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网

第032章 战歌长奏

潇湘冬儿2016年09月05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落霞小说



大雪纷飞的古道上,一辆八骑厚锦黄花梨马车正在道上疯狂的奔跑着,西贝大漠的西荒血马不时的将两旁的积雪踢向一旁,驱车的车夫穿着棉大衣,眉眼上全是霜雪,两颊冻的通红,就连眼神,似乎也被这要命的天气冻住了。

乌道涯掀开一角帘子,狭长的眼睛半眯着,呼啸的北风卷起遍地的积雪,在地上打着转。李贤策马护在一旁,粗声的大喊,可是那声音此刻听起来却好似蚊蝇一般的细小,让人几乎分辨不清。

“先生!”李贤大喊道:“风雪太大了,您回车里去吧!”

乌道涯摇了摇头,年轻的面孔显得有几分沉重,他抬起头来,大声叫道:“还有多长时间?”

“两个时辰。”

乌道涯眉头紧锁,一股不祥的预感从心底缓缓升腾,来之前师傅说的话再一次回荡的脑海里。如果,一切真如师傅所言,燕王爷一脉,此次可能就要大难临头。

“李贤,”乌道涯沉声说道:“你带着十八燕卫先行一步,务必要将消息传进质子府,若是事不可为,也不要硬拼,想办法联络上羽姑娘,潜伏下来,等待我进城,务必要掌握世子的行踪,保证世子平安无恙。”

“属下明白!”李贤答应一声,说道:“先生也小心些,属下先走一步。”

说罢,对着十八燕卫招了招手,就策马呼啸而去。

乌道涯看着李贤等人的背影渐渐隐没在风雪之中,放下帘子,靠在车背上,深深的吐出一口气。

但愿一切,还来得及。

此时此刻的真煌城白柳庙旁的较武场上,质子府的影子护卫燕十七刚刚拦住了燕洵的战马,面色焦急的说道:“前城骁骑军宋参将带兵包围了质子府,诸葛家的大公子诸葛怀少爷也带着诸葛家亲军赶往了诸葛别院,现在,都向着这边来了。”

燕洵眉头一皱,沉声说道:“骁骑营跟着掺合什么,难道诸葛家这么快就通知了长老会吗?”

“世子!”风眠高呼一声,马蹄声迅速从后方而至,小书童面色有些惊慌,着急的说道:“后面的人追上来了!”

燕洵面色冷静,转头问道:“多少人?可是诸葛玥的人吗?”

“不是,”孩子风帽上全是雪,说话一激动,帽子上的雪都扑朔朔的掉了下来:“是魏家的人,我亲眼看见是魏舒烨带的队。”

“魏家?”燕洵双眉紧锁,沉声说道:“魏家什么时候和诸葛府连成一气?更何况,刚才那么短的时间,怎么可能这么快就通知调动了魏家军?”

他低头看向坐在自己身前的楚乔,皱眉说道:“丫头,你惹了魏府的人吗?”

楚乔眉心紧锁,小脸郑重的思考,随即肯定的摇了摇头,说道:“没有。”

“那就奇怪了。”燕洵喃喃说道,面色沉静,凝眉思索了起来。

楚乔回过头去,看着少年英挺的眉毛,说道:“一人做事一人当,这是我自己的事,燕洵,你没必要牵扯进来。”

燕洵一愣,只见孩子明明还是一个小孩的脸孔,可是神色语气间,却全是那样郑重冷静的神色,不由得有些出神,驴唇不对马嘴的答道:“丫头,我对你很好奇,在你告诉我实情之前,我还真舍不得让你这样被人抓走。”

楚乔眉梢一挑,音调冷静的说道:“青山不改,流水长流,我们总还会有再见面的一天。况且,他们想抓到我,也不是那么容易的,我孤家寡人一个,目标小,比较好脱身。倒是你,身份地位摆在这里,我不想你无辜受牵连。”

燕洵双目如炬,炯炯有神的看着她,楚乔利落的翻身下马,丝毫不因为身材小而有任何不便,下了马后,仰头望着他说道:“燕洵,我走了,你我身份地位虽然不同,但是你几次帮过我,这份情谊我会记在心上的,他日若是有机会,一定如数报答。”

燕洵淡笑不语,楚乔见他神色奇怪,虽然有些起疑,但却没有深想。时间紧迫,已不容她在这里婆婆妈妈,事情虽然有点失控,不但诸葛玥凭空跳出,还惊动了魏阀和骁骑营的兵马,大的有点离谱,但是,在这样一座巨大的城市里,她还是有把握安全隐藏起来的。

孩子蹲下身子,紧了紧身上的衣裳,最后看了一眼有些呆呆的燕洵,随即转身迅速的向着空旷的大街跑去。

哒哒的马蹄声突然在身后响起,还没来得及回头看上一眼,楚乔小小的身体就被人一把提起。燕洵的大笑在身后温暖的响起:“我就不信我还护不住你一个小丫头,走,咱们连夜就回燕北,我倒要看看魏阀和骁骑营的将军们能够如何!”

说罢,狠抽了一下马鞭,向着城门方向就疾奔而去!

“世子!”风眠和燕十七一惊,齐齐大叫出声。

“十七,回去整顿兵马,虽本世子出城。”

漫天风雪,北风呼啸,一百多骑人马在长街上呼啸奔腾,惊醒了大半真煌城百姓的美梦。然而却没有人关心这个晚上发生了什么,他们只是小心的将门窗关严,深恐殃及池鱼。

燕洵勒住战马,竖手阻止了身后燕卫的动作,少年世子微扬着下巴,冷眼望着对面密密麻麻的官兵。燕十七策马上前,高声喝道:“我们是燕北世子的人马,对面是什么人,为何拦住去路?”

“我是骁骑营北院的兵马少将,奉命在此封路。”

一个浑厚的声音在对面响起,燕洵眉头一皱,高声说道:“本世子奉有盛金宫圣谕,谁敢拦我去路?”

“那真是不巧了,”略显阴柔的声音缓缓响起,声音并不大,可是在这样寂静的夜里,不知为何,却是那般的刺耳,带着森然的寒气。一身深蓝锦袍白玉大裘的男子缓缓从人群后绕出来,白马如雪,火把高燃,男人轻轻一笑,缓缓说道:“燕世子,真不巧,我也奉有盛金宫的圣谕,今天晚上,任何人不得出城,违者,”

男人故意停顿一笑,目光在燕洵身上打了个转,随后淡淡一笑,吐出三个字:“杀无赦。”

“魏舒游?”燕洵眉梢一挑,声音不自觉的也上升了一个音调。落后他一个马位的楚乔眉头紧锁,不由得打马上前一步。燕洵握着鞭子的手不漏痕迹的横过来,挡住孩子前进的路,将她护在背后。穿着一身燕卫服饰的楚乔心头一暖,她抬起头来,看向燕洵挺拔的后背,虽然没见少年回头,可是却有一丝温暖的感觉缓缓袭过来,在这样寒冷的深夜里,尤其显得越发珍贵。

“况且,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世子所奉的圣谕,是明早出城吧。”

燕洵轻笑一声,扬眉道:“本世子思念母亲,今夜就要出城。”

“重孝道本是好事,但是世子也不必急在这一时半刻吧。”

“还真让魏公子见笑了,燕洵年少任性,决定了的事就要马上去办,不然就会睡不好觉。”

“是吗?”魏舒游语调阴柔,轻轻一笑:“既然如此,燕世子今夜可能要失眠了。”

“魏少爷的胆子未免太大了!”小书童风眠上前一步,声音清脆的厉声喝道:“不要说现在,就算是平时,我们世子也是随时都可以出城狩猎,谁人敢阻拦半句,魏少爷在这里横拦竖挡,究竟是仗的谁的势?”

“仗的就是盛金宫的势!”一个低沉的声音突然在身后响起,燕洵等人顿时回过头去,只见两队人马浩浩荡荡的前来,魏舒烨一身青裘,面色冷然。诸葛怀跟在一旁,脸上再无平日和气的笑容,好似坚冰一般,不露半点声色。

“奉圣谕,燕北康亲王伙同尚慎乱民,居心不良,阴谋造反,特命魏阀魏舒烨少将,将康亲王嫡子燕洵扣押,交由判理院收押。”

话音刚落,一道道银光猛然亮起,无数的刀剑瞬时出鞘,燕卫面色大惊,但却在第一时间齐齐抢身而上,护在燕洵的身前。

“嗨!”楚乔拔出腰间的弓弩,靠上前来,傍在燕洵的右侧:“看来是冲着你来的。”

燕洵惊怒的表情渐渐散去,只剩下压抑的怒意和沉着的冷静。闻言他并没有转头去看孩子,仍旧紧紧的盯着前面,沉声说道:“对不起,连累你了。”

“没关系,”楚乔轻轻一笑:“一报还一报,打完了这一仗,我们就两清了。”

夜色浓郁,杀气喷薄。九崴主街上,再一次有血腥的味道,缓缓逸散开来。

北风呼号风雪夜,刀剑泣血杀人时。

******

总算在最后这几分钟传上来,最近忙着办理离校的事情,实在是太忙了,耽误了更新,很抱歉。

共 2 条评论

  1. 楚楚说道:

    精彩

  2. 匿名说道:

    666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