个,”

于德禄正想说话,十四突然截口道:“多谢十三哥美意,十六弟年纪小,不懂事,这地方还是给十三哥留着吧。十六,我们走。”

说罢,拉着十六皇子转身就走。

于德禄一愣,随即赶紧追在后面。

楚乔走上前来,眉头轻轻皱起,向着两人离去的方向望去。

“这是老十四,单名一个飏字,最是别扭。你可能没见过他,他和十六的母亲都是罕贾人进献给父皇的宠姬,出身低微,向来都在西五宫那边不往你们那头走的。”

“哦,”楚乔点了点头,静静不语。

“行了,我走了,你去找燕洵吧,小心点诸葛玥,我昨晚在宴会上见过他了。他可不像是以前了,你提防着点。”

楚乔点头:“我知道了。”

赵嵩带着侍卫,爬上马背,还不忘回头交代道:“没事别四处转悠,景邯他们当初都是见过你的,小心别露出马脚。魏舒游这次也来了,你和燕洵压着点火。”

女孩子无奈的叹了口气,催促道:“我知道了,你快走吧。”

“有事赶紧派人通知我,别自己傻呵的挺着。”

楚乔哭笑不得的说道:“你再不走天都黑了。”

“哼,”赵嵩转过马头,一边走一边嘟囔道:“就知道催我走,没良心的,早晚你会知道谁最有人情味。”

“驾”的一声响,赵嵩带着一众人呼啸而去,

楚乔看着赵嵩离去的背影,突然感觉西面的晚霞竟是那般的温暖,让她都几乎感觉不到凌厉的北风了。

回来的时候,刚好路过西边的林子,远远的,只见十四皇子赵飏和十六皇子赵翔正和几个下人在一起支帐篷。楚乔暗暗记在心头,只是看一眼,转身就向燕洵的营地走去。

刚一拉开帘子,温暖的兰香顿时扑面而来。燕洵并没有抬头,似乎正在写什么东西,声音平静的说道:“赵嵩走了?”

楚乔看着燕洵,径直坐在火盆旁烤手:“你倒是聪明。”

燕洵长吁一口气,将刚写好的文书放在书案上,撂下笔,说道:“他从小就玩不来这样的节目,走了也不奇怪。”

听着燕洵风轻云淡的用节目二字,不知为何,楚乔顿时心下一寒,她抬起头来,沉声问道:“他玩不来,那你呢?”

燕洵皱眉:“你问的是以前还是现在?”

“都有。”

“阿楚,”燕洵走上前来,蹲在楚乔的身边,说道:“你知道我父亲当年败在什么地方吗?”

楚乔仰着脸,却并没有说话。燕洵淡淡一笑,笑容苦涩,却又含着淡淡的血腥之气。

“他败就败在太过心软,败在太重情义,他曾经有机会废了夏德帝自己登基为王,带着燕氏一脉回归赵氏族谱,但是他没有。他后来也本有机会杀了前来征讨的大将军蒙阗,但是他也没有。于是他最后就被赵正德抄了家,被蒙阗砍了头。早在进入圣金宫的那一天起,我就发誓,这一生决不能像他那样。”

年轻的燕世子站起身来,身姿挺拔,面容俊朗,眼神漆黑如同深邃的沧海,举步向外走去。

手掀开帘子,男子停住了身子,沉声开口道:“如果无法接受,今晚就留在帐篷里,不要出来看了。”*****

今日第二更,冬儿休息一下,晚上继续。

共 3 条评论

  1. 哈哈哈哈说道:

    越看越无聊

    1. 666说道:

      還好吧!

  2. 來搞笑的说道:

    還不錯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