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网

第029章 大乱将起

潇湘冬儿2016年09月05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落霞小说



二月初七,天狼肃杀,有金星于紫檀边位,主乱,当破。

就在诸葛玥刚刚得知楚乔被诸葛老太爷抓走的时候,魏氏的长门祠堂之内,魏光将一只金箭亲手交到魏舒烨的手上,老人面色郑重,语气低沉,缓缓说道:“舒烨,不要让叔叔失望,也不要让魏家的先祖失望。”

魏舒烨双手平抬,看着那只金箭,眼里滚动着激烈的锋芒。他张开嘴,想说什么,却像是失水的鱼,只是动了动,而吐不出一个字。

“烨儿,魏家的先祖在看着你,你的父亲也在看着你,该如何做,你好自为之。”

魏舒烨眉头紧锁,许久,才缓缓的点头:“谁?”

魏光淡淡一笑,将手指沾在茶盏里,然后在香台上缓缓写下了一个字。

魏舒烨的眼睛顿时大睁,眉头紧锁,不确信的看着年迈的老人,似乎在寻求一个答案。

“这是盛金宫主人的意思,孩子,去吧,你不需知道理由,你只要知道你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魏家,为了魏氏一族的历代英魂,就足够了。”

年轻的身影渐渐消失,夕阳顺着大敞的房门照射进来,给一切都披上了一层血红的颜色。魏舒游从后堂走出来,来到老人的身边,恭敬的行礼:“叔父。”

“都准备好了?”

“叔父放心,一切都已经安排妥当。”

“恩。”老人微微垂首,转过头来,对着祖宗的灵位叩首上香,华贵的衣袍拖在地上,有淡淡的香灰被卷了起来。

魏舒游比魏舒烨年长,样子很是稳重老成,见老人要起身,连忙上前扶着魏光的手臂,语气淡淡,好似不经意的一句闲话:“叔父觉得,这一次北边那位,有几层胜算?”

“呵……”老人低声一笑,笑音里不无讽刺的意味:“一层也无。”

魏舒游眉头一皱,疑惑道:“北地占地极广,民风彪悍,虽是气候苦寒,但是连接西域,商贸繁华,北选实行之后,更是人才济济,老王爷虽不见得有什么伟才,但是对百姓十分良善,深得民间的爱戴,不见得没有一拼之力吧。”

满脸的皱纹皱在一起,魏光深吸一口气,淡淡说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你以为是什么让盛金宫的主人下定决心除掉他?一个人如果太久不犯错了,那本身就是一件错事,权术之道,重在均衡,盛极则衰,周而复反,燕王爷就是因为占据了这么多得天独厚的条件,才让那位动了杀机啊。”

魏光转过头来,看着这个门下最得意的孩子,语重心长的说道:“舒游,国人都说长老会权霸大夏,七大家族名为臣属,实为皇家,但是叔父告诉你,宫里的那位,才是大夏王朝真正的主子,这一点,你永远都要记住。”

魏舒游很少见魏光这样正色的说一件事,连忙低下头,恭敬的答应。

魏光长吸一口气,缓缓说道:“燕王爷之所以会没有胜算,是因为他从来就没想反。欲加之罪,呵呵。”

夕阳如血,真煌城的街头,有人突然惊呼一声,惊动了其他行走的路人,众人齐齐抬起头来,只见遥远的天际,一颗泣血般的红星诡异的闪烁在还没完全黑暗的天幕之上,光华闪动,诡异赫人。

诸葛府的大门外,得知自己招惹了煞星的朱顺被人抬着奔了出来,一见诸葛玥骑在马上,顿时忘记了所有的病痛,嚎了一声就追上前去,一把拉住诸葛玥的腿,悲声叫道:“四少爷,你听奴才解释啊,这是个误会!”

“唰”的一声,一道血线霎时间冲天而起,只听男人惨叫一声,一只肥大的耳朵就落在地上,鲜血淋漓。

“留着你的命好好等着我回来。”

少年面色阴沉,语气平和,可是听在人的耳里,却是那般的阴森。诸葛玥眼神寒冷,转头策马而去,护卫们同情的看了朱顺一眼,随即就齐齐跟了上去。

前些日子刚刚丢了一只手的男人趴在地上,一边打滚一边哀嚎,只是他往日的那些所谓的心腹却没有一个敢上前去扶他一把。

晚饭时分,天空开始飘起雪来,赤水湖畔,一片银白,燕洵穿着一身雪白的貂裘,带着风帽,牵着马站在湖边,面色淡然,远远望去,只见少年衣衫华贵,面容俊美,眼神沉静,映着这冻湖雪景,竟是别样的潇洒倜傥,风度翩翩。

夕阳渐渐的落下山去,盛金宫的方向,有万年不息的鲸油灯璀璨闪烁,散发出刺目的光来,燕洵转过头去,望着宫门的方向,渐渐的凝住了眼神。

“世子!”书童风眠远远的跑过来,气喘吁吁的来到燕洵面前,大声说道:“大事不好了!”

燕洵眉梢一挑,说道:“什么事?”

“那个星儿姑娘,据说被诸葛府的老太爷抓走了。”

“什么?”燕洵一双剑眉顿时皱起,沉声说道:“什么时候的事,你从何处听说,消息可准确?”

“是听诸葛府做扫买的下人说的,具体准不准,我也不知道,只说是青山院的星儿姑娘。”

少年皱着眉头,沉吟半晌,突然翻身跳上马背,说道:“风眠,我们去诸葛别院。”

“啊?”风眠一愣,叫道:“世子,真要去啊,万一消息不准呢?还是再等等吧?”

燕洵摇头道:“不准就再回来,没什么大不了的。”

“那我们以什么名目去啊?不会就这么大张旗鼓的冲进去找人吧?”

燕洵眼睛一转,说道:“就说临走之前来拜访诸葛老爷,无妨,走吧。”

蹄声滚滚,扬起大片雪雾。不远的城西方向,一处三百人的军队正在静静的等候着,斥候探马急速的奔回来,对着年轻的主帅说道:“禀少将,属下亲眼看到,燕世子向着诸葛府的别院去了。”

“诸葛家?”

魏舒烨眉头一皱,沉声说道:“燕洵去诸葛家做什么?难道诸葛家想要插手?诸葛穆青这次没有参加长老会,莫非是有意回避这件事?”

“少将,”穆贺策马上前,恭敬垂首,说道:“属下以为不会,诸葛穆青向来和巴图哈家族交好,这次也是因为东面封地的水患而分不出身,属下以为,也许只是个巧合。”

魏舒烨点了点头,说道:“若是这样,事情就会好办很多。”

冷月当空,盛金宫突然光芒大盛,魏舒烨抬起头来,缓缓说道:“是时候了。”

大军闻言迅速开拔,向着诸葛家最富盛名的二老爷诸葛席的府邸而去。

天上的星图闪烁,命运的轨道已经缓缓开启,少年的他们还并不知道这个夜晚将会对他们的一生产生怎样巨大的影响,那些莫测的迷雾遮挡在前方的路上,让他们看不清楚星辰的轨迹和方向。但是冥冥中,岁月的闸门已经开启,波澜壮阔的史诗,就要开始新的一页篇章。

*

今天实在太累了,浑身骨头散了架,就更一章吧,明天再更。

共 2 条评论

  1. 匿名说道:

    精彩纷呈

  2. 无人说道:

    啊哦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