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网

第011章 燕洵世子

潇湘冬儿2016年09月04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落霞小说



这几日,锦偲一直心神不宁,每次看到荆家那孩子,就感觉一股无法抑制的寒气从脚底板拱上来。茶饭不思,如鲠在喉。今天一早,天气晴好,收拾了庭院里的积雪,下人们井井有条的开始了一天的工作。

正准备传饭,红山院那边突然来了下人通报,说岭南沐府的沐小公爷、云绸封地的景小王爷、七殿下赵彻、八殿下赵珏、十三殿下赵嵩、还有燕王府世子一同在红山院的琉璃大厅,大少爷正在那里陪着,三少爷和五少爷都已经赶去,问四少爷身体有没有好一点,若是好了,也一同去热闹热闹。

诸葛玥性格比较怪癖,就是在府内也少和几个兄弟走动,终日窝在青山院里,不是看书就是吃点心水果,毫无飞鹰走马之气,若不是性子太过残忍,为人也算安分守己。此时他正躺在床上,听到通报之后对传话的下人说他身体不舒服,就不去相陪了。

楚乔站在香炉旁拿扇子轻轻的扇着熏香,闻言眉梢轻轻一挑,面容淡淡,静默无语。半晌,饭菜呈上,楚乔跟在送菜侍女的身后,悄无声息的退了出去。

锦偲微微侧目,暗自记在心上,不一会的功夫,也寻隙退了出去。

琉璃大厅名为厅,实则不过是一座亭子,位于红山院正中的八角山上,下面是青色碧湖,如今正值隆冬,湖面冰封,积雪茫茫,两侧是红白相间的梅林,破寒怒放,鲜艳夺目。

梅林外,是诸葛家跑马山,偌大的一片山坡种满了诸葛家从关外移来的上好牧草,专门用来圈养那些血统优良的好马。这地方地广人稀,下人们无事不可进入,十分僻静。楚乔人小,灵巧的避过看守的侍卫进入跑马山,一溜的爬上坡去,竟也没被人发觉。

荆月儿这个小身子有好处也有坏处,就比如现在,想要搬动一盆盆栽,就要废好大的劲。

刚要离开,突然发现山腰处有一个身影鬼鬼祟祟的经过,楚乔小心的低下身子,等那人走后,才缓缓的接近。只见山腰处的一棵松树上拴着一匹黝黑的骏马,身材高大,通体没有一丝杂毛,看见楚乔过来也没有反应。楚乔心下奇怪,这样的好马是不应该不防备生人接近的,低头一看,果然雪地上还有一小巴没吃完的荞麦。楚乔踮起脚来,拉住马头,仔细看了半晌,眉头轻轻皱起,却并不理会。

刚要离开,转头之间见那马身上的箭囊里放着几十只雪白的翎羽箭,拿出一支来,箭头银白,一个小小的燕字笔力雄浑的刻在上面。

各府的主子们都在琉璃厅上吃饭赏梅,楚乔顺着偏僻的八角山崖壁小道跑过去,将那盆火烧藤角放置在崖壁的小道上,从身侧的一个布袋里倒出来几条小蛇。

“哈!我就知道是你捣的鬼!”

一个尖细的声音突然响起,楚乔回过头去,只见锦偲正站在她的身后,得意洋洋的看着她说道:“看我不告诉四少爷,你这回死定了。”

“是吗?”楚乔歪着头,狡黠的撇起嘴角,耳廓微动,只听远处脚步声渐近,她摇了摇头,说道:“那可不一定。”说罢,身子陡然向后倒去,顺着崖壁顿时翻转而下!

“就在那!”一个稚弱的声音几乎同时响起,锦偲还来不及惊呼一声,就被一众大汉狠狠的扣在地上。

朱顺冷眼看着少女,恨的牙根痒痒,沉声说道:“锦偲,现在人赃并获,你还有什么话好说。”

锦偲大惊,连忙说道:“不是我,是荆星儿,我是跟着她来的!”

“胡说八道,我亲眼看到你鬼鬼祟祟的到朱管家那里偷了一盆藤角,还要诬陷别人!”

一个脆生生的声音突然说道,锦偲转过头去,只见一个小女孩跟在朱顺的身边,样子竟是十分眼熟,脑海中灵光一闪,顿时想通全局,大声叫道:“她和荆星儿是一伙的,朱管家,不能相信她!”

朱顺坐在软椅上,由四个壮丁抬着,前几天的那二十大板打的他现在屁股还是肿的,闻言眉头一皱,压低声音说道:“你说你是跟着荆星儿来的,那她人呢?”

“她从悬崖上跳下去了。”

“什么?”朱顺顿时大怒,厉声叫道:“你当我白痴吗?你的意思是荆家丫头为了陷害你,竟然自己从悬崖上跳下去摔死了?”

“我……”

“一派胡言!”朱顺怒道:“你进府也有四五年了,我一直待你不薄。你和锦烛争宠,那也是你们青山院内部的事,何苦将脏水泼到我的头上?如今你还想干什么?想在各家主子少爷面前往我脑袋上扣屎盆子吗?”

“朱管家,你要相信我。”

“来人啊!给我狠狠的打!”

刺耳的惨叫声顿时响起,楚乔抓着事先准备好的绳索用力一荡,就钻进了一个小小的洞穴。这八角山以墨岩堆砌而成,每到春季,墨岩上就会滋生一种紫色的苔藓,这种藓极为稀有,烧干烤熟之后香气独特,清雅静心,诸葛家的下人们每到春季就会在崖壁上采集苔藓,时间长了,竟然挖出一个一人多高的洞来。楚乔终日在杂役后院生活,知道这个洞时日已久,她扒开几根枯草,小心的落在地上,缓缓收回带着钩锁的绳子,静静等待上面的人群散去。

就在这时,一个温热的呼吸突然喷在耳畔,带着几丝好笑的男声低声说道:“你这小丫头,心肠怎么这么歹毒?”

楚乔一惊,猛的回过头去,仓促间还不忘一把抓起绳索上的钩子,对着对方的脖颈就狠狠的插了下去。

“我见过悍妇无数,其中当以你为最,真难想象,你还是个不满十岁的孩子。”

对方身手敏捷,一把就紧紧的抓住了楚乔的小手,声音波澜不惊,淡淡的说道。

楚乔人小体弱,被人单手压在地上,但却倔强的抬起头来,顿时一惊,眉心皱起,沉声说道:“是你?”

男子似乎也是一愣,仔细的看了孩子几眼,随即顿悟笑道:“我道是谁,原来是你,伤药还好用吗?”

只见来人剑眉如飞,鼻梁高挺,眼神漆黑如墨,温和之下却难掩几丝刀锋般的犀利,赫然正是今日宴上之宾——燕北之地在京为质的燕世子燕洵。

楚乔倔强的仰头,冷声说道:“你怎么会在这?你想怎么样?”

燕洵轻笑:“这话应该是我问你才对吧?”

楚乔心念斗转,反复思量着在这里将这男人推下山崖能有几层的把握一招致命,一边想着,一边摸向腰间的匕首。燕洵却竖起手指,轻声说道:“你若是不想被人发现,就安分一些,脑子里不要打坏主意。小小的孩子,怎么这样狠毒。”

楚乔眉梢一挑:“说到狠毒,我比照你们,相距甚远。你躲在这里,想必也不是在干什么好勾当,你我二人半斤八两,别一副帮我大忙的样子,假仁假义。”

燕洵闻言,陡然站起身来,扒开蒿草,对着上面就大声叫道:“上面是什么人?”

楚乔大惊,想要阻止,已经来不及了。想到若是自己暴露,小八也定无幸理,顿时拔出匕首,向着燕洵的背心就猛刺而去。

燕洵潇洒勾手,一把捂住楚乔的小嘴,将她紧紧的抱在怀里。这时,上面传来询问的声音,燕洵自洞中探出头去,扬声说道:“本世子在这里赏梅,你们在上面鬼叫什么?赶快散了。”

朱顺被人抬到崖边,一见燕洵,顿时威风尽失,点头哈腰了半晌,就带人迅速离去。

燕洵笑眯眯的放开了手臂,转过头来,对楚乔笑着说道:“这下我算是帮了你的大忙了吧?”

楚乔个头小小的,站在燕洵面前还不到他的肩膀,侧着耳朵听了一会,见上面真的再无动静。就将手中钩锁一把抛了上去,勾稳之后,翻身就向上爬去。

燕洵眯着眼睛看着她,见她身手虽是比较敏捷,但却不像是会武艺的样子,只能算是胆大心细,动作利落。此处洞穴距上面不过一米多远,燕洵双手攀住岩壁,略略用力,就跳了上去。

楚乔藏好钩锁,四下查看一番,确定安全之后,转身就要离开。听到燕洵的声音,回过头来,面色冷静的沉声说道:“我不想欠你的人情,待会回去的时候,注意你的马。”

燕洵微微一愣,等到反应过来的时候,孩子的身影已经走的远了,远远看去,竟像是一只小狗一样在崎岖的小路上上下攀爬,一会就不见了踪影。

少年的燕世子双眼眯起,轻轻一笑,说道:“有趣。”

朝阳初升,积雪苍茫,耸立在湖心之上的八角山在阳光的映照下,显得别样的瑰美。

************

今日第二更,有点累,不一定会写第三章,大家歇歇吧,明日再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