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网

第046章 昔日两小

潇湘冬儿2016年09月05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落霞小说



午后的阳光很好,大雪初晴,空气清新,燕洵坐在书房里,翻着刚刚送来的冬税文书,细细的批示。风致进来传饭三次都被守门的阿精赶了出去,只得委委屈屈的在门外等着。

风柔和的吹着,书案上的香炉熏香悠悠摇曳,突然间,有一丝清新的味道传了过来,不是宫廷里的脂粉,不是莺歌别院的兰草熏香,不是竹海的绿竹香气,而是一种独特的,有着黄沙和泥土,甚至是带着凌厉刀锋之气的味道。

燕洵眉头一皱,就抬起头来,看到来人,眼睛顿时柔和了起来,想要说话,却又感觉有些好笑,撇过脸去,想要忍着,唇角却渐渐的弯了起来。

“你笑够了没有。”来人不过十五六岁的样子,还是个年轻的少年,肤色白皙,眼眸如水,穿着一身青铠皮甲,越发显得英气勃勃,靠在门框上,双手交叉的抱在胸前,眼睛亮晶晶的带着几丝笑意,但却固执的倔强说道:“外面冷着呢。”

“什么时候回来的?”燕洵的声音温暖如水,似乎霎时间就卸去了身上所有的锐气,他望着门前少年暖意融融的眼睛,轻轻一笑。

少年也笑了起来,歪着头答道:“刚刚。”

“那为什么不进来?”

少年嘟着嘴,不屑的撇了撇:“有人说了,任是天大的事,也不准放人进去。”

燕洵点了点头:“是吗?我既然说过这样的话,那他们还敢把你放进来,其心可诛,真是该杀。”

“我这不是还在门口站着呢吗?”少年扬眉:“哪敢坏了燕大世子的规矩。”

燕洵刚要说话,少年身后端着食盒的小书童风致终于忍不住说道:“我说世子楚少爷,你们就别再耍花腔了,这饭我都吩咐厨房热了十多遍了,你们多少也先吃一口啊。”

“好,”少年一把提起食盒,跨步就走了进来,笑眯眯的说:“就给风致面子。”

小书童擦了把汗,就退了出去。燕洵从书案后站起身来,走上前来为为少年解下身后的披风,放在椅子上,然后回身坐在桌子前,看少年将所有的菜色一一摆上桌,才闭着眼睛嗅了一嗅,陶醉般的说道:“好香,我刚才怎么没闻到。”

“你鼻子已经没用了,我不回来你就会饿死。”

盛了一碗饭给燕洵,少年径直坐在他的身边,大口的吃了一口:“还是雨姑做的饭最好吃。”

燕洵面色微变,流露出一丝难得的心疼,低头看向少年,轻声说道:“一路辛苦了吧。”

“还好,”少年摇了摇头:“就是冷的受不了。”

“脚又冻坏了?”

“没有,你给的靴子真的很暖和,舒服的很。”

燕洵点了点头,沉声说道:“以后这样的事交给齐贺他们去做就好,你还是不要总出去东奔西跑。”

“我也想窝在屋子里不出去,可是哪能放心。”少年长吁了口气:“好在也没多久了,再有半年,咱们就再也不用这么辛苦了。”

燕洵眼睛一亮,外面的风顺着微敞的窗子吹进来,有远处竹海清幽的香气。

“你见到乌先生了?”

“没,”少年摇了摇头:“我见到西华了,他说乌先生已经进京统筹冬税的事情,叫你别太担心。”

燕洵点了点头,长叹一口气:“这样就好,我已经几个晚上没睡好了,一直在处理这件事,乌先生来了,我会省很多力气。”

“宫里一切还太平吧?”

燕洵闻言冷冷一笑,难掩嘴角的讥讽之色:“还是老样子,不知道你听没听到消息,魏舒游回来了,我和他今天还打了个照面。”

“我听说了,”少年点头答应了一声:“南吉山帝陵塌方,魏舒游难辞其咎,听说已经被罢免了帝都府尹的差事,只是没想到他竟回来的这么快。”

燕洵放下筷子,端起茶盏喝了一口:“你这一招釜底抽薪做得好,现在宫里到处都在传言是魏光有意置身事外,想要摆脱这个职位,夏华宫里那位虽然没有表态,但是长老会的其他元老都对魏光很不满,前几天圈地草拟的时候集体卡了魏家一道。穆贺西风虽然不成器,穆贺云亭也不在了,但是穆贺嵘呈却不是吃素的,等他从西陵回来,长老会就热闹了。”

少年抬起头来,沉声说道:“这件事还需要跟进,不能麻痹大意,你放心吧,我会妥善处理的。”

燕洵点了点头:“你办事我放心。”

刚一说完,突然笑了起来,抬起修长的手指,轻轻的擦在少年的脸上。少年的脸孔白皙如玉,肌肤晶莹滑嫩,略略带着外面的寒气,燕洵指腹温暖,少年一愣,脸孔不自禁的竟有几分潮红,不自在的推开了他的手,皱起眉来:“你干什么?”

“那,”燕洵伸出手来,指腹之上,沾着一粒亮晶晶的白米,笑着说道:“阿楚,你真是在外面饿坏了,看来我要好好的补偿补偿你。”

少年刚想说话,突然瞥见燕洵的手指,只见那只手白皙如玉,四指修长,然而他的小指,却生生的断了一截。

少年的眼神顿时变的寒冷了起来,缓缓的拔了口饭,然后抬起头来沉声说道:“这一次若是成了,就能让魏舒游永远也爬不起来。”

空气里突然有些静,燕洵看着阿楚的侧脸,伸出手来,轻轻的拍在她的肩膀上:“阿楚,别想那么多。”

“燕洵,我不会鲁莽的,我会量力而为。”阿楚的声音突然有些闷,她压低了声音,缓缓说道:“我们都已经等了这么多年,我不会这样没有耐心的。”

午后的阳光暖暖的,透过窗棱洒在两人身上,空气里,似乎嗅到了春天的味道。

时光荏苒,昔日的幼小孩童,早已长大成人,外面阳光明亮,世事变迁,然而有些东西,却如同陈年老酒,越发香醇。

“阿楚,这次回来就不要再出去了,好好休息一段时间,再过半年,我带你回燕北。”

楚乔抬起头来,虽然年纪不大,一张小脸已经初具美人的模样,眉眼弯弯,却不同于一般的大家闺秀,多了几分英武的锐气和智慧的光芒。她垂下头,将额头抵在燕洵的胸膛上,轻轻的点了点,低声说道:“好。”

燕洵伸出手臂,环住女孩子的肩膀,轻抚着她的背。

“我们到燕北的时候,应该是盛夏,牧草青青,我带你去火雷原猎野马。”

“恩,”楚乔声音有些闷:“我们一定会去的。”

时间缓缓而过,燕洵的肩膀有些发酸,楚乔却久久也没有说话。男人垂下头去,只见少女睫毛很长,在眼睑下投下一处剪影,阳光之下,更显美丽。

“阿楚?”

燕洵轻声的叫,见楚乔没有反应,不由得低声一笑,她竟然这样就睡着了。站起身来,拦臂将她打横抱在怀里,以楚乔的警觉,竟没有丝毫的挣扎,似乎也知道自己在安全的地方,安静的静静睡着。刚一走出书房,阿精就迎了上来,燕洵剑眉一竖,阿精和几名下人顿时跪在地上,大气都不敢出,只能看着燕洵抱着穿着皮铠的少年,缓缓走向卧房。

一会,燕北世子走出了房门,阿精连忙走上前去。

“怎么回事?”

“路上遇到伏击,姑娘带人从吕耶小道一路绕道跑回来,怕世子着急,三天没离鞍歇马,这会怕是累坏了。”

燕洵眉头紧锁,沉声说道:“那伙人呢?”

“现在在真煌城西八十里外的凉山镇,我们有人正在盯着,世子,要下手吗?”

“恩,”燕洵点了点头,面色平静的就向书房走去。

“那么,”阿精微微踟蹰,想了想,还是问道:“被姑娘收买的那几个负责帝陵的石料商人呢?”

燕洵微微沉吟,随即说道:“既然无用了,就一起除掉吧。”

“是,属下遵命。”

冷风从崖浪山的方向缓缓吹来,燕洵抬起头,只见一只羽毛还没长全的白色小鸟徘徊在北风中,不知是不是被他身上的香气吸引,竟丝毫不惧怕的盘旋在他的头顶,扑朔着翅膀,上下翻飞,很是好奇的喳喳叫着。

阿精微微一愣,顿时惊喜的叫道:“是苍梧鸟啊,世子,可能是迷了路的小苍梧鸟,这种鸟最通人性,也不怕生,很是珍贵,很多人驯养着玩呢,这么小的苍梧鸟我还是第一次见到。”

“是吗?”燕洵淡淡答应一声,伸出手来,看着在半空中盘旋的小鸟,微微扬了扬眉。

那小鸟喳喳的叫着,似乎很是好奇,扑朔了几下,竟就落在燕洵的手指上,用嫩黄色的小嘴轻啄燕洵的手心,黑漆漆的眼睛灵活的转着,十分亲热的样子。

阿精大奇,正要开口感叹,突然只听咔嚓一声脆响,燕洵手掌顿时发力紧握,那珍贵的小鸟连惨叫一声的时间都没有,就噗的一声落在地上。

“这么轻易就相信别人,我不杀你你也早晚死在别人的手上。”

男子黑袍闪动,身姿挺拔,转瞬就消失在楼阁亭台之间。大风吹过,积雪纷飞,很快就将小鸟的尸体掩盖了下去。

尽管地热温暖,但时节却仍旧是隆冬,太阳慢慢落下山去,黑夜,就要来临。

*****

呼呼,实在是感激亲爱的们送了冬儿那么多的鲜花和钻石,都好贵的,一个钻石可以看好几万字了,冬儿以为是不会有人送的。

实在是太兴奋了,背完题回来努力又码了一章,等不到明天早上就发上来了。

谢谢大家,(*^__^*)

共 9 条评论

  1. 匿名说道:

    无语图入少

  2. 匿名说道:

    被姑娘收买的那几个负责帝陵的石料商人呢?燕洵微微沉吟,随即说道:“既然无用了,就一起除掉吧。从这里看燕洵已经与楚乔所信仰的大同相违背,滥杀无辜,为下文燕洵黑化做铺垫

    1. 匿名说道:

      你看看后面燕洵告诉楚乔的时候,楚乔的回答吧

  3. 匿名说道:

    初吻是第几章啊

    1. 匿名说道:

      初吻是造反那天

  4. 路虎说道:

    初吻初吻

  5. 匿名说道:

    楚乔假死是第几章呀?

  6. 匿名说道:

  7. 匿名说道:

    燕洵黑化的开始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