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网

第009章 荆家灭门

潇湘冬儿2016年09月04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落霞小说



楚乔背着小七跑回杂役后院,迅速进房,为她清洗上药包扎,燕洵的药十分好用,不仅有止血的功效,还有轻微的麻醉粉,小七只闷哼了几声就陷入沉睡之中。

一直病在床上的小八醒来,已经勉强可以下床。这孩子前阵子受了惊吓,醒来之后一直没有说话,只是愣愣的看着楚乔忙里忙外的烧开水照顾小七,像个傻子一样。

天色渐晚,楚乔擦了一把额上的汗,肩膀上的伤口火辣辣的疼,她靠在墙壁上,听着小七在睡梦中轻微的痛呼声,一颗心仿佛被人紧紧的握住,然后决绝的掏出,扔在冰天雪地之中。女孩子闭上眼睛,临惜的脸再一次回荡在脑海之中,那个面容清俊笑容纯粹的男孩子,那个口口声声说会保护自己的男孩子,那个被打的血肉模糊再也辨认不出头脸的男孩子。

一行清泪从紧闭的眼中缓缓流下,蔓延过她尖尖的下巴,滴在粗布的鞋上。

突然,一个惊慌失措的声音在门外响起,楚乔一惊打开门走出去,就见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女孩站在院子里,见了楚乔顿时如见了救命稻草,几步跑上来哭着叫道:“月儿,汁湘和你们荆家的孩子都被朱管家派来的人抓走了。”

楚乔闻言眉头一皱,沉声说道:“抓走?什么时候的事?”

“一大早就走了,我只找到临惜,让他去找四少爷求情,可是已经过去一整天了还是没有消息,怎么办啊?”

“有没有说去干什么?”

女孩子抹着眼泪,哭着说道:“说是,说是送到老太爷在外府的别院了。”

“什么?”楚乔惊呼一声,女孩的话好似一击惊雷打在她的头顶,这些日子从临惜处听来的关于老太爷那种禽兽般嗜好的传闻龙卷风般在脑海中席卷而过,一张脸孔顿时变的雪白。

小八站在门口,闻言傻愣愣的走上前来,拉着楚乔的衣角,声音小小的,像是受了伤的小兽,一遍一遍的问:“月儿姐,汁湘姐她们呢?她们去哪了?”

楚乔登时反应过来,转身就向门外狂奔而去。

“月儿!”女孩子在后面叫了一声,楚乔没有回头,一股不祥的预感迅速的盘踞心头,她不知道还来不来得及,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将那些孩子救出来,她只能尽自己最大的努力迅速的向前奔跑,一刻也不敢停。

经过青山院、马厩、后花园、再往前,就是通往前苑的五曲回廊,这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突然响起,楚乔谨慎的停住了身子。

“月儿姐?”小小的声音在身后响起,楚乔一愣,回过头去,只见小八穿着一身宽大的短衫,可怜巴巴的站在她的身后,连鞋子都没穿,呆呆的问:“汁湘姐她们哪去了?”

楚乔拉住小八,转身就蹲在一旁的花丛里。已经是冬天,百花早已凋零,好在是在晚上,这处灯火稀疏,不仔细看也很难被发现。

脚步声越来越近,有四个人,共同推着一辆车,一个人再推,三个人在一旁扶着。楚乔走的这条路已经十分偏僻,除了打扫的下人少有人经过,她拉着小八蹲在花丛里,静静的等待这些人离去。

几人走到楚乔两人身前突然停了下来,小八显然十分害怕,身子都有些发抖,紧紧的抓着楚乔的衣衫,一动也不敢动。其中一个男人粗声说道:“哥几个歇一会吧,走了这么长一段路也没歇一歇,好歹让我抽袋烟。”

其他几人笑道:“老刘烟瘾犯了。”说着就嘻嘻哈哈的打火抽烟。

楚乔心下着急,眉头紧锁。冷风吹来,小八衣衫单薄,抖的更加厉害了。突然,北风陡然大了起来,唰的一声掀翻了车上的草席,草席在半空中转了几圈,啪嗒一声落在了地上,黄色的草席一片暗红,竟满满的都是暗红色的鲜血。

楚乔和小八一起向车上望去,顿时如遭雷击,楚乔一把伸出手来紧紧捂住小八的嘴!

月亮穿透云层,将惨白的月光投射下来,只见不大的推车上,层层叠叠堆满了孩子幼小的尸体,像是一堆没有生命的白菜萝卜。汁湘那干瘦小小的尸体赤裸着,上面青紫一片,双眼大睁,眼角满是漆黑的血块,下体处一片狼藉,双手双脚仍旧被麻绳捆着,姿势诡异,以最屈辱的方式被摆在最上面。

楚乔紧紧的捂住小八的嘴,另一只手死死的抱着她,那孩子似乎疯了,拼命的想要推开她冲出去,大滴大滴滚烫的眼泪落下来砸在楚乔的手臂上,牙齿毫不容情的狠咬下去,鲜血溢出,顺着楚乔洁白的手腕缓缓流下,滴在漆黑的泥土之中。月光穿过稀疏的花树照在两人身上,光影斑驳,惨淡如霜。

不知过了多久,推车渐渐远去,四周一片死寂。楚乔缓缓松开了手,手腕上皮肉翻起,狰狞恐怖。小八似乎已经傻了,呆愣愣的不会说话,楚乔伸手拍在孩子的脸上,声音沙哑,好似鬼哭一般小心的轻声叫着她的名字。

冷风凄凄,枯木婆娑,万籁俱静的夜晚,前苑主府的丝竹喧嚣声,好似从另一个世界缓缓传来。

“杀了他们……”

六岁的孩子突然眼睛发直的喃喃说道:“要去,去,杀了他们。”

楚乔一愣,顿时停住了手。

孩子双眼通红,前后左右的四处翻找,似乎在找什么东西,突然从花丛里抓起一块石头,站起身来就要冲出去。楚乔手疾眼快,一把抓住孩子,将她死死的抱在怀里。

“杀了他们!杀了他们啊!”孩子再也忍不住的嘶声大叫了起来,小小的脸上满是疯狂的仇恨和绝望,眼泪横流,几近崩溃。

楚乔心痛如刀,紧紧的抱着怀里疯狂的孩子,眼泪终于滂沱而下。

这些畜生,这些野兽,这些死上一万次都不足以洗清罪过的人渣。

从来没有像此刻这般恨,从来没有像此刻这般想要杀人,铺天盖地的仇恨好似将她整个人席卷,她好恨,恨那些人的残忍,恨这万恶的世道,更恨自己的软弱,恨自己的无能为力,恨自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却什么也做不了。怀里的孩子几乎崩溃的哭喊好似一柄刀子,一下一下的剜着她的心肺,如果此刻手上有一把冲锋枪,她绝对会毫不犹豫的冲进前苑主府将那些人渣全部杀死。

可惜她没有,她什么都没有。没有钱,没有势力,没有背景,没有好的身手,没有精良的武器,她只是一个困在荆月儿小小身体里的异界幽魂,尽管有着超出几千年的知识和头脑,可是此时此刻,却也只能蹲在花丛里小心的隐藏着,连去见她们最后一面的勇气都提不起来。

楚乔缓缓的抬起头来,清冷的月光照在她的脸孔之上,她暗暗对自己发誓,只此一次,她再也不要第二次,再也不要这样一无所有的活着,再也不要这样毫无自保能力的生存,再也不要!

冷月如水,偌大的诸葛大宅里,两个弱小的低等奴隶蹲在后花园的花丛里,像是两只畏缩的小狗,紧紧的靠在一起,心里翻腾的,却是足以毁弃天地的仇恨。

回到杂役后院的时候已经是深夜,还没走进院门,就发现房门竟是大敞着的。楚乔心里顿时一凉,放开小八的手疾步就跑了进去,只见房间里一片凌乱,炕上的被褥满是血污,地上也多了很多成人的脚印,可是却没有小七的半点影子。

“月儿,你们回来了!”

之前的那个女孩子突然从墙角的柴堆下钻了出来,楚乔急忙上前,一把拉住她,沉声问道:“小七呢?小七上哪去了?”

女孩子哭着说:“朱管家带人来,说小七断了手,以后不能再干活了,叫人抬着小七,说是要扔到亭湖里喂鳄鱼。”

楚乔眼前一黑,险些昏过去,心脏一时之间几乎无法负荷,她紧紧的抓着女孩的衣襟,声音沙哑的一字一顿的问道:“走了多久,走了多久了?”

“已经有一个时辰了,月儿,没得救了。”

楚乔转过头去,看向站在门口的小八。孩子双眼通红,也抬起头来看向她。两人的视线刚刚对上,眼泪就潸然而下,可是却谁也没哭出声来。

“月儿,我得回去了,你们自己也小心些。我听浣衣房的人说,朱管家是故意针对你们的,你们是不是什么事得罪了他?”

屋子里渐渐的静下来,院子里是大片惨白的白地,两个孩子静静的站着,久久一言不发。

三更的更鼓刚刚敲过,荆家最后剩下的两个孩子悄悄地穿过了青石林,来到了位于诸葛家后面的亭湖。冷风凄凉,竹林摇曳,亭湖中一片死境,波澜不惊,看起来和平常无数个日夜没什么差别。

楚乔跪在一处高坡上,对身旁的小八说道:“小八,跪下来,给哥哥姐姐们磕个头吧。”

小八还不到七岁,这个孩子今夜遭逢大变,一张小脸已经失去了孩童应有的天真无邪,她静静的跪在楚乔的身边,向着亭湖的方向深深的拜下去,重重的磕了三个响头。

“小八,你恨这个地方吗?”

孩子一言不发的点了点头,楚乔声音平和,淡淡的继续说道:“那你想离开吗?”

孩子沉声说道:“想。”

楚乔目视前方,声音平淡无波,听不出半点波动,她微微眯起眼睛,眉头轻轻皱起,缓缓说道:“姐姐答应你,姐姐很快就会带你离开。但是在这之前,我们还有些事情要做,等一切了结之后,我们就离开这里。”

孩子静静点头,叩首在地,一字一顿的沉声说道:“汁湘姐,你老是求神拜佛的保佑,却不知老天其实早就已经瞎了眼了,你带着哥哥姐姐们慢点走,等着看,等着看小八和月儿姐给你们报仇。”

寒风肆虐,夜色漆黑,高高的青石林高坡上,两个小小的身影相互依靠着,紧紧的牵着手。

**********

今天拔牙,更新晚了,抱歉。

共 2 条评论

  1. 匿名说道:

    垃圾

  2. 匿名说道:

    这小说角色年龄也太小了吧

发表评论