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网

第013章 连消带打

潇湘冬儿2016年09月04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落霞小说



朱顺毕竟在诸葛府待了十多年,年纪一把,并不是都活在狗身上的。

尽管他在心底里已经认定是锦偲为了和锦烛争宠,故而做下这件事牵连了他,但是又怕诸葛玥不会真的相信,反而误会是他为了开脱罪责,而故意栽赃陷害锦偲。所以他留了个心眼,没让掌事院打死她,而是想等到明日大少爷有空的时候再向上禀报。

夜里,掌事院一片死寂,黑漆漆的柴房里,锦偲浑身皮肉翻起,满是鞭痕,一看就是受了重刑。楚乔站在她的面前,舀起一瓢水,唰的一声泼到她的脸上。

锦偲闷哼一声,缓缓醒来,一见楚乔,顿时大怒,恶狠狠的叫道:“小贱人!你还敢来见我!”

楚乔面色沉静的站在她的面前,静静的听着女子大声的咒骂,许久,才淡笑着说道:“你若是真的想死,大可以继续叫下去。”

锦偲衣衫染血,面容苍白,胸口剧烈起伏,满眼的怨恨。

楚乔摇了摇头,缓缓说道:“人无伤虎心,虎有害人意。我早就警告过你,奈何你还要屡屡与我作对,今日若不是你跟踪我,怎会落得这个下场?一切都是你自己咎由自取,怨得谁来?”

“心肠歹毒的小贱人,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楚乔轻叹一声,说道:“你难道真的就那么想死吗?”

锦偲一愣,楚乔继续说道:“我本没有害你之心,今日的一切,也只是想给你一个教训。可惜四少爷不肯救你,看来你只能到亭湖下去陪锦烛了。”

话音刚落,锦偲的面色登时又白了几分,她看着楚乔,双眼陡然现出一丝求生的欲望,紧紧的盯着楚乔,急切的说道:“星儿,你我往日无怨近日无仇,临惜的死,是锦烛的主意,我只是附和着说了几句,你能悄无声息的来到这,定然能将我救出去,求求你,救救我吧,我还不想死啊!”

说到后来,忍不住浑身颤抖的哭了起来。楚乔轻叹一声,放下背上的包裹,沉声说道:“别哭了,你以为我今晚来这里就是为了跟你叙旧的吗?你罪不至死,既然是我害你到今天这个地步,我一定不会放手不管的,把这件衣服穿上,我马上送你出去。”

说着就上前来解开锦偲身上的绳索。

锦偲大喜,连忙说道:“能逃得出去吗?府里守卫那么森严。”

“放心吧,我买通的后门的看守,老爷就要回府了,你一个小小的丫鬟,不会有人大肆追究的,只要逃出府,就能保住性命。”

锦偲跟在楚乔的身后,两人顺着窗户翻了出去,经过红山院的碧湖假山,突然只听远处脚步声响,正是前来盘查的护院家丁。两人一惊,就蹲在地上不敢继续走,楚乔回过头来,将一个小包袱交到锦偲的手上,沉声说道:“我去将那些人引开,你自己快到后院的西角门,那里的守门我已经打点好,你去了只要说我的名字,他们自会放你离去。这里是一些盘缠和衣物,都是以前汁湘姐的,不知道你能不能穿的下,我钱不多,也只能拿出这些了,你以后自己保重,好自为之。”

说罢,转身就从另一侧离去,故意弄出声响,巡查的护院听到,顿时追随而去。

锦偲打开包袱,见里面只有几个铜板,连买一只烧鹅都嫌不够,不由得皱起眉头。又见那些衣物一件件不是破的就是脏的,难看的要命,还散发着一种怪味,更是心中郁结。心想自己好好的丫鬟不当,偏要跑出去亡命天涯,一不小心被抓到了更是小命都难保,全都是这个荆星儿害的,现在她还假惺惺的在自己面前装好人,简直不要脸。

拿出那几个铜板,将包袱一把扔在地上,丝毫不顾虑自己逃跑之后这些东西万一被人发现将会给楚乔带来什么样的麻烦。

冷风吹来,吹在那几件衣服的衣角上,冷月如霜,洒下一地清辉。

此时此刻,朱顺的房里,有男人粗重的喘息和女子的娇吟不断传出,淫邪浪语,听之浊耳。

冬夜寒冷,守院的侍卫早已偷懒的找个暖和的地方打盹了,孩子小小的身体悄悄的摸进朱顺的门前,悄无声息,没有发出半点动静。

布置了一番之后,楚乔蹲在朱顺的门侧,漆黑的夜色中,一双眼睛像是漆黑的宝石,闪动着睿智和冷静的光辉。突然,男子畅快的闷哼声登时响起,随后,就是窸窸窣窣的穿衣声。楚乔握着一颗石子,对着房门就扔了过去。

砰的一声脆响,声音不大,可是却足以让里面的人听的清楚。朱顺扬声说道:“谁在外面?”

楚乔并不答话,而是捡起一颗石子,又砰的一声砸在门上。

“来啦来啦!”男人烦躁的说道:“大半夜的,是谁啊?”

门板被拉开,却不见一个人影,朱顺诧异的皱起眉头,探出头来向外走去,谁知刚一抬脚,就被一条绳索一绊,登时轰然摔倒在地。

“哎呦!”

朱顺惨叫一声,下一句骂人的话还没出口,一个黑漆漆的袋子就兜头罩下,眼前顿时一黑。男人大惊,终于意识到事情不对,大叫一声,伸出手来就向上胡乱的抓来。

夜色浓郁,寒气逼人,楚乔握着锋利的匕首,眼神锐利,嘴角冰冷,对着他的那只肥手,瞬间挥下!

杀猪般的惨叫声登时冲天而起,朱顺握着断腕,就地打起滚来。楚乔并不恋战,向着西面的花丛急速略去。

身后,传来了护院侍卫嘈杂的脚步声,还有女子尖锐惊呼。

“怎么回事?啊!朱管家,什么人干的?”

女人衣衫不整,面色惊惶的叫道:“没看清楚是什么人,只是身子不高,似乎,似乎是个孩子。”

“往哪边去了?”

“往西。”

“追!”

十多双脚从面前一一掠过,楚乔尽量的缩小身子,蹲在枯草丛中,人声渐渐远去,四周也逐渐的静了下来。孩子拍拍身上的尘土,站起身来,慢悠悠的离开这个是非之地,身影竟是别样的从容。

经过红山院的湖心假山处,果然看到了自己的小包袱被凌乱的扔在地上。孩子冷笑一声,捡起包袱,就向青山院走去。小心的从后窗爬进房中,换了一身白色软绵的睡袍,自从进入诸葛玥院中服侍之后,她就搬离了杂役后院,住进了青山院的下人房。外面的声音越来越大,火把长龙一般的闪耀,照亮了半边天。

楚乔拆散头发,揉了揉眼睛,一副睡眼朦胧的样子打开门,正好碰上几名刚刚走出房门的小丫鬟。

“那边发生了什么事?”

几个小丫鬟都十三四岁,但是品级却没有楚乔高,一个个茫然的摇头。这时,只听馆轩那边响起了开门声,几人急忙跑了过去。

诸葛玥面色阴沉,看了一眼披头散发刚刚赶来的楚乔等人,就对着一个从外面跑来的侍卫说道:“出了什么事?怎么这么吵?”

“少爷,外府那边闹刺客,朱管家被人砍掉了一只手,侍卫在西角门抓到了刚要逃跑的锦偲姑娘,已经被押回掌事院了。”

诸葛玥一愣,随即竟牵起嘴角轻笑了起来,说道:“俗话说狗急了还会跳墙,没想到锦偲性情倒挺刚烈。”

那侍卫小心的看了楚乔一眼,说道:“锦偲姑娘被抓的时候大喊着,说是,说是星儿害了她,不是她做的。”

此话刚一出口,所有人的目光顿时全都集中在楚乔的身上,楚乔小脸顿时皱起,一双水蒙蒙的大眼睛委屈的眨巴着,险些就要落下泪来,转过头来可怜巴巴的看着诸葛玥,难过的说道:“四少爷,星儿,星儿一直在房里睡觉,我,我没有……”

“少爷,星儿一直在房里没有出去,我们都是看到的。”一名三等侍女突然上前说道。

话音刚落,其他几名丫鬟也齐齐为楚乔作证。

诸葛玥点了点头,对那下人说道:“告诉掌事院,要是那女人再胡说,就不必审了,直接扔到亭湖里去。星儿才有多大,越说越过分了。”

下人连忙点头,就退了下去。

诸葛玥看了小丫鬟们一眼,说道:“你们也回去睡吧。”然后转身就进了馆轩。

楚乔仍旧面色委屈的站在原地,几名小丫鬟讨好的走上前来,拉住楚乔的手,说道:“星儿,你别害怕,我们都给你作证,她再冤枉你也没用。”

楚乔点了点头,梨花带雨的说道:“谢谢各位姐姐。”

已经接近三更,夜风呼呼的吹着,今日,是荆家孩子们的头七,害死他们的人,终于在这个晚上付出了血的代价。

只是,这点血,还远远不够。

******

今日第二更,呼呼,稍晚还会有第三更。

共 6 条评论

  1. 奇點说道:

    鋒利的匕首從何而來?一個只有五、六歲小孩何來大氣力割下一隻肥手出來?

    1. 幺儿说道:

      是7岁啦……

  2. 幺儿说道:

    大哥,那是小说···

  3. 匿名说道:

    小说比电视剧好看

  4. 匿名说道:

    诸葛玥看着好无情哦!

  5. 匿名说道:

    七八岁的小孩能干这许多事不信有点晕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